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117章 庸医害人

第117章 庸医害人

郑院长一听这话,更是一脸阴沉,如果这律师是在警察来之前就出现在他面前,指责这是一起医疗事故的话,他不会轻易相信。但是现在,警察已经证明这位金冠的医学院毕业证和医师资格证都是假冒的,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医生资格,那弄出严重的医疗事故来自然就不足为奇。

他心情沉重的接过了王律师递给他的诊断证明,很快看完了,从诊断情况看,这孩子的甲状腺异位,点点头,对金冠说:“我问你,这手术是你做的吗?”

金冠垂头丧气看了一眼诊断证明,点了点头。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有一种病叫做异位甲状腺?”

金冠茫然的望着郑院长,显然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病。

一旁的陈志远暗自咬咬牙,说道:“金冠即使证件照假,他医术还是挺高明的,这手术没有问题,病历可以作证,这个病患所有病例我都看过。”

王振峰说道:“请问你是……?”

一旁的保卫科干事忙介绍说:“这是我们的副院长陈志远。”

王振峰说:“陈院长对医生都是这么关怀吗?每个医生的手术病历你都要仔细看吗?”

陈志远忙说道:“也不是,毕竟我分管人事,他刚刚分到我们单位工作,我肯定要关心新进来的医生到底能不能胜任工作,而这又是他的第一台手术,我肯定不打放心,所以,把病历调来看了看,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当时切除的的确是肿瘤。但至于为什么没有手术痕迹,甲状腺又到哪去了?事情已经过了三年,很多事是说不清楚的,如果仅仅凭借另外一家医院的证明就证实我们存在严重医疗事故没有依据。”

王振峰转头对郑院长说:“病历已经明显被人篡改过,不过,篡改过的病历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的。所以我请医院将本案涉及的所有病历封存。等待卫生厅医疗事故鉴定组的人前来查阅。同时,我还要求调取同一天病理检验室对切除标本的病理检验报告存。我相信,这份报告足以说明真相。”

一听这话,陈志远面如死灰。

回想当时,切除标本送病理检验结果证明是正常的甲状腺组织之后,金冠吓坏了,拿着报告找到了陈志远,陈志远将他痛骂一顿之后,开始部署伪造病历。病历上所附的检验报告也都换成了正常的肿瘤报告,但是,检验科的存根他没办法毁掉,因为检验科不属于他管,而检验科的医生非常的原则,他根本不敢去索取,生怕因此打草惊蛇反而引起对方警觉把事情捅出来。

所以只能寄希望于没人能发现,他叮嘱金冠对张师傅和他小孩好一点。并且还给小孩儿送了些玩具什么的,以解除他们心中的疑虑。这一招果然奏效,张师傅一直到萧鹰找到他,都没有想怀疑这位好心而和蔼的金医生才是他儿子如今惨状的罪魁祸首。

他没想到先前这位王律师上来就直接要求调取检验报告存根,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致命弱点。即便是病理报告编得天花乱坠天衣无缝,检验报告存底写明的正常甲状腺组织就会撕下一切伪装,让真相无所遁形。

而让王律师找到致命关键点的。当然是萧鹰。

萧鹰大脑记忆中除了所有医院的病案资料之外,还包括了卫生行政部门医疗事故鉴定机构所做的病案鉴定资料。在搜寻陈志远的资料寻找反击重磅炸弹时,他正是从医疗事故鉴定机构病案资料中找到了这枚重磅炸弹。

事故报告记载,一个严重的病孩儿被误切正常甲状腺的严重医疗事故案发生在将近10年之后,就是这位陈师傅的小孩的。

也就是在将近2000年的时候。陈师傅的小孩一直停止发育,成了个可怜的痴呆儿,再一次身体检查时意外发现小孩没有甲状腺,这才引起张师傅的警醒。那时候的病患维权意识已经明显增强,所以张师傅找到律师,经过详细的医学检查,最终确认这是十三年前孩子的这次手术,被医生把因为异位但是生长完全正常的甲状腺当做肿瘤给摘除了。由于缺乏甲状腺,才导致了孩子生长发育停滞,严重智力低下生活不能自理。

于是张师傅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最终医院作出了巨额赔偿。鉴定报告叙述的事实部分明确表述负责小孩手术的金冠,经过公安机关调查,其医学院毕业证和医生资格证均系伪造,其父通过巨额行贿手段买通时任省二医院副院长,当时负责政工人事的副院长陈志远,得以进入医院当医生。

而报告最后附注表明金冠因为涉嫌非法行医罪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陈志远虽然已经退休,但是检察机关依旧追究了他受贿罪刑事责任。

根据医疗鉴定报告记载,确认属于严重医疗事故的主要证据,是从该医院病理检验室调取到的检验报告存根,上面明确记载张师傅的儿子豆豆手术切除的标本病理检验证明是正常的甲状腺组织。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严重医疗责任事故的认定。

萧鹰决定将这正义的审判提前,将这假冒害人的医生揪出来,避免后面更多的豆豆一样可怜的孩子被这个庸医荼毒。并将陈志远这个为了钱财放任病患生死于不顾的蛀虫挖出来,也免得他来对付自己。

郑院长在观察陈志远的表情,见到他这样便已经知道这件事是真的,他立刻吩咐政工人事处处长带着纪检的同志马上去病理检验科把当年切除标本病理检验报告的存根调取出来,同时到病历档案库调取当年的档案。

在调取资料的时候,郑院长从张师傅手里接过了小孩豆豆,问了他几个问题,又简单做了检查,他心情很沉重,从检查结果来看,孩子的确很像甲状腺缺损之后早造成的生长发育停滞,智力严重低下,行走不稳等种种症状。

刑警队长高队长冷笑着对金冠说:“我以前听说庸医杀人害人,没亲眼见过,现在,我开了眼界。”

随后,让郑院长找一间空的办公室,他要马上对金冠进行突审。

眼看着刑警将金冠带走了,陈志远感觉到全身无力,真想一屁股坐的地上。

病理检验科当年的存根最先送来,郑院长看完之后,一下显得苍老了很多,他们堂堂的三甲医院居然出了一个使用伪造证件骗取医生资格干了三四年的医生,而且还造成了严重的医疗事故,把人家孩子好端端的甲状腺当肿瘤切除了,害得小孩几乎成了痴呆儿。

如果这时候金冠在他面前,他一定会狠狠的给对方一记耳光。

病历资料也很快送来了,简单翻一下,上面写的居然是正常的肿瘤切除,从病理看的确没有任何责任,但是切下来的标本的检验报告说明了一切。

陈志远一直在心中祷告着希望金冠不要把他供出来,但是他的祷告显然没有任何效果,伪造的检验报告送来的时候,刑警队高队长已经押着金冠回来了,冷冷瞧着陈志远,然后对金冠说:“刚才的话你重复一遍。”

“我其实只读了卫校,没有读医学院,为了进省二医院,我父亲给了陈志远副院长一大笔钱,然后他出主意让我们去伪造医学院毕业证和医生资格证,然后他录取了我到省二医院工作。那份病历资料也是他指使我伪造的。”

陈志远顿时像抽了筋骨一般,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高队长对保卫科干事说:“麻烦你们通知检察院的过来,他的罪行主要是受贿,应该由检察院来负责侦办,从他的罪行来看,只怕后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郑院长心疼的抱着小孩豆豆,对张师傅鞠了个躬,说:“我代表省二医院向您道歉,并愿意赔偿你所有损失,尽可能给小孩康复治疗。医疗费用全部免除,幸好发现的不算太晚,孩子还小,能很大程度上挽救回来。只不过,孩子可能要终身服用甲状腺片作为替代治疗。我做院长深表惭愧和痛心……”

话未说完,郑院长已经泪流满面。

张师傅望着白发苍苍郑院长老泪纵横,他眼中的火焰渐渐熄灭,紧攥的拳头慢慢松开了,也落下了心酸的眼泪。

政治部人事处外面的走廊上,很多医生和病人家属都出来瞧热闹,其中也有消化科的许医生。

许医生亲眼目睹了副院长陈志远戴着手铐被检察院警车押走了,公安机关还带走了在医院十分嚣张的许医生,据说三年前他把人家正常的甲状腺当成肿瘤给切除了,还隐瞒事实,终于东窗事发。

许医生为此真感到一阵快意,同时又觉得一阵的后怕,那位算命的萧大师太厉害了,也就一天功夫,就叫陈致远下课,直接投入大牢,这是何等犀利的反攻,要比通他原来想的通过郑院长来整治陈志远要干脆利落狠辣得多。

他很庆幸自己悬崖勒马,没有与郑院长和萧鹰这一边做对到底,不然陈志远的下场就是他的未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