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153章 如何算账

第153章 如何算账

严国庆阴着脸说:“拿到病案之后,请复印一份给我,我要好好看看。”

熊秋萍赶紧答应了。

董柜柜在跟学生交代课题的事情的时候,会议室里老中医们还在议论纷纷的说着这件事,因为萧鹰已经明确指出有三个人曾经因为在他们中医院做过胃大部切除手术之后,出现了残胃癌。董柜柜的学生又找到了国外的同类医学文献,显示有类似的统计数字,这一来,自然就像一滴水掉进了油锅打开了。

等大家议论差不多了,董柜柜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才说:“萧先生提出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涉及到别人的切身利益的,所以,以后最好跟病人家属把情况说清楚,建议他们做保守治疗,只要他们不坚持做手术,还是以保守治疗为好。这个病案就这样了。下一个。”

接着他们又讨论了几个病案,也都是萧鹰脑海中已经有的,而且最终康复的,萧鹰将脑海中病案记载的方剂和相关论述说出来之后,自然赢得了这些医生的交口称赞。

眼看就要到中午了,最后一个病案也研究得差不多的时候,会议室外面传来嘈杂的吵闹声,一个女人尖着嗓门喊:“我要见院长!我要见你们院长,放开我别拦着我,我要讨个公道!”

会议室的人面面相觑。便在这时,保卫科科长推门进来,对董院长陪着笑说:“院长,有个病人家属闹着非要见你,否则就要去上访。”

“怎么回事?”

“是柯院长的病人,柯院长正在劝,但病人家属很激动,非要见你。”

董桂贵立刻明白了。肯定是刚才萧鹰说的那个机械性肠梗阻的病人家属,便说道:“让她进来吧!”

很快,一个满脸怒容的中年妇人,怒气冲冲进了会议室,看见里面坐着好多穿白大褂的,不知道哪位是领导。说:“我要见院长,谁是院长,我要向他讨公道!”

董院长站起身,说道:“我就是院长,你先不要激动,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怎么好好说?这个医生好像是副院长,他跟我说了,我老公的病吃中药扎针灸就可以好,不需要动手术。我听他的,吃中药。结果我老公越治病越重,刚才昏迷了,刚才他来检查之后,说要转移到外科动手术,还说要切掉一节肠子,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屋里的医生面面相觑,目光都望向了萧鹰。萧鹰先前说的话都应验了。这个病的确不应该采取保守治疗,在座的虽然都是老中医。但是现在的中医医生差不多都学过西医,他们都知道肠梗阻如果刚开始就进行手术治疗,肠一般都不会坏死,可以保住,但是现在已经坏死之后就必须要切除了。

董医生浓眉一挑,对老妇人说:“任何医疗都是有风险的。谁也不是圣人,最初采用保守治疗也是考虑到你们家经济条件不太好,而且你丈夫的身体比较弱,能不动手术是最好的。造成今天这种情况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但是现在你丈夫这病已经不是汤药能够解决的,必须手术。如果不手术他很可能会死,你自己考虑吧!”

那妇人却还是不依不饶,就揪着柯云达说了完全可以不开刀治好病这句话,说是医院的承诺,现在承诺不了,医院就要负责,不然他非闹个天翻地覆不可。不管董院长和其他医生如何劝解就是不听,一会儿哭一会儿闹的。最后只要让保卫科强行将她带出了会场。

等到那妇人的哭声远去之后,董院长苦笑摇头,说道:“医生真的是世界上最难的职业,他的任何抉择都必须慎之又慎,这件事给我们一个很大的警醒。”

众人纷纷点头,先前讨论的胃部良性肿瘤病案,不能作胃大部切除术,还要保守治疗,而现在这个病案却又不能保守治疗必须手术,两个截然相反的选择,究竟该怎么抉择?的确非常考验医生医疗水平和决策能力。

病案讨论完毕,董院长宣布散会。

原本他准备好了一大堆总结讲话的,却被刚才这件事搞得兴趣全无,直接宣布散会了。

散会之后,董柜柜对萧鹰说:“走吧,到我们医院食堂看看我们的伙食。”

“不用客气了吧!”萧鹰说。

鸭舌帽老汪对萧鹰说:“今天听了你精彩的病案分析,我有些事还想跟你探讨。一起去吃饭,边吃边聊。”

萧鹰觉得这老汪来头不小,听他这么说可能有话要跟自己说,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三人离开了会场来到了医生食堂。院领导有单独的小灶,在楼上雅间。他们到了雅间之后,三人坐下,董贵贵并没有叫其他的院领导来陪同,因为他知道鸭舌帽老汪有话要跟萧鹰说,不方便范围扩大。

坐下之后,鸭舌帽取下了帽子,摘下了脸上大大的墨镜,说:“不好意思,先前搞得有些神秘……”

“你是……你是汪副市长?”萧鹰惊讶说道。

这位带鸭舌帽的,当然就是分管全市卫生系统的副市长汪凯荣。

汪凯荣有些惊讶望着萧鹰:“你认识我?”

萧鹰说:“去年你去我们医科大视察过,还给我们大会上讲话,我当时坐在前面,看得很清楚。”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倒省事了不用介绍。”

董柜柜在一旁对萧鹰说:“你猜猜,为什么汪市长要乔装打扮来听你会诊呢?”

萧鹰摇头。

汪凯荣说:“我一直听董院长夸赞你医术了得,特别是中医,水平相当高,我很好奇,来瞧瞧。果然名不虚传,比董院长所说的还要强上三分。”

萧鹰赶紧谦虚了几句。

董柜柜赶紧起身说:“这菜怎么还不上来?我去看看。”说罢快步出了包间,还顺手把门给拉上了。

包间里就只剩下了萧鹰和汪凯荣。

汪凯荣沉吟片刻,说道:“我听苏雅琴说过,我儿子上次的病,是你指点才找到真正病因的,算起来,你还救过我儿子呢。我一直想当面谢谢你,今天才有这机会。”

“市长言重了,我们学医的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天职。”

“嗯,说的很好。”汪凯荣似乎在寻找一个适合的方式来表达他想说的话,可见后面的话对他来说的确有些困难,但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你会算命治病,能够预测一些与疾病有关的事情,对吗?”

萧鹰当然知道,汪凯荣是副市长,省城又是个很大的城市,需要他操心的事情多如牛毛,不可能仅仅因为自己医术高明就有兴趣来旁听一上午的会诊,肯定还有别的用意,现在终于说到正题上。

既然市长直截了当挑明了来意,萧鹰当然也就开门见山的回答:“是的,其实更准确的说,我是根据病人的病情来寻找更好最准确的治疗方案,或者帮病人及家属找到最合适的医生或者医院。”

萧鹰因为还弄不清楚汪市长对算命治病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所以,他还是做了一些掩饰性的说明。

“你不用紧张,今天的谈话只是私下之间朋友交流,与我的市场身份无关。”汪凯荣似乎已经看出了萧鹰心中顾虑,宽慰了几句。

萧鹰点点头:“好,如果汪市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尽力。”

汪凯荣对萧鹰的敏感很满意,于是他拿起了自己的手包拉开,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鼓鼓囊囊的放在萧鹰面前:“一点小意思,请收下。”

萧鹰当然知道信封里装的肯定是一大叠钱,他没有拿,说:“市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请汪市长放心。钱就不必了。”

给堂堂省城副市长算命还要收钱的话,那也太小气了,无异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汪凯荣点点头,把钱收了回来,说道:“那好,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我后面跟你说的话,务必保密,不能跟任何人说。”

“好。”

汪凯荣沉吟片刻,说:“我想请你帮我算算,市教育局的副局长熊远峰,他最近有没有什么病痛?”

假如汪凯荣让萧鹰算一下汪凯荣的竞争对手或者他的上司的健康情况,那完全在情理之中,可是,想不到居然让他算一个教育局副局长的病,这就有些让萧鹰意外了。汪凯荣主管全市文教卫生,这位熊副局长是他的手下,而且还只是副职,他要对付他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那这样看来,汪副市长让自己算这个人的情况应该不是出于私人恩怨,还是有别的目的。

汪凯荣已经说了这位副局长的名字,他的官职也知道了,要找相关病案也就很容易。萧鹰立刻在脑海中进行搜索,很快就找到了好几本病历,而且都是近期的。

匆匆看过,萧鹰笑了笑说:“这位熊副局长最近身体不大好啊,经常住院,他现在还在医院呆着呢,急性胃炎。”

汪凯荣微微有些吃惊,尽管此前萧鹰已经多次显示了他预测未来的能力。汪凯荣又说:“你再帮我算一下,他这些病到底怎么样?更明白地说,他这些病是真的还是假的?”

听到汪凯荣这么说,萧鹰隐约猜到了他的用意了,点点头说道:“这个要花点时间,我好好算算。”

说罢,他闭上眼,手指头不停掐指,似乎在计算。脑海中却在翻看这之前的病历资料。花了半天时间,终于看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