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章 客栈风波!

第一百章 客栈风波!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铁兄莫急,且听这书生如何解释!”身边的大汉,急忙站起身,阻止冲动的同伴,转身对浑身酒气的白衣书生道“你这穷酸的书生,又是如何得知血玫瑰还尚在洛阳城?”

“哼,世人皆知,血玫瑰乃侠义之士,生平最嫉恶如仇,如今洛阳城附近贼人当道,又怎会轻易离去!”白衣书生目光眩晕,缓缓端起酒杯!

“洛阳城贼人当道,血玫瑰济世匡扶正义?”不仅大汉为之一愣,就连同杜淳师兄妹在内,所有的客栈酒徒都心头微动,思维极速转动!

“不是嘛?”白衣书生龊笑到!

“是!”客栈修士纷纷道!

“只要把握何人是奸贼,便可拟定江湖追杀令,提前抵达凶杀现场,守株待兔,不怕没有血玫瑰的踪迹!”白衣书生继续饮酒,侃侃而谈,确实有指点江山的谋士之才!

白衣书生果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所有人都神色浮动,想来是想拟定计划,或者想各自的势力通风报信!

“结账,走!”

中间两三桌的外来汉子,手持青铜宝剑,神色肃穆,匆匆结账离去!

显然,这些势力人心浮动,早已按耐不住,急于验证书生所言,匆匆去收集那些作恶多端的败类名单!

目的自然是守株待兔,活捉血玫瑰。名扬天下。兑换金银财宝。毕竟崛起的血玫瑰。名声大噪,可是一块天大的肥肉!

“师兄?”木兰香神色微动,猛然站起来!

在木兰香看来,白衣书生所言绝对不虚,只要能够清晰的拟定追杀令,不怕寻不到血玫瑰的踪迹!

“静观其变,不必着急,坐下!”

杜淳微微摆手。示意她放松,如果血玫瑰真的如此容易被逮捕,便不是无影无踪的血玫瑰啦!

木兰香感受周围希望的目光,自知行为过于鲁莽,脸腮微红急忙坐下,目光重新投向白衣书生!

之前的大汉眉头微皱,沉声道“拟定出追杀令,自然不难,但如何得知血玫瑰的行动目标!”

“嘿嘿,如果你是嫉恶如仇的血玫瑰。面对罪恶累累的败类,你会怎么办?”白衣书生幽幽一笑。反问道!

“自然是杀!”浓眉大汉道!

“杀人有先后,先杀谁,又后杀谁?”

“自然是最恶的败类!”大汉好不迟疑的道!

“不,,,不,,!”白衣书生却摇头晃脑的道!

“先生摇头,莫非不是?”大汉迷糊的道!

“自然不是,杀人有杀人的章法,像血玫瑰如此聪颖,又有品味的杀手,又岂会随意杀人!”白衣书生不断饮酒。

“什么杀人的章法?”客栈中,没有离去的势力,齐齐将目光定格在少年身上!

“难道血玫瑰杀人没有章法?只是胡乱杀人,然后留下一枝玫瑰,便悄然而去?”白衣书生笑道。

“杀人何来的章法,血玫瑰很强大,也很自负,剑法变幻莫测,老朽实在找不出章法来啊!”角落中,一个头戴黑纱巾的老者,幽幽的道!

“哦?前辈又是如何看出,那血玫瑰很自负?”白衣书生摇了摇头,提起酒杯,转身对黑袍人道!

“在河源郡中,血玫瑰多次杀人放火,都无一失手,剑法诡异多端,由此可以证明他的强大,至少已经抵达仙根巅峰的层次!”黑袍人道!

白衣书生又多喝两杯,笑道“那血玫瑰的自负,你又从何得知?”

“血玫瑰在河源郡屡屡作案,却丝毫没有逃逸的迹象,而且作案后,还高调的放一束玫瑰,由此可见,他跟自负!”黑袍人思路越来越清晰!

白衣书生,拍案叫绝,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只是前辈算漏啦一点!”

“请先生指教!”黑袍人眉头紧锁,寒声道!

白衣书生依旧笑道“血玫瑰在河源郡屡屡作案,却没有丝毫离去的迹象,并非他自负,也并非他强大,极有可能他本人在河源郡有牵挂!”

“血玫瑰在河源郡有牵挂?此话怎讲!”

客栈中,所有人都思维极速转动,将最近鹊起的血玫瑰,与屡屡发生的血案,逐渐联系在一起!

“首先,这血玫瑰按照时间的顺序,作案地点如何排布?”白衣书生摇摆着身体,提起一坛子烈酒,缓缓从座位上走来!

“首次案发地点,在河源郡边缘,之后顺着山脉北下,途中经历平沙,南湘,北川瞳,最后到现在的洛阳!”黑袍人喃喃自语道!

白衣书生,就势扶着一位酒徒,缓缓坐下,打了个酒隔,继续道“没错,是从河源郡边缘北下,一直向南方扫荡,这说明了什么!”

“他是外来人士,进去河源郡仗义出手,其实南下另有图谋?”酒徒们逐渐停下饮酒,白衣书生的话,让他们联想到很多!

白衣书生,从新站起来,摇头笑道“不,他不是外来人士,肯定是河源郡的,甚至可能是洛阳城的本地人!”

“什么!”客栈中,所有人齐齐目瞪口呆,震惊的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道!

“一直北下,不过是血玫瑰的伪装。疑点一,恶人天下多的是,为何血玫瑰会翩翩在河源郡崛起?”白衣书生笑着环视四周!

见他人低头不语,白衣书生继续道“疑点二,杀人手法很利落,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从锁定目标,再到计划杀人,最后杀人跑路。其中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这不仅要勘察恶人的势力。弄清恶人的罪行,还要制定详细的进退计划!”

“疑点三,,,”白衣书生晃了晃脑袋,努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却扑通一声载到在地!

旁边的大汉,猛然抬头。焦急的搀扶起白衣书生“哎,穷酸秀才,第三是什么?哎!”

然而,让所有人都失望的是,白衣书生,竟然在着关键的时刻,醉倒啦,醉的不省人事!

“哎呦,相公啊,你怎么又来这里喝酒啦!”

突然。一个窈窕的女子,夺门而入。速度极快,大汉还没反应过来,白衣书生的身影,便出现在对方的怀中!

“咦,娘,,娘子,你怎么来啦!”白衣书生掀开沉重的眼神,惺忪的眼睛,盯着眼前带着白色面纱的女子,诧异的道!

“哎呀,相公,都说过多少遍啦,喝酒对身体不好,特别是你身子薄弱,有不会武功,万一喝坏身体就不好啦!”面纱女,双眸满是深情,言语却极度埋怨!

“嘿嘿,娘子的话,自然要听,不喝,,,喝,,再喝一杯!”白衣书生语无伦次的缓缓睡去!

面纱女,身材窈窕,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力气却惊人,反手将白衣书生抗在肩膀之上,笑道“相公不怕,咱也就回家去!”

“哎,姑娘慢着,还是请这书生,说出第三点疑点,再走也不迟啊!”三五个大汉,手持大刀,阻拦在面纱女之前,凶神恶煞的道!

“呸,难怪我家夫君说,不读圣贤书的武夫,都是天生的屠夫蠢猪,果然如此,让开,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面纱女十分强硬的道!

大汉脸色阴沉,深吸一口气,冷冷的道“你这女子好生泼辣,若不回答之前的问题,就陪你家相公,一起留下吧!”

“回答就放我俩离开?”面纱女眼珠子一转,幽幽的道!

大汉强行压制胸腔的怒火,冷冷的道“自然!”

“嘿嘿,你丫真是一群笨蛋,我家相公已经说的很明显来,第三个疑点就是,河源郡边缘没有玫瑰,只有我们中心地带才有!”面纱女不由龊笑道!

听此一言,所有人皆是一惊,瞬间如遭雷劈。他们的思维一直定格在谁是血玫瑰,以及凶杀案上,却丝毫没有发现,遗留在凶杀案上的玫瑰,才是最重要的线索!

玫瑰是河源郡的特产,其他都郡很少有人栽培,由此几乎可以断定,血玫瑰就是河源郡本地人,而且与玫瑰有些非凡的情意!

只要根据白衣书生提供的线索,以玫瑰为主线,顺藤摸瓜,找出血玫瑰的真是身份,指日可待!

客栈中,所有人都震惊的盯着眼前的白衣书生,谁也没有想到,震惊修仙界的神秘血玫瑰,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书生,给三言两语便破解啦,简直是思维惊人啊!

“蠢猪,还不让开!”面纱女不耐烦的道!

面纱女左一句蠢猪,右一句屠夫,让客栈中的酒徒纷纷脸色漆黑,谁也没想,窈窕女子的性情,竟然如同市井流氓,着实让人愤怒!

“哼,你这小娘子,怎可随意出言辱骂我等,想来也是喝多啦,让我等给你醒醒酒吧!”

凶神恶煞的三五名大汉,带着狰狞的笑容,缓缓将面纱女包围!其目的,自然并非口头所说的简单!

“哼,无赖就是无赖,你们想要反悔!”面纱女怒声呵斥道!

大汉仰天长笑,道“血玫瑰之事,还要请教这书生,姑娘可自行离去,我等是万万不会阻拦的!”

“呸,别装的一副声明大义的模样,无非是你们自己头脑简单,空有发达的四肢,想借助我夫君的雄才伟略,帮你们缉拿血玫瑰,痴心妄想!”

面纱女虽为人粗鲁,却也并非愚笨,瞬间便看透大汉的小心思,不屑的讽刺道!

“这小姑娘,不但人长的漂亮,连语言都这么犀利,果然是奇女子,只是不知为何会与这穷酸书生结为连理,着实怪异啊!”面纱女挑衅的话语,让众人啼笑皆非,轻抿酒杯,笑眯眯的看戏!

“咦,你怎知道这女子容貌惊人?”旁边的同伴,不解的道!

“嘿嘿,说起女人,咱察言观色的本领,你可比不起啦吧!”出言的青年幽幽的得意道!

“哦,愿闻其详!”

“第一,都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这女子虽衣着粗漏,不似富贵人家,却依旧婀娜多姿,有此感官与气质,此女定然不丑。第二,男子圣经中记载,女子清不清新看蛮腰,美不美丽看****,娇不娇艳看****!这个你懂得。。。”青年暧昧的对同伴道!

“嘿嘿,你不说还没发现,这一瞧,还真忍不住想上前,掀开她的面纱!”另一名青年不断摩擦手掌,火热的盯着面纱女!

看着被越来越多,不怀好意的酒徒包围的面纱女,木兰香心头微怒,提起手中的宝剑,想要给白衣书生二人解围!

“师妹,暂且坐下,这二人都不简单,实力深不可测!”杜淳眼神一阵变幻,伸手将木兰香拉回座位!

被心仪的师兄拉小手,木兰香脸腮微红,芳心不断颤抖,乖乖坐下,疑惑的道“师兄怀疑他们是在扮猪吃老虎?”

“嗯,先说这女子,便不是好惹的人物,之前从客栈外进入,随手将白衣书生背负起来,整副动作都灵敏快捷,没有一丝拖拉,速度极其惊人,显然是位修士,隐藏颇深!”杜淳道!

木兰香眼睛一亮,幽幽的道“夫妻二人能够相敬如宾,没有丝毫芥蒂,由此说明,这穷酸书生绝对不在女子之下!”

“可他为何会隐藏修为呢?”杜淳轻笑道!

“自然是他害怕别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又或者有什么隐情,甚至是,,,,,”木兰香眼睛越来越亮!

“没错,他们极有可能就是血玫瑰!”杜淳轻松的笑道!

“可血玫瑰不是一个嘛,她二人究竟谁才是血玫瑰?”木兰香疑惑的道!

杜淳摇头笑道“你这小妮子,谁告诉你,说血玫瑰只有一人啦!”

“哎呀,师兄你看我这脑子,太笨啦!谁也没见过血玫瑰,又怎会断言他们只有一人!”木兰香笑道!

“现在我需要捋一捋思路,师妹你只需要暂且静观其变!”杜淳眼神不住变幻!

“嗯!”木兰香轻松的道!

“暂且先假设二人不是血玫瑰,根据书生所言,以及我们的发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血玫瑰是河源郡的本地人,会沧澜剑,与玫瑰有这特殊情感!”杜淳道!

木兰香点头,道“没错!”

“还有就是,杀人的章法,白衣书生提到。血玫瑰究竟是为何杀人,又是如何排列杀人的前后,以及死者的特征等,都是他的章法!”杜淳沉思道!

木兰香眼前一亮,缓缓道“也就是说,拟定出追杀令,找出血玫瑰杀人的动机与章法,便可以找出下个受害人的目标!”

“没错!”杜淳点头笑道!

“那如果这书生就是血玫瑰,又如何?”木兰香道!

“如果他是血玫瑰,那必须查清楚他的底细,等等,让我想想!”杜淳突然脑光一闪,似乎抓住了什么,急忙道!

“什么?”木兰香道!

“没什么,总感觉错过了什么重要的线索。等此事结束,必须立马禀报给宗门,恐怕血玫瑰真的不是宗门的人,沧澜剑被泄露啦!”杜淳严肃的道!

“什么!”木兰香震惊的道!

沧澜剑法中,血玫瑰正是用不传之秘的剑招杀人,万剑归宗,沧澜一点空!

如果血玫瑰真的不是宗门的人,那必须采取措施啦,毕竟我们的不传之秘,怎可被外人学习!

血玫瑰的事件,瞬间被提升至宗门大事,一旦被调查出,血玫瑰不是沧澜派的人,恐怕便只有一个办法啦,杀!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