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十一章 断指之痛!

第十一章 断指之痛!

茫茫十万里大山,烟雨朦胧,小雨依旧,千万凶猛野兽,纷纷昂首问天,精神十分压抑,,,,,

牵牛山边境,陡峭的半山腰,衣着邋遢的少年,身体缩成一团,脸色苍白,冷汗直流,浑身不住颤抖,伤痕斑斑的右手,紧紧抓住左手,点点猩红,仍旧不断溢出!

“嘀嗒~,,嘀嗒,,,”

血液猩红,点点滴滴,伴随蒙蒙细雨,砸落在石岩之上,渐渐被冲淡,水洼之中,岩石之上,苍白的断指,却更加突兀,触目惊心!

痛!痛彻心扉!痛,痛不欲生!

俗话言,十指连心,寻常稍微刺伤手指,都能够体味到那锥心之痛!更别说断指之伤!

“哈哈!太古有佛陀割肉喂鹰,远古有魔神刮肉自食,中古有蛇女吐心救人,近古有我乞丐断指喂狗!讽刺!哈哈,真是天大的讽刺!”

秦枫颤栗的站起,挺直身躯、戚冷长啸,顿时心中苦涩自嘲,拿上古佛魔妖自比,讽刺无限!

百丈外,神秘人听少年苦涩的语言,以及狠辣的手段,心中震荡不停、感慨万千,如今天娇风流无数,誰又敢与神魔自比?

此子若不死,他日定当成就千古枭雄!

“呵呵!”

秦枫摇头苦笑,上古佛陀割肉喂鹰乃大善,远古魔神刮肉自食乃大恶,中古蛇女吐心救人乃大爱!这三种人皆可名流千古,受万人铭记,而如今,自己一介凡夫俗子,却要断指喂狗,若能被记载史册,不知他人会如何议论!

时间紧迫,不容迟疑,秦枫只能够粗糙的处理下伤口,继续向上爬,随着时间的挪移,脚步的攀登,渐渐眼中的兴奋,越来越浓重!

,,,,,,

“追!快他妈给老子追!”

渐渐山下传出阵阵愤怒的吼叫声!

山脚丛林中,数十名乞丐疯狂的涌动,个个神情愤恨,他们明白,过了这座山,再想抓到秦枫,便不容易啦!

“汪,汪汪~”

凶猛的大狼狗,突然鼻子微皱,龇牙咧嘴的大叫,似乎发现啦什么!根根绒毛竖立,狼目充满兴奋的血腥,疯狂挣扯脖颈之上的皮绳!

“废物!你还拉这它干嘛!快放开,让它引路!”

见乞丐死死的拉着缰绳,中年执事心头大怒,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愤怒,破口大骂道!

见过愚笨的,没见过如此愚笨的,牵扯大狼狗,小范围搜索还行,满山跑的追逐,怎可如此?

“是!是!”

乞丐急忙松开手中缰绳,凶猛的大狼狗,朝天一声怒吼,化为一条黑色的闪电,在山坡中如履平地,转眼便超越所有人!

“快!追,不能让那小子逃出牵牛山!”

中年执事一呼百应,吃力的向上攀爬,丝毫不担心大狼狗跑丢,因为,这种狗虽然不属于妖兽,但也不是家禽,而是一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慧兽!

慧兽通灵,却没有丝毫的杀伤力!不能修炼,却也极其珍贵,绝也不是常人能够拥有,这头大狼狗,也是杜子疯成为丐帮外门执事之时,被长老奖赏的,其价值超过百两!

平常杜子疯可不舍得如此折磨它,让它气喘吁吁的跑山路,无奈昨天他刚刚受命,接管青木镇,可没曾想,屁股还没做热,便有下属禀报,说城隍庙有乞丐杀人,这让他如何不怒,为了立威,不得已,他只能亲自追击!

“汪~汪~”

解开缰绳的大狼狗,愉快的飞奔,宛如一阵风,突然,大狼狗身躯骤然停止,似乎发现了什么,不断的原地旋转!

“快!杜老大,黑狼似乎发现了什么!”

某位乞丐头头,见狂野飞奔的大狼狗,突然停止脚步,不断原地打转,惊喜的朝这杜子疯道!

“朔~”

撇了一眼乞丐小头头,杜子疯不屑一笑,舌头微卷,一个响亮的口舌顺风而出,远方的大狼狗闻声,躯体一震,叼这某物飞奔而至,如同小孩般,围绕杜子疯旋转!

“手指头!”

杜子疯眉头微皱,十分迷惑,为何有一根小拇指头!

“这,,,,”

乞丐头头也目瞪口呆,难道那小孩不慎将手指摔断?

“追!”

想不通,杜子疯便不再思虑,示意众人急速前进!

“哈哈,兄弟们,加把劲,那小子跑不远,手指头都被摔断啦!”

乞丐头目放声大笑,给众人打气,小小耍的聪明,让杜子疯微微斜目!

“嗷喔~,汪汪!”

大狼狗龇牙咧嘴,一口将短小的手指吞噬,目光瞬间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七孔不断散发腐臭的黑色气息!

“小黑!”

听到大狼狗一声悲鸣,杜子疯急忙回头,只见,大狼狗躯体不断颤抖,走路都摇摆不定,心头大呼不妙!

“扑通!”

大狼狗悲鸣不断,一头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拼命的挣扎,却始终爬不起来!

“小黑!”

杜子疯心头大急,风风火火的折回,盯着奄奄一息的大狼狗,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他明白,大狼狗中了剧毒,恐怕命不久已!

“兔崽子!我要宰啦你!”

几个呼吸后,大狼狗身体逐渐僵硬,失去了生命气息!杜子疯此刻恨不得,将秦枫碎尸万段!不再把持身段,全力施展身法,飞速的狂奔而去!

身为外门执事,杜子疯本身的实际不容质疑,之前一直放不下身段,去抓一个孩子,如今珍贵的慧兽死亡,他什么也不在乎啦,全力以赴,只为一个目的,杀死秦枫,为他的伙计报仇!

,,,,,,

“山顶!终于到啦!”艰难的攀爬上山顶,秦枫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抬头远远望去,山顶一片平齐,寸草不生,宛若被人一剑削平,气势十分雄壮!

翻过这座山,便正式走进十万里大山,从此海阔天空,仁秦枫驰骋!

十万里大山,内围妖兽纵横,即便是一流武士也不敢踏足,乃凡人眼中的禁地,秦枫敢肯定,身后的追捕者,定然没有胆量踏足!

“哈哈!”

秦枫疯狂的长啸,心中的愤怒无法遏制!嘲讽的朝山下望去,崎岖的丛林中,数十人影飞速闪动,他暗暗发誓,若能活着从十万里大山走出,他必定让这些追杀者血债血偿!

“哼!”

秦枫一声冷哼,大步向山背走去,心中十分畅栗,跨过这一步,便海阔天空,虽断去一根手指,他却无悔,这个时候,保命最重要!

“这怎么可能!”

走至山峰边缘,秦枫脑袋一片眩晕,不可置信的狂呼,原来山背竟然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这是天要绝我吗?秦枫眼瞳中满是绝望!

费尽一切手段,甚至不惜断指喂狗,到头来居然空欢喜一场,本以为是一个悲惨的开端,却没想是夕阳的落幕!

乘着伶俐的山风,秦枫神色冷寂,在悬崖旁边坐下,他从来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这次却狠狠的载了个跟头,再也无力爬起!

“这小子,不会想不开吧!”

山峰另一面,神秘黑衣人心头微皱,略微有些担心,这个少年的一切他都猜不透,本以为他会认输的时候,却采用自残保命!

“小姐!您怎么还不来!”

黑衣人越来越着急,他不能够出手,一旦他出现,秦枫定然会瞬间看透这一切,也会明白让他承受断指之痛的根源,便是他!那时,不要说收服秦枫,不被他记恨,便知足了!

,,,,,,

时间一点一滴划过,秦枫却仍旧一动不动,似乎就此人命,不过,遇到这种绝境,誰又能不绝望!

“嘎嘎!臭小子,拿命来!”

不知何时,杜子疯便爬上山峰,盯这眼前神情萧条、瘦弱的孩童,心头微微一愣,估计没想到,杀人的少年,年龄居然如此小!

“那条大狼狗可曾毒死?”

没有理会杜子疯的冷喝,秦枫仍旧背对着他,只是,嘴角微撇,讽刺的道!

“混蛋,赔我慧兽!”

不提还好,一提大狼狗,杜子疯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携带凌厉的拳刃,向秦枫脑门狠狠袭来,一旦被击中,定然会脑破血流,然而,秦枫依旧不动若磐石,头也不回!

“哼!滚!”

突然,一旦黑色身影一闪,瞬间挪移数十丈,稳稳出现在秦枫身前,一脚将杜子疯踹飞,回头朝秦枫怒吼道!

“你疯啦!为什么不躲!”

“因为我猜你会出手!”秦枫微微转身,冷冷一笑!

“你怎么知道!”神秘人眉头微皱,还是到了这种地步!

“猜的!”秦枫神情越来越冰冷!

“告诉我你的决定!”神秘人语气越来越低沉!

“我不会认贼作父!”

秦枫终于将一切相通,原来这只是一场游戏,目的便是将自己逼的走投无路,投靠向这神秘人!

“你是誰!”

杜子疯重重摔落在地,胸口一闷,大口的吐血,神情惊骇的问!

“废物!”

神秘人显然很是不屑回答,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我会一直记得!”

秦枫微微一笑,眷恋的俯视山间万物,纵身一跳,坠身万丈深渊,既然得到了答案,便没有其他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