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 第248章:临时更改的拍卖会(二)

第248章:临时更改的拍卖会(二)

“不识抬举!!”刚回到卧室,秦夜还没躺上床,明世隐就怒喷道:“给脸不要脸,他难道没听过第六天魔王的威名吗!身为修炼者,难道不知道织田复活代表什么!”

“骂他毫无用处。他也是骑虎难下。”秦夜懒懒地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不咸不淡地说道。

“呵呵……你还挺理解他?来来来,我们来谈谈本镜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秦夜放下了手机,眼里闪过一抹寒光:“我懂他的想法,但并不代表理解。理解也不代表放过。他失去了死后的荣华,而且成功点亮了一位未来阎罗的厌恶。我从来不是宽宏大量的人,地府发展中,要牺牲的人太多了,怜悯可以有,却不能付诸于行动。”

明世隐沉默了片刻:“我发现你正经起来画风完全不一样啊……不过,我很高兴你有这种觉悟。”

“小子,保持这份心吧,以后……你遇到不得不牺牲的时候,还多着呢……谁都去理解他,去体谅他,你就不配坐这个位置。”

就在这时,船身忽然轻轻一震。随后秦夜清晰感觉到,晃动越来越小,大约二十分钟后,彻底停止了晃动。

“这是……”他微微皱了皱眉,走到船窗处一看。

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一眼望去风平浪静。海天一色的交界线上,旭日东升,将整片海面渲染为一片金红。

根本没有船破开海浪的波涛,远处也一动不动。

船,停了。

“各位尊敬的来宾,你们好。”一个得体的声音响了起来,微笑道:“很抱歉这么早就打搅各位休息。在这里,佳德公司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做出了一个临时决定,还请各位不要在意。”

“就在刚才,在藏品室开箱最后核算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可预估的事情。所以佳德特此决定。将在后天傍晚六点,特地提前召开拍卖会。届时未到场的贵宾将不予等待。还请各位贵宾体谅。”

声音回荡在整艘船,确保进入每一个房间。

a221,华国地产巨头,华国富豪排行榜前二十。天生堂董事长卧室。

一位高大的男子轻轻转着手中戒指,微微皱眉:“提前了?而且不等待?这可不像佳德的作风啊……藏品室发生了事?慧彦大师,是……那方面的事吗?”

就在他身侧,一位穿着西服,光头却留着戒疤的中年男子,正用一根手指撑地,整个人都端坐半空中。平淡回答:“有强力至极的气息波动。有真气也有阴气,应该是藏品室发生了什么。毕竟,佳德选择开箱核算的日子傻逼都能猜得出来。”

男子轻轻点了点头,沉吟数秒,打了个响指。一位黑西服男子立刻走了过来:“古先生。”

“准备一下。最后查查资金转账情况。”男子微微翘了翘二郎腿:“曜变天目碗,我可是感兴趣得很呢……”

b111,华国酒水奢侈品集团,富豪榜排行前五十,云天坊董事长卧室。

“后天就开始了?”一位穿着华丽的夫人端着一根烟枪,幽幽吸了一口,惬意地喷出烟雾:“朱先生,去查查转账到了没有,没有再催一催。如果今天不到,让财务滚蛋。”

a172,b322,a117,b451……一个个房间里,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意外,反而……一股火药味瞬间弥漫了起来。

对于这些顶级富豪,金钱,才是他们的杀场!

哒哒哒……无数的键盘敲击声响起各个房间,为了突如其来的拍卖会,谁都在进行着最后的验证。

秦夜也不例外。

“他终于还是有那么一点逼数。”他深呼吸了一口:“现在开始后怕了吗?开始想到织田信长是哪个年代的人了吗?开始知道四百年厉鬼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了吗?”

“所以……想要尽快出手。也给自己刚才的决绝留下了最后一分余地。不得不说,人啊……就没有蠢货。”

“我们怎么办?”明世隐问道。

秦夜深深舔了舔嘴唇:“当然是……上!”

“真没想到啊……最后仍然要用这种决胜负的方法。不过……越快越好!”他站了起来,目光深深看着东方:“我已经能闻到,对马海峡散发出的腥臭味了……真是臭不可闻……这是被埋了多少年的大名?猿夜叉?”

他打开笔记本,观看自己的账户,却发现,芝兰的汇款已经到了。

时间在一个小时之前,正好是他在藏品室忙碌的时候。

整整三十亿金额……看到这个庞大的数字,就算秦夜心脏够大,也怦怦乱跳。

三十亿啊……佳德估价在十五亿左右,但……曜变天目碗这种国宝根本没底。现场敢来的富豪,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国内某个市场就得震一震的角色?三十亿……虽然有点底,却仍然忐忑不已。

同时到的,还有高友亮的留言,他要的所有建材,日用品,生产线,已经购买完毕,正存放在东海某个仓库。只等提货,而且,很会做事地预付了二十万的租金。

秦夜很满意对方的效率。

光凭这些,东海一行就所获不菲。地府腾飞的日子指日可待!

要是能带回曜变天目碗,就是完美。

“都做到了这一步,我绝不允许曜变天目碗落入其他人手中。”他轻轻关上了电脑,难得地点了一根烟,轻声道。

就在此刻,门被敲响了。

秦夜开了门,白亦山满脸歉意地站在门外。搓着手笑道:“秦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

秦夜意外地抬了抬眉,让对方进来之后,白亦山苦笑道:“秦先生,接下来的话可能有些冒犯,但请您相信,这绝非我的本意。而是褚大掌柜的意思。我……没法劝。”

“说实在的。”秦夜吐出一口青蓝色的烟雾,懒懒道:“我懂你们的处境。”

还不等白亦山舒一口气,下一句话让他满脸尴尬:“但不等于我要去理解。”

“褚大掌柜让很多人不开心,送你一句话,拍卖之后赶紧辞职,能走多远走多远。佳德……开不长了。”

白亦山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硬着头皮道:“秦先生……褚大掌柜说……希望几位贵宾不要将曜变天目碗的真相告诉其他人,否则……”

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秦夜笑了:“知道了,你出去吧。”

“秦先生!请相信我,这绝非我的意思!”

秦夜了然地挥了挥手,他还没有跌份儿到拿一个跑腿的出气的程度。

屋子里很安静。

过了数秒,秦夜才冷笑道:“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快乐的人,注定最后最不快乐的就是他自己。”

“不过算了。”

“既然有了规矩,那咱们就按规矩来。三十亿……我还不信砸不下来区区一个碗!”

……………………………………

游轮没有驶出华国海域。

它停住了,广袤无垠的大海上,初生的太阳给海面镀上一层金箔色,映衬着下方墨蓝色的海水,看起来有一种如梦似幻的美。

刷啦啦……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此刻在船帆上的数只海鸟,振翅飞起,飞向远方。

它飞得很慢,但是距离游轮越远,速度越快!十几分钟后,简直快如闪电!而就在飞行过程中,它全身的羽毛完全脱落,最后……化为一只被阴气包裹的骸骨鸟,嘶鸣着飞向远方。

大约飞了几个小时,它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海岛。

一个很奇怪的海岛。

阳光仿佛照耀不到它身上,明明已经七点过了,但是它仿佛还处在黑暗之中,一层黑沉沉的雾气萦绕其上,靠近它数百米,都感觉……无端的冰冷。

沙……海鸟穿破黑雾,直接飞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海峡,而此刻……停满了船。

铁甲船。

这种在上世纪18xx年横行一时的舰队,也是甲午海战时日方的主力舰队,此刻,一共两艘,正静静停在这里。

没有一个人,却点亮了无数灯火,仿佛静卧黑雾之中的幽灵船。

海鸟终于落了下来。直接飞入船内,熟悉地穿过一个个走廊房间,肉眼可见,这里面停满了一具具铠甲,还有足轻的衣服,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在它即将到达最尽头的房间时,门无风自开。它飞了进去,停到一只包裹着白色铠甲的手上。

“是吗……”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数秒后,才平静道:“提前了吗?也不来对马海峡了?这中间有什么变数?你不知道?那……要你有什么用?”

咔擦!

铠甲手狠狠一握,骸骨鸟惨叫着化为阴气飘散。

男人站了起来,从他站立的地方放眼望去,在他的眼中,整艘船上,是根本看不到头的足轻,弓兵,还有赤红铠甲的骑兵!

苍茫无尽,头顶飞舞着上千只巨大的纸折飞机。围绕着这只大军的,是数不尽的阴气,浓黑如墨,沸腾如潮。

晨风吹拂,却吹不散这一片宛如实质的黑暗。黑暗之中,龙造寺家的太阳旗,黑田家的黑日旗,岛津十字纹,六角凤凰纹,真田六文钱……几乎所有日本战国时期的大名旗帜,全都汇聚于此!

“既然他们不来……那,就逼着他们过来吧。”大凯下亮起两点红芒:“这么大的排场,所有大名汇聚,怎么能少了他第六天魔王?”

“八幡海贼,让你麾下的河童军立刻出动。我猿夜叉等了他快四百年,自刎之恨……杀子之恨……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啊……”

“是。”黑暗中,一个鬼魅一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铁甲船周围的海面,诡异地波动起来,无数漆黑色的身影,从船底下游荡开去,仿佛一群群让人胆寒的食人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