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恐怖灵异 > 御鬼者传奇 > 第3115章 独角青兕(第五更爆发)

第3115章 独角青兕(第五更爆发)

“嘿,这白虽说有几分自私,不过倒是挺有意思。”听到怪猿的话,关横对它说道:“这边的路你熟不熟悉?我在找一个散发着邪气的源头。”

“邪气源头?你是说那些漆黑的气雾对吧?跟我来吧。”白说不会帮助关横,但带带路这种事情还是能办到的。

这怪猿晃着魁梧彪躯,在前面引路,没费多大工夫就把关横引到了三条岔路这边。

它说道:“闲着没事的时候,我把几条路都走过一遍,发现左边的路和咱们刚才走过右边那条都是死路,只有中间这条能够通到非常远的地方,不过嘛,我走到一半就退回来了。”

关横搭言道:“难道是有东西堵路?”

“没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邪气。”白挠了挠头说道:“凭着本能,我就感觉到不可以太接近那玩意,所以你要是不怕的话,就走在前面吧。”

“唉,你真够谨慎的,好,我在前面。”话音甫落,关横便和它一起走向中间那条路。

……

另一边,道路尽头,四处蔓延的漆黑邪气内,有两只闪烁诡异蓝芒的眼珠不时眨动几下,“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迅疾身影从斜刺里窜出。

那身影是一只误入邪气边缘的小兽,它非常讨厌这股气息,想借着本身迅疾如电的速度,尽快逃离此处。

然而这小兽头顶陡忽出现一片“黑云”,没等它反应过来,对方血盆大口甫张,“噗!”不偏不倚咬在了小兽腰肋上,硬生生将其断为两截。

“咔嚓、咯吱吱……咯吱吱……”可怜的小兽残躯被对方嚼了几下,而后囫囵吞下,很快,另一半也吃完了。

“原来是独角青兕,这种巨兽很罕见,难道也是从空间缝隙掉进来的?”

此时此刻,关横和怪猿白来到了这边,他的目光锐利,能够看见隐身黑雾内的巨兽,对方进食完毕,也已经发现了面前出现了两个陌生家伙。

“嗷呜!!”凄厉吼声响起的同时,那独角青兕已经完成蓄势,猛地向关横这边急冲而来,转瞬就掠出黑雾区域到了近前。

“来得好!”白似乎憋了一肚子气,成心要和对方比比膂力,便晃身迎上,“啪!”怪猿利爪瞬间攥住青兕的独角,而后爆发怪力狠狠一扳。

“咣当!”壮硕的巨兽登时被摔得四蹄朝天,白此时骑在它身上,用利爪重拳疯狂进攻。

“砰砰砰、咣咣咣!”在怪猿疯狂进攻下,青兕很快便骨断筋折,浑身都是血洞窟窿,对方那根九尺多长的独角也被硬生生掰了下来,白嘀咕道:“这玩意儿不错,正好给我做个武器。”

紧接着,它又抬头说道:“现在架也打完了,前面的黑气你来处理吧。”

“这个简单。”此言甫一出口,关横倏地跨前,挥动木剑迅疾斩落,“嗤啦!”碧绿剑气暴现光芒,径直冲向前方黑雾,不到数息,就把方圆数十丈内区域的邪气彻底清除了。

“好厉害!”

见此情景,白眼中闪烁异芒,心里暗想:“这关横的实力强横,而且现在还只是借助木甲身躯活动,这要是回到肉身,说不定真的有能耐覆灭荒域血魔全族,如此一说,他就是替我报了大仇的恩人?”

“不不,事情没确定之前,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话。”晃了晃脑袋,白的脸色又恢复了原样,不过看向关横的眼神却多了几分敬畏。

“喂,怪猿。”关横此时已经走出数丈,他扭项回头叫道:“你在发什么愣呢?还要不要跟来了?速度太慢的话,我就不等你自己先走了。”

“噢噢,来了。”有些愣神的白赶紧跟了过去,它几步追上关横,而后带着几分好奇问道:“你来到这条隧道,到底是想做什么?”

“告诉你也无所谓,本少爷是来寻宝的。”关横毫不犹豫照实说出来:“这里的尽头应该是通往一个密室,里面有超级厉害的凶兽看守宝物,我就是去找对方的。”

“哦,宝藏,那些东西对我没用。”白嘀咕了一句,关横嘴角微翘,他笑道:“那可不一定,如果藏宝中有厉害的兵器,能够施展狂横凶威,轻易灭杀像血魔族之类的强敌,你想不想来一件?”

“这个嘛……”关横的话音甫落,白便陷入了沉思,心说这倒是个不错主意,以后要是遇到血魔族那群杂碎,赤手空拳又被围攻的话,没兵器果然很吃亏。

它抬头说道:“如果我帮你对付那个厉害怪物,能否让我宝物中挑选一件武器?”

“呵呵呵,你就算不帮我,我也能给你提升实力的武器,比如这个……”说完,关横伸手轻轻一点对方手持的青兕独角,些许五行之力顿时渗透进去,紧接着,九尺长角瞬息闪耀异芒,变得晶莹剔透。

“咦,怎么会这样?”

“青兕这种凶兽的独角,本来就有吸收、释放灵气的功能,不过嘛,刚才那家伙头脑不灵活,还没使用绝招就被你撂趴下了,这要是在外面平坦地面打起来,你俩的胜负说不定会颠倒过来。”

稍微一顿,关横又继续说道:“现在此物吸收了我的五行之力,对于克制前方的邪气黑雾有奇效,如此一来,你就不用害怕被邪恶气息侵染了。”

“是吗?我来试试。”白心中暗喜,立刻手持青兕独角往前疾行,左侧的石壁上,正好有一小团试图凝聚起来的邪气,被它挥舞独角扫中之时,倏地溃散消失了。

“成功了,多谢你,关横。”闻听此言,关横笑道:“哈哈哈,刚才我说自己灭了荒域血魔,已经替你报仇,你都没说谢谢,现在因为这么一点小事,那就更不用道谢了,小意思。”

听他说这话,白有些赧然尴尬,它挠了挠头说道:“最初,我只是不相信你一个人可以灭掉血魔族,故此有些戒心,但是现在想想,你对我也不错了,最开始也没有杀我,现在又给我很方便的灵气,我白也是懂得知恩图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