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六十八章 千年等待!

第六十八章 千年等待!

“轰”

秦枫脸色苍白,骤然张开双眼,从幻境中抽身而出,隐隐刺痛的皮肤,让他极度怀疑,分不清幻觉与现实!

“踏踏~踏”众人依旧缓慢在古朴山道行走!

睁开眼,望着苍凉的古道,秦枫精神仍旧处在恍惚中,之前发生的一切皆历历在目,仿佛是曾经的体验般,真实的让人难以忘却!

摘星观,一棋决胜负,分生死,屠苍生!古道中,千古凶地,万鬼尸潮!究竟哪一个才是幻境?

惊心动魄的千年夙愿,真的只是一场梦?如今所谓的现实,为何却更像是幻境!

“呵呵~”

古朴凄凉的古道,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轻笑声,伴随清风,悠远的传来,宛如天外仙音,让秦枫浑身酥软!

“呵呵~,秦大哥,颖儿在这里,快来抓我啊~”

“秦大哥?”

“秦大哥?”

“噗噗~”

团团粉色烟雾,从山峰峡谷中缓缓升起,迷雾中缭绕的女子,若隐若现,不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让人不禁生出无限的遐想!

“颖儿?”

秦枫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松开右手,缓缓向迷雾抹去,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呵呵,秦大哥,快来啊!快来追颖儿啊!”

迷雾女子缓缓伸出芊手,露出细嫩的皮肤,宛如白玉羊羔,手指微勾,轻轻摇曳水蛇腰,如同一条蛇女,四处游荡,忽远忽近!

“踏踏~”

秦枫双眸皱缩,眼神萎靡,似乎想要彻底看清楚,迷雾中那窈窕的女子!

“秦大哥,我是颖儿啊?你忘记颖儿了吗?”

迷雾女子,颤抖的从粉色烟雾中踏出,头戴紫色龙凤簪,一席银发白如雪,身穿天蓝锦绣流仙裙,眉头微微皱起,惹人心怜,粉色的面纱将其真容遮掩,娇滴滴的眼神充满烟雾!似乎秦枫胆敢说一个不字,便会阴雨连绵!

“紫金钗珠交白雪,珊瑚间木难!”秦枫一步踏出,双目迷离,宛若魔怔!

“罗衣飘飘,轻裾随风顾盼!”在进一步,迷雾女子随风而立,含羞弱目!

“俏脸若银盘,肌肤若白玉,秋水之姿,玉兰为骨,神若月眉娥!”秦枫嘴角上扬,轻轻颂道!

迷雾女子面带薄纱,轻声欢笑,朝秦枫迈出半步!

“眼似水杏,眉不画而翠,气若木兰,貌,,,,,”秦枫脚步微微一顿,眼神盯着薄雾面纱!

“貌合神离,秦大哥,真的是你!可曾记起初次相遇?”迷雾女子,伸出芊手,勾起秦枫右臂,亲昵的拥在怀中!

“初次相遇?”感受手臂上带来的柔软、温热,秦枫微微低头,眼神中充满异样的色彩!

“穆若颖?若颖!颖儿!”秦枫双眸微震,灵魂不断颤抖,缓缓伸手,想要揭开那层面纱!

“住手!”一身惊天动地的大吼,响彻长空,如同一颗炸雷,在秦枫耳边炸开,让他灵魂一阵颤栗!

数丈外,印月、项血、古刹,莫寻四人脸色苍白,面露焦急、齐声大喝!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不断滴落,神情充满恐惧、焦急!

焦急、恐惧的眼神,齐齐聚焦在一个弱小的身影上,这道身影的主人如同魔怔般,一步步向前方的棺材走去!

“咔”少年面露异样,双手不断抚摸那漆黑邪恶的棺醇,如同抚摸自己的亲人!突然,双手一动,将棺材盖骤然推开一道缝隙!

漆黑如墨的邪气,顺着缝隙不断溢出,疯狂的涌动,一瞬间干燥的空气,骤然被腐蚀的尸气点燃,虚空中‘噼呖啪啦’自燃起滔天的冥火!

“噗~”秦枫心头一震,如遭重击,一口逆血喷涌而出,灵台一震清明!

“这是。。。幻境!”

不知何时,秦枫双手已放在棺木上方,并将其推开一道缝隙,刹时,邪恶、腐蚀的尸气,顺着缝隙不断涌动扑卷而出,整个墨玉棺材,都自燃起熊熊烈火!

“可恶!”

秦枫眼神中闪过一丝震惊,急忙抽身后退!然而,诡异的棺材中,却骤然升起一股庞大的吸引力,紧紧的吸住他的双手,滔天的鬼火,逐渐蔓延而至,眨眼便将秦枫吞噬!

“风阑!”

眼生生的看着秦枫被鬼火吞噬,卷入石棺材中,印月众人心头一片骇然,秦枫的实力居然都无法逃脱,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一时间,伤感之余,难免生出兔死虎悲的感觉!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驱魔!”

印月目露寒光,灵光四射,手印不断变化,一条峥嵘的金龙腾飞而出,携带呼啸的狂风,向石棺奔腾而至,想要撞破石棺挽救秦枫!

“轰!”

滔天的魔气,冲破石棺,化为墨黑的麒麟,与金龙缠绕在一起,不断撕扯,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一片昏沉!

天地旋转,石棺移位,秦枫脑袋一片眩晕,瞬间被扯进巨棺,同时,棺材盖猛然闭合!

石棺中!

“扑通!”一声,秦枫重重的摔倒在地,想象中的炙热感却并未出现!

“这里是哪里?”无尽的黑暗中,一道沉重的声音响起!

“我叉!这里不会是棺材里吧!”短暂的寂静后,一声杀猪的惊悸声骤然响起!

秦枫强忍住心中的反胃,揉了揉疼痛的屁股,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瞬间提刀,腾空而起,接连朝各周连续劈出八十刀,凌厉的刀芒,激射而出,紧接着响起沉重的钢铁撞击声!

“果然!”

秦枫心中大叫,根据空气中的回音,他可以断定,自己绝对身处棺材,并非幻境,收起心中杂念,缓缓向边缘棺材壁摸去!

“轰~”

秦枫顺利摸到棺材壁,运转全身的力量,一拳击出!浩大的拳劲,足足可以撕碎一头猛虎!

“铛~”

空气中传来沉重的破空之音,悠远的传来,理想的棺材破碎,并未出现,秦枫反而被强大的反震力,震的吐血翻飞,感受这棺材的硬度,心中一片失望!

“嗷喔~”一口逆血喷涌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沿着拳头袭上心头,整个右臂,差点被强大的反震力给震断!

“年轻人!”

正在秦枫郁闷之时,一只干枯的手掌骤然拍在他肩膀上,同时一道沙哑、干枯的声音,如同千年老尸磨牙般,在身后的黑暗中响起!

“我擦,什么鬼东西!”

秦枫心头一震,如遭雷劈,浑身一颤凉嗖嗖的,差点被突然冒出来的东西,给吓尿喽!

秦枫第一反应,便是抽刀攻击,可他刚抬手,却骤然发现,手中的大刀,早已不翼而飞。诡异的场面,让秦枫心惊胆跳,急忙运行灵力攻击!却身体一软,摔倒在地!

恐惧!无力!全身灵力,不知何时已被封,甚至连**力量都被封印!

这简直是怪物!老怪物!

“咳咳!前辈是。。是何人!”秦枫不知到自己究竟遇上了什么样的怪物,只感觉灵魂在恐惧、在颤抖!

“噗~”

一团鬼火骤然腾空闪现,不断摇曳,突然,“嘭”的一声爆炸开来,四分五裂的鬼火,飞速的向四周飞蛇而去,稳稳停留在青铜盏灯台之上,照亮整个棺材!

棺材在魔气滔天,棺材内,却空荡荡的,虽然看似平凡,秦枫冥冥中却感到一丝鬼泣!

“嘎嘎,贫道是谁?已经记不清了!记不得了!”阴暗的角落,嘶哑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在棺材内不断回荡!

幽冥鬼火下,一个苍老如柴的老人,手持拐杖缓缓走出,脸色苍白如玉,头发稀松,依稀能夠老道光洁的头皮,佝偻的后背,手扶这龙泽的大刀,摇摇欲坠,宛如百岁老人!

不过秦枫知道,眼前此人绝非仅仅只有百岁,这可是上一个时代的老不死啊!不!谁知道,现在站着的,究竟是死人还是活尸!

住在棺材里的能是普通人?

“是你!”秦枫眼瞳骤然一缩,感觉心跳‘碰碰嘭’的直跳,惊骇的差点眩晕过去,借助微弱的灯火,他依稀能够认出这位老者!

观这老头的模样,正是之前,幻境经历中的葛老道,秦枫突然冷汗直流,思维极速转动,如果之前的是幻境,那现在自己眼前的,究竟是谁!

“莫非之前所经历的,都是真实的存在?邪皇,葛老道,穆若颖!”秦枫目露惊骇,猛然抬头,倒吸一口冷气!

“哦?施主认识贫道?”这次反而轮到老人吃惊了,他已经死去千年,居然还有后辈认识自己?难道是自己的后辈弟子?老人心头一喜!

“咳咳,不!只是晚辈曾在族中前辈那里,看到过前辈的画像!前辈可是姓葛?”秦枫强行镇定下来,打了个幌子,疑惑的道!

“嘿嘿,宗族后辈,老夫的画像?没想到,我摘星观居然还有后人存活在世!哈哈,果然是天意!天意啊!”

老人面露激动,双眸中**裸的火热,如同看待羔羊般,火热的盯着秦枫,萧瑟的仰天大笑,笑的极其阴森,甚至连眼泪的笑出来了!

“前辈。,,。”

秦枫实在担心,以老者这把年纪,会不会笑抽过去!

“你家族姓什么?”老人缓缓平复激动的灵魂,越发和蔼的盯着秦枫的眼睛,仿佛是在对待自己的后辈!

“晚辈姓印名月!”秦枫微微一怔,鬼使神差的道!

“印月,印月!”老人低头喃喃道,似乎陷入了思考中!

“前辈?”

秦枫全神戒备,却不感造次,心中无比郁闷,任谁见了千年前的老怪物,估计都不会淡定吧!

“哈哈,没错,印月!好好!”突然,老道骤然抬头,满脸红光!

“印月!果然和此地的道观有着不凡的关联,如此这般,他的出现就并非仅仅只是巧合,而是有预谋的!可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于老道的异常反应,秦枫心头越来越沉重,这个印月果然不简单阿!

“哈哈!等了一千年!你终于来了!”老人无比凝重的盯着秦枫,那种凉飕飕的感觉,似乎能够将他看透!

等了一千年!秦枫心头微颤!满脸不可思议!

“前辈,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依稀听到家族前辈提起,一切都是天意,是命!并让我务必来这里一趟!”

秦枫决定彻底弄清楚,继续选择利用印月的身份,理智告诉他,印月一定和这里有什么联系,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幻境究竟是时间错乱,还是一场普通的幻觉?

“唉!一切都是命,天道不公,罢了罢了!”老人似乎瞬间苍老数十岁,双眸中露出极度沧桑、失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