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历史军事 >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 > 第一百五十章 余波荡漾起尘埃(5)

第一百五十章 余波荡漾起尘埃(5)

来人笑着喝了一杯酒,说出了他来到这里的所见所闻:“哈哈,将军大人真是客气,这一次前来我是秘密前来的,没有想到近江国竟然正在爆发大战,三好筑前如此胆大包天,将军大人为何不写信,召集四方豪杰前来辅佐将军。”

足利义辉听得来人竟然让他写信召集四方豪杰前来辅佐将军一事,不由得眼神一凝,刚要开口说话,细川藤孝首先问道:“弹正少弼大人倒是说的不错,不过不知道弹正少弼大人能否首先响应将军的号召。”

这个问题确实要细川藤孝来问比较恰当,如果由足利义辉来询问,却被拒绝,那么面子和里子全部丢掉了,不过足利义辉还是目光炯炯的望着来人,想要知道来人的态度。

来人沉声说道:“或许吧!看来我也需要努力了,先解决掉侵入信浓的那只老虎,道时候我一定会响应将军的号召上洛辅佐幕府,为幕府扫除障碍。此事还要摆脱将军大人,请您一定要把信浓的守护职位交给我,长尾景虎。”

长尾景虎的要求一出口,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冻住一般,细川藤孝的视线反射性地投向足利义辉。尽管事前,足利义辉和细川藤孝的心中早就隐约的知道了长尾景虎这一次前来的目的。但是在长尾景虎亲身来临之前数月,坂本馆收到了一封甲斐的书信和献金。目的和长尾景虎一样,献金,足利义辉还不放在眼里。可是那封书信的写信人不能不让他另眼相看。

长尾景虎、武田晴信。两个在信浓争夺霸权的男子竟然都来找他。要一个大义名分。如果不是在外人面前,他早就大呼小叫起来了,可是现在让他难分伯仲,两个人都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违背的。

长尾景虎,今年25岁,正当风华正茂时,他的父亲是越后守护代长尾为景,幼名“虎千代”。成年后称为长尾景虎。由于继承了关东管领上衫姓氏,并先后得到关东管领上衫宪政和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辉的赐名,故又称呼为上衫政虎、上衫辉虎,出家后法号谦信,鼎鼎大名的上衫谦信是也。由于他拥有很高的军事统率能力,所以在后世被称为越后之龙,一般通称为军神。

武田晴信,年龄稍微大一点,不过也才35岁,正当壮年。幼名太郎,猛将武田信虎的嫡男。后来,他在家臣们的支持下,在信虎去游玩的时候追放到骏河今川义元处。他也是后来与上衫谦信一样鼎鼎大名的武田信玄,一般所称的“信玄”是其后来的法号“法性院信玄”的简称。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被人称作“甲斐之虎”。

没有想到一向不理会大义名分的武田晴信竟然也会来信要求得到信浓守护一职,长尾晴虎更是过分,直接从越后跑到了近江威逼胁迫来了。

细川藤孝瞄了一眼发愁当中的足利义辉,上前拜道:“弹正少弼大人,此事许多幕臣们的商量,还请大人在馆舍中小住几日。”

长尾景虎看了一眼两人,说道:“这个……你也知道我的时间紧迫,如果不是事情紧急的话,我倒是可以在这里多居住几日,哦,我顶多在这里居住两日,两日后我一定要离开这里返回国内,到时候将军您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是吧?!”说完不等足利义辉回话,退了一步,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足利义辉低声骂道:“可恶!”

细川藤孝想了一想,方才说道:“将军,其实其实此事不正是我们所要想要的结果吗?他们两家想要争斗,就让他们去争斗好了,他们不是想要信浓的守护职位吗?给他们好了……”

足利义辉抬头说道:“二桃杀三士。”

细川藤孝点头说道:“正是二桃杀三士之计,信浓分为南信浓和北信浓,模糊概念都封为信浓守,这样样一来我们两家都不得罪,而且他们会为了各自的利益争斗不休,不过刚刚弹正少弼的话却是提醒了我。”

长尾景虎和武田信玄的争斗,足利义辉其实是不太关注的,当然他表面上不能够说出口来,毕竟他是幕府的将军,名义上是天下武人的首领,现如今最让他担忧的莫过于三好长庆和六角义贤的争斗。

足利义辉示意细川藤孝说下去,后者斟酌了一下语言,道:“将军,现如今的畿内局势是畠山高政失去了高屋城,河内国告急,怕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一旦畠山高政败逃,六角左京大夫必然独木难支,失败已成必然。一旦六角左京大夫败亡,幕府便犹如失去了最重要的支持者,如此一来,三好长庆必然更加的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停顿了片刻,细川藤孝再次说道:“畠山高政和六角左京大夫败亡,三好长庆将平白增加河内国和南近江国肥沃的土地,将更难以钳制,这种情况是幕府不愿意看到的,但是美浓的斋藤、越前的朝仓、北近江的浅井、若狭的武田、伊势的北畠,甚至于摄津的本愿寺,还有与幕府将军关系不错的西国的霸主伊达政衡,怕是都是不愿意看到的情况。现如今,他们没有入场,怕是都在观望,如果有一个德高望重的人出面将他们联合在一起,那么三好长庆也将处处受制,六角左京大夫得到了喘息的时间。”

足利义辉的目光越来越亮,他知道细川藤孝口中所说的德高望重的人不正是自己嘛,谁让他幕府的将军,名义上天下武士的总头目,确实如细川藤孝所说的那般,三好长庆原本就已经在畿内一家独大,现如今要是击败了六角义贤和畠山高政,势力将延伸至东国,美浓、北近江、越前、若狭、伊势还有西国的伊达。怕是都要受到巨大的压力。

足利义辉同时明白。这些势力有的原本和三好家有着良好关系。有的互相之间矛盾重重,与其说是自己的号召,不如说是共同的威胁使他们拼凑在了一起。不过,足利义辉从中却可以得到足够的利益,对于朝思梦想的恢复幕府的权威有很大的作用。

一来,一旦这些势力组成联盟,那么就需要一个盟主出来,原本西国的伊达政衡地盘和军队数量上足以压服其他人。但是伊达政衡毕竟是西国人,和畿内和东国的人没有任何关系,谁也不会去认同一个外人的指挥,那么足利义辉就当仁不让的成为盟主,他是幕府的将军,又是联盟的号召人。盟主,虽然无法直接指挥各个成员的军队,但是在名义上他可以说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二来,三好长庆受到四面合围的威胁,六角义贤必然能够得到喘息的时间。由于两家已成水火之势,不可能妥协苟合。将更加的支持幕府,支持足利义辉。

三来,三好长庆势力大减,甚至于退出畿内,那么畿内的权力出现真空,那么幕府就能够以佐幕的方式拉拢各家势力,形成对幕府有利的局面,再现足利幕府的辉煌,成为中兴之主。

正如细川藤孝所说的,再坏事难道比现在还要糟糕嘛?!一旦三好长庆再次做大,怕是会起篡夺幕府,自己成立幕府成为征夷大将军的可能性,三好长庆可是有前科的。

想通了这一切,足利义辉开始写书信,派遣密使频繁前往北近江、越前、若狭、美浓前去陈述要害,期望能够组建反长庆的联盟,共同对付三好长庆。为了表现诚意,足利义辉特意派遣细川藤孝前往备中国,请求伊达政衡加入反长庆联盟。

弘治元年(1555年)六月初,伊达政衡率领八千军势进入刚刚修缮了的银山城,显然,周防、长门两国的动静,让他不得不提前入场。

由于厚东川这一仗,并非政衡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在大内义隆这一边和大内义长之间,出现了陶长房的因素,使得大内义隆败退,霜降城陷落,大内义长乘胜追击,使得大内义隆连败,再加上长冈内藤家的背后一击,使得大内义隆困守胜山城一隅,手下不足三千人,连失数员大将,连他的谋臣冷泉隆丰失落战场身首异处,简直是一败涂地的形势。大内义隆失掉了部下大部分将士,再也不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了。

大内义长不仅仅在军略上超出大内义隆一头,在外交上也不输给任何人,他明白伊达政衡的野心昭然若揭,一旦分出胜负,必然会引来伊达政衡的侵攻,他便一面包围胜山城,一面派遣家臣前往丰后国府内城陈述要害,邀请大友义镇出面。

大友义镇果然不愧是枭雄之姿,为了自己对领土的野心,把最后的亲弟弟也牺牲掉了。大内晴英跟随大内义隆被围困在胜山城,不思解救,反倒和大内义长签订了秘密协定。

密约规定大内义长承认大友对北九州的统治,同时还会让自己的嫡子贞赖迎娶大友义镇的女儿为妻,改名为镇赖。这样的安排同样确立了大内义长对大友的从属关系。

大友义镇果然上道,由于大内义隆出征周防应付大内义长无法顾及九州,大友义镇因为同盟关系便成为大内在九州的代表。他首要以大内晴英的名义,率领志贺、朽纲、田北等军攻入丰前,随后占领了通往西国的门户门司城。

大友义镇占据丰前,虽然名义上是得到了大内晴英的认可,可是谁都清楚其中的猫腻。

大友义镇只有二十六岁,但却是以其勇武而明噪丰后的名将。为了继承家业,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就策划了二阶崩之变,一举杀害了同父异母弟盐市丸和其母,还将父亲大友义鉴砍成重伤,不治身亡,继承了大友氏丰后及肥后国领主的地位。大友义镇继承领主地位之后,他的叔父菊池义武以功臣自居在肥后夺取了守护一职,公然反叛。大友义镇用了织田信长骗取弟弟信行的装病法诱杀了菊池义武,同时将菊池一族数百人统统诛杀。

历史上,若无陶晴贤之乱,大友家是难以涉足丰前和筑前的,同时如果毛利元就不是已经进入末年,大友义镇称霸北九州还尚须时。时和势作用在没有道德素质与具有优秀素质这种复杂性格的大友义镇的身上,造就了他的事业,也毁灭了他的事业。在与强敌的艰难交锋中,优秀素质得以发挥,人得以成长,事业壮大;而一定时期内的太平无事,使得大友义镇没有道德素养与节制,沉溺于物欲的劣根性得以更多的表现出来,这却是大友家走向没落的原因。

现如今,大友义镇怕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堕落,因为他所要面对的敌人并非老迈的毛利元就,他所要面对的是比他还要年轻的伊达政衡,怕是在很长的时间段里两人的比拼将会北九州的重要话题。

大友义镇的出击,彻底将大内义隆的后路给断绝了,大内义隆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之下只能够转而向伊达政衡求援,虽然他明知道这种求援带着一种低声下气的语气和矮了一头的气势,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其他出路。

大内义隆的不堪一击,大友义镇的突然出击,使得坐山观虎斗的伊达政衡终于坐不住了,原本只打算率领三千军队巡视安艺国的伊达政衡,这一次足足带来了八千人,如果算上石见国的八千人,还有濑户内海上游弋的二千水军,也就是说围在周防和长门两国边境线上的伊达军已经增至一万八千之众,足以将大内义长碾压的兵力。

伊达政衡的出击,在一定程度上也让陷入危机边缘的三好长庆松了一口气,对于讃歧、阿波的动乱也放下了一些心思,等到击败了六角义贤之后抽出余力就能够扫平了叛乱者,现在还是不要刺激伊达家,让伊达家陷入周防、长门之中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