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六十九章异变

第一百六十九章异变

正在秦枫神色冷寂,准备全力运转眉心独眸进行反击之时,却瞳孔骤然一缩,鬼王宛若鬼魅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眼帘。

“滚回去!”

鬼王脸色阴沉的吓人,刚刚闪现在秦枫身前,还尚且没有站稳,便猛然反转身体,抬起秀美的大长腿,快若紫色的闪电,将阴神的攻击招式瞬间齐齐粉碎,势如破竹般,突破对方的防线,轰击向阴神的胸膛。

轰!

突如其来的鞭腿,宛若蟒蛇摆尾,阴神脸色大变,眼瞳中满是惊恐。想要躲避,却惊恐的发现进退的地点,都被鬼王封锁。

无奈之下,阴神只能心底一声大吼,坎坎运转灵力,在身体表面凝聚一道铠甲,却并没有什么用。

阴神本只想着斩杀秦枫,那曾想鬼王竟然如此激动,不仅辣手无情的偷袭,招式还如此刁钻伶俐。

一记鞭腿,夹杂着鬼王的道,光看威势都能够崩山裂石。

没有奇迹发生,鬼王直接撕裂阴神判军的魔灵盔甲,重重的轰击在胸膛之上,刹那间血液飞溅,骨骼交错折断的声音,清脆的传递开来。

“鬼王,你什么意思。”

从阴神攻击秦枫,再到鬼王突然出手偷袭,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阳神判军短暂的呆滞后,愤怒的仰天咆哮,随即浑身漆黑的烟雾疯狂的奔腾,壮若猛虎归山,骇人的气势迅速飙升。

嘶拉~

阳神判军双目浑圆,眼瞳中满是狂暴的杀意,猛然挥手将缠绕在身上的诡异拴天链,撕裂成粉碎,彪悍的姿态,让人见者心惊。

眼见鬼王翻脸无情,不仅偷袭,还将阴神打成重伤,生死不明,阳神判军心中的愤怒无法抑制。

难道这次前来鬼王殿,本就是一场阴谋,鬼王早就发现杨烨的身份,故意将杨烨抓捕到此地,目的就是请君入瓮,一举将他们兄弟两个斩杀。

“好毒的计谋,鬼王别以为老子怕你,想要灭我玄冥教,就准备好玉石俱焚吧!”阳神判军与阴神判军情同手足,事情抵达这一步,阳神的精神都似乎有点失常。

“阳神判军,你冷静点。”

见事态不受控制,场面惊变,慕容兰娇急忙上前一步,挡在阳神判军的身前,想要阻止发狂的阳神。

如果阳神判军抑制不住愤怒,非要斩杀秦枫或者鬼王,鬼王说不好真的会灭了他。

虽然慕容兰娇也不想嫁给阴阳判军,不过这个时候,为了鬼王殿的大计,他们还不能死。

“慕容姑娘你让开,否则别怪本判军翻脸无情,连你一块斩杀。”阳神判军越想越迷惑,越迷惑越愤怒,被慕容兰娇挡住去路,显的格外暴躁。

“阳神判军,并非你想的那样,这位少爷乃我鬼王殿的……”

慕容兰娇脸色惨白,身体不住颤抖,被对方的强大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努力挺了挺气闷的胸峰,她正准备向阳神判军解释的时候,却被一声大吼打断思维。

“毒仙,蔷薇,拿命来!”

立身在鬼王的身后,盯着窈窕,浑身透露着神秘的女子,秦枫却没有想象的痴迷与喜悦,反而双目浑圆,平静的脸庞被浓郁的杀意覆盖。

鬼王冰冷的气质,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熟悉的姿态让秦枫的理智,瞬间被杀意覆盖。

六个月前的就是这个身影,不仅用噬魂术和毒药害自己,还协助青龙帮灭了他秦家,血海深仇如何不恨。

时至今日,秦枫依旧不知道,父亲秦洪并没有死,秦家也没有灭门,一切都只是幻觉,是他父亲的计谋。

如今秦枫心中只有一个执念,杀!

杀掉眼前的女人,杀掉害他全家的女人,一个蛇蝎心肠的美人。

秦枫眉心的独眼疯狂的扭曲,猛然张开,古朴苍凉的气息,宛若决堤的洪水疯狂的咆哮。

“就是这种气息,他的气息!”

感受身后同样熟悉的气息,鬼王的美眸轻颤,急忙转过身去,神色瞬间呆滞,一个铁拳在眼帘无限的放大。

本以为看到的是熟悉的脸庞,以及温文尔雅的他。鬼王却没曾想秦枫滔天的愤怒,挂满了整个脸庞,如此浓郁的怨恨,究竟发生了什么?

轰!

秦枫的愤怒无法遏制,毫无防备甚至有点欢喜的鬼王,没有任何防御,被秦枫一锤击倒在地。

感受脸颊上的疼痛,鬼王的神色中满是迷茫,嘴角挂着一丝娇艳的血红,趴伏在地上,眼睛呆滞的盯着秦枫,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又似乎有点痛苦的苦涩,还有繁杂的沧桑,一种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感觉。

“鬼王大人!”

黎凝和慕容兰娇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被吓得魂不守舍,差点直接就跪啦。

高高在上,至少活了千年之久的鬼王,今天竟然被一个愣头青的小子,给一拳砸倒在地,这若是传言出去,秦枫估计立马就火啦。

莫说这燎原城以及河源郡,即便是人才济济强者无数的北陵,恐怕有没有人,胆敢对鬼王动粗,更别说是朝鬼王脸颊就是一拳。

“我擦,干什么飞机!”

阳神判军步伐微顿,也浑身冷汗直流,被这突发场面给吓的一愣一愣的,丈二摸不着头脑。

“阳神,此时不跑,恐怕就来不及啦,鬼王的怒火,可不是玄冥教能够承受的。”

角落的人形巨坑中,伤痕累累的阴神判军,伸出脏兮兮的手掌,艰难的迈动攀爬上来,不断的咳血。

阴神判军对会鬼王的畏惧,已经恐怖到了极点。对方仅仅随意的一脚,直接都差点送他见阎王啦,如此恐怖的力量,简直闻所未闻。

“不急,你不觉得其中别有隐情嘛,那少年竟然敢给鬼王耳朵子,简直是活的不耐烦啦!”阳神判军负手而立,周边的烟雾疯狂的涌动,很是好奇的盯着事态的发展。

阴神判军声音沙哑的道“天下竟然有如此怪异的事,这小子不管背景如何,肯定已经死定啦。”

“那可不一定,我赌鬼王不会让他死,反而会留着他,将其千刀万剐、抽皮剥脉,然后关进鬼王殿的监狱中……”阳神判军眼神中满是不屑道。

阴神判军阴森一笑,道“很显然,敢对鬼王大人不屑,甚至动手动脚,这小子绝对会不得好死。”阳神判军道。

“嘎嘎,听说鬼王殿的十八般酷刑,可是非常血腥残虐的。这小子也不知能够挨过几关,还有,这家伙的脑袋不会真的被驴踢过吧,竟然敢如此嚣张,在鬼王殿底牌,将鬼王打倒在地。”

阳神渐渐平静下来,心中的怒火,瞬间平衡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