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99章 哀求

第99章 哀求

医生断然道:“不好意思不行的。医院有规定,我们医院欠住院费医疗费的人太多了,医院一直在贴钱给病人治病,这种状况必须改变,所以,上次根据省卫生厅的统一要求,院里开会研究作出决定,以后除非是情况危急病人需要进行的及时抢救外,其他普通门诊病人,必须先交费后治疗。住院也是这样的,不交住院费,住院部那边不会给办手续,就算我们说了也没用的。”

另一个医生说道:“你儿子现在怀疑是肺动脉血管破裂造成的出血,必须尽快做开胸手术,将血止住,但是这之前,要确定肿瘤的情况,以及是否能够做开胸检查。这些都是要花钱的,你不交钱,这些都做不了。你孩子也不可能靠长期输血维持生命,那样的话经济同样要背负沉重的负担。”

先前说话的医生说:“好了,你们尽快去筹钱吧,争取今天就出院。你儿子的情况不能拖延了。当然,在你们筹好钱送他住院之前,本着人道主义,我们会继续给他采用必要的输血和止血措施。除此之外,其他暂时还都不能做,请你们理解。”

潘建强的父亲王表示感谢,搀扶着妻子往外走。

李瑾凝赶紧抹了抹眼泪,抢先小跑着回到了病房。

她想明白了,要来的终究会来,不管自己躲到什么地方都没用,只有勇敢面对。

所以,在潘建强的父母搀扶着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擦干了眼泪,身子还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望向了他们。

潘建强的母亲眼睛充满哀伤的脸带着一丝愤慨,慢慢走到李瑾凝面前:“是你还得我儿子吐血的,是吗?”

李瑾凝心都要凝固了。下意识点点头。

“你,你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拒绝我儿子?让他受到刺激吐血?他现在这样就是你造成的。你去找钱去!找钱给我儿子治病,不然,我就把儿子抬到你们家去!抬到你父母单位去!”

说到后面,潘建强的母亲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在叫喊,声音在观察室病房里回荡。引得其他病人、家属和护士们都惊诧的望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瑾凝想不到先前柔弱和蔼的潘建强的母亲,凶起来如此可怕。她已经吓傻了,全身发抖,脸色苍白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卓然一把将李瑾凝拉到了身后,对潘建强的母亲说:“伯母,您不能这么说,你们家潘建强让这位王建涛同学来给李瑾凝递纸条想跟她拍拖,可是我们学校已经有明确规定学生不准谈恋爱。就在昨天,班主任老师还在班会上反复强调,——抽烟、打架、谈恋爱,三条高压线谁碰谁死。李瑾凝只不过拒绝了你儿子的早恋要求,有什么错?”

“我不管!我儿子住院现在需要1万块,我儿子是被她气得吐血的,我要去找她父母说这件事,还要找学校!反正我儿子没有这笔住院费就活不成。我儿子活不成她也别想自在地活!”

一旁的王建涛赶紧上来劝说:“阿姨,可千万别跟学校说。要不然,潘建强和我都会被开除的。”

“开除有什么?我儿子都活不成啦!我要找的她爸爸妈妈去说你,让他们家出钱!——走,带我去找你父母去!”说着,潘建强的母亲冲过来要抓李瑾凝。

潘建强的父亲赶紧拦住。对李瑾凝说:“对不起,建强他妈妈太激动了……”

“让开!”潘建强母亲想甩开丈夫。可是甩不开,气急败坏地对李瑾凝嚷嚷着,“你现在马上回去叫你妈妈来,带1万块钱来!否则,我们没完!我要找你爸爸妈妈他们单位。找学校,我儿子现在要死了,你高兴了吧!你这个狐狸精!”

李瑾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转身便往病房外面跑,却又被潘建强的母亲一把抓住:“你想去哪?不准走!叫他们去通知你父母来,你得给我守在这,不拿钱来你哪也别想走!”

娇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坏了,张皇地望着纷乱的场面,看见潘建强的母亲死死抓着李瑾凝的手,面目狰狞,更是害怕。

卓然赶紧上前拦在两人中间,对潘金强的母亲说:“你放开,我们不会走的,事情没弄清楚我们也不会走,你先放开手。”

潘建强的母亲这才放开了手,气呼呼的盯着李瑾凝。

这一吵闹,昏睡中的潘金强醒了过来,刚才昏昏沉沉中,他已经隐约听到了个大概,焦急的说:“妈妈,这件事跟李瑾凝没有关系……,本来就是我的错……”

“这时候你还护着她?她这个狐狸精有什么好,连小命都不要了还护着她?我告诉你,没有这1万块你就活不成了。这钱得狐狸精他们家出!”

卓然怒了,厉声道:“凭什么?你儿子违反校纪给我们李瑾凝递纸条要跟她谈恋爱,李瑾凝拒绝,有什么错?闹到学校我们也不怕!凭什么要让我们出钱?还要一万块,你们这是讹诈!”

“讹诈?——我儿子得的是癌症!没钱他就活不成!”

潘金强的母亲也是着急,心痛加慌乱,竟然把这事脱口说了出来。刚说出就发现说错了话,一下傻了。

所有的人都傻了。

最后,是潘建强极其恐怖的嚎哭之声打破了寂静。

潘建强的母亲这才猛醒过来,赶紧跑过去一把抱住儿子,说道:“别担心,医生说住院之后,很快就能治好。放心,那骚狐狸把你害成这样,叫他们家出钱!有钱就能治好你的病的……”

李瑾凝终于爆发了,泪流满面地嚷嚷着:“凭什么让我出钱?你儿子得的是癌症,难道他的癌症是给我气出来的吗?”

潘建强的母亲一下呆了。——的确,儿子的病是癌症引起的,医生说得很清楚,癌症导致了血管壁脆弱,只是因为李瑾凝的拒绝导致潘建强情绪异常激动,引发血管破裂。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儿子自己的病。

更何况,儿子主动给人家女同学递纸条被拒绝,儿子本身是违反校纪的,闹到学校也没什么好处,只是刚才,她情急之下昏了头,这才把心中的恐怖、害怕和绝望一股脑全撒杀到了李瑾凝身上。

李瑾凝的话一下击中了她的要害,她感觉最后的希望顿时破灭。没错,儿子的癌症不可能一天就气出来,这病怎么都怪不到人家孩子身上去,自己实在找不到理由让人家掏这1万块钱。没有钱,儿子就住不了院,就肯定会死。

想到伤心处,潘建强的母亲紧紧搂着儿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潘建强的父亲叹了口气,对李瑾凝说:“对不起,刚才建强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里太乱了,才这么说的,不用放在心上。你回去吧,我们会想办法的。”

李瑾凝如释重负地点着头,心里充满了委屈,不停地抹着眼泪。娇娇和卓然过来扶着她说:“我们回去吧!”

王建涛忽然说道:“等等,卓然,你家不是做生意的吗?能不能先给潘建强家借一笔住院费,到时候再慢慢还你们,可以给利息的啊。”

一听这话,潘建强的母亲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抹眼泪,冲过去抓着卓然的手,说道:“卓然同学,潘建强是你同学呀,跟你一起读书的,你帮帮他,他得的是癌症,要没有这1万块,他就活不成了,你跟你爸爸妈妈说一下,借这笔钱给我,我保证每个月拿一个人的工资还,固定还,我跟他爸都有固定工作的。”

卓然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板着脸说:“我家没钱!”

“你们做生意的怎么会没钱呢?”,建强的母亲仿佛一下明白了什么,马上用另一只手拉住了李瑾凝,哀求着:“你是叫李瑾凝是吧?对不起,伯母刚才太激动说错了话,我向你赔礼道歉,都是伯母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实在对不起啊!”

李瑾凝更是委屈,眼泪哗哗的跟小河一般流淌,不停的摇着头,一句话说不出来。

潘建强的母亲流着泪吸着鼻子说:“医生说了,必须要先交住院费才给治疗,这是医院的规定,没办法的。我跟他爸工资加起来才300多块,银行也没有什么存款。我们又都是普通的职工,不认识什么有钱的朋友,借不到这么多钱呀。你和卓然都是潘建强的同班同学,你们在一起最要好了对吧?他现在得了病要死了,你能不能帮帮他?帮忙求一下卓然,让她家给借点钱,我一定会还的,付利息也行啊,好不好求你了。——李瑾凝,阿姨给你跪下了……”

说着,潘建强的母亲便要下跪。

李瑾凝赶紧拉着她的手,潘金强的爸爸也过来搀扶,但潘建强母亲却用力的推开他们,硬要给李瑾凝下跪。李瑾凝哭着用力扶着她,哀求地望着卓然。

“行了!我回去……想想办法。”卓然跺脚说道。

卓然只能这么说。

她本来想说她爸爸这几个月在医院住院,早已把家里的存款用光了,连房子都抵押给了银行贷款叫了医疗费,欠了一屁股债,家里实在没钱,前几天母亲工友来借钱都没有借到。但是,她知道如果现在这么说的话,肯定会被潘建强父母认为找借口推脱,而且会毁掉他们最后一点希望。

卓然见到潘建强哭成那个样,又见他母亲为了儿子宁愿给李瑾凝下跪赔罪,心也就软了。她心里想着,跟妈妈借钱是绝对借不到的,家里真的拿不出钱了。要借也没地方借去,前面借的一屁股债还没还呢。但是,她想到了跟一个人借,那就是大哥哥萧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