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87章 等待

第87章 等待

郑院长显然担心下属对这件事情有抵触情绪,所以亲自来做交代,没有打电话,并且强调病人家属已经向他作了保证。

院长亲自交代那当然没有问题了。邱主任将钱包扔给张主任,通知护士长安排给病人做骨髓穿刺检查。

郑院长见邱主任把钱包塞到张主任的怀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疑惑地瞧着他。

张主任笑了笑说:“刚才正在商量为给病人做检查药费怎么办的问题,我就说医药费我来出,所以把钱包给他,嘿嘿。”

“哦,为什么你要给别人出检查费呢,你跟她是朋友吗?”

“不是,嗯……,是这样的,我觉得有必要做这个检查,而且很可能的确是我们误诊啊,但是他们欠了这么多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医院在往里贴钱的确不合适,我想验证一下究竟是不是我们误诊,所以……,嘿嘿。”

郑院长很好奇地瞧着他:“你也觉得我们误诊了,你参加过这个病案的会诊?”

“没有参加过。”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可能误诊的?”

这些天张主任一直在为算命先生两次指点他都证明是对的这件事感到迷惑不解,同时也十分震惊,现在郑院长既然问起这件事,他决定还是实话实说,于是,从自己的钱夹子里取出了两张纸条,连同先前的那张纸条一起递给郑院长,说:“院长,您看看这三张纸条,他们的笔迹是不是一样的?”

郑院长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拿过来简单对比了一下,说:“看着很像,应该是一个人写的吧,怎么?”

张主任将这两张字条的事情经过简单给院长说了一遍。

郑院长听后很是惊讶,问道:“你是说你前面这两次误诊都是这位姓萧的算命先生给你指点之后你才找到了正确的病因,从而治好了病,是这样的吗?”

张主任点点头:“我知道,这难以解释,我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理由。但是这是事实,院长不信可以问我们科室的其他同事,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可以向病人家属了解。”

郑院长惊讶地瞧着张主任,把身上剩下的一张纸条又看了一遍,说:“这么说来,这张字条也是这位姓萧的算命先生写的,有前面两次经历,所以你觉得这次他肯定也说对了,所以你愿意自己掏钱做个检查来验证一下这位算命先生所说的话,是吗?”

张主任,赶紧点头,瞧了一眼旁边的明通方丈说道:“这位方丈也是得到了那萧先生的指点,才找到了真正的病因,所以方丈大师对那位萧先生很感激。”

郑院长很是惊讶目光望向明通方丈。

明通方丈点点头,把萧鹰如何指点自己看病的经过说了一遍,还特别说到了萧鹰给寺庙捐赠了多尊地藏王菩萨塑像的事情,表明他心地善良。

黄丽丽一直在郑院长身后静静地听着,当她听完张主任、明通方丈的话,不由又惊又喜,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遇到了高人,得到了半仙的指点,找到了丈夫的真正的病因吗?

她揪心的住院费最终的目的依然是为了治好丈夫的病,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愿意,可是丈夫的病治了整整六年了,只是越治越重,几乎要油干灯枯的境地了,忽然看到了丈夫的病有治好的希望,不由得热血沸腾,激动的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

郑院长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他想反驳,可是找不到理由,要相信,却与他数十年接受的教育所获得的常识完全抵触。他想了好半天,才说道:“其中必有缘由,我先回去了,有结果,告诉我。”

随后郑院长与明通方丈施礼告别,然后走了。

检验还需要一些时间,张主任也回去了,黄丽丽满怀希望回到了丈夫的病房,但是几次话到嘴边想把这件事告诉丈夫,可是都忍住了。

她的丈夫老郭,已经被医院开出最后通牒,让妻子去筹措住院费,如果再筹不到,就只有离开医院了。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他如果还能起的来走得了,他二话不说就会离开医院,可是现在躺在病床上,已经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哪里还有力气去逞能。

此刻,他稍稍清醒,看见妻子坐在身边,眼中挂着泪水,正微笑着瞧着他,他知道妻子受了很多苦,为了自己的病,这些年全靠她,不管受了什么委屈吃了什么苦,她在自己面前总是带着这样的微笑,不让自己去操心。能够娶到这样的妻子,真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他的手指动着,嘴唇孱弱的声音呼唤妻子的名字,黄丽丽赶紧握住了他的手,把他贴在脸颊上,用颤抖的声音说:“老郭,医生给你做了骨髓穿刺,就是要找到真正病因,只要找到了真正病因,你的病就有救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老郭缓缓地眨了眨眼表示回答,这样的话这些年他已经听妻子说了很多遍了,他知道那都是善意的谎言,每次充满希望期待着,但每一次希望都会落空,连脾脏都切掉了,却还是找不到病因,继续遭受着病痛的折磨,这一次只不过又是一次善意的谎言罢了,唯一不同的是,可能是最后一次谎言,因为他们交不起住院费,回家去等死,便再也没有医生告诉他,医生正在寻找真正的病因。

黄丽丽这一次希望依旧在心中燃烧,可是害怕等来的是一盆冷水,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设想当失望来临的时候,该怎样搀扶丈夫离开医院。

所以,她捧着丈夫的手,无力地靠在丈夫的身边,闭上眼,静静地等待,就像一个等待最终宣判的囚徒。

————————————

郑院长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眼睛看着桌上的文件,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刚才他听到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可他相信绝对不是编出来的,因为他们没有必要编造这样一个故事来骗自己。

可是,算命真的能治病吗?

真是荒谬。

每次他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都要禁不住禁的冷笑一声,自己否定自己的提问。

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他没有回家,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说晚上有会,要回去晚一点。他在等结果,这个结果不出来,他今晚才会失眠的。

医院给黄丽丽下的最后通牒是下班之前筹到住院费和医疗费,可是现在没有人提这个话题,都在等着结果。

这件事情已经在肾病科传开了,所有医生、护士都知道郑院长在等着见证一个算命先生的预言是否成真。

这听起来十分好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对他嗤之以鼻,因为他们都已经听说了张主任和明通方丈所说的得到了那位算命先生指点的故事。他们都在等着,这一次的验证,就好像下了一个重注的赌徒,等着揭开骰盅。

检验科的人在加班加点的做检查,他们也知道这个结果是郑院长关注的。有好事之徒把这个消息已经告诉了他们,于是乎他们也加入了对结果的期待之中。

所有期待的人几乎是一边倒的希望一个结果,那就是那位算命先生说的是对的,因为这样就太戏剧性了,否则,他们就会觉得被人骗了一般的不舒服。虽然不舒服的这种结果完全在他们情理之中,但他们更愿意看到一个充满戏剧即便无法解释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