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46章 香炉寺捐菩萨

第46章 香炉寺捐菩萨

不知何时,王庆林的眼眶已经红了,声音有些哽咽说:“年轻的时候,我们两家合唱过这首歌,我曾经想着,有一天能牵她的手,到远方去,可是现在……”

萧鹰见他精神很颓废,这对心梗病人可不好,眼珠转了转,想找个轻松的话题,没想到王庆林已经站了起来,说:“既然不喝酒了,那我就走了,回医院去,免得医生找不到我告诉孩子们,他们担心。”

“我送你去。”

“不用,公交车就两站路,我又没喝多少,这点酒还醉不倒我。”

“那我送你到公交车站。”

萧鹰跟着王庆林两人走下楼,在楼下的,卓然有些意外,说:“怎么不吃啦?菜不好吗?”

王庆林笑了笑说:“菜很好,谢谢。我突然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喝。酒先放着,这么好的好酒,若不来岂不是可惜了。”

萧鹰结了帐,陪着王庆林来了田螺小吃,走过广场,来到公交车站。正好有一班车快发车了,车上人不多,有空位,

王庆林正要上车,又站住了,回头对萧鹰说道:“谢谢你给我算出了这个消息,你算命的本事堪称天下第一。改天找你好好算算。说实话,我是个唯物论者,可是到了这个年纪,我觉得相信一下鬼神也未必是坏事。有一个美好的转世在等着你,就可以忘却死亡的恐怖,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说罢,王庆林跨步上了公交车的台阶,又回头对萧鹰说:“她应该已经转世投胎了吧,她过得好吗?”

萧鹰没有告诉他自己只能算命治病,并不能预测未来,也不知道转世投胎,但他还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庆林,对牵挂的人怀着希望,有一个等待,岂不是比没有希望没有等待要好的多吗?

公交车上没什么人,王庆林坐在窗边,拉开窗户,车子发动了,他突然对萧鹰笑了笑说:“其实,我每天早上都要去公园锻炼的。”

萧鹰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先前王庆林说他从来不去公园锻炼,是故意试探自己。这一试探下,把自己真话给逼出来了。

这老头可真鬼。

不过,听他能说出这样轻松的话,应该会自己调节心情,很快忘掉忧伤的。这是一个快乐的老人。

————————

最近这几天,萧鹰都在公司坐等顾客上门,而没有再去急救中心。

经过王庆林这件事之后,他发现,假扮病人家属或朋友,用这种方法去帮忙指点治病的话,有很多弊端。一旦被人识破,别人会以为自己别有用心。实在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还是讲究缘分吧。

因为抱着这种心态,所以他在公司坐等病人上门,也就没有遇到必死之人。所以这几天睡梦中也没有再出现地藏王菩萨。

他先前定了五尊,多定了一尊,他并没有退货,等下一次救个必死之人后,就不用再捐献了。

萧鹰不再穿那一套西装,这大热天的太厚了。

他上次在医院见到所谓高人高德端,穿的对襟唐装觉得很有特色,这才像一个算命的样子。

尽管这位高大师并没什么真本事,但是他善于包装,而且能够让赵局长对他死心塌地的相信,可以说表面上的功夫做得很好,至少让人觉得高深莫测是位高人,这一点给萧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他一咬牙也去裁缝店给自己定做了两套唐装,两双布鞋。然后,又去工艺品商店买了一把很精致的白折扇,自己亲笔题写两句名言:

淡泊以明志

宁静而致远

最后,他还在眼睛商店买了一副复古的圆形墨镜,这个比蛤蟆镜更配自己这身行头。

衣服很快做好了,月白色绸缎缝制的。穿上之后,顿时很是凉爽,比厚厚的西装可要清爽多了,戴上圆形墨镜,摇着折扇,脚下踏着手工针线纳底的布鞋,对着镜子一瞧,还真有几分牛逼轰轰得道高人的模样。

他对自己这身打扮很是满意。

而且,他发现,自从自己换了这身行头之后,上门求教算命治病的顾客,瞧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敬畏。

约定的一个星期时间到了,萧鹰给佛像塑造厂的孙厂长打个电话,确认佛像已经塑造好,也跟香炉寺那边联系好了,他可以过来跟着一起去香炉寺捐献佛像。

于是萧鹰便乘公交车前往塑造厂,这次他没有带卓然,因为卓然马上要期末考试了。

萧鹰到了塑造场之后,看见五尊地藏王菩萨雕像,神色姿态各异,熠熠生辉,金光灿灿,的确跟睡梦中见到的佛像一样。

萧鹰很满意,当即支付了剩下的价款,然后跟着孙厂长坐东风卡车拉着菩萨像朝香炉山驶去。

香炉山远远的看就像一尊香炉,故而得名。山势比较陡峭,孙厂长的佛像塑造厂就在香炉山下,所以靠的比较近,只是山路不大好走,盘旋蜿蜒,又是土路。而且车上全是泥菩萨,一旦颠簸剧烈,说不定菩萨就爆体而亡,那可就惨了。所以车开得很慢,摇摇晃晃的。费了好半天劲,才开到了山顶,香炉寺广场前。

萧鹰读书的时候来过几次香炉山,也进去香炉寺。而这一次,他是作为施主到寺庙里来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来之前,孙厂长已经打电话给方丈明通大师。所以,方丈带着寺庙的人等在大门之前。

卡车到了院子缓缓停下,孙厂长抢先下车,上前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这才给两人做了介绍。

方丈见萧鹰身穿对襟唐装,脚下纳底布鞋,手里摇着题诗折扇,很显然对中国文化很是偏好,不由多了几分好感,忙上前合十施礼。

萧鹰见这位方丈,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只是走路过来,两边有两个小和尚搀扶着,而且每走一步都要皱皱眉,似乎在忍受着痛苦。赶紧收了折扇,倒转扇柄,合十说:“多谢方丈出迎,方丈身体有恙,就没必要亲自来迎接了。”

明通大师微微一笑说:“风湿关节,老毛病了,不妨事,萧施主广积德善,捐赠五尊地藏菩萨佛像给鄙寺,如此厚德,老衲要是不亲自来迎接,如何能表达心中感激之情呢!”

“方丈言重了,咱们进去谈吧,你身体有病不要久站。”

明通大师却摇头说:“没关系的,我先带着萧施主到寺庙各处礼佛,然后再到禅房说话,鄙寺还备下斋宴感谢施主。”

“方丈太客气了,以前我来过贵寺,到各处参观,也都见过菩萨、佛祖,方丈行动不便,就不必再去了,咱们先安放菩萨像,然后直接到禅房说话。”

听到这话,明通方丈这才点头说:“也好,按照地藏菩萨的基座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劳烦孙厂长费心。”

孙厂长忙谦恭的答应,指挥工人将菩萨佛像卸下来之后,开始安装。

这菩萨只有一人多高,因为里面是空心的,所以不算太重,几个工人抬到架子上就可以了,不需要用起重机。

萧鹰摇着折扇,在明通方丈陪同下,看着工人施工,将几尊地藏王菩萨逐一安放在了基座之上。

寺庙里有不少游客,很难见到这种场景,都过来瞧热闹,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当得知是这位年轻人捐赠的五尊菩萨之后,都向萧鹰投来了好奇而敬仰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