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级教师 > 【第786章】权利难舍

【第786章】权利难舍

叶浪微微一笑道:“樱子小姐找我,我当然要快点儿了,要不然樱子小姐以后不联系我了,那怎么办对吧?”

见叶浪这么说,樱子咯咯笑道:“怎么可能啊?

我的心思,早就对渡边君说过了,难道渡边君你还不相信我吗?”

叶浪忙摆了摆手笑着说:“放心吧,我要是不相信你,今天也不会跟着你一起来了。”

两个人在大厦前面的广场聊了会儿,樱子便有些按耐不住道:“渡边君,等会儿我们进去之后,你觉得我怎么说比较好啊?”

对于樱子这个提问,叶浪也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简单思虑之后,叶浪只好对其笑了笑说:“这样吧,你上去之后先随便说这件事情,看相川君作何反应吧。

必要的时候,我会在旁边开口提醒你的。”

叶浪的话,倒是给了樱子不小的底气。

樱子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顺势朝着大厦望了眼,然后对叶浪微微一笑道:“好,那我们现在进去。”

话说相川这边,在就接到了来自于东英的电话。

电话里,当相川听到东英说樱子很可能会和渡边两个人来找他兴师问罪的时候,相川都懵逼了。

心想找自己问罪,问个毛啊?

经过询问,当相川大概了解到樱子此番前来的用意后,他差点没被气死。

心想樱子这个没脑子的家伙,怎么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啊?

想想看,他相川怎么可能派人去樱子的地盘上,刺杀东英和渡边?

尤其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上,次太郎那边也才对渡边示好,他在派人去干掉东英和渡边,那岂不是得罪了次太郎的同时,还会将樱子给得罪死吗?

心里这么想着,但相川知道,自己必须要让樱子相信他不是幕后凶手。

至于如何让樱子相信,相川明白,自己必须要找到证据。

可是时间这么紧迫,自己又能上什么地方去找证据啊?

正当相川为这件事情发愁的时候,没想到西城域高壮组组长相田前来。

这相田和相川乃是叔侄关系,相川是相田的叔叔。

本来相田大学毕业之后,已经找到了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可根本就犯不着跑到青竹会里做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

但事情,却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美好。

也就在相田参加工作半年之后,他的父亲,高壮组的组长,居然因为一场特殊的意外,无辜丧命。

按照青竹会的规定,父亲去世之后,儿子是有权力继承自己父亲位置的。

当然,大部分青竹会组长或者说域长的儿子,都不可能在挑选这样一份危险的职业。

一方面,那些当父亲的不会同意。

因为他们知道这份工作有多么危险。

另外一方面,在矮子国,大部分也都知道,加入青竹会,就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阎王殿,没人保证他明天还能活着。

可能有人好奇,既然加入青竹会会这么危险,为什么还有不少人排队想要加入。

究其原因,那也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加入青竹会之后,会有很高的报酬。

青竹会的成员,就算只是个打扫卫生的,一年下来也比外界务工人员的收入高出不少。

正好就是因为金钱的*力,方才使得青竹会这么多年过去,几乎每一年都会有新鲜血液加入。

相田的父亲无辜丧命之后,一心想要报仇的相田,毅然决然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加入了青竹会,成为了高壮组的组长。

之前的高壮组,在西城域,算是中等层次的。

要说是太突出,倒也没可能。

但是自从相田加入高壮组,当上了这个组长之后,整个高壮组便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管是收入还是在整个青竹会的影响力,都是节节攀升。

相川作为相田的叔叔,看到相田发展的如此快,他心里非但没有为自己这个大侄子感觉到开心,反倒是开始害怕了。

自己和相田是叔侄关系,而自己,现在还连一次副会长都没当过。

域长没当过副会长,也就意味着,等自己年龄到了,只能乖乖的退出青竹会。

当然了,年纪虽然大了点是事实,可相川知道,如果说没有相田的存在,自己这个域长可能还能多当几年时间。

自己就算是混不到会长或者副会长的位置上,那么也能用余下的这些年时间,给自己积攒更多的财富。

不过现在,相田来了,而且还这么优秀。

甚至于相川已经听到了传言,说什么相田很可能会替代他,担任西城域的域长。

这个消息,导致相川最近这半年来每天坐立不安。

他心想如果相田当上了西城域的域长,那自己就只能回家抱孙子了啊。

一个人,当手里面的权力握的很久的时候,他就最害怕丢掉,甚至于如果让他用自己亲人的性命里和权力交换,他都会选择权力。

相川,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看着相田进门,相川立即计上心头。

笑呵呵的来到相田面前后,相川无奈叹息道:“相田啊,我们遇到大麻烦了啊。”

相田其实过来,也正好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昨天发生在东城府,几个人刺杀东英和渡边的事情,现在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听到自己叔叔这话后,相田眉头略皱,带着几分好奇问:“叔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相川满是无奈的说:“还能是什么事情?

昨天东城府的事情你应该也听说了吧?”

面对相川的询问,相田点了点头说:“嗯,这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今天过来,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叔叔,你说说看,这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呢?”

相川无奈道:“我特么怎么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啊?

这要是让我知道是什么人做的这件事情,我特么非要弄死这个王八蛋不成。

麻痹的,现在对方居然还冤枉到我们头上来了,你说说看,这特么不是欺负人吗?”

听到这里,相田也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叔叔说:“不是吧?

冤枉我们?

难道说别人以为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