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90章 同出一辙

第90章 同出一辙

萧鹰只是选择脑海中董柜柜后来治病生效了的处方,这之前也有别的用药和处方,听了这话之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忆了一下先前看过的脑海中的病历记载,想起有这方面的记载,马上翻阅,发现病历上有一行字,病人自述说用了这个方剂之后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因为家宴吃了太过油腻辛辣的东西,所以病情反而加重。

于是萧鹰摇头说:“你这病的确可以用肝肾阴亏,虚火上扰来解释,而且用滋补肝肾的方剂也没有什么大错。可是,你应该用过这个方药没有什么效果,所以才回国来求医的。既然方药无效,说明辩证有问题。当然不能再按照这个方子来了。”

这一下龙辉真的吃惊了。因为先前他不相信儿子的话,觉得应该是儿子悄悄告诉了萧鹰自己的病症,所以萧鹰才准确地说出来,可是现在萧鹰居然准确判断出先前他用的方药和辩证,而且胸有成竹的肯定这方剂用过没有效果,这不能不让他感到惊讶。

所以龙辉点头说:“没错,我吃了美国这个老中医的药之后差不多一个月,说实话,效果不明显。加上飞龙他妈妈病情加重,美国医生老是治不好,所以就索性飞回来看中医了。那依你之见,该怎么辨证用方?”

萧鹰想了想说:“龙叔叔今天中午饭是不是吃得很油腻,而且很辛辣?”

龙辉又吃了一惊,说:“这你都猜到了?没错,回到家乡吃到地道的饭菜,我胃口大开,所以多吃了点,的确比较辣。而且飞龙的奶奶亲自下厨做了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一大盘都吃光了。”

“这下麻烦了,到了晚上你的病情肯定会加重的,而且会口苦口黏,不大想吃东西,还想呕吐。大便也会出现干结,所以我刚才的辩证其实是对你晚上即将出现的症状预先作出的判断。”

龙辉更是吃惊,说:“你居然连我即将出现什么病症都能猜到,预先给我做好准备?”

萧鹰微笑点头说:“温胆汤加减这个方子你连吃四剂,耳鸣就可以得到明显改善。那时候再去掉胆星、大黄,加广郁金,再吃上几剂,你的耳鸣就可以完全消失,听力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龙辉频频点头赞叹道:“先前飞龙和他奶奶夸你中医了得,我多少有些不大相信。不过刚才听你这么说了之后,至少我觉得你的中医学得很扎实,思维也很清晰。照此下去,的确是前途无量啊!”

龙奶奶说:“既然小萧看准了,要不就按小萧所说的给你抓几服药吃吃看?”

萧鹰看见龙辉面有为难之色,知道他其实并不太相信自己的诊断。的确,自己太年轻了,对于中医来说,更多的是讲究诊病的经验。于是他赶紧说:“龙叔叔只是考考我,等会儿董院长来了还要仔细看的,还是让董院长来下处方吧。”

龙辉借坡下驴,笑呵呵说:“对对,等老董来了再说。——对了,小萧,你再给我夫人也看看,她这个病在美国去了好些大医院没治好,请了美国的好几个中医也没看好,我想着美国的中医毕竟吃面包牛奶多了,说不定走味了,还是回国看看更踏实,地道的中医只能出在地道的本土嘛。”

龙清泉赶紧端了把椅子放在母亲的椅子旁边。萧鹰走过去坐下。阮桂花将纤瘦的手腕放在了扶手上。

萧鹰装模作样的凝神诊脉,又瞧了瞧舌苔,摸着下巴,故作沉思。其实脑袋中正在翻看她的相关病历。

屋里人都不说话,静静的瞧着他。假如龙清泉没有私下透露他母亲的病情的话,单靠把脉看舌象就想准确说出病情来,的确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

萧鹰终于说话了:“阮阿姨的病,在中医叫做惊悸。”

一听这话,龙辉和阮桂花夫妻两人都惊诧的互望了一眼,一起瞧着旁边的龙清泉。

龙清泉又举起手:“我发誓,我绝对没跟他说过你们两人的病,而且我不懂中医,也不知道什么叫惊悸。”

就算不知道,只要把症状告诉了萧鹰,他当然学过中医当然会知道的,两人当然不相信,瞪了他一眼,让萧鹰接着往下说。

萧鹰说道:“阮阿姨受到惊吓,夜不能寐,坐卧不安,有时还会产生幻听,从辩证角度来看,舌质红而欠津,苔白厚而微黄。属于痰火内扰心神,应当清热化痰,镇心安神。方剂就用温胆汤加味。”

听完这话,龙辉微微摇头,说:“我夫人的病,美国的中医也说了的确是惊悸。是两个月前,有一次她走夜路被两个黑人持刀抢劫,吓得半死,那以后就落下了这病。美国唐人街的几位老中医都说她的病属于肝失疏泄,心失安宁,应当疏肝宁心、镇静安神。而且特别强调了我夫人素体心虚胆怯。所以必须疏肝宁心、镇静安神。跟小萧你说的不一样。我是久病成医,也懂一点中医,我觉得这几位老中医说的更有道理。”

萧鹰笑了笑,问道:“那这几位老中医治好了阮阿姨的病了吗?”

龙辉不由一愣,这句话击中了要害。尽管他也觉得美国几位唐人街老中医说的没错,可是按照老中医的方子就是治不好自己夫人的病,这才回国的。

他刚要说话,听到门房跑进来说董柜柜来了,于是大家又一起到门口去迎接。

董柜柜笑哈哈的跟卢辉握手,然后又问候了龙奶奶,进屋之后与阮桂花打了招呼这才坐下,对萧鹰说:“小萧也来了?”

龙奶奶说道:“是呀,你来之前,小萧正在给我儿子儿媳两个人看病呢,要不,趁饭菜还没准备好,你也给他们俩先看看,验证一下小萧说的对不对?”

“哦,小萧是怎么认为的?”

“你先别管,你看你的,看完之后再印证,刚才小萧说的我们都听到了。”

龙奶奶和龙辉夫妻从小就看中医,久病成医,所以对中医基本的东西也是懂的,听过之后能够理解而且记得住的。

董柜柜笑呵呵说:“行,那我来瞧瞧。”

让董柜柜看病,龙辉当然就不像先前那样让摸脉之后说出病因来了,而是自觉地把自己的病情和发病的情况都说了。董柜柜问完之后才诊脉望舌,然后又问了他在美国时医生的辩证和用方。

听了之后,董柜柜说:“美国同行的辩证用方既然没有效果,就不能再用,不过,他们的辨证论治跟你现在的脉象舌象和感觉都不太一样。——莫非你中午吃了辛热滋腻的东西发生了变证?”

龙辉有些吃惊,董柜柜问的话居然跟萧鹰一样,忍不住看了萧鹰一眼,然后说道:“是啊,吃了红烧肉,还有尖椒肉丝,都是我最喜欢吃的,难得回来一趟。”

“贪口福,膏粱厚味,你的病会加重的。我得按照你即将出现的病症给你辩证用药才行了。”

这下龙辉真的吃惊了,因为这话先前萧鹰刚刚说过几乎同出一辙。龙奶奶和阮桂花也都吃惊地望着萧鹰。坐在萧鹰旁边的龙清泉兴奋地给了萧鹰肩膀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