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 第496章:第八天(二)

第496章:第八天(二)

他不知道,不代表阿尔萨斯不知道。

阿尔萨斯不知道,不代表谛听不知道。

离开打围,刚走出去,武文庆就立刻冲了上来,忐忑道:“领导,您没事吧?”

“没事。”秦夜摇了摇头:“这里面的东西非常古怪,通知上级。”

“领导,具体是什么东西?”忽然,一个年轻的声音插了进来,秦夜抬头看了看,一位长相普通的青年立刻捂住了嘴,缩到人群后方。

武文庆狠狠瞪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新入职的小牛,不懂规矩,您别见怪……行,那我马上通知上级。武阳市要做什么准备?”

秦夜纠结无比。

准备?准备什么?

自己的分内之事,偏偏下面的东西又和自己息息相关,自己倒是怎么准备?

“按规定来。”数秒后,他才笼统说道:“最近我会在附近观察,亲自镇守这里。等待上级团队到来。”

“是!”

秦夜和武文庆都离开了,瞻仰判官尊荣的调查员也议论纷纷地值守岗位。他们没有发觉,之前长相普通的青年吊在了最后,他仿佛天生有保护色,人群很难注意到他。

他从另一侧离开了工地,而拐过一个弯,一辆漆黑的红旗轿车,正在那里等着他。

他熟悉的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方,恭敬地鞠躬:“副处长。”

坐在他身旁的,正是周先龙!

“怎么样?”周先龙闭着眼睛,手中捧着一只黑色保温杯,里面茶香缭缭。

“有没有问题,要等监控图像出来才知道。”小牛沉声回答:“钢筋下面,有二十多个无反光监视器,所有打围的防护圈上,还有三十二个摄像头。现在不好说,不过……你没觉得他进出之后,对话有些不一样?”

“我听着你们的对话。”周先龙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那里挂着一只蓝牙耳机。淡淡道:“我没听出来什么不对。但是,我更相信身为信天翁精锐的你的判断。”

小牛犹豫了一下:“可以这么比喻……如果您玩过狼人杀的话。”

周先龙无声点了点头。

小牛这才继续说道:“一狼悍跳,假寐于……不,通篇都在盘逻辑,讲道理,大家认为他是好人。然后第二轮发言,他开始出现硬点,比如强拉逻辑打人等等,这时候,我们就叫他逻辑崩了。铁狼无疑。”

周先龙没开口。

小牛微笑道:“比如,这件事,他既然已经说了非常古怪,表示事态严重。按照调查处的尿性,必定防范于未然,而且,他已经说了,他要亲自坐镇,显然,这里的东西他觉得是判官等级的。容我多问一句,周副处长,遇到这种情况,您怎么解决?”

刚说完,他又补了一句:“不,是除他之外,99%的判官大人,是怎么解决的?”

周先龙丝毫没有停顿:“远程询问,然后马上着手。特别调查处有先斩后奏的权利,而且……灵异这种东西,越拖越恐怖,这是常识。”

小牛深以为然:“是的,但是……他呢?”

周先龙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眼中的神色很复杂,因为,他也品出了不对。

任何怀疑,都是从一点一滴开始,最后形成汹涌的海啸。

小牛继续说了下去:“他没有,他说的话都没有问题。但是和立场对比就有问题,他选择等上级来再动手,我认为,这是在拖。”

他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打围:“他恐怕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想解决,又不敢解决,然而身在其职,不这么做,又会被看出破绽,所以,选择了拖。他的应对没问题,只是反应有些问题。当然……这都是我的一家之言。”

周先龙没回答,只是沉默。数秒后,从旁边拿起一个资料夹递了过去:“昨晚,‘后土三号’机器人深入之后,拍摄的图像。”

“摄像头经过鲁班组的特殊设置,可以拍摄不明显的灵异照片。你看到的就是。”

小牛接了过来,然而,只看了五秒,哪怕是他,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秦夜的雕像很清晰。

下方……是一栋朦胧的高大建筑。

根本看不清有多大,多高。而这尊雕像,正位于建筑的最高处!

啪!他合上了资料,长长舒了一口气:“副处长,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说万一有一点点可能,这两人……真的是同一人呢?“

“那又如何?”周先龙肯定地说道:“阴阳逆乱的十年,阴间干什么去了?阳间有他们的帮助最好,没有,也照样过。”

“他是谁,对局势的影响,不是我们考虑的,是国家智囊团的事情。但是,调查清楚他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这才是特别调查处的任务!也正因为石板上他的官职是阎罗,这件事情才是我亲自接手!”

“我们要的只是结果,而你难道不知道……即便他真的是传说中的阴差,隐藏身份在阳间,甚至还进入了对抗灵异的最高中枢,这个信号……有多么危险?有多少不测?谁敢冒这种风险?”

一口气说完,他舒了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查。”

“继续查,查到一切水落石出为止!退一万步,哪怕最后他真的是阎罗,结果也不需要你们负担!”

………………………………………………

特别调查处忙起来了,武文庆连续拿来了多份必须秦夜亲笔签字的文件,还有行动方案,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会,下班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八点。

判官已经辟谷,正好他没什么食欲,立刻转动阎罗印,直奔谛听所在。

飞到谛听上方的时候,二话不说,糖衣炮弹轰炸。三大袋子的木天蓼纷纷扬扬倒了下去,然而,一声冷哼从下方传来:“什么鬼东西?”

咦?

秦夜飘了下来,眨巴着眼睛看向谛听:“你被夺舍了?”

“谁能夺舍我?”谛听冷哼了一声,转过巨大的身子,不理秦夜。

也是……秦夜锲而不舍地转到正面,双手抱着谛听的大脑袋,表示父爱如山:“更年期?”

“你找死?!”

秦夜一退三丈远,不是我的叛逆期太短,就是你的更年期太长……无声叹了口气,神色凝重了起来,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皱眉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对我有什么影响?”

谛听没有回答。仿佛在组织语言。

秦夜静静地等着,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终于,在听到一声香甜的呼噜声后,他忍不住对着谛听屁股就是一脚!

“啊……噢?对了……是这样……”谛听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讽刺笑道:“你还知道问问题啊……”

“我还以为你就是挂名阎罗王,实际上不管阴间的事了呢。”

秦夜心虚地退了一步:“说什么呢……我现在不是每天非常努力地工作么……”

“崔珏阴阳互通论。”话音未落,就被谛听打断了。

“啥?这是啥?”秦夜愣了数秒,终于从记忆的角落找出了这个答案,已经布满灰尘,他竟然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内容……反正貌似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你到底什么意思?”

谛听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咔咔作响,巨大的双眼直视秦夜,秦夜甚至能看清其中倒影的自己。

“你……真的记不清了?”

秦夜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呵……”谛听仿佛笑了笑:“那你走吧,那东西对你没有任何危害。”

“你确定?”秦夜不死心地问道:“有没有方法让它直接消失掉?”

没有回答。

啧……这种始乱终弃的感觉……秦夜叹了口气,飞向阴司。

就在他离开的刹那,谛听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秦阎王,我最后问你一次。在正位判官之后,我曾对你说过,无论是你,还是地府,都会带来极大的变化,崔珏阴阳互通论,当时我是作为几大铁律之一来说的。你确实记不得了?”

秦夜心虚地干咳了一声,确实是说过,然而……当时自己已经嫌谛听教的太多,又和自己没有切身关系。自己都不上心的事,怎么可能还记得起来?

“真的没仔细去记,下次我一定牢记。”

“你的心就没放在阴司!”话音未落,谛听一声冷笑:“去吧,自己的果,就自己尝吧……”

就在秦夜离开后,它吐出一个小布袋,解开绳子,里面赫然跳出一只拳头大的谛听。

“大人……您也没有告诉他?”谛听刚跳出来,就紧张地看着上方说道。

巨大的谛听陡然冒出无数阴气,阴气盘旋中,汇聚成一个年轻男子的外形。但无论怎么看,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晰。

“命运只有我能停止。”他叹了口气,看向虚空:“我给了他最后的机会。”

“可惜……他连这个答案都想不起来。”

男子缓缓走在忘魂香花海之中,伸手一招,无数花瓣飞舞,随着他的手幻化为各种画面:“在人间呆的久了,就会染上凡人的习气。想要在两个世界混的好,除非商人,但他……是阎王。三界之一的主宰者。我的接任者。”

“是。”谛听抖了抖身躯,再次涨大,恭敬道:“大人,那下面到底是什么?我只能看到他的雕塑,事关阎王,我也看的不清楚。”

男子微笑道:“你忘了?中元节就快到了。这可是百年之后的第一个中元节,意义何其重要?恰逢地府完全运转,阎王正位。按照崔珏的阴阳互通论,你觉得……会出现什么呢?”

谛听金色的瞳孔陡然竖了起来:“您是说……那下面是……”

男子平静地打断了它,继续说了下去:“看吧……一个故事,在最初,是出现人物最多的时候,当他们发展,交错之后,就会坚定如一地按照一个方向前进……我有预感,命运书写的大戏,所有角色都已经登台了……”

“而我,也会在这里,一直到落幕为止。毕竟,这也是我的继任者真正蜕变的时机。”

“我也很好奇啊……到底给他安排了什么样的命运?能让他短短一天内,扭转过自己的心态。”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