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二百零八章追杀

第二百零八章追杀

淅川大峡谷内,狂暴的灵气龙卷风,疯狂的咆哮,震慑万里苍穹。刹那间飞沙走石,天地风云突变,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凌厉的风刃刮得的人脸颊生疼。

震慑与峡谷内的龙卷风肆虐,以及唐杰的凌厉杀意,周围观战的修士都连退数步,急忙撑起灵力屏障,才坎坎不受波及。

实力不济的修士,立马惊魂的转身逃窜,还未来的急惨叫,便被瞬间撕裂成粉碎,化为历史的尘埃。

鬼王殿的女鬼,也有不少受到波及,纷纷撑起璀璨的灵力屏障。

唐杰神色冷寂,单手持剑,立身在狂暴的龙卷风中央,紫色长袍被烈风吹的淋沥作响,漆黑的神识破体而出,化为千万条光线,密密麻麻遍布整个虚空,谨慎的搜寻秦枫的踪迹。

刹那间,滔天的杀意,隐匿在虚空,所有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何方鼠辈,不是唐门弟子,也竟敢偷学唐门绝技!”

此时,唐杰脸色阴沉的难堪,目光定格在虚空之中,心中却依旧停滞在秦枫的拔剑出鞘的瞬间,那个无比熟悉的场景。

秦枫最后消失的方式,是以剑御气,化有形与无形,与传统的以气御剑不同,这是唐门剑术最独特之处。

宗族有训,唐门剑术,是宗族崛起的根本所在,除却唐门精英子弟,任何人不得修炼,更不可外传!

如今,唐杰竟然发现有人偷学唐门剑术,而且还有他的七成威力,心中如何不震怒。

不论如何,他今日必杀秦枫!

“这青年是何人,好恐怖的杀意,一盘散沙的诛邪联盟竟然也有如此天才!”

“这那里是蜕凡初期的修士战斗,分明是巅峰蜕凡的绝世之战!”

“千年不遇的剑势跟气象碰撞,居然无形中产生如此威势,简直骇人听悚,今日一战,他二人恐怕瞬间就会名扬天下啦!”

鬼王殿的绝色美姬都花容失色,紧张的盯着中央乱石丛中的战场,搜索秦枫身影的同时,对唐杰的修为,内心也感到一片骇人。

唐杰不可谓不强大,单单凭借蜕凡三重的境界,就能够将一大批天才压的抬不起头,在加上出身名门,诡异莫测的唐门三十六剑,少有人敌。

更加让唐杰在诛邪联盟名列前茅的是,气象。只有无上的天才,修灵道的使者,才能够领悟的天赋神通。

得气息者,得天下!这是王者之姿,逐鹿天下的资本所在。

王朝所看中的就是气象,如果唐洪能够遁入王朝,绝对是一把攻城掠地的利器!

“唐门三十六剑,他是唐门子弟!唐门竟然也入世而出啦,河源郡恐怕又要引起腥风血雨啦,这绝对是暴风雨的前兆!”黎凝神色一颤,眼神中闪过一丝迷惑,随即猛然抬头,惊骇十足的道。

唐门三十六剑,唐门子弟!

鬼王殿的鬼女都目露震惊与迷惑,齐刷刷的盯着黎凝,心中无比期待黎凝的解释,显然对唐门知之甚少。

毫无疑问,黎凝长年在红尘打滚,主要的任务就是情报的搜集,知道的事情也比其他人多很多。

“唐门是个十分古老的家族,传说曾经也是北陵内的一流家族,跟北陵剑宗的地位相差无力,底蕴绝对恐怖的吓人!”黎凝眼神中闪过一丝担忧,抬头搜寻秦枫的踪迹,如果猜测不错,唐门剑术的精髓剑术,才刚刚施展开来。

“听你所言,唐门如此古老家族,底蕴恐怕连鬼王殿都不能比喻。既然如此,唐门子弟又为何会如此堕落,卑躬屈膝的加入诛邪联盟阵营,这也太掉身价啦吧。”女杀神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想要脱离黎凝的攻击范围。

“别动,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念姐妹之情!”

黎凝眼神中寒光伶俐,手中的嗜血长矛,宛若毒蛇般甩出两个枪花,步伐上前,依旧抵达女杀神的喉咙之上。

根据黎凝的资料,她知道一些鬼王殿所有人,除却鬼王外,谁也不知道的讯息。

在千年前,北陵曾经爆发出一场血腥的战斗,无数的宗族因此被毁灭,其中的因缘,似乎就跟鬼王略有牵扯。

那场血腥交锋之前,唐门在整个北陵都属于领军宗族,他不是一个宗门,也不是王朝的军队,却拥有随手颠覆潮局的实力。

它仅仅只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但每个从唐门走出的天才,都是同辈无敌的存在,唐门三十六剑,剑剑夺命。那时的唐门,可是跟强势的。

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的得知,就连黎凝都不是太清楚,只知道鬼王实力大损,无奈创立鬼王殿。而同时高高在上的唐门,却瞬间跌落深谷,从此一蹶不振。

这也解释啦,为何唐杰的剑虽然犀利霸道,却总让人感觉到不是完美的错觉,想来是经历千年沧桑,没有鬼王长寿的唐门老怪,一个个都伴随时间逝去,真正的唐门三十六剑,也随之被遗弃。

此时唐杰的唐门剑术,只是残缺不全的剑术,就恐怖如此。完整的剑术若放在千年前,又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唐门剑术,乃是阁下亲自传授,何来偷学之说!”

秦枫隐匿在狂暴的龙卷风中,身体宛若浮萍随波逐流,虚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出,响彻云霄。

想要从秦枫的声音,判定秦枫准确位置的唐杰神色一颤,却依旧无法无法锁定秦枫具体位置。

“你在战斗中突破境界,恐怕丹田的灵力已经枯竭啦吧,如果你此刻束手就擒,甘愿奉我为主,还有活命的机会!”

唐杰浑身冷寂,手指不断敲打剑柄,表面风轻云淡,内心却杀意丛生,试图将秦枫引诱出来。

不过唐杰说的不假,任你天赋绝顶,正常人也不敢在战斗中突破境界。突破后,虽然能够短暂施展数倍的攻击,枯竭的丹田,却随时都有爆炸的危机。

如果不能够及时稳定境界,一旦过度催动灵力,还极有可能会跌落境界,永远被禁锢在仙根巅峰!

秦枫之所以没有立刻攻击,就是这个原因,他的丹田确实已经枯竭,若换作旁人,在突破的瞬间施展剑招,恐怕瞬间就会被吸纳成人干。

“哈哈哈,唐门剑术乃是你们唐门的不传之秘,又怎会甘心拱手让人,如此虚伪的话,还是不要说啦!”

秦枫飘渺的声音,在峡谷内回荡,谁也琢磨不出秦枫的具体位置。

如果有人能够穿透龙卷风的禁锢,定然会惊骇的发现,秦枫就立身在唐杰的头顶,龙卷风的中心位置。

此时,秦枫紧闭双眸,丹田中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跟周围的灵力风暴隐隐呼应。

“轮回吞噬!”

秦枫心头一声闷吼,猛然张开双眸,右手掌心部位突然生出漆黑的裂纹,卷起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庞大的吞噬力不断撕扯周围的灵力!

秦枫面色庄肃,心头却十分焦急,全力运转吞噬之力,吸纳周围的灵力,补充干枯的丹田。

秦枫明白时间不等人,以唐杰的实力,完全有可能在下一瞬间,撕裂龙卷风的防御屏障,那时境界不稳、丹田空虚的他,就只有死路一条啦。

周围的狂暴灵力,被吞噬之力牵引,化为千万条狰狞的龙蛇,龇牙咧嘴的咆哮,不甘的被扯进秦枫的手掌,顺着错综复杂的经脉,向丹田部位靠拢净化。

丹田中,浓郁的灵力宛若仙家福地,不断摇曳的仙苗,逐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开始凝聚它的第一片叶子。

稚嫩的叶子上,密布着错综复杂的道文脉络,轻轻摇摆便迸发出璀璨的光芒。

蜕凡境界有九重,丹田内的仙苗也有十八片叶子,每提升一片叶子,修为便会精进一层,实力也会翻天覆地的巨变。

蜕凡九重圆满,仙苗的十八片道纹叶,也生长到巴掌大的极限,属于圆满境界。

秦枫体内,已经凝聚半片道纹叶,一旦凝聚完成,便代表境界彻底稳定下来。

“唐杰,那小子十分诡异,境界居然在迅速稳定下来,赶快全力出手,否则只会多生祸端!”

诛邪联盟中,曹正丰神色微变,双眸透过龙卷风的束缚,震惊的见到秦枫吞噬灵力的情景。

那种风起云涌,滔天灵力如同炎龙归巢的情景,曹正丰发誓,除却超越涅槃境界的强者,他从未从其他人身上见到过如此情景。

恐怖的吞噬灵力,强悍的转化速度,这样的能力下,即便不想成为强者,恐怕都不可能吧!

最让曹正丰迷惑的是,他从秦枫身上感受到另一种气息,邪恶的气息,似乎从始至终都隐藏在秦枫的血脉中。

“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就别怪本少爷辣手无情啦!”

唐杰冷声阴森一笑,一剑挥出,腾空而起,九曜星辰的气象破体而出,举手投足都有种地动山摇的惊魄感。

吼!

唐杰悬空而起,踏空而行,根据曹正丰的指引,龇牙咧嘴的低吼,全力出击,瞬间将狂暴的龙卷风撕裂成粉碎,极其准确的寻找到秦枫的身影,企图顺势将秦枫斩杀。

剑光四射,杀气淋漓,秦枫尚未反应过来,便被巨大的冲击力击中,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

轰隆隆!

秦枫倒飞而出,身体重重的撞击在山崖的峭壁之上,砸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山体坍塌,秦枫身体瞬间被碎石掩埋,生死不明。

“少主!”

黎凝和女杀神尖叫,神色慌张的朝坍塌的峭壁奔跑而去。

鬼王殿的女鬼也纷纷露出惊悚的表情,手持长矛,杀气腾腾的怒视唐杰,心中的愤怒无以复加。

被唐杰的剑斩中,不要说刚刚踏入蜕凡境界的修士,就连老一辈的强者,都很难幸存下来。

“少主,那小子是鬼王殿的少主!”

听到黎凝的尖叫,沧澜派连同诛邪联盟的修士,纷纷站起身来,眼神中满是震惊。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原来秦枫真的是鬼王殿的少殿主!

“可惜啦,若之前就知道,那少年就是鬼王殿的少殿主,就不应该让诛邪联盟的修士拔得头筹,应该将他待回沧澜派受审!”沧澜派的老子,微微皱眉,手捏雪白的山羊胡,眼神中满是哀伤。

若能够将鬼王殿的少殿主擒拿,就不怕鬼王不上沧澜派要人,那是说不定能够将鬼王连同鬼王殿的女鬼全部斩杀,一网打尽。

鬼王的实力太过恐怖,是个极其危险的角色,既然下定决心要消灭鬼王殿,就必须将鬼王歼灭。

鬼王不灭,沧澜派永远也不可能心安,鬼王殿就是鬼王,鬼王就是鬼王殿。

“少殿主,对不起,是奴婢害了你!”

坍塌的峭壁下,黎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神色沮丧,痛哭流涕,眼神中满是自责,仿佛被掏空了躯体一般。

高手过招,胜负一瞬间,生死也都在这一瞬间,若不是黎凝横加阻拦,遵循秦枫的命令,阻拦女杀神上前帮忙,恐怕秦枫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

此时,黎凝无比的心痛,悲痛欲绝,心中满是自责。

“现在自责有什么用,少殿主身陨,我们都有责任,一旦鬼王过问,你我都只有死路一条。”女杀神眼神中满是冰冷,盯着脚下痛声哭泣的黎凝,语气格外冰冷。

这种情景,女杀神早已想到,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其实秦枫落败,本就是早晚的事,毕竟以蜕凡初期,跟三重天的修士对抗,在北陵都少之又少!

“我要杀了你,给少殿主报仇!”

黎凝声音阴森的吓人,手中精光闪烁,一把战矛紧握手中,身体频繁颤动,化为一道黑影,便朝唐杰碰撞而来。

她要杀掉唐杰,为秦枫报仇。

长矛吞吐着嗜血的气息,血槽中内置的沟槽中,尖锐的倒刺不断的张合,手中一抖,扯出数十道枪影,将唐杰笼罩在中央。

轰!

唐杰神色冷寂,不屑的盯着黎凝,眼神中闪过一丝赞叹,随即被抛之脑后,不论是天资还是国色,黎凝都让他略微失神。

虽然对黎凝赞叹有加,唐杰下手却丝毫不留情,反手一剑,迸发出璀璨的光芒,重重的将黎凝击飞。

唐杰剑柄入鞘,阴森一笑,身影骤然消失,眨眼出现在黎凝的身侧,想要将对到俘虏,或者直接斩杀。

“黎凝!”

女杀神身体一颤,手持寒光淋漓的长矛,速度快若光速,突然出现在唐杰的头顶,手中的长矛毫不犹豫的向他的脑袋点去。

感受头顶的空气异动,唐杰眉头微皱,头皮一阵发麻,不敢的扫视一眼萎靡动人的黎凝,骤然拔出长剑,剑出一半,便将女杀神的长矛抵挡而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