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零一章 衙役

第一百零一章 衙役

灯火阑珊,狭窄而简陋的空间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

周围隐隐传出凄惨的鬼哭狼嚎,声音断断续续,仿佛来自九天炼狱,让人阵阵心悸。

卓不群幽幽醒来之时,脸色骤然苍白,感受潮湿的空气,他瞬间明白,自己真的进牢狱啦。

“糟糕!”

卓不群顾不得地牢的肮脏,急忙盘膝坐下运转灵力,猛然张开双眸,却惊恐的发现,丹田不知何时已被死死禁锢,无法汇聚灵力。

“来人,快来人!”

卓不群快步走向牢房边缘,手握粗糙的铁栏,心中羞怒交加。

堂堂沧澜派的精英第一,竟然会沦落为一介囚徒,还是这么肮脏的地方,简直是耻辱。

若是换做其他人,定然会瞬间被愤怒冲昏头脑,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不过,显然卓不群不是这样的人,他非常聪明,瞬间便冷静下来。

“瞎嚷嚷什么,打个小差都不让人安生。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啊!”

远处传来沉重的开门声,以及紊乱的脚步声。

卓不群眉头微挑,从对方的脚步来听,显然轻功不好,而且内息不强,由此可以判定,此人修为定然不高,最好也不过蕴灵中期。

放眼扫视四周,卓不群心头暗暗叹息,看来他们真的是在城主府的牢狱中!

这层地牢应该设计在地下,分前后对立分布,中间有一个还算宽敞的通道,其他牢狱都空荡荡的,不过从点点漆黑的干血来看,此地不是死牢。就是终身囚禁的牢房。

没多久,一个衙役的身影,便迈着虚浮的脚步,朦胧着双眸,从阴暗的大门出,慢吞吞的走来!

“臭小子。看你衣着华丽,不像是普通人啊!”

身着衙役官差服装的瘦小汉子,腰间挂着一把大刀,吊儿郎当的盯着卓不群上下打量。

“在下,乃沧澜派精英第子,有要事见城主大人,还望小哥通报。”卓不群眉头微皱道。

从官差的身上,他敏锐的嗅到浓厚的酒色气息,让他紧忙屏蔽感知。而且对方脸色苍白,显然是时常出入酒色场所,纵欲过度!

仅仅是片刻的观察,卓不群便将衙役看透的七七八八,不过冥冥中却又感到一丝不对,仔细回想,却找不出根由。

难道是错觉?卓不群再次仔细的打量眼前的衙役,确定没有看错。便迷惑的满了摇头。

“嘿嘿,就你这尖头猴腮的模样。还沧澜派弟子。切,沧澜派的弟子,即便是城主大人,都要恭敬万分,怎会沦落牢狱。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啦。敢冒充沧澜弟子!”

官差依靠在牢房之上,毫无节操的伸出手指,捅了捅鼻孔,又毫不避讳的在身上抹了抹,眼睛微挑尽是不屑。

“嘿嘿。大哥真是慧眼识人,果然是高手,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虽然看到衙役肮脏的模样,卓不群眉头紧皱,却仍旧强忍着呕吐,从怀中取出几锭银子,悄悄的放入衙役的手中。

“小子,你这是何意!”

衙役慵懒的模样瞬间收敛,一副大义凛然的道,让卓不群微微一愣,难道自己的推断错啦?

不过,卓不群随即释然,这衙役虽然表面公正无私,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将银子藏在怀中,眼眸直冒精光。

前几日,衙役在回春楼,还没快活够,便被人给一脚踢出来啦,心中郁闷好几天。可惜离月供还有二十天左右,让他饥,渴难耐,****中烧!

卓不群这几锭银子,可正是雪中送炭,再加一把火,让他火热的心,再次燃烧起狂暴的****。

“大哥跟你打听点事呗。”卓不群幽幽的道。

“说吧!”

衙役得此钱财,心情大好,双眸升起点点星辰,思维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翻云覆雨去啦。

“与小生同时昏倒入狱,可有其他人?”卓不群紧张的道。

他还是最担心苗巧,根据短暂的记忆,苗巧当时应该也被风啸云偷袭,昏倒过去。

若是她的修为也被禁锢,恐怕在这人情冷暖的牢狱中,少不了要吃些苦头。

“嘿嘿,城主府的牢狱,又岂是平常人能够进的,不是其他城的奸细,便是大奸大恶之人。”衙役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平淡的道。

拿人钱财,虽不必替人消灾,但忠人之事,衙役还是很明白的。

“老哥的意思是,昨日,就小弟一人狱?”卓不群微微一喜道。

这样想来,定然是苗巧提前清醒过来,飘摇而去。这样的结果,卓不群已经很满意啦。

“你小子,别想跟老子套近乎,俺可不吃这套。”衙役一愣,伸手朝卓不群脸庞轻拍去,却被对方理智的闪避过去!

开玩笑,卓不群可是沧澜派的精英弟子,虽此时人在屋檐下,但姿态也不能低到任人打脸的地步!

“哦对啦,今天没有其他人,但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性情十分刚烈,刚关进来。便被牢笼中的罪犯,给欺辱弄死啦。”衙役幽幽的道。

“什么!”

卓不群双目浑圆,如遭雷劈,心中的悲愤,化为奔腾的怒火,疯狂的燃烧,他不信,也不敢信!

这一刻,卓不群心中满是疼痛,也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思。

他与苗巧青梅竹马,从小便一起被铁长老收养,两小无猜,中间也许有一点点情愫,但二人都不肯点破,只是压制在内心深处。

苗巧将他当做哥哥,他也一直将她当做妹妹。

终于在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那一点点情愫,真的是爱!

“小子,难道你和那女子有什么关系?目前他的尸体。已经被其他人,送往城东的乱葬岗啦。”衙役满头雾水的盯着卓不群,不知他为何发怒。

“大哥,能不能给我几枚金针!”卓不群神色冷寂,眼神的杀意若隐若现。

“我擦,金针?小子你是脑袋被烧坏拉吧。即便是银针,老子都找不到!”衙役听此,立刻跳了起来,即便是把他的家底掏空,也拿不出一枚金针啊。

卓不群依旧矗立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衙役,仿佛想要吃掉他,暧昧的眼神,让衙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蝉。

“好吧。好吧,怕了你啦。金针没有,不过铁针倒有几枚,那可是俺家春给俺的定情信物,你就凑合着用吧!”衙役神色蛋疼的,从衣服上取出几枚绣花针,丢给卓不群。

卓不群双眸无神,下意识的接过绣花针。心思却停留在师妹苗巧的生死之上。

“哎,听说城主的大儿子回来啦。好像叫什么樊少皇,也不知俺的月供,会不会涨,真期待!”衙役摇了摇头,准备离去,神色有点滑稽。

“你说什么。樊少皇是你城主的儿子!”卓不群震惊的大叫,思维迅速转动,在这个时候,城主的儿子竟然回来啦,与玫瑰的刺杀。定然有着联系。

要知道,朱丹便位列血玫瑰的追杀令中,樊少皇此时回到洛阳城,究竟意欲何为,难道只是想要保护他的父亲?

“哎,是啊,不过听说城主不怎么待见他。之前在城门在,樊少皇刚回来,城主就立马给他了几巴掌,因为这樊少皇竟然是个废物,体质虚弱,不能习武!”衙役没有转身,继续向前方走去,略微叹息的道。

“城主不待见樊少皇,体质虚弱,不能习武,是个废物!”卓不群不由露出一丝龊笑。

他虽然没有见过樊少皇动手,不过却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他的强大,要不然,一风前辈也不会同他一起演戏,才能够接机,将其擒拿!

“七鲨八竹十二丹,釜底抽薪灭阁甘!七鲨八竹,,,,七鯊八竹,,糟糕!”卓不群眉头紧锁,猛然张开双眸,眼神中那是震惊,张口吐出一口气道“隔开一个字,竟然是最后一个人的名字,鲨竹丹,第薪干,杀朱丹,第一个!”

血玫瑰的第一个目标,竟然是城主朱丹,卓不群瞬间将一切想通,但樊少皇的来意,却让他心生警惕,看来对方对女将军的到来,早有预料。

吸引众人进入森林,再引出樊少皇,女将军的出现,便注定自己经受牢狱之灾,给天黑作案争取时间。

路途当中,樊少皇所言之事,正是挑起风啸云的心结,让他暴怒离去,应该是去除不定因素,怕他妨碍血玫瑰作案。

而且,如今自己又在牢狱中,此时血玫瑰做案,谁能挡得住!

“喂,还有一个时辰,天就黑啦,老子睡一觉就也该换班啦,没事别打扰老子啊。”远方黑暗的角落中,衙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咧嘴一笑,嘟囔的道“嘿嘿,我的小春花,哥哥来啦!”

远方传来阵阵打呼噜的声音,显然衙役已经睡着,在为晚上的春花大战,储备精力。

这几天,他也是累啦,如今终于又有钱啦,怎能不再大战三百回合?

“糟糕,天快黑啦。”卓不群脸色微变,挥手将几枚绣花针,打入腹部的丹田之内!

卓不群缓缓闭上双眸,眼皮不住颤抖,头顶升腾起白烟,他在试图通过银针,运用秘法,强行冲破封印,解开灵力!

血玫瑰的第一个目标竟然是城主,而且距离天黑,也就是游戏开始,血玫瑰出手杀人的时间,也只剩下一个时辰。卓不群必须尽快冲出牢房,不仅是为了朱丹,也是他的师妹。

是留下,陪血玫瑰斗智,阻止他杀朱丹。还是自动认输,舍弃朱丹,前往乱葬岗,验证师妹的死活,对卓不群,这是个选择!

卓不群没有发现的是,阴暗的角落中,始终有两只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看身形似乎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