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 第522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第522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秦夜点了点头,是啊……当初王成浩的死,他就觉得有问题,原来,那时候就是政府方面的试探么?

“所以……你一直是判官?”周先龙仍然不敢,也不想相信,沉声问道。

林翰和苏锋的目光死死看着秦夜,仿佛有千言万语,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秦夜惜字如金,他没太多心情说话。人总有那么一点时候,好似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懂了很多,想通很多。他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周先龙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不如和我们一起去特别调查处总部喝杯茶?”

“没空。”秦夜幽幽叹了口气,收拾好心情,幽幽看着他们道:“既然知道,又何必说破?”

何必揪着不放?

周先龙摇头:“并不是每件事都只能用对错来衡量。”

“你的存在,有太多的变数。你可能会为阳间带来解决灵异爆发的希望。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过。”

“我们更不能因为你没有做出错事而放任不理。杀人犯在杀人之前,也很可能是好丈夫,好儿子。阳间已经经不起波折,你是谁,是什么,这是政府一定要搞清楚的问题。所有政府,都不可能容忍变数的存在。”

“谁都有自己的责任。谁都有自己的立场。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否则……不过是尸位素餐而已。我们必须这么做。”

秦夜无比感慨地叹了一声,是啊……在其位,谋其政,谁都有自己的责任。为了自己的责任,周先龙抛弃了师生情,林翰和苏锋到现在也没开口。

国家国家,先有国再有家。而他……则是将小我放到了大我之前。

真想不到……这种时候还被周先龙上了一课……

“没空。”他平静地仿佛没有感情,也更不想对阳间说自己的身份。毕竟……合适的牌要合适的时候打,才有最好的收益。

已经和阳间谈好两年后交涉,到时候手握数省阴司,远比鬼门关都没有做好的现在摊牌更适合。

“哎……”周先龙也叹了口气:“那……得罪了。”

秦夜看着自己的手,修长,没什么伤痕,轻轻感受着手心的温度,沉声开口:“你们确定要和我动手?”

“主任……”林翰颤声开口,刚说话,莫长浩就冷冷道:“林导师,你要记住,你首先是特别调查处的调查员。第一修大的导师。”

林翰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

周先龙直视秦夜的眼睛:“我说过,在其位,谋其政。”

“当你看过一份份卷宗,知道多少家庭夜不能寐,知道多少儿童只有在父母怀里才能安睡。你也会明白这个职位的分量。”

秦夜没有开口,直视无声地看着手中掌纹,仿佛看到了过去一幕幕画面。

是啊……自己早知道的,阳间并不信任阴间。

阴阳目标一致,但……同心戮力的前提,是“同心。”

对一个百年没有出现的阴司政权,怎么可能瞬间同心?

当他官升无常的时候,就听过周先龙在破庙外说过,对比阴司,阳间更信自己。那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百年来一直努力,勉强维系,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谁能想到,当初欢送自己的人,现在拿着武器站在自己面前?

“真是讽刺……”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人生,就像水,而人,就像鱼,四周湍急的水流不知道会将人带到哪里。或许一起游出来的鱼,有的进入了大江,有的进入了大湖。

一起出发,不代表一起踏上归途。

他能感觉到,这一瞬间,属于自己的阳间,已经渐行渐远。

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早就预备着今天,没想到啊……来得比自己预计的还快……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莫长浩动了。

秦夜已经因为无面女的符箓跌下府君境界,还有张道主桃树的叶子,他们有充足的信心动手。

莫长浩身形如电,一掌挥出,掌心竟然泛出丝丝金光。就在即将碰到秦夜的刹那,秦夜抬起手,和对方对了一掌。

轰!尘土飞扬,莫长浩的身形直接倒退十几米,愕然看着他,随后猛然回头:“你们还在等什么?!”

话音未落,数位信天翁冲了过来,手中锁链悬挂着铃铛,发出让人眩晕的铃声。随着他们手指轻弹,所有锁链飞射而出,没入各方地底,刹那间,将这里形成一片锁链的囚牢。

“动手!”周先龙一声低喝,七窍中电芒密布,如雷神降世一般冲了过来。

秦夜不想动手。

现在他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心情。

接任阎王至此,他终于觉得……有些累了。

这种疲累,是看到未来目标之后的重振旗鼓。他有些明悟,自己应该走什么样的路。

不过,他也并不准备去久仰的燕京总部看一看。

就在周先龙话音刚落的时候,所有调查员全都行动了起来。莫长浩沉声道:“小心!这可是正牌判官!绝不是你们能应付的!”

“所有人不要离开太远,相互呼应!按照天罡破煞阵所有方位来……你在做什么!!”

话音未落,莫长浩一声怒喝,秦夜冷眼看过去。却发现……林翰没动。

苏锋也没动。

“你们……混账!!”周先龙咬牙骂道,然而现在根本不是多说的时候,刚才厉鬼对厉鬼的那一幕还停留在脑海中,他相当清楚,决不能掉以轻心。

“72号,36号!你们负责他们的区域!快!”

刷拉拉!数件阴气直指秦夜后心,瞬间穿过,然而,原地只剩下一片阴气,同时,空中,传来一声轻叹。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林翰终于抬起了头,眼中无比复杂,他竟然从这一声轻叹中,听到了太多的东西。

是放弃,放弃该放弃的。

是明悟,明悟自己该走的路。

同时,也是预示着,和他们再无瓜葛,下次见面,就是阴司和阳间的谈判。

不……我不想这样……

他嘴唇颤抖地往前无意识走了几步,第一修大这一年,一幕幕画面再次出现眼中。对比现在严阵以待的各位调查员,看着现场布满地面的天罡破煞阵,他明白自己应该出手,但是……手却好似万斤重,根本抬不起来。

就在此刻,数位信天翁忽然发出一声闷哼,暴退十几米!身体上出现道道伤痕,丝丝缕缕的阴气从中泛出。

“他要走!”莫长浩喊道:“所有能动的阴差,堵住出口!这是命令!!”

“看看你们肩膀上的肩章!想想你们为什么加入特别调查处!别愧对自己的职位!!”

命令……

这两个字如同闪电划破长空,林翰浑身一震,和苏锋一起,几乎本能地冲向最近的出口。

随便堵住一个……就行了吧……

然而,就在他们刚站到这一门出口的时候,面前无数阴风凝聚。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阴风中少年的身影,嘴唇发干,最终化为一抹苦笑。

果然……命运从不会放过谁。

秦夜也愣了,他没想到随便挑了个最近的出口,却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

“动手!!”周先龙威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林翰和苏锋浑身一震,真气毫不犹豫地运转手臂,手心一张符箓疯狂旋转,散发出古朴森严的气息。

所谓阵法,是由阵眼和阵桩组成,他们就是阵桩,阵眼在周先龙身上。如果所有阵桩启动,这里就会成为一个封闭空间,除非击破阵眼,根本无法出去。

刷拉拉……符箓上银光乍现,翻涌如龙,半秒的沉默后,秦夜猛然抬起手,带着道道阴气抓向林翰。

对方下意识地一抬手,符箓挡在前方,如同树根一样,密密麻麻的龟甲文蔓延四周,即将和其他符箓连接到一起。

啪……时隔一年,两人再度交手,相隔不足一米,对方的神色是如此清晰。

秦夜很平静,就这么波澜不兴地看着对方。一如一年前,他们刚见面的时候。

他没想过,林翰会对他出手。但现在,却感觉毫不意外。

他理解的,是啊……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只是……心为什么这么难受呢?

活的太久,才明白感情的珍贵,无论是爱情,或者友情。他小心翼翼培养的友情,如今……也不需要自己了吗……

果然啊……人间不值得。

不值得留恋,不值得投入太多……毕竟,能理解自己的,只有同样吃过太岁的人。

哀莫大于心死,但很少有人能体会到,死心之后继续捅上一刀,换来的是平静。

林翰死死咬着牙,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他本来就是一个外向的人,这一刻,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人高马大的汉子眼圈竟然有些微微发红。就在此刻,他手中符箓上的银光猛然淡了下去。

就像机器失去了动能,那些即将和其他符箓勾勒在一起的龟甲文迅速暗淡,最后逆流回符箓之中。

画面仿佛定格,半秒后,秦夜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平静开口:“你还是对我动手了。”

“不过,谢谢。”

话音未落,无数阴风陡然穿过林翰的身体。就在秦夜即将离开的时候,他猛然抬起头来,眼眶发红地吼道:“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瞒着我们!”

“我们……不是朋友吗?”

“林导师!你在做什么!!”周先龙和莫长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破空之声随之响起。

身后的阴风仿佛顿了顿,秦夜的声音古井无波地响起:“谁都有自己的立场,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那……永别了。”

刷……秦夜的阴气彻底消失在这片天地。

永别了……再见都不是……林翰脱力地靠在树上,看着自己仍然握拳的手,喉结抖动得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然而立刻,他就被一只手抓着,死死抵在了树上。周先龙恨铁不成钢的脸出现在他面前:“林翰……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追查了这么久,你……让所有人的心血都白费!你就是这样对你的职务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