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五章 典当!

第五章 典当!

“二两纹银!”

当铺,柜台高约半丈,儒雅老头微微眯眼,左手捻捏稀松的胡子,右手把玩半块残破暖玉,报出底价!

招寶阁,总共有三层,一层比一层奢华,顶楼只有身份无比尊贵的大人物,才有资格进入,而一层的总鉴定师,便是这位老头,看年龄估计已有五旬,身着灰褐丝绸大挂,将肥胖的身体完全隐藏,右眼挂着金黄放大镜,头戴西洋帽,一副博学多才的儒雅模样!

哎呦,我擦,此人,老会讲究啦!

见到如此奇装异服的老头,秦枫差点笑甭啦,并非他不懂品味,只是,之前身为豪门大少,过着锦衣玉食,怎会有机会来当铺,如此,才显得少见多怪!

这位老头乃招寶阁最资深鉴定师之一!负责赵寶阁一层典当,已有数十载,如今虽年过花甲,但一双犀利的眼神,却丝毫不弱,他所鉴定的当物,从未估定错价值!

“三两!”秦枫微微蹙眉,依靠柜台,咬紧牙关,一口咬定!

二两银子太少,家族覆灭前,他的每件衣服至少也需三十两,那纯白貂皮大衣,更是价值万两,二两,还不够秦枫塞牙缝!

如今,要对付红蜂六人,敌我实力差别太大,即便一对一,秦枫也只有被虐的份。所以武力解决是不可能啦,只能以利诱之,再行各个击破!根据粗略的统计,他至少也需要三两纹银!

“有当无赎!二两五银!”老头依旧低头,眼珠子却微抬,诧异的扫视秦枫一眼,顿时心生怜悯,乞丐不宜,便多赊五文钱,反正只要对方赎回,店铺照样赚钱!

“老头,莫欺俺狗蛋儿年少,这种暖玉,虽不及翠玉值钱,却比普通璞玉,质地要好很多!二两,似乎少了点吧!”秦枫本就是豪门大少,阅历还是有的,关于暖玉的市场价格,他多少还是知道的!

“此玉虽是块上好暖玉,但可惜已被加工雕刻,半块被加工的暖玉,除非重塑,否则恐怕分文不值吧!”

缓缓起身,将一指厚的枯黄账本合拢收起,老者取下镜片,放入胸前口袋,正视秦枫,神情多了些许诧异,估计没想到,一个小乞丐,似乎也很懂行情!

“二两五银,一个月内在下双倍赎回!”

秦枫面色一冷,目露寒光,双手放在柜台之上,身体微倾,与老者胡须仅有一拳之隔,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摩擦岀火的模样,老头所说他岂会不懂,不过他确实很急着用钱!

“二两二银,多一丝不当!”老头见此,微微蹙眉,右手微动,将暖玉缓缓推至秦枫面前,意思很明确!

“阁下店铺外,似乎有百名叫花子,要集体唱国歌吧!”

秦枫冷肃的神情一变,瞬间化为流氓模样,调戏的盯着老者!动手他不敢,不过耍赖,他倒是学到不少!

虽表面一副小地痞流氓的模样,但秦枫心底却充满苦涩,果真是半分钱,难死落魄英雄啊!

“你威胁我?!”

老头双眸寒光涌动,苍老的身体,仿佛被一种力量充斥,瞬间庞大起来,压的秦枫差点喘不过气来!

“,,,,,”恐怖!

庞大的杀机,锁定灵魂,秦枫躯体一颤,差点被强行镇压,跪倒在地,他早知道老者深藏不露,却依旧小看了他,小看了招寶阁背后的力量!

“嘿嘿,我们混乞儿,本就贱命一条!哪敢威胁招寶阁,只是想请大师慈悲,通融通融!”

老叫花生前经常教导秦枫,有求于人,切勿一味强势,也不可总是低声下气,物极必反乃人生至理!对上驭下,需恩威并施!

果然!听到秦枫不失风度的奉承。又考虑到店铺的声誉,老者冰冷的态度,逐渐缓和不少,微微沉思,盯着秦枫清明的眼瞳,一动不动,似乎想要将眼前的少年,完全看透!

“呼!”

感受如潮水般退去的压力,秦枫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差点都见阎王啦,还是老叫花,平常教导的在理!

想起老叫花,秦枫微微有点伤感,至今,他仍旧记得,昨夜老叫花的临终遗言:将自己当做杀手去训练,谨记欲速则不达!他始终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倒仅仅只是,万事谨慎、切勿冒进的意思?秦枫想不通!

“二两三银!”

鉴定师老者脸色铁青,实在不想招惹乞丐,弯腰从柜台取出二两三银的一把碎银子!

秦枫刚想继续耍流氓,提提价格,不过看老者难看的神情,只能悻悻的将其咽下!

“这块暖玉,我家小姐要了!”正在秦枫取舍不定之,背后传来高傲、尖锐的吩咐声!

秦枫闻声转身,只见,一手提翠绿长剑的精致女孩,款步盈盈走开,旁边跟着一个瓜子脸的侍女!

显然,出口发言的,正是那位侍女!

“唐老!给他五两银子!”

少女面带微笑,约莫十三、四岁,上身穿着纯白色长衫,脖颈缠绕棕黄色格子披肩,腰间挂着通明薄玉,好一个精致的美少女!

“是!小姐!”见到少女,鉴定师老头面露恭敬,急忙鞠躬,似乎很是尊敬,又似乎是惧怕!

“此玉不卖!”

秦枫神情恍惚,如今见到女人,特别是美丽的女人,他都快产生心理阴影啦,个个是带刺的玫瑰,好看不好惹,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更是蛇蝎中的王祖,天生祸水命,想到此处,秦枫的神情逐渐冷漠,望向女子的眼神也不再火热!

“为何不卖?你刚刚不还要典当的吗!怎么,想抬价?”

一听秦枫反悔,瓜子脸侍女冷冷一笑,尖酸刻薄的道,想来,她自认为每个乞丐都是贪婪、无赖的吧!

听此,秦枫心头微怒,并非气愤女子误解他的人品,秦枫很正视自己的处境,也很满意如今的身份,骂他自私、贪婪、流氓,作为一个无赖乞丐,他不仅不会生气,反而会更加开心,只是,这侍女说话的语气,也太欠扁了吧!

“小颖,不得无理!”

少女轻盈一笑,转头好奇的盯着眼前的小乞丐,从之前的争执看,少年现在急需资金,为何如今自己岀两倍的价格,却不卖?

“二两二纹银,成交!”秦枫目露寒光,转身拿起银子,向外走去,冷漠的道“好好保存,一个月内,我会加倍赎回!”

盯着向外走去的少年,唐老面露诧异,如今他是真的有些看不懂,这个邋遢的少年啦!从举止看,少年流氓无赖之余,却不失大方、稳重,从心理上讲,更是老道不自卑!绝对是人才!

“小兄弟,我出十两!权当教个朋友如何?”

从容、淡漠的声音,再度传来,少女端坐藤椅之上,面带微笑,一副吃定秦枫的模样!

夺门而出的秦枫,听到少女的话,微微顿步,眉头紧皱,并非是心动,而是厌恶!

经历过灭门惨祸后,他便不再单纯的相信,世界真有善良存在,说不定这位小姐,只是突发神经质,同情心泛滥,等她哪日清醒过来,遭殃的不还是自己?

想起,某天傍晚,少女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的爬上自己的床头,张开血盆大口,,,,秦枫不自觉的打了个寒蝉,太可怕啦!

见秦枫停步,旁边的侍女,笑的更开心!终究还是忍不住诱惑,不过,误会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少女神色瞬间呆滞!

“哎,你别走啊!还可以商量!我家小姐出三十两!”见秦枫头也不回,低头向外走去,侍女有点失落,厉声叫道!

“擦!我去你大爷的,别以为有几个臭钱,便可以随意欺辱、践踏别人,乞丐也是有骨气,有尊严的!”

走出当铺,立身人流拥挤的街道,秦枫胸中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牟然回头,愤怒的大吼道!

,,,,感受秦枫不屈的意志,滔天的怒火,少女微微低下眼帘,真的错了吗?她只是想帮帮他!

“一百两!”

见秦枫越走越远,侍女脸色铁青,气的直跺脚,追到街道之上,手持百两大钞票,冲着秦枫的背影,气愤的喊道!

街头行走的人群,齐齐回头望向这位侍女,少女也从藤椅上,骤然起身,瞪大眼睛!她可没有说,要花一百两银子,典当那块玉!

“一百两!成交!”

突然,消逝在人群中的狗蛋儿,不知从何处挤了出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趁侍女思维呆滞,一把抢过钞票,装进胸口布袋中,满脸贼笑的再次冲进人群,消逝不见!

,,,,侍女不忿的神情,瞬间呆滞。

“呵呵,小颖,做的不错啊!”少女缓缓从当铺走出,盯着仍旧迷糊的侍女,皮笑肉不笑的道!

“小,,,小姐,,”侍女感觉舌头在打结,心头不住颤抖!

“一百两,就从你的月供中扣除,应该也只是半年左右吧!”少女面目含烟,甜美一笑,惊若天人,转身走进当铺!

哎!唐老同情的看了一眼侍女,摇了摇头,跟随少女而去!

半年的月供?侍女心头不断滴血!

,,,,

人群中,秦枫看着繁华街道,摸了摸怀中的钞票,露出一丝笑意,眼神变得格外冰冷,有了这些银两,他足有千百种方法,可以轻轻松松的完虐红蜂组合,这年头,没银子可是万万不能的!

不过,比起假借他手,似乎自己动手,才更有意思,红蜂!末日将要来临,你们可曾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