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都市神级教师 > 【第788章】自己处理

【第788章】自己处理

房门打开,樱子走在前面,叶浪紧随其后。

两人刚刚进门,相川便忙笑呵呵的迎上前来:“樱子小姐,渡边君,不知您二位大早晨的来我们西城域,有何贵干啊?”

樱子咯咯一笑,坐在了旁边沙发上,然后对相川故作好奇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很好奇,相川先生最近在忙什么大事情呢?

为什么感觉好长时间都没见过相川先生了?”

相川开怀笑道:“樱子小姐可真会玩笑呀,我们前两天不是才见过面的吗?

当时在青竹会总部,次太郎会长不还和我们都在一起吗?”

樱子故作思虑,几秒后,这才笑呵呵的说:“对啊,我还真想起来了,的确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好像真的见面了。”

不过在说完这话后,樱子忽然话锋一转,对眼前相川直言道:“相川先生,请问您昨天发生在我们东城府地盘上的事情您知道吗?”

一听这话,相川脸上的表情立即发生了些许变化。

这样的变化,不仅仅叶浪可能在眼里,就连旁边的樱子,有看出来了。

“樱子小姐,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听说了,不过,在这里我兴许要先给您道歉。”

相川起身,一步步来到樱子面前,然后便直接弯腰鞠躬,看上去很是无奈的说:“我们西城域,出现了一个狼子野心的家伙,他为了能够让次太郎会长瞧得起他,居然做出了昨天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实在是抱歉了。”

丢下这话,相川直接转身,目光凶狠的对准了一侧的相田,紧接着冷声道:“相田,你还愣着干什么啊?

不快点过来给他们道歉?”

事已至此,相田只好照做。

来到樱子面前,相田面露苦色,深深的弯腰鞠躬,之后方才开口说:“樱子小姐,对于这件事情给您造成的不便,我深感歉意。”

樱子听到这个,肺都快气炸了。

死死盯着眼前的相田,樱子冷声呵斥道:“相田,据我所知,你应该是西城域高壮组的组长吧?

枉我这半年来如此看好你,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卑鄙!”

恶狠狠丢下这话,樱子毫不犹豫的转身,对旁边相川问:“相川先生,您是西城域的域长,您说说,这件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理?”

相川面露难色,看似有些尴尬的对樱子说:“不瞒樱子小姐,我想您应该也知道我和相田的关系吧,我站在一个当叔叔的角度上,当然是希望您能够高抬贵手,原谅他这一次,我想只要您原谅了他,那么从今以后,肯定没人敢在做这种事情了。”

听到相川这话后,樱子冷笑着说:“难道青竹会的规定是空气吗?

青竹会内部人员,从来都不能对付自己人,这点难道相川先生没有给你侄子说吗?”

见樱子如此说,相川干脆认真问:“那么樱子小姐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樱子这时候冲着旁边叶浪望了眼,低声问:“渡边君,这人想要刺杀的是你和东英君,现在人员我们也已经调查出来了,你觉得这人应该怎么处理啊?”

哪想到此时叶浪却微微一笑道:“樱子小姐,今天在这里您和相川先生都是域长,我和相田先生,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组长罢了,在这里,哪里有我说话的份啊?”

樱子见叶浪这么说,于是便冷笑了声,对相川道:“废了他。”

听到这三个字后,相田心跳加速,暗想麻痹的,这次玩大了啊。

如果眼前这个臭娘们真的打算废了自己,那么自己这辈子岂不是完蛋了吗?

带着内心深处的恐惧,相田急忙转过头,将目光对准了相川。

相川此时也正好打量着自己的大侄子,心想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自己为了能够将西城域域长的位置一直抓在手里,只能让自己的大侄子这次送死了。

如此思虑间,相川便对相田道:“相田,你先出去在门外面等等。”

相田松了口气,心想只要自己叔叔在樱子面前求情,估计樱子小姐原谅自己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起身出门后,相田便在门口不远处抽烟。

房间中,相川等相田出去之后,便对樱子苦着脸说:”樱子小姐,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当然了,我也清楚我们青竹会的规定。

可樱子小姐您可否站在我的角度上来考虑这件事情?

对,我知道这次必须要惩罚相田,可您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惩罚他?”

相川的举动,让樱子心头充满了疑惑。

她低头稍作思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叶浪却提前开口:“相川先生,既然这样,我希望能够带走相田君,到时候我们会让他自己自杀。”

随着叶浪说完此话之后,相川无奈叹息道:“渡边君,既然你都已经说出来了,那我也不能不同意。

但前提是,你不能让相田知道我也同意了这件事情,毕竟他是我的侄子啊!”

这时候别说是樱子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就连叶浪,也是两眼一抹黑,心想搞毛啊?

这开什么玩笑啊?

相田的亲叔叔,在听到自己大侄子要被处死的时候,居然只是一声叹息,连求情的话都没有,难道说,这其中又特么暗藏着什么阴谋不成?

樱子脑子里也在考虑这件事情,所以在相川说完后,她便对叶浪道:“渡边君,您觉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叶浪干脆咬牙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带着相田先去南城域,找东英君来处理这件事情吧。”

说完这话,叶浪起身,径直朝着门外走去。

樱子心里充满了问号,她现在巴不得赶紧出去,向叶浪问个明白,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人出门之后,相田很快便过来,刚站住脚,叶浪便冷声道:“跟我们走吧。”

相田一听此话,急忙问:“跟你们去干什么?”

“呵呵,难道你不打算处理好这件事情吗?

如果你不想让我们处理,那我们就只能让次太郎会长前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叶浪不紧不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