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一十章 樊少皇

第一百一十章 樊少皇

洛阳城西,三千米开外的丛林古道之上,一风前辈目光阴沉,被身着古铜铠甲的女将军挡住去路,听闻樊少皇的话,他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让开!”一风杀心大起。

“哼,弓箭手准备!”女将军缓缓抬起右手,冷眼相对,娇媚的脸庞,被铁血的杀意覆盖,呈现出刚毅的美!

“前辈!”卓不群等人神色一变。

“小师侄,只能委屈你们啦,我必须赶快赶往七鲨门,不能陪你们调查血玫瑰啦。”一风眼神中寒光流转,猛然出手,快若闪电,狠狠的偷袭卓不群和苗巧。

“一风前辈,,”

卓不群脸色大变,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虽然不知一风为何如此,但这一刻,他却想到了血玫瑰和调虎离山计。

脑袋一昏,苗巧和卓不群,泛起森白的鱼泡眼,软倒在地!

“老夫不想大开杀戒,让开!”

一风前辈面色冷寂,左手狂刀,右手软剑,杀气淋漓!

“胆敢再踏前一步,杀无赦!”

女将军手持青铜古剑,敏锐的感觉到空气中伶俐的杀意,却没有后退,作为一个将领,即便是畏惧,也不能逃窜!

“那便别怪老夫,辣手无情啦!”

一风的身影骤然消失,刀光剑影不断闪烁,每一次出现,都会无情的带着一条生命!

“放箭!”

女将军一声令下,数百支箭冲天而起,化为密密麻麻的箭幕,呼啸的朝老者席卷而来。

“哼!”

老者的实际很强,强大的恐怖,身影化为道道残影。难以琢磨,手起刀落,鲜血飞溅。

半晌之后,一片血雨洒落下來,血雨之中有一具具尸体,掉落在地上。在女将军的身后砸出大片烟尘,

有的脖子被人斩去了一半,有的直接一刀两半,更多的却是一剑封喉。

老者对森密的箭雨,视若无睹,在硝烟之中,缓缓的继续向前走,刀不断滴血,剑刃也被猩红覆盖。双眸中充满不可遏制的杀意。

“你,,,”

女将军盯着一反常态,宛若魔神的老者,脸色惨白,不断后退,发自灵魂的畏惧。

“不愧是曾经的风云人物。即便是实力大损,仍旧不可小觑啊!”

樊少皇双手为抬。在四周撑起耀眼的光罩,将全部的箭矢阻隔在体外,将昏迷的卓不群二人护在身下。

“一群蝼蚁,也想阻挡老夫!”

一风双眸寒光流转,身影瞬间消失,眨眼便出现在女将军身后。毫不留情的举起手中的屠刀!

“少城主!”

周围的士兵各各遍体鳞伤,舍弃弓箭,手持青铜古剑,惊骇的朝女将军奔袭而至。

可惜,蜕凡境界的强者。又岂会是他们这些仙根境界的小蝼蚁,所能够抵挡的,没有弓箭的远程攻击,他们便只剩下被屠杀的命运!

“少城主?”樊少皇眉头微挑,身影骤然消失!

女将军的实力也不过仙根中期,被老者的杀机锁定,脸色苍白,身体也不断颤抖,却连脚步都移动不开。

她眼神中满是绝望,早知道对方强大,却没有到强大到如此地步,完全是蝼蚁撼大树,不自量力啊!

“少城主!”

幸存的士兵,双目滚圆,杀气腾腾,惊骇的同时也充满无奈,曾几何时,这英姿飒爽少城主,是他们所有卑微士兵的倾慕对象。

虽然两者的地位差距,成为彼此永恒的悲哀,却依旧止不住对女子的爱慕,今日,眼见对方就要香消玉损,眼睁睁的却无能为力!

愤怒,悲哀,恨!

他们发疯的朝老者扑来,没有了任何恐惧,死,也无所谓!

“呵呵,何必呢!”

女将军在这临死的一刻,笑着留下泪水,这群士兵,她带了六年,从她十二岁开始接管。

今天,因为她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却要导致全军覆没,她很自责,很后悔,不甘绝望的闭上双眸。

“哼!”

一风的精神有点恍惚,若放在平时,他自然不会对这些人大开杀戒,因为樊少皇之前的话,让他的心智失守,眼中只有杀戮,以及无休止的发泄!

“铛!”

眼瞧,女将军将被一刀两半之时,樊少皇的身影,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老者的数丈外!

樊少皇微微抬手,宽松的衣袍下,飞出一柄青铜巨枪,怕是有柱子那么粗,上面雕刻着各种纹路,长达数十米,携带无穷威力,动杀过來。

“好枪。”

一风前辈眉头微挑,左手狂刀骤然反转,青铜巨枪在临近他身体的时候,轰然炸开,断成了数节,向着四方飞落,砸落在地上,冒出大片的火星。

“她,你不能杀!”樊少皇一反平常的儒雅,浑身散发着狂暴的灵气,四射开来!

微微抬手,倒插在地上的十多柄战刀,不断颤抖,仿佛通灵般,拔地而起,宛若狂龙,呼啸的冲向老者。

这些战刀,经过樊少皇的灵力加持,每一柄的威力都庞大无比,堪比蜕凡巅峰的全力一击,十多柄战刀同时斩出,那威力可想而知,简直能够震动天宇,

大地在翻腾,传來动人心魄的刀啸声,

半晌,地底炸开,十多柄战刀被老者袖中间格挡来,化为巨型炮弹,重重的砸落外地。

地面离开一道巨大的缝隙,樊少皇面无表情,步伐依旧缓慢,走过缝隙,隐约可以看见地缝下面,有一具被乱刀砍死的尸体,尸体之上还有灵气在穿梭,骨头都冒着玉光。

尸体,是不幸被大刀击中的士兵,人随已经死去,狂暴的刀意和毁灭的剑气,却依旧不断流转。瞬间撕裂他的肉身。

“嘭!”

爆破的士兵,骤然爆炸开来,化为点点猩红的血雨,腥臭的碎沫洒落一地。

樊少皇跨过了地缝,继续前行,风轻云淡。衣袖飘飘,显得格外的潇洒,点点血色的星雨,靠近他的身体,便被无形的力量撕扯成泡影。

“你想跟我作对!”盯着眼前的神秘少年,风啸云眼瞳骤然一缩,他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种感觉,在他成名以后,已经很少体味到啦。却不曾想,有朝一日,居然从一个少年身上察觉到。

“前辈天赋若没有陨落,即便晚辈再修炼十年,也不是前辈的对手,可惜,陨落的天才不再是天才,前辈你老啦。还是安分点吧!”樊少皇恭敬之余,神情中闪过一丝不屑。

老者的眼神格外阴冷。双手紧握刀剑,手指都被压迫的铁青,脸色更是十分难堪。

没错,若不是六十年前的变故,他始终没有走出情关,早就是沧澜派的掌教。威风凛凛,风华绝代。

又怎会沦落为如今的落魄模样,还被一个小辈欺压。

“虽然老夫不知道你是谁,但想要救这个女子,还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风啸云冷声道。

“既然如此。晚辈便不客气啦。”樊少皇横眉冷竖。

“杀!”

周围的士兵缓缓逼迫而来,虽心惊胆战,却依旧提起屠刀,想要趁老者不备,将其斩杀。

“不自量力!”

老者右手反转,重新隐藏夺命的软件,化为伶俐的鹰爪。

“嘭咔。”

一名身材魁梧的士兵,被老者捏碎了脖子,扔飞了出去,尸体撞在怀抱的参天大树上,摔得四分五裂,骨头粉碎。

剩下的几人连连后退,脸色惨白,对老者生出了畏惧之心,出手太狠辣,让人感到心悸。

老者御风而行,脚步沾地,脸色沉着,一指点出,一连洞穿了两人的眉心,倒在地上,头上留下一个指头大小的血孔,里面流淌出红白相间的液体。

见此一幕,其他的士兵终于被吓破了胆,疾速飞逃,口中想要呐喊出來,但是才刚刚张嘴,一道白色的细剑就从背后贯穿了进來,剑尖从他的口中伸出。

“前辈,对弱者出手,恐怕有**份吧。”

樊少皇面色淡然,双手微拖,凝聚成一面白色的金属光膜,罩住了全身!

随手甩出数十道光剑,自动融入悬空的兵器其中,狠狠砸入地下,紧接着猛然抬手,将地底涌出的岩浆给打飞了出去,四处飞溅。

周围的士兵见此急退,但是依旧被岩浆沾上了衣服,引起一阵凄惨的嘶哑长叫,眨眼盔甲下的衣袖便烧掉了一截,化为飞灰,连手臂都瞬间化为粉末!

呼啸的岩浆化为奔腾的火龙,在空中不断的缠绕,疯狂的涌动,张口将老者吞噬。

“刀剑合体,千秋无痕!”

奔腾的火龙腹部,不断的驱动,风啸云苍老而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仿佛来自幽冥的鬼吼!

“轰!”

狰狞的火龙,在空中痛苦的咆哮,疯狂的扭转,身体中碰发出闭眼的白光,千万条犀利的剑芒,冲破火龙的躯体,骤然爆炸开来。

岩浆四射,宛若从天而降的火炎,焚烧一切,来不及逃窜的士兵,都被瞬间燃烧成渣渣。

硝烟弥漫,尘埃落尽,风啸云破烂的身体,缓缓从火焰中,踏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樊少皇。

“小子,还真是小窥你啦!”

风啸云嘴角开裂,不断溢血,身上的气势疯狂的飙升,手中的刀剑,也噼里啪啦的展开裂纹,仿佛随时都要破碎。

“刀好,剑更好!”

樊少皇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平凡,宛若深不见底的泥潭,让人看不透,摸不着,心声戒备。

风啸云手中的刀剑,光芒四射,格外刺眼,压抑的荒古气息,从天而降,惊人的威压,连樊少皇都心生战栗!

“这是陪伴老夫六十年的刀剑,经过多次锤炼,已经抵达下品灵器的地步,自从那次过后,老夫便从未再使用过!”风啸云眼神中闪过一丝柔情,摩擦着刀剑,仿佛对待自己的亲人。

“在下可没有兵器,前辈恐怕要胜之不武啦。”樊少皇虽心底震惊,表面却依旧风轻云淡!

“冷面神医,名声响彻修仙界,一双出神入化的铁掌,以及防不胜防的医术,不仅能够救人,恐怕也是最恐怖的杀人利器吧。”风啸云对冷面神医虽然不熟悉,却在修仙界,经常听人谈起。

“阁下是想跟我决一死战?”樊少皇并没有出手的准备。

“你害怕啦!”风啸云冷笑道。

樊少皇负手而立,重新回归孤傲的本性,平淡的道“是怕”

“怕什么!”风啸云心头微动。

“怕死,怕你含恨而终。”樊少皇道。

“你狂妄啦,就这么自信,能够在老夫的灵器下,逆转局势,杀了老夫?”风啸云眼神微怒,手中的刀,不由自主的一紧。

“嘿嘿,前辈若想离去,便就此离去,或许还能够见那风鲨一面。若想要斩杀这女子,对不起,晚辈只能殊死力搏斗啦。”

樊少皇手中五彩的光线,不断的回旋缠绕,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心惊胆战的错觉。

听到樊少皇的话,风啸云的脸色一变,确实他没有把握,即便手持两柄灵器,也依旧极度无力,难道,他真的是老啦?

“哎!”

风啸云缓缓摇头,放下手中伶俐的刀剑,仿佛瞬间苍老数十岁,眼神也不再犀利,变得格外浑浊。

“大限已到,她还是否活着?”风啸云脸色沧桑的道。

“六十年沧桑变化,花容月貌早已不再,只是一个行朽将木的老妇。你也大限已到,确定要探知她的消息?”樊少皇道!

“当初是我辜负了她,今日,老夫面临生死终于大彻大悟,不管结果如何,老夫也要前去赎罪!”风啸云道。

“若她心已死,恨未消。又该当如何?”

“恨未消,老朽自当以死谢罪,终究是逃避不了。老夫逃了六十年,仍旧是没能够逃脱这命运的轮回。”风啸云道。

“好,不过你此去,能不能见到她。以及他人的阻拦,能不能创过去,你应该要早做打算!”樊少皇道。

“哎,还看得始终要来,该走的始终要走,还见的又怎能不见。”风啸云转身离去,佝偻的后背,格外沧桑,速度很慢,渐渐走远。

“哎,没有本少爷的帮助,你的夙愿恐怕永远都不会实现。算啦,不久便会相见,不急在一时,若不是灵主大人嘱咐,你这破烂事,本少爷还真懒得理!”盯着渐行渐远的风啸云,樊少皇摇头不住叹息。

此去七鲨门,可并非表面的简单,老头不仅会遇到她的老情人,还会遇到他的大仇人,以及从小便立志斩杀他的风鲨!

而且,老头真气涣散,本就大限将至,现在看来,能不能撑过今夜,还真是个未知数!

总之,此去七鲨门,风啸云便注定一死,只是死法不同,最好的肯定是,能够得到她老情人的谅解,化为鸳鸯,共踏黄泉。

最坏的,也是进不了山门,完不成夙愿,或被仇人乱刀砍死,或者含恨而终,不愉而死。

“为什么救我?”女将军在士兵的搀扶下,来到樊少皇的身旁,惨白的脸庞,充满疑惑。

“你的母亲是谁?”樊少皇并未回答女将军的话,而是冷声的反问道!

“你想干什么?”女将军眉头紧锁,理智告诉她,这家伙跟她父亲,有些莫名的关系!

“回答就是,否则,便别后悔,,,,”樊少皇转过身,大步向前走去。

“你为何不走!”女将军冷声道。

“我还有其他的任务!”

“你想杀我父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