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神棍医生 > 第217章 水汪汪的大眼睛

第217章 水汪汪的大眼睛

萧鹰来到涯边,转过身来,打算面对着悬崖壁往下移动。萧鹰小心翼翼地迈出左腿,试探性地踩了踩下面有凹进去的地方,确认结实之后右腿才缓缓地迈出第二步,还好药草生长的位置并不远,四五步也就到了。而此时,悬崖上面的老王心里一直捏着一把汗,他一边死死地拽着绳子,一边慢慢地往下放绳子。那边的萧鹰眼看就要靠近药草了,还差一步,萧鹰心中一喜,盯着药材便放松了注意力,没想到竟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向下坠去。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拽着绳子的老王猝不及防,还没来得及用力就被绳子带着滑向了悬崖边。老王努力地往回使劲,这仿佛回到了上学时代参加集体拔河时的情景,只不过这次更加拼命,因为绳子的那头,是萧鹰的性命。

老王两腿成侧弓步,整个身体努力后仰,下盘用力,两手死命地拽住绳子,手臂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终于稳住了!老王稳稳地定在原地。

“萧鹰,你怎么样了?”老王焦急地喊道。

萧鹰刚刚简直是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瞬间,但仍然不忘盯着药草的方向。

“我没事,王叔!”萧鹰抬头朝悬崖上当喊道。

听到萧鹰的回应,老王这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

经历了刚刚的惊心动魄,萧鹰再也不敢松懈,集中注意力再次向药草移动。由于刚才向下滑落了一小段距离,现在萧鹰的位置离药草很近,萧鹰左手扒着岩石,身子前探,右手便够到了草药,轻松将其摘下。萧鹰盯着手中的“春圆”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就是你这小东西,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萧鹰拿到了药草,检查了一下自己腰间的绳子,稳了稳身形,便用力拉了几下绳子。上面的老王感觉到萧鹰拉绳子的暗号,将手中的绳子又饶了两圈,扎稳马步,努力向后移动。很快看到了萧鹰爬上来的身影,老王这才放下心来。

“这就是你要找的药草?”老王看着萧鹰手里这棵不大的植物,有些形似人参,但是仔细一看却差别很大,反正自己是从来都没见过。

“是啊,就是它!终于采到了,不容易!王叔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又救了我一命!”萧鹰兴奋而感激地说。

“太好了!那咱们往回走吧,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回市区,不然天黑了,这山路就不好走了!”老王赶紧说。

“好的!”萧鹰将药草小心翼翼地用纸包起来,放进背包里。

两人便朝山下走去。

……………………

此时,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的卓然感觉心中一紧,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看着眼前算了一半的数学题,眼前一阵恍惚。闭了一会眼睛,卓然这才感觉好多了。抬头望向窗外的槐树,卓然心中纳闷,不知为何突然有这种心慌的感觉。

卓然已经来到京城快半年了,因为她的目标是想考取京城的一所名校,所以父母为了让卓然能够增加考入名校的机会,便在半年前安排卓然来到京城的一所省重点高中借读。而且他们是比较开明和有远见的父母,所以在卓然刚满十六周岁的时候,就把卓然送到京城来,让她培养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虽然有不放心,但是他们觉得尽早让卓然独立,是有好处的。他们会定期来京城探望卓然,给她带着吃的穿的,再给卓然做几顿家常菜。现在的卓然已经能够很好地照顾自己了,只是,除了父母,卓然还非常想念仍然留在省城上学的同班闺蜜——珍珍,刚上高中时,两人就成了一起上厕所,一起吃午饭的好伙伴,直到卓然决定到京城来借读,她们才不得不依依不舍地分开。她们约好了要一同努力,考入同一所大学,在京城相见。

……………………

老王将萧鹰送回家后,看着萧鹰进了四合院,才放心地驱车离开。

萧鹰进屋后,放下背包赶紧把春圆拿出来,小心地打开纸包,检查着是否有损坏,确认完整无损之后,萧鹰便来到他配药的屋子,找了一个玻璃瓶子把春圆放进去,盖好盖子,这才放心下来。看着瓶子里安静躺着的春圆,萧鹰长舒一口气。

“为了你,今天老子的命差点搭进去了!”萧鹰自言自语道。

将瓶子放到桌子上,萧鹰便去洗澡睡觉了。

“咚咚咚……”

第二天一早,萧鹰就被敲门声吵醒。

萧鹰迷迷糊糊地起来去开门,是卓然!看到来人是卓然后,萧鹰刚刚还睁不开的睡眼瞬间睁大到他的极限。

“啊……你……”卓然害羞地双手捂着大叫。

萧鹰一时没反应过来卓然为什么突然大叫,当他留意到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时,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站在这里。瞬间悔恨涌上心头,萧鹰转头奔向屋里,还不忘喊道,“那个,卓然,你自己进来啊,帮我把门儿带上。”

卓然慢慢打开捂着的双手,笑了笑,便进来转身将大门关上。卓然还是第一次来到萧鹰的四合院。要不是看到萧鹰微博上的定位,还真不知道萧鹰住在这里。

此时的萧鹰正慌忙的在卧室里穿着衣服,心里仍然恨自己刚才没有清醒一下在去开门,那样的话总不至于忘记穿衣服,在卓然面前真是太尴尬了。

卓然进来后,便随意地扫着四周的环境,她真想以最快的速度了解萧鹰的生活起居,或许从这里能得知一些萧鹰喜欢的东西和爱好的事情。卓然突然被客厅书架上的一个黑色反光物体吸引,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黑色墨镜,金属的镜架,圆形的镜片,非常复古的感觉,萧鹰原来喜欢这样的东西。

卓然拿起墨镜,好奇地想自己试带一下,刚拿起旁边的镜子自我欣赏,就看到萧鹰从卧室里走出来。此时的萧鹰身穿一件棉麻短衫,一条牛仔短裤,跟刚才的形象判若两人。

“卓然,你怎么突然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萧鹰还在想着刚才的窘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啊,就是昨天下午的时候有一阵心慌,所以想着今天来看看你,看到你什么事都没有我就放心了。”卓然有些害羞的说,手中还没放下墨镜。“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墨镜,看着很好玩。”

“哈哈,是啊。”萧鹰说着,走近卓然拿过墨镜,自己带上后在镜子前炫耀着,“有没有很拽?”

“嗯嗯,不错不错,主要看的是气质。”卓然笑道。

“今天我有个着急的药方要配一下,可能没时间陪你,你看……”萧鹰看卓然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便直接对卓然说。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自己在客厅坐坐就好。”卓然嘻嘻笑着,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她今天一点都不想自己在家学习,只要跟萧鹰在一起,尽管是在两个房间里各干各的,也可以。

“额……那好吧,你自己随意坐,我给你泡杯咖啡。”见卓然这么说了,萧鹰便也没在说什么,给卓然泡了杯咖啡,便一头扎进了他的工作室。

卓然自顾自的打开电视机,开到不会影响到萧鹰的音量,便坐在沙发上边喝咖啡边看着狗血的韩国电视剧。

萧鹰拿起昨天放在瓶子里的药草,小心地将叶子一片片摘下,将根茎撕成条状,便拿到厨房清洗。卓然看到萧鹰从屋子里出来去了厨房,便好奇地跟过去。

“这是什么呀?”卓然现在厨房门口眼巴巴地问着萧鹰。

“这个呀,是我药方里的最重要的一味药材,昨天下午就因为采它,我差点从凤凰山的悬崖上掉下来。”萧鹰仍然为自己昨天的“壮举”感到有些后怕。

“什么?从悬崖上掉下来?这根小草是你从悬崖边上采的?”卓然惊愕地望着萧鹰。自己昨天就是下午的时候开始感觉到心慌的,“难道正是萧鹰正在处于危险的时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卓然开始在心里自言自语。

“可不是嘛,因为没有它的话,我的药就配不成了,我的病人就治不好,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得到它!”萧鹰盯着手中的药草,眼神坚定。“好啦,我洗好了,我要进去制药了,你自己乖乖去看电视吧!”

卓然看着萧鹰认真的样子,更是芳心暗许,感觉萧鹰在她心中的形象更上了一层楼。

萧鹰重新回到屋子,将昨天白天买的其他药材拿出来,看着整齐地摆在桌子上的药,萧鹰按着脑海中对治疗欧阳天这种先天性心脏病的中医疗法的方子开始制药。两个小时过去了,药终于制好了。萧鹰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十瓶汤药。又是十天的量,相信欧阳天吃完这些药,病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卓然,我要出去一趟,你是在家里等我,还是……?”萧鹰打开屋子的门,对坐在沙发上安静看着电视剧的卓然说。

“我要跟你一起去!”卓然听到萧鹰说要出门,便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

“好吧。”看着卓然的样子,萧鹰不忍心拒绝。

萧鹰的车子驶进上次来的欧阳天修养的院子,车子停稳,便对卓然说,“我要进去给我的病人送药,你在这里等我?”

“我,我能跟你一起进去吗?”卓然不想一个人待在车里,她更好奇萧鹰的这个病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哎,走吧。”萧鹰对于卓然水汪汪的大眼睛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对于卓然的请求,只能一个个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