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拜寿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拜寿

八竹山庄,属于洛阳境界,庄主孟苇汀在江湖很有威名,不过却是恶名昭彰,人见人怕。

从八竹山庄走出来的弟子,都嗜血成性,在江湖上滥杀无辜,不过这些人也确实强大,拥有诡异的兽性技能,十分诡异!

比如,大公子孟楠,从小力大无穷,三岁就能够扛鼎,九岁徒手裂猛虎,被世人称之为小霸王。

再说,大小姐孟婷婷,身材婀娜,柔韧性好吓人。据说能够将身体扭曲到极限中的极限,在三年前,曾经在杀手的包围下,她竟然将身体扭曲,装进矮小的盒子中,躲过一劫。

孟婷婷在江湖很有盛名,人称软妹子。虽然整日带着面纱,不以真容现身,但却是这份神秘,让人生出无穷的闲暇,即便是面纱下的脸再丑,光看身材就能吸引一大批的狼。

其他的孟家子弟,都拥有着各自的特征,仿佛与妖兽合体,极其不凡,曾有人看到,有个孟家弟子,竟然拥有三头六臂!

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被传的沸沸扬扬,不过即便是沧澜派插手,依旧没能够证实此事,最终被八竹山庄镇压下去。

今日,乃是孟苇汀的六十大寿,天色漆黑,方圆十里的势力,却都不敢怠慢,匆匆的向八竹山庄赶来。

八竹山庄有点诡异,白日空无一人,夜晚却人生鼎沸,仿佛是个地下城,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来自哪里,又去了哪里!

“无垢城,秦家家主到!”

山门前,灯火通明。不少的家族都携带重礼,前来给孟老爷子拜寿。

“哈哈,秦兄,滕兄,幸会幸会!”中等身材的中年,在侍卫的带领下。缓缓朝前方的大殿走去,途中遇到熟人,自然要打声招呼。

“哈哈,离火兄,来的挺早的,莫不是也接到什么消息?”

前边的两个中年,腰间盘着紫色软剑,衣着华丽,眉间气宇轩昂。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缓缓转身,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略有深意的盯着离火。

“哈哈,你暂且下去吧!”离火挥手示意侍卫退下,迈动步伐,缓缓朝二人走来。

离火是八竹山庄附近的家族族长,擅长操纵火焰。他面部有点亮黑,眉目间略有燥热。显然是经常接触火焰。

来回打量四周,见无人窃听,离火低声继续道“听说血玫瑰,今晚行刺的目标,就是孟苇汀!”

“哦,离火兄。是如何得知的?”秦岚和滕浩面露诧异,震惊的道。

“嘿嘿,你们还跟我打哈哈,若说秦兄不知,我还信几分。但滕兄却是天机阁的外门执事,以天机阁的信息网,不会不知道吧!”离火此人,极其精明,脾气暴躁,却不失心细。

“呵呵,离火兄见笑啦,我只是一个外门执事,根本接触不到那个层次的信息,又是如何的得知。只是不知道离火兄又是如何的得知的!”滕浩负手而立,一身儒雅的气息,乃是天机阁的执事。

天机阁,北陵最大的信息贩卖中心,只要你拥有足够的财富,便能够查出你任何想要的信息,小到猪马牛羊失窃,或者出轨**和小三,大到天下格局的运转,人间仇敌的诞生。

没有你查不到的,只有你意想不到的,这就是天机阁,贩卖任何你想要的信息,当然你也可以贩卖信息给天机阁,只要被证实,则会得到丰厚的奖金。

不过,天下没有天机阁查不到的,想要贩卖信息给天机阁,再得到丰厚的奖励,简直是不可能。

外界有传言,被称为:天道有疏,人算无漏的天算子,就是天机阁的阁主,这名头可吓坏一波人!

“哼,还不是让你天机阁算出来的,不过你们也太黑啦,只是这个普通的消息,居然也要五百金币。”离火愤愤不平的道。

“血玫瑰的信息,再天机阁如今也是机密,离火兄窥探他,自然要付出一些代价,若是窥探孟苇汀的寿辰,自然便宜很多!”滕浩笑着道。

“哦,看二位的装束,显然是有备而来,早知道,老子也带一把腰带宝刀!”离火盯着秦岚和滕浩腰间的腰带,眼瞳满是羡慕。

“离火兄见笑啦,你的控火术,再方圆几里都是很有威名的,刀剑怎能比得上你的烈火焚身术!”秦岚微微笑道。

“嘿嘿,滕兄,看在咱们多年朋友的份上,能够如实告知,孟苇汀今天的寿辰,能不能过!”离火嬉笑的神色,骤然一转,无比严肃的道。

“哎,离火兄也太难为在下啦,天机阁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滕浩摇头叹息的道。

“嘿嘿,在下自然知道,一百两银子!”离火道!

“三百两!”滕浩阴测测的道!

“一百五十两,不能再高啦!”离火道!

“二百两,不还价!”滕浩道。

“滕兄,,,你,,,”离火眉头微皱。

“嘿嘿,对离家来讲,这个消息可是无比重要的,离火兄还在乎这点银子!”滕浩一副吃定离火的模样,依旧负手而立,面色淡然。

“哈哈,多谢滕兄告知,兄弟明白啦,再见!”离火猛然抬头,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转身拱手,向前方极速离去。

秦岚叹息的笑道“哎,滕兄,你这番话,不是变相的回答出答案啦嘛。”

“哎,离火兄别走啊,可以商量,一百八,一百六,一百五就一百五!”见离火真的离去,滕浩脸色一变,急忙追上去,讨价还价的道。

可惜离火依旧不撒他,抬腿向山庄中走去,仿佛没有听到滕浩的话语。

“一百两!”滕浩大声道!

离火仍旧不理他,缓慢的行走,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

“不要钱,白送你要不要!”滕浩气馁的道。

刚说完。他就后悔啦,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很明显,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究竟在哪里啦!

“要,当然要。之前滕兄所言,我还有几分迷惑,如能解答,也甚是不错!”离火目露精光,神色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豁然扭住躯体,快步退回到滕浩的身旁。

“你,,。,哎,无赖啦,果真是交友不慎!”滕浩心中感叹万分。

“离火兄,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只要是滕兄权限以内的,随意问,这么好的机会可不多啊!”秦岚不由笑道。

滕浩脸色一变。急忙道“在下只承诺出手孟苇汀的讯息,其他的不行!”

“好。我也不为难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个字,这孟苇汀能不能从血玫瑰手中活命!”离火凝重的道。

“能!”滕浩道!

“不可能,血玫瑰名声响彻武林,连小云豹傅冲,都被他一剑杀死。为何实力相当的孟苇汀,能从他手中活命!”离火神色暗淡,不可置信的道。

离火的家族,距离八竹山庄最近,平时可没少被八竹山庄压榨。特别是最近,还接连失踪数名子弟,找到时,已经被杀死分尸。

毫无疑问,此事定然很八竹山庄脱不了干系,长久下去,他离家岂不是要被一点点吞噬!

“血玫瑰不简单,八竹山庄又怎会简单,虽然天机阁将血玫瑰的身价提高数倍,但并不代表,他随时就能够灭掉八竹山庄,孟老狐狸可不是吃素的!”滕浩将离火的神色变化,全部看在眼中,摇头叹息的道。

秦岚眉头紧皱,幽幽的道“是啊,八竹山庄不仅行踪诡异,隐藏的底蕴,也十分怕人,没有相当的势力,很难剿灭孟老狐狸!”

“既然如此,那便告辞啦!”离火的脸色并不好看,甩了甩衣袖,躬身离开。

如果给离火一个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对孟苇汀动刀子,但可惜,竟然连血玫瑰都杀不了孟苇汀,着实让他跟意外。

以天机阁的信息网,能够算出孟苇汀不会被血玫瑰所杀,并不是难事。

孟苇汀胆敢在这个时候举办寿宴,自然也花钱向千机阁打听过,那点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离火兄慢走!”秦岚和滕浩,面色淡然,盯着快步离去的离火,不由相视一笑。

“滕兄,血玫瑰真的杀不了孟苇汀?”秦岚负手而立,在大殿的阶梯前停下,疑惑的道。

他很相信天机阁的信息网,以及算卦捕捉天机的能力。不过,血玫瑰的实力,确实远在孟苇汀之上。

“杀不了?这个不见得,不杀并不代表杀不了,至于为什么不杀,恐怕只有血玫瑰知道,不过根据天机阁的信息,今晚孟苇汀必死!”滕浩一身儒雅,尽显高深莫测的气息。

“此话怎讲!”

秦岚眉头紧皱,之前滕浩可是说,孟苇汀能够在血玫瑰的手下逃窜的,为何现在又说他必死无疑!

“血玫瑰不杀,并不代表,别人不杀,总是,今日,孟苇汀必死!孟家,必灭!”滕浩悠悠一笑,缓步向阶梯跨去。

“看来滕兄此来,并非是为了八竹山庄,而是这血玫瑰啊!”秦岚摇了摇头,缓缓很上去。

谁杀孟苇汀都无所谓,只要不牵扯秦家,一切都好说。

“没办法,血玫瑰的资料实在太少,就连天机阁,都没能够查到他的身份!”滕浩没有回头,不紧不慢的朝大殿走去。

“恐怕不是没有调查出来,而是很多人没有权限探查!”秦岚作为秦家的家主,自然有其独到之处,不说绝顶聪明把,但绝对可以称之为老谋深算。

血玫瑰的资料,凭借天机阁的实力,只要重视,和一定的佣金,定然能够查出,只是很多人都没有调查的权限。

“秦兄,走吧,很多人都已经就位,再不去,孟老狐狸就要着急啦!”滕浩幽幽的笑道。

“好!”秦岚不再多想,快步跟了上去。

,,,,,

“八竹山庄,终于到啦!”

山脚下,依稀还有不少人,接待的子弟都笑脸相迎,举止大方,一副正派弟子的模样。

秦枫依旧一袭白袍,紫色的头巾,黑色的发束,给人一种俊郎风神的清新感,只是气质太过温雅,否则定然会被认为是豪门大少爷。

“来者何人,此地是八竹山庄,并不接待游客,还望速速离去!”接待人员,站立在山间的古道上,见白衣少年和面纱女缓缓走来,不由冷声喝道。

根据目测,以及长年察言观色的经验来看,这白衣书生定然不是给孟苇汀祝寿的,很想是书香门第的公子哥,游山玩水来的。

而且即便是孟家邀请人,也不会派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前来拜寿吧。

“我们可不是游客!”秦枫轻摇薄扇,回头看了眼面纱女纪冷月,幽幽的笑道。

“我们是纪州城的纪家子弟,这是贺礼,麻烦通报一下!”纪冷月会意,从身后取出一个盒子,双手奉上。

虽然魔姬内心非常不情愿,但没办法,既然答应秦枫,在他身边当一个小丫鬟,她就毫无怨言。

只是她堂堂一个半步巨擘级别的强者,竟然要低眉信手的躬身她人,无疑不是一种历练。

若放在从前,她定然会毫不犹豫的敲碎对方的脑袋。

“纪州城,纪家,我家庄主似乎并未邀请阁下吧。”接待的弟子,并未接过贺礼,冷冷的道。

“那还请通报一声!”秦枫挥手,示意魔姬将贺礼收起来,对接待的修士微微一笑道。

“好!”

接待的修士,眉头紧锁,稍微思考,便抬腿向山峰之上,奔跑而去。

“为何不赶快杀人,离去。难道你真的想跟卓不群在八竹山庄决斗!”对于秦枫光明正大前来拜寿的举动,魔姬看不透。

“冷月,这就是你很我的不同,也是我为什么答应让你留在身边的理由!”秦枫负手而立,虽然在笑,却给人一种俯瞰苍生的感觉。

“什么意思!”魔姬迷惑的道。

“因为你不懂人生!”秦枫略有深意的回眸一笑。

“人生?”魔姬不屑一笑,她的年龄比秦枫大七岁,竟然被一个小屁孩说不懂人生。

还真是讽刺啊!

“以后你会明白的。人活着不是为了整天杀杀,而是热血的过程,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只是扮演的角色不同,感悟就不同!”秦枫仿佛是一个大彻大悟的老禅师,站立在高山流水前,闭上双眸幽幽的道“用你的心,感悟世界!”

“我确实不明白,在修仙的国度,实力之上,否则只有被杀与玩弄,这是丛林的法则!”魔姬抬头幽幽的道。

“其实,一切都只是游戏,这是修仙界的一场生死竞赛,适者生存,杀戮与被杀戮的游戏。”秦枫的目光很缥缈,似乎能够穿越时空的限制,看到某些东西。

望着高深莫测的秦枫,魔姬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明白了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