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47章 被误诊的老方丈

第47章 被误诊的老方丈

佛像安放好之后,萧鹰在方丈的安排下,又第一个上香礼佛。

这时已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于是便直接来到了寺庙食堂吃饭。寺庙有几间单独布置的雅间,是款待尊贵的施主的。

寺庙的几位有法职的法师都陪同就餐,萧鹰坐在方丈身边。方丈很健谈,说着香炉寺的历史,还有历代高僧大德的一些典故。几位法师也不时插话,气氛很是融洽。

吃完斋宴,方丈在两个小和尚搀扶下,陪着萧鹰到禅房奉茶说话。

孙厂长以为萧鹰吃完饭之后就会坐车离开,但是见到萧鹰还是跟着方丈去了禅房,便只好陪同。

到了禅房入座,奉上香茶,萧鹰这才说道:“方丈大师,你是不是腰骶部和双髋关节疼痛?大概在半年前开始痛的,而且现在还有不规则的发热,对吧?”

明通方丈吃了一惊,因为先前他只是跟萧鹰说他的病是风湿关节炎,并没有说准确的疼痛部位,更没有说发烧的事情,而萧鹰却准确地说出了他的病痛位置和不规则发烧的情况,不由让他感到很惊讶,点头说:“没错,萧施主是怎么知道的?”

萧鹰微微一笑,从口袋里取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明通方丈。

方丈接了过来,看了一下,道:“原来萧施主是疾病咨询有限公司的老总,失敬失敬!”明通方丈当然知道,挂这种名头的公司说穿了就是算命的。

孙厂长一直不知道萧鹰的身份,听到这话也吃了一惊。萧鹰又给了他一张名片,他接过认真看了看,微笑点头,说:“不仅是疾病咨询公司,萧施主他们公司还有全科诊治,药品出售。看来萧施主不仅医术精通,还擅长命理。”

萧鹰名片背面写得有公司业务范围,而且,还把自己那句名言算不准倒贴10块也写在了上面,这主要是给那些乡下来的老百姓看的,这种直白的话,他们更容易记,也更容易口口相传。

明通方丈皱了皱眉,很显然,他对算命这种东西并不太相信,包括他们寺庙里的解签,他也是不怎么相信的。

萧鹰发现了明通方丈这不经意的表情变化,便笑笑说:“方丈在半年之前关节疼痛之后,去乡卫生所看的病,给的抗风湿药。前些日子又到东城区人民医院看病,医生按风湿性疾病给了抗生素,还有解热镇痛的药。但是,方丈吃了之后,没有什么效果,反而症状逐渐加重,现在已经行动困难了。”

先前萧鹰已经用脑海中搜索的明通方丈的相关病案,因为病人是出家人的很少,所以很快就锁定了明通方丈的所有病历资料。得知这位方丈会在三个月之内病死,他决定指点一下,看看能不能救他一条性命。

明通方丈更是吃了一惊,萧鹰准确的说出了他就诊的医院和使用的药物,医生诊断的病情,难道这位算命先生这之前把自己的情况详细调查过吗?方丈当然知道,算命中有这样的一种圈套。

但是,明通方丈弄不明白,对方摸清自己底细之后,故作高深给自己算命,究竟要做什么?他今天到寺庙里来捐赠了五尊菩萨,值不少钱呢,他如果想给自己治病算命赚钱,那又能赚多少呢?自己一个寺庙的方丈,没什么钱的。寺庙的财产他也无权私自处分。这些算命的应该知道呀。

他是出于什么目的?

明通方丈眼睛瞪大了瞧着萧鹰,一时摸不清楚,他的用意所在。

萧鹰当然明白对方为什么惊讶,也从他眉宇间瞧出了疑惑,便摇了摇折扇说道:“方丈请放心,我今天给你算命不收分文。我完全是出于好意,想告诉你,你的病医生误诊了,不是风湿病。而且,接下来的几个月,你的病情会迅速加重,如果你不听从我的指点,你半年之内会不幸病逝。”

一听这话,孙厂长有些不高兴,对萧鹰说:“萧施主,你这话什么意思?”

明通方丈微笑摆手,对萧鹰说:“多谢萧施主指点,不过,我还没听说过风湿病半年之内就病死的。”

“方丈的病不是风湿病,我说了,医生误诊了。”萧鹰又摇了摇折扇,继续微笑着说:“方丈大师,打算明天到省二医院去查病,其实你也感觉到这病不大像风湿病,因为用风湿药没有效果。你也怀疑东城区医院的医生看错了,所以想找家大医院看看,对吧!”

明通方丈又吃了一惊,他的确打算第二天去省二人民医院看病的,因为听说省二医院骨科有几个老专家很擅长治疗风湿病。如果说先前自己看病的经历萧鹰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相关信息,那还不足为奇,但他明天去省医院看病这种想法,仅仅是他自己的打算,没有告诉任何人,而萧鹰却准确无误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打算,这不能不让明通方丈惊骇不已。

难道眼前这人真的是算命高人,能算得如此精准吗?

一旁的孙厂长看出了明通方丈的惊骇,也从中知道萧鹰居然说准了,不由得也是异常的惊讶,原先脸上的不高兴已经荡然无存,换上了一份敬畏。

萧鹰端起茶盏,拿起茶碗盖,轻轻的将茶叶沫推到一边,然后抿了一口,赞叹道:“好茶!”

其实他是不喝茶的,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好茶,这么说只是让对方高兴而已,找机会赞美对方,会拉近双方的关系。

听他这么说之后,明通方丈脸上露出笑容:“这是今年的新茶,极品龙井。萧施主如此尊贵的客人,当然要用最好的茶来款待。”

萧鹰说:“多谢方丈如此盛情,我们接着说你的病,——你明天去了省二医院,医生会告诉你,你是强直性脊椎炎,然后要求你住进他们医院的中医科。但是,医生这个诊断依旧是误诊。你在中医科治疗两个月,但这两个月你的病情会进一步加剧,脊椎活动困难,不能翻身,平卧时候双下肢不能抬高,而且出现严重的贫血。到这时候,方丈已经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明通方丈这次没有皱眉,因为刚才萧鹰居然准确地说出他心中的想法,他发现对方不可小觑,不是危言耸听,现在听他断然预测明天去医院看病的结果更是惊骇。

孙厂长陪着笑,身体前倾,问萧连山说:“请问萧大师,方丈究竟是什么病?”

明通方丈也探寻地望着萧鹰。

萧鹰却卖了个关子,摇着折扇说:“你们还是不大相信我说的话,这样吧,明天你们去了医院,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对了,那时候再决定是否接受我的指点。——名片上有我公司地址和电话,多谢方丈的香茶,就此告辞。”

说罢萧鹰站起身,迈步往外走。

两个小和尚赶紧上前搀扶着明通方丈跟出禅房,送萧鹰来到了卡车前。

萧鹰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医科大的学生证,翻开,送到明通方丈面前:“为了让方丈大师放心,我可以告诉你,我其实是医科大的应届毕业生,我自主创业办了这家公司,我对医学有足够的了解。所以,请你务必要慎重考虑我的话,这关系大师的性命。”

明通方丈和旁边的孙厂长都凑过来仔细看了看学生证,还对比了一下上面的照片,都微微点头。

萧鹰收了学生证,郑重的对明通方丈说:“方丈乃高僧大德,如果就此病逝,必定是佛教的一大损失,很抱歉,我必须实话实说,请方丈不要以为我别有用心,我说过给你指点不收分文,孙厂长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