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 第521章:责任(五)

第521章:责任(五)

该死……该死!

杀意和不甘在心中交炽,汇聚成愤怒的长河。因为自己的疏忽,因为心态没有转变,他根本没有想到崔珏阴阳互通论,带来的鬼门关开。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恰逢鸦天狗黑夜叉不知为何来到了武阳。将这一夜……化作一片残骸。

本该进入的百万阴灵,如今起码还有数十万在门外。而他已经追到了黑夜叉,却因为天色已明,属于活人的时间来到,不得不现在赶回去,关闭鬼门关。

连锁反应……多米诺骨牌。阳间唯一做到的……竟然只是救了李贞淑?

他不甘心!

黑夜叉就在自己面前!一个鸦天狗怎能发泄中元节的怒火?他死死咬着嘴唇环顾全场,看有谁能协助他,在二十分钟内斩杀这个怪物。

然而,目光所及,只有周先龙莫长浩两位判官,其他拘魂上来就是送死。

难道真的要放走他?

他的目光继续看了过去,无面女明明没有眼睛,头随着他的目光转动。而就在此刻,他的目光忽然一顿,嘴唇微微张开,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地方。

就在那里……李贞淑胸口满是鲜血,靠在一株断裂的大树旁,仿佛对他艰难地抬起手,好像想说什么。

她的目光微微有些涣散,嘴唇轻动,吐出的不是语言,却是一缕缕的鲜血。

怎么……会这样?

这一瞬间,秦夜简直感觉不敢相信。

今夜的阳间,自己……连这一点都没有做到?

是了……之前的知更鸟暴雨,现场……谁都忘记了,还有个李贞淑。

他脚步动了动,然而,还不等他动,李贞淑的影子忽然站了起来。

而且……幻化为瞳中女子的身影。

这一瞬间,秦夜只感觉脑海有些空白。情不自禁地转头看了一眼。

那只巨大的眼睛随着太阳初升,已经化为阴气飘散,然而,瞳孔中却再无倒影!

“你敢!!”所有情感在这一瞬间爆发,不甘,愤怒,后悔……他一声怒喝,如同闪电一样冲了上去,然而,还是慢了一分。

“离开这里!!”下一秒,她已经抓住了对方的脖子,顿时,李贞淑口中血流如注。

她伸出的手垂了下去,瞳孔已经开始发散。

秦夜没有回答,只是咬着牙,死死看着眼前的一切。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

自己不够努力?

自己还差什么?

自己一届阎罗……答应的承诺,第一次鬼门关开……全都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毁于一旦。阴间是完美的,但……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考虑到,阴阳……本为一体?

喉咙中,有什么东西堵在喉结,硌得发痛。他抬起头,手颤抖地握住镰刀,眼望着天穹,一时没有开口。

不是因为李贞淑而悲伤,两人的感情还远远不到这一步,而是……太多的情绪,从今夜十二点就开始酝酿,到了这里,经过整夜的发酵,终于点燃,准备爆发。

李贞淑,就是那点小小的火星。

“离开!!!”无面女几乎是在嘶吼了,全身衣袂在阴风笼罩中轰然飞扬,四面八方地面都在龟裂。对比于秦夜一瞬间的失神,于她这里,是无比的焦急。

神降……还剩下最后两分钟!

咔擦!她捏住李贞淑脖子的手再用力了一分,顿时,李贞淑绝美的面容上,只剩下带着血腥的惨笑。

秦夜低下了头。

他有了选择。

他……要离开。

身为阎王,这是他必须做的。他……必须放弃李贞淑。

“对不起。”他闭上眼睛,喉结狠狠动了动:“我没做到。”

声音不小,然而刚说完,他就猛然抬起头来,愕然看着特别调查处众人。

而其中几个人,同样直勾勾地看着他。

周先龙微微摇着头,嘴唇张开,仿佛不敢相信,又带着一种果然如此的神色。旁边的信天翁喟然长叹,手都在发抖。

林翰和苏锋满脸震撼,也是轻摇着头,张大了嘴,朝后面退了好几步,不敢相信地看着秦夜,仿佛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这一幕,仿佛定格。

秦夜也想说什么,但他忽然感觉,语言是苍白的。

自己……终于开口了。

就在这一片死寂中,忽然,砰的一声枪响,时间仿佛变缓,秦夜呆了呆,随后……愕然转过头去。

眼中的一切都被刻在心里,他看到了歪斜的树木,看到了四面八方的残骸,最后……看到了李贞淑手中的枪。

枪口正对胸口,血肉模糊。

而她的脸上,带着解脱的微笑。仿佛用尽全力。

“救我……是……情分……”她艰难地开口道:“不救……是本分……”

“可惜啊……我……还以为……咳咳……我……可以……活下去,不过……起码……我……死的有尊严……”

“这一世……我……过的……很……开……”

心字没有说完,她垂下了头。

死寂。

所有人都呆滞了,一秒之后,无面女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五指猛然插入李贞淑的头颅:“げす野郎!!!!”

“你怎么敢死!!你怎么敢死!!!”

轰!!过度的震怒,让她衣袂轰然飞扬,阴气如潮扫荡全场。

李贞淑死了……黑夜叉必死无疑!

鬼物中的天照,月读……素盏鸣尊的双生子……她之下日本冥府地位最高的两位厉鬼,命归华国!

她简直无法接受!

“不……不!!!”她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脸,没入肉中,痛彻心扉地尖叫起来。另一只手用力一捏,想将李贞淑的尸体捏为一团血肉。

“你敢!!”然而,话音未落,一把带着火焰的长枪猛然刺来,音爆声不绝于耳,直接刺入她的胸口。

秦夜心中的情绪无比复杂,已经突破一个临界点。他几乎是怒吼着咆哮出声。

无面女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狰狞地笑了起来:“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全都吐出来。”

“让我看看你真实的面容……我会永远记得你!”

轰!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一个漆黑的梵文印入了秦夜胸口,紧接着,她仿佛成为一个漆黑的太阳,全身阴气完全爆发,没入晨曦之中,十秒之后,黑夜叉的身形出现在阴气中心,颓然倒地。砸起漫天沙尘。

秦夜看都没有看她,而是冲了过去,一把抱起李贞淑。

脸色苍白,青丝飞扬,还是那么美,却没有半点生息。

“醒醒啊……”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对方的脸:“我来了……你不是给我祈求过两次吗?”

没有任何回应。

秦夜深深垂下了头,无数的后悔如同老鼠一样啃食着他的心。

并非痛苦于李贞淑的死,只是,她的死……点燃了太多东西。

如果……自己能再用心一点……

如果……自己能像阿尔萨斯提醒的那样,彻底抛弃阳间……

如果……当时谛听授课的时候,自己能多想一些……

可是,自己已经在做了啊!

自己今夜……特别调查处根本没有去啊!

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后悔药。

拿起了什么,就得放下什么,天道从来公平,没有人能脚踏两条船,那样……会翻船。

他无比想回到阿尔萨斯曾严正劝告他的那一天,将一切推到重来,让这次中元节变得完美。

“我懂了……”就在他怀中,李贞淑的身体,化为无数阴气蝴蝶,缓缓飘散。

他伸出手,仿佛要抓住一只,却只是让指尖透过蝴蝶,眼睁睁看着它们飞远。

“是我错了。”

“枉我还自称活在阳间百年,却连最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悟透……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也是知道的啊……但总妄想着一把抓……我不应该这么天真才对……人哪……总有些时候,连自己都看不清楚……”

就在此刻,他胸口忽然绽放出一片漆黑的光芒,紧接着……全身阴气,竟然如潮褪去。

无面女留下的梵文开始发挥作用。就连修罗道主的力量,都开始慢慢消失,他又回到判官阶位。

速度不快,他却看到了自己人类的手,以及……阴气掩盖下,穿着迷彩的手肘。

他却并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

也在同时,他身后忽然响起一片疾风。

判官级别……在现在府君附体的他的眼中,不值一提,然而,他没有躲。

他忽然想了起来,阎罗印曾经模糊映照出这一幕。

原来……是应验在这里吗……

随着他复杂的笑容,莫长浩的手已经摁在了他的背上,一张符纸贴了上去。古老而泛黄,勾勒着朱红的印记。

刷拉拉……秦夜的全身仿佛褪去染料,不过短短十几秒,他看着自己手的凡人形态,已经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不可能的……”林翰感觉喉咙干涸,他愣愣地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给自己娶了个莫名其妙绰号的少年,那个和自己比试过的少年,那个曾被自己看做天才的少年……如今,完整地出现在阴气中。

他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为什么对方进境如此之快。

为什么对方对阴灵如此了解。

种种不能解释的事情,一瞬间全都能解释的通。

但是……他的心如同刀割一样痛。

这是背叛……是欺骗!

不管是不是善意,而是……整个特别调查处,从一开始!就被他当做傻子来耍!

那……和自己的友情呢?

那张脸下,有几分真诚?

“秦导师。”一片死寂中,周先龙最先站了出来,长叹一声:“又见面了。”

秦夜目光终于从手上移开,声音非常平静,不……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落寞。他没有看向众人,而是看向太阳即将升起的山头,沙哑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黎季希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