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48章 验证是否医托

第48章 验证是否医托

孙厂长陪着笑连连点头:“萧施主宅心仁厚,广积德善,我佛慈悲,方丈能遇到萧施主这样的高人指点,当真是造化。”

明通方丈双手合十,对萧鹰说道:“多谢施主。施主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目送萧鹰和孙厂长上了卡车下山走了,明通方丈呆呆的站在那沉思不语。

搀扶明通方丈的一个小和尚说:“方丈大师,我瞧他是危言耸听,算命的都说自己好心,等到真正上了套,他再慢慢的算计你。”

另一个小和尚说:“那也未必,不要把人想得都那么坏。我觉得这位施主人就很好,要不然,平白花那么多钱捐献菩萨给我们寺庙,这样行善积德的人,怎么会有那样的坏心眼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有的人表面是个大善人,其实一肚子的坏水。”

“反正我觉得这位小施主是个好人,人家还是大学生呢,专门学医的。生病这种事情,那是宁可信其有的,方丈大师,你还是请他给指点一下吧。”

明通方丈轻轻叹息了一声:“回去吧!”

这一晚,明通方丈因为疼痛几乎没有睡成。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让寺庙的师傅开着寺庙食堂下山采购用的一辆皮卡车送他去医院。两个小和尚当然要搀扶陪同。其他法师要跟随,但是方丈拒绝了。他不想惊动太多的人,特别是被萧鹰那么一说之后。

车子下了山,进城要经过孙厂长他们的佛像雕塑厂。远远的就看见孙厂长坐在门口边一块青石上面抽烟,看见寺庙的皮卡车来了,赶紧拦住,对明通方丈说:“方丈是要去医院吗?我陪你去吧!”

明通方丈说:“不用了,别影响你做生意,”

“方丈,我知道你不用我多事,不过,嘿嘿,说说话,我是瞧热闹,我实在好奇,昨天那萧施主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所以跟着去看看。”

明通方丈苦笑:“那好,上车吧!”

孙厂长上了车,坐在后排,说:“昨晚上我一直在琢磨萧施主的话,我不相信算命真的算的那么准,但是翻来覆去考虑他说的话,又不像是双关语,或者是一般算命人擅长用的一些套话。他说的半点都不含糊,前面又都说准了,就看今天准不准。”

明通方丈说:“是呀,这么神奇的事情,老衲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要是今天也被他说中,那可真是太神奇了。”

一个小和尚说:“他会不会跟医院串通好了捣鬼骗师父呢?”

另一个小和尚说:“你总是把人想得这么坏,他要把整个医院都串通了,那得费多大劲?有必要来骗我们一个穷寺庙方丈吗?有那功夫去骗那些大老板,岂不是划算得多?”

孙厂长却说:“你还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今天我们留意看看有没有人主动来招呼我们去看病,如果有,说不定就是他的托。如果没有,我们自己随意选一个医生看,就应该不会是他的托了。因为,他总不可能把整个省医院上百个医生都买通吧,我瞧他那样,挑最便宜的泥菩萨来捐献,应该没什么钱,没有这么神通广大。”

一路上说着进了省城来到了省二医院。他们故意在大厅里转来转去的,因为穿的是和尚僧袍,引来不少人注意的目光。但是并没有他们料想的人上来给他们引荐医生或者科室。

他们转了好一会儿,确定的确没有人来管他们的时候,孙厂长反而更是高兴,因为这证明那位萧大师并没有安排托在这儿引他们上钩。

于是,孙厂长说:“方丈大师,咱们看什么科?”

明通方丈望着眼花缭乱的科室名字有些发懵。孙厂长又问道:“上次方丈你到东城区医院看病,是挂什么科?”

“我问了别人,说是看风湿性关节炎要看骨科,所以挂的是骨科。”

小和尚说:“那就看骨科吧,我去挂号。”

“等等!”孙厂长眼珠转了几下说,“既然风湿性关节炎要看骨科,假如萧大师真的是串通医生给我们下套,说不定就联系好了骨科的医生,咱们不看骨科,换个科看。咱们看内科。”

明通方丈苦笑说:“没必要这样吧,我看那萧施主也不是那种阴险狡诈之人。”

“我不是要防他,我要验证一下他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我们这样避开都被他说中的话,那就说明他真的是算命高人。要真是那样,方丈,他可说了,你这病活不过半年,那咱们就必须去找他,请他指点才能治好你的病啊!”

明通方丈想了想,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

孙厂长又压低了声音说:“昨天,萧施主说了,今天到医院来,医生会说是强直性脊柱炎,我们看看胡乱找的医生是不是这样说的?”

明通方丈点点头。

小和尚见方丈点头答应了,便去挂了内科,然后搀扶着方丈到了内科门诊。

门口挂有几个内科门诊今日出诊的医生照片和名字,其中有几个是专家门诊。孙厂长眼珠转了转,看见一个护士过来,赶紧拦住,指着墙上照片说:“护士同志,我问一下,这些医生中哪一个看病看得最差?我要找最差的医生看病。”

护士吓了一跳,瞧了他好几眼,这人神经病吧?到医院看病只有选最好的医生,怎么反而要选最差的看?

明通方丈知道孙厂长又是在故意避开有可能设托的地方。按常理,生病的人一般都找专家门诊看才看得准,而故意挑最差的,这样就能避开对方设的圈套。反正他们目的是验证萧鹰是不是真有本事,如果真的有,他们要找萧鹰请指点的,并不是真要找这个医生看病。明通方丈不由对孙厂长良苦用心叹息了一声。

孙厂长又满脸陪着笑对护士说说:“我找最差的医生看,是为了锻炼他的医术。这样他的医术不就越来越好了吗?我们出家人讲究与人为善。”

孙厂长今天没有穿僧袍,穿了一身中山装,只不过,护士发现他身后有几个和尚估计是一起的,护士这才明白,笑了笑,指着最后一张照片说:“那你找他吧,他是医学院刚刚毕业的,没什么经验。”

孙厂长眼珠一转,想起萧鹰也是医科大毕业的,说不定是同学,更容易串通,赶紧又说:“不,我不想找年轻的,找老一点的,医术不好的。年轻人以后有机会。”

护士又瞧了他几眼,才又指着一张照片说:“那你找他吧,他上个月误诊了一个病人,病人差点死了,刚受了处分。”

“这个好!”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有人去找他看,萧鹰如果真的想找一个托的话,也不会找这样的人来帮忙的,所以这样的医生最不可能是萧鹰的托,最能证明萧鹰是不是真的算得很准。

搀扶着明通方丈来到那医生的诊疗室,里面果然没什么病人。一个胡子拉碴的医生,双手揣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正在看窗外的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明通方丈陪着笑上前说:“医生,我们方丈病了,你给看看吧!”

那医生扭头看了一下是出家人,有些惊讶,招呼明通方丈坐在他桌子边的凳子上,问:“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明通方丈说:“我的腰和胯骨这里胀痛,上次到乡医院和东城区医院,医生说是风湿病。”

“风湿病要去骨科呀,怎么跑内科来了?”

“骨科那人太多了,反正是老毛病了,你给看看,再开点药就行了。”孙厂长忙接过话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