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七十九章生灭离合阵!

第七十九章生灭离合阵!

小雨微蒙,点点红色的泪水,从秦枫的脸颊缓缓滴落!

“日月星辰,乾坤无极,镇!”

印月双眸金光,手中怪异的手印不断凝结,千百道繁杂的符文,化为点点耀眼的星辰,宛若鬼魅幻影钻进项雪璇的身体!

“轰!”

项雪璇的身体,瞬间被金色的光辉覆盖,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不断游走!

“住手,你想要做什么!”

满眼沧桑的秦枫,猛然抬头,通红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暴虐,提起铁拳朝印月轰击而去,狂暴的攻击瞬间爆发!

项雪璇已经死啦,因为救秦枫,而被六大巨擘级别的人物斩杀,即便如此,他也不允许任何人动她的尸体!

胆敢动雪璇的尸体,都是对死者的践踏,不论何人,秦枫只有一个指令,杀!

“哼!”

印月神色庄严,嘴角溢出一道鲜血,眉心的莲花印记不断跳动,身体骤然闪出金色的屏障,将秦枫的暴怒一拳,格挡在体外,手中的法印却依旧不断凝聚!

“可恶!”

见此,秦枫脸色狰狞,瞬间被杀戮的意志覆盖,愤怒的咆哮着,提起手中的棺材盖,朝印月头顶镇压而来,一旦落实,印月定然会被砸的头破血流!

“住手,他是在布置生灭离合阵,不是敌人!”正在秦枫欲彻底镇压印月之时,葛老道沧桑的声音,骤然在脑海响起,阻止秦枫鲁莽的行动!

“生你离合阵!什么意思!”

秦枫目光如炬,手中的棺材盖稳稳停留在印月的发根,盯着神色肃穆,毫不闪避的印月。强行镇压心中的暴怒,冷声喝道!

如果葛老道和印月,不能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甩动棺材盖,彻底震杀印月!

“生灭离合阵,可以暂时镇压住项雪璇的魂魄。稳定她的肉身。毕竟她的修为只是在神基境界,若不加封印,会因无法承受庞大的攻击,肉身瞬间爆炸开来,同时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葛老道神色萎靡的道!

“你的意思是,生灭离合阵能够保她一丝生机!”秦枫猛然抬头,震惊的道!

如果秦枫没有猜错,印月的做法,便是为雪璇挽回一丝生机!镇压**。封印灵魂,这种办法简直骇人听怂,闻所未闻!

“没错!生机能够残留,复活却希望渺渺,不过他是好意,你太鲁莽啦!”葛老道叹息的道!

秦枫双眸中充满坚定,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即便是走遍天涯海角。打破十八层地狱,也要带她回来!

“呼!”

最后一道金光从身体喷薄而出。印月缓缓舒了口气,扑通一声软倒在地,神色萎靡,眼神却闪过一丝松懈,终究还是堪堪完成封印!

“抱歉,是我太冲动啦!”秦枫脸色阴沉。略带歉意的对印月拱手!

缓缓转身,秦枫暴虐的双眸,定格在百米开外,那仙风道骨踏步虚空的几位老者,心中的愤怒再也无法遏制。犹如爆发的火烧,充满奔腾的杀意!

印月盘膝而坐,怪异的手印不断反转,闭上哀伤的双眸,凝神纳气,幽幽的道“此时因果在贫道,是贫道照顾不周,连累啦雪璇姑娘,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报仇!”

秦枫左手青芒闪耀,腰间的魔狼腰带划过嗜血的红光,黝黑的光华从腰带钻出,化为三丈宽的棺材,沉重的摔落在地,阴森的鬼泣扑面而来,将几位老者震的东倒西歪,差点限制飞行栽倒在地!

“什么东西!”

“好诡异的棺材!绝对非正道之物,与那棺材盖,恐怕是同出一体吧!”

“那条腰带也不简单,这小子是何人,居然拥有如此多的灵器!”

山峰顶端,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开来,眼神中纷纷闪过一丝贪婪,神情却充满正气,由于六大半步巨擘的震慑,不敢明目张胆的抢夺,而且秦枫的实力,也让他们感到极度的恐惧!

“小子,魔道生灵,残害人间,罪不容诛,其遗留法器,更是天地邪恶之源,将它交付我等彻底摧毁,以免他人危害生灵!”

其中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神色庄严肃穆,鹤发童颜,义正言辞的话语,让人心生敬畏!

秦枫却神色萧条,丝毫没有理会对方,双眸柔情,怀抱着项雪璇的尸体,缓缓走向玄机棺材!

“雪璇,我秦枫发誓,他日即便屠苍生灭万物,也要将你从地狱中拉回来!”将雪璇放入棺材,秦枫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

“小友不要被贪婪迷惑心智,魔宗器皿,都是千万同道鲜血浇灌而成,若不交出,老朽只能为天下苍生,动手抢夺啦!”

老者眉头微皱,若不是被秦枫的实力震慑,以及不想给外人留下把持,他早就出手啦!

秦枫幽幽一笑,神情满是唾弃,正道人士难道都是如此虚伪,想要抢夺,还必须师出有名!

“动手!”

几名老者面目相窥,微微点头,齐齐踏空朝秦枫攻击而来!

凌厉的破空剑气,奔腾的五蹄天牛,骇人心魂的巨人掌印,齐齐朝秦枫呼啸而来,摆明是想要彻底斩杀秦枫,什么除魔卫道,虚伪至极!

“咻!”

一道惊艳的破空剑气,宛若流星般,又快又犀利,一剑贯穿天牛的眉心,撕裂巨人的掌心,将五位老者的攻击,齐齐格挡下来!

“谁”

六名老者纷纷面露惊悚,视线反转,定格在道观顶端!

只见,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背负银色长剑,风度翩翩的矗立在道观顶端,脚踏腐朽的琉璃瓦,一席漆黑的长发,随风飘飘洒洒,神秘莫测!

“浪子剑柳青,他为何出手!”

所有人都震惊的盯着那翩翩的少年,心中惊骇不定,柳青的实力,很多人都曾在山林中见识过,不容小窥!

“沧澜派的长老青云,青云门的大长老黎骏,太清宫的客卿斐袁,绝情谷的剑客杜恒,散修山谷鬼狼,就连神月门的钟离侯都来啦,啧啧,好大的排场!”少年挑衅的一笑,充满不屑!

柳青目光如炬,居高临下冷冷的扫视六名老者,神情满是不屑,对方的年龄加起来,至少都上千岁啦,居然仍旧毫无廉耻知心,出手对付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呼,居然都是顶尖的前辈,联手对付一个小辈,果然是恬不知耻啊!”

听到柳青的言语,周围迅速掀起热议,震惊老者的名头之余,神情也多了些许愤怒!

这些门派除去神月门不在北陵,其他宗门,在北陵都是排的上号的势力,当然与五大门派还略有不及,却都至少拥有四百年的历史!

沧澜派以剑术至上,长老至少要有涅槃境界,与绝情谷的剑术不同,绝情谷的修士,以神蕴养剑器,剑断人亡,攻击至上!

太清宫以掌法闻名天下,实力不容小窥,隐隐有掌绝的名头,势力更是无需质疑!

青云门,没有特殊的招式,乃是炼器宗派,攻击不强,人脉却极其好,很多宗派的兵器都是由青云门提供,所以,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青云门!

至于神月门,是最神秘的一个宗派,其总部不在北陵,而在暴乱星海中,不以群居,却是最诡异的宗派!

“原来是天剑榜四十七的浪子剑,幸会幸会!”

实力是尊敬的根本,除却沧澜派和绝情谷的剑客,其他几位老者急忙拱手回应,对于柳青显然极度忌讳,能够在千万剑修的武者间脱颖而出,足以表明对方的实力!

“哼!浪子剑好大的名头,浪得虚名吧!”

绝情谷的老者剑客冷眼直视,同为剑修,以攻击至上的杜恒,自然很是不服气!

“浪不浪的虚名,恐怕不是你能够评论的,至前还对绝情谷的剑修抱有期待,如今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不如不见啊!”柳青微微侧目,冷声笑道!

听到柳青的讽刺,老者脸色漆黑,目光极度阴冷:“休要逞口舌之利,有本事来比划比划!”

“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居然也想挑战我,嘿嘿,别说少爷欺负你!”柳青的剑很锋利,语言也很犀利,让众人目瞪口呆!

“慢着!他的命是我秦枫的!”

正在二人准备拔剑之时,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老者的侧面传出,所有人都浑身一颤,感到极度的阴森,那声音仿佛来自鬼域的罗刹,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