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阎罗 > 第716章:来龙去脉(一)

第716章:来龙去脉(一)

这是一间古式大厅。

位于一排同样的房间中央,清一水的琉璃屋顶,雕花镂空门窗。看起来很新。但有所研究的就知道,这里全都是清代古物。

这一排房屋之外,三步一亭,五步一岗,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卫兵。偶尔有不少穿着笔挺西服或者中山装的男女进进出出,全都寂静无声。给这片人流不息的建筑群增加了一份肃然。

“所以,他的答案是,半年后?”大厅之中,竟然是一间办公室。一位满头白发的清瘦老者坐在桌子后,看着对面坐在椅子上的雷钧,缓缓问道。

刚说完,就是一阵咳嗽,身旁的公务员立刻熟悉地打开一个白色塑料瓶,上面什么标记都没有。刚倒出一枚黄色药丸,老者就摆了摆手,直视着雷钧。

“是。”雷钧刚才也站了起来,现在重新坐了下去,他的坐姿非常标准,真正的站如松,坐如钟。哪怕他是阳间三大最高战力,在这位老者面前,也毕恭毕敬。

为华国发展操劳的人,无论是谁,都值得尊敬。

就是他们,让华国重新站了起来,挺起脊梁骨,屹立世界民族之巅。

老者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一股清香飘了起来,他轻轻抿了一口:“具体。”

“半年到一年内,阴司将会和我们进行阴阳大谈判。当时在大马群山他并没有多说。我也认为,现在只能摸清对方的意向。对对方的真正诉求,只能在谈判桌上才能看到。”

老者放下了茶杯,干瘦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你觉得呢?”

雷钧斟酌了一下:“根据历代护国神卫的记载,阴司和阳间是共存的,甚至,阳间是阴司的基石。我觉得……出事的可能性不大。这也是我后来才想通的,毕竟,如果真要出事,三大战力一定排在地府清扫的第一序列。然而……我现在还活着。”

“您已经看过当时的视频了。那位……传说是赵云的鬼王,出手之下,我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甚至崇古县就在张家口,到燕京对于他也不过十几分钟。而燕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认为……”

他顿了顿,沉声道:“可信。”

老者点了点头,沉吟开口:“确实,以你们的判断,如果阴司真要对阳间有任何不利,现在恐怕领导班子都要换人了。对方没有多说,但是是以最直白的行动证明了他的话:阴阳本为一家。”

“你先走吧,我再考虑一下,具体流程会交给特别调查处实施。为了安全起见,首长们并不会出面。但会全程关注。”

他深呼吸了一口,看向窗外:“毕竟……这是可以影响未来的谈判……”

华国十年灵灾,本来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打硬仗,全民公布的心理准备。然而就在那时候,秦夜横空出世,现在竟然有几个省灵灾近乎退化为绿色!

十年来最好的兆头……他闭上眼睛,感觉心跳有些加快。

十年来付出了太多……gdp……人口……科技……华国从当初只差一步重回巅峰,到现在gdp还是美国的五分之三。一旦能结束这场灵灾……他敢保证,十年来堆积的恐慌,担忧,将被一扫而空!华国阳间将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

“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许久,他才睁开眼,痴迷地看着这片天空。

或许日后的历史上,根本不会记录这一段。

或许只言片语都不会流传出去。

或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有哪些人,有哪些部门,下至军人警察,上至国家部门,都有谁为了这次灵灾殚精竭虑。但是,他不在乎。

一切,都是为了民族的复兴。

………………………………………

一间装修精致的包厢中,秦夜坐立不安地转着筷子。谛听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嗯……看的还是抖音,当然是宠物主播……

包厢装修地很好,古华式装修,头顶是明黄的宫灯,周围也是仙鹤灯台。大圆桌,太师椅,四周悬挂着名画拓本,角落的异形格上摆着仿古瓷器,几朵梅花从里面探出头来,给整个房间增添了一丝活力。

“赵大哥怎么还不来啊?”秦夜丢下筷子,叹了口气:“难道他更喜欢吃日料?哎……”

他用筷子敲了敲手机:“跟你说话呢。你说我订在这里,会不会让赵大哥觉得不满意?会不会疏远我们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不,我很满意。”话音未落,门被推开,一身迷彩服,穿着军靴的赵云走了进来。

不得不说……衣服好不好看,是看人的……

有的人就能把迷彩服穿成大学生军训,而有的人……穿着就和长身上一样,无比贴合,随时随地散发着荷尔蒙……

狗蛋嫉妒地要死……

这腰,这大长腿,这肌肉……朕穿迷彩服的时候怎么没这感觉?这衣服认人?!

“赵大哥。”秦.柠檬精.夜站了起来,一步走了过去,狗腿地拉住对方的手,笑的谄媚:“你终于来了……来,坐坐坐……”

然后手就被尴尬地推开了,赵云离开了三步,坐到首位左侧:“阎王,您……太热情了……”

热情得好像别有居心的样子……

“哪有,我就觉得你特别亲切,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仙逝多年的哥哥,忍不住想多亲近一下……”

谛听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德国骨科?”

赵云不动声色坐到了秦夜对面。

秦夜狠狠瞪了谛听一眼,这条狗不能要了!

就在气氛迷之尴尬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一位男服务员走了进来:“先生,可以上菜了吗?”

随着秦夜点头,菜一样一样地上了上来。修为到了谛听和赵云这一步,已经能品尝阳间美食,气氛终于回到了正轨。

“阎王。”赵云率先倒了一杯酒,双手举起:“末将并非不来见驾,当时地府初成,我也有所感应,但那时已经和成吉思汗的灵魂纠缠不清,所以……”

“没关系。”秦夜和赵云碰了一杯:“说起来,因为没有你们这些元老保驾护航,地府初成的时候,本官也只能拿着命去拼。几次出生入死,险些没死在对马海峡……”

“这是臣护驾无方。”

秦夜眼珠转了转,长叹一声:“没什么,不要紧,身为阎王,生是酆都人,死是阴司鬼。本官没什么好抱怨,可惜,本官力有不逮,数次刀锋上跳舞,也没有将地府完全撑起来。说白了,还是没有个主心骨,那时候啊……本官也只有无常,甚至拘魂,走到哪里都有厉鬼压我一头……”

赵云羞愧地低下头,一饮而尽,再倒了一杯,举过头顶:“属下无能,连累阎王。从今以后……”

“本官说了不关你的事!”秦夜声音严肃:“以前的事,就过去了,本来应该有的护驾没有就没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你不在,本官照样可以撑起地府!不过还好,幸亏你回来了……”

赵云深深点头,再次一饮而尽:“日后但凡有所吩咐,在所不辞!”

谛听冷冷看着狗蛋的演技。时不时抿一口酒,压抑住心中想喷到对方脸上的想法。

欺负老实人?

人家刘备好歹还摔了个阿斗!你特么直接开始卖惨了?!小伙子历史学的不错啊?

“有赵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秦夜貌似感慨地抿了口酒,笑颜如花:“来,吃菜,吃菜。其实说什么在所不辞呢?本官的事情如果需要你出手,那才是阎王的无能。不用在意我的……我哪怕死,也要立下下一任阎王!其他四常的死神还吓唬不了我,府君面对阎罗大不了一死而已……”

“大人,地府谁都可以死,您不行!”

谛听双眼望天,尾巴在桌面上啪啪打得响。这尼玛就差说:你最好天天在我身边,睡也要睡一起!

不要碧莲!

习惯真可怕……自己居然不想一巴掌拍死他了……

“好了!”秦夜卖惨十分钟后,谛听终于不耐烦地一甩尾巴:“老赵,你到底怎么回事!这几天你去干嘛了?赶紧说一说。我总感觉二代背着我干了什么坏事……不!他当着我干的更多!”

谛.名不副实守门犬.听。

赵云收敛了神色,严肃了起来。手一挥之下,封闭了门内门外所有声音。虚空一抓,一个鬼火球出现在手中。

“这是……封魂球?”秦夜也凝重起来,仔细看去。火球之中,竟然汇聚了九鼎!以及十几道沉睡的阴灵!

“蒙古皇帝和九鼎……他们已经被你一击湮灭,竟然能从时间逆流中把他们重新拉出来?”谛听差点叫了起来:“阎罗之上……已经涉及了时间空间的概念了?!对了……是,是这样……二代就是这样不讲道理……”

赵云轻轻把玩着封魂球,眯着眼睛说道:“九鼎上,刻着军荼利明王军阵,只要在军阵中,军阵所联系的能量源没有覆灭,就可以达到不死不灭的程度。是最顶级的军阵之一。而蒙元各位大帝……他们的灵魂有太多用法。”

秦夜目光微动,有了这个军阵,日后统一全国,几乎不需要担心阴兵死伤!毕竟……华国境内,能一口气耗干能量源的势力还没有!

至于能量源?

好办。

别忘了,蓬丘下方,还有个巨大的阴灵石矿!

快了……

他舔了舔嘴唇,压住心中激动,靠在了椅子上。

现在,目标已经可以直指全国。不过,在如此大的用兵之前,还有两件事要做。

海运,阴阳大谈判!

一旦谈妥……属于承薪的时代,就将到来!

“赵将军。”他晃着酒杯,若有所思地开口:“那么当初……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铁木真的阴灵怎么能侵蚀到你?这不可能……他们又是怎么把你引到大马群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