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21章 梦境成真

第21章 梦境成真

“白血病……?血癌……?”年轻人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萧鹰站起身,背着手说:“你的白血病,幸亏先找了我,现在治疗应该还来得及,所以你赶紧住院治疗吧!”

“不可能!我不可能是癌症!”年轻人突然发狂,一脚踢在了椅子上,将椅子踢得飞出去,撞在了墙上,咔嚓一声,一条腿折断了。

萧鹰立刻后撤一步,警惕的盯着对方。

年轻人双眼发红,满脸绝望,突然大吼一声:“我不是癌症!你这个骗子!”发狂一般扑向了萧鹰。

他扑过来的动作跟梦里一模一样,而那个梦已经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无数遍。他根本想都不用想,立刻一侧身,同时脚下一勾,年轻人往前摔出,重重摔在水泥地面上。

萧鹰条件反射地执行着梦里的动作,抓过自己的椅子,从后面一下压在了他的背上,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年轻人鼻子撞在水泥地上,顿时鲜血长流。被萧鹰用椅子压住了后背,椅子腿前面一根横梁刚好压在后勃颈上,顿时呼吸都困难。另外两侧的横梁分别压住了他的两条胳膊,整个人便无法动弹了。

萧鹰这才觉得一颗心怦怦乱跳。

尽管刚才的动作外人看来很是潇洒干脆,但那是因为梦中反复出现的场景的条件反射而已。他从小到大虽然练习武术套路,只不过当成广播体操,他从小就是个好好学生,从来没有跟别人打过架,这还是第一次。

如果不是梦里反复出现的场景形成了条件反射指挥他的动作,面对这五大山粗的庄稼汉,萧鹰还真是有些发怵,真要打起来,自己只怕是要吃亏的。

他喘了几口气,用力压住椅子,低头问:“还打不打?”

那年轻人只不过是听说自己得了绝症,于是发狂,被萧鹰轻松打倒之后,顿时丧失了斗志,呜呜地哭了起来,费力地说:“不打了……,对不起,先生,是我错了……,对不起……!”

萧鹰想了想,梦里自己跟年轻人就这一次交手,如果梦是真的,哪应该不会再打了。于是他撤回了椅子,但还是警惕地将手放在椅背上,随时准备用作武器跟对方再干一架。

那年轻人双手抓着头发,身子卷曲着,痛苦地呜呜哭着。

萧鹰有些担心莫不是刚才他摔在水泥地上受伤了吗?赶紧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真的是癌症吗?我不想死……我还年轻……”

原来他担心的是自己的病而不是受伤,萧鹰这才舒了口气,说道:“没事的,不用怕。其实,癌症只是一种慢性病,他并不是绝症,很多癌症病人经过治疗都康复了,你的癌症发现得早,会治好的。别想太多了。”

年轻人慢慢放开了头发,终于爬了起来,擦了擦鼻血,望着萧鹰说:“真的吗?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从头脑中的病历显示来看,这年轻人最后死于血癌,但那是由于误诊,当作了性功能障碍治疗大半年没有效果,医生才从他的脾脏肿大、贫血和白细胞增高,怀疑他是白血病,进一步检查,最终确诊。但已经失去了宝贵的癌症早期和中期治疗的绝佳时机,确诊时已经是晚期。

而现在提前半年按照白血病进行治疗,很有可能治好他的病的。不过,癌症的治疗变数太多,所以萧鹰不敢肯定一定能治好,但即便是这样跟对方说,也会打击他的信心,所以萧鹰郑重的点了点头说:“我给你算了命了,你的命很硬的,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没问题。”

眼前这个算命的能准确说出他的病症,这说明他算命很准,得到算命先生肯定的答复,年轻人顿时眼中燃起了希望的火焰,欣喜地问:“你没有骗我吧?”

“我说了不收你的钱,我还骗你干什么呢?”

年轻人点了点头,嘴唇哆嗦着,连声说着谢谢,慢慢将桌上皱巴巴的钱拿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又试探着问萧鹰说:“你,你真的不收钱吗?”

“你比我更需要钱,留着看病吧。赶紧去,按照我刚才说的做,不要耽误了。”

“谢谢,谢谢你先生。”年轻人给萧鹰鞠了一躬,转身往外走,步履有些踉跄。显然,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击太惨了,若不是后面萧鹰的话让他燃起了生的希望,估计连门都出不去。

眼看他走远,萧鹰走到墙边,将那被他踢飞撞烂了一条腿的椅子扶起来看了看,椅子腿折断,不由苦笑。

他出到外门,四处寻找,在一处栏杆下面找到一节断了的小铁棍,捡了回来,把捆被子的绳子剪了一截下来,将小铁棍绑在那根断了的椅子腿上,勉强可以继续用。

可是,总不能用断了腿的椅子给客人坐,那太丢份了,于是便有这把椅子放在里面自己坐,将那把好的放在外面给客人。

萧鹰重新坐下,扶了扶墨镜。

身子一动,屁股下面的椅子便嘎吱嘎吱响,这次的算命,不仅一分钱没捞到,反而赔了一条椅子腿,还被吓了一跳。

想起刚才的打架,他心头琢磨,这样看来,梦中的场景现实中真的会发生。要是这样,那三个不停旋转的金光闪闪的菩萨塑像,又是预示着什么呢?

想了半天,百思不得其解。

等到中午却再没有顾客上门。

萧鹰没有再去医院像昨天那样主动出击,假冒病人朋友给人指点看病,因为他觉得那样太冒险,万一被人识破,那麻烦就大了,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的。犯不着这么冒险。而且,他还要等金来福把手续送过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背着书包,却是穿着连衣裙的卓然。

卓然像一头漂亮的梅花鹿,轻盈的跳进了他的屋子,四下打量了一下说:“呀!大哥哥,已经开业啦?恭喜,开业大吉,财源滚滚!”

萧鹰赶紧摘下蛤蟆眼镜,装腔作势抱拳拱手说:“多谢多谢,借你吉言,不过今天还没开张呢!”

“万事开头难嘛,着找什么急?对了,我已经跟奶奶说了,今天开始你在我们家搭伙,月底结帐,你赶紧把饭盒给我,我给你弄饭去,到吃饭的点了。——对了,有什么菜不吃的吗?”

“我是杂食动物,只要能入口什么菜都吃,你随便弄。”

“那就好,我们会换花样的给你弄吃,要遇到好吃的就跟我说一声。”

萧鹰答应了,赶紧把饭盒找了出来。这当口,卓然走到屋角,将放着的暖瓶拿起来晃晃,里面是空的,问:“你不喝水吗?”

“谁不喝水了?我又不是属骆驼的。”

“明白啦,不好意思是吧?——不好意思就只有渴着!你呀,书呆子,脸皮薄。嘻嘻,我跟你去打水。”

说罢,她拿着暖瓶和饭盒,一阵风似的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卓然一手提着暖瓶,一手拿着饭盒快步进了屋子,将饭盒放在桌上,暖瓶放在他床头墙边,又四下看了看说:“坐的地方太少了,就两把椅子,要是客人来了好几个,坐哪呢?你得准备沙发什么的。”

“是呀,要准备的东西还多着呢,慢慢来吧!”

“我那还有几个小矮板凳,要不要给你拿来?”

“不用了,——有的坐高椅子,有的坐矮板凳,像什么样子?又不是田间地头。先将就吧。”

“好吧,你吃饭,等一会儿我来收碗,你不用管,我帮你洗。这边店子开始忙了,我要去帮忙。”

说罢,燕子一般轻快的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