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二百一十三章负心汉

第二百一十三章负心汉

幽冥峰顶,森森白骨搭建而成的堡垒,充满腐朽的气息,让人呕吐!

大殿中,光线暗淡,幽冥的火焰不断跳跃,悬空而立,将四人的身影无限拉长!

秦枫端坐在大殿顶端的白骨石椅之上,威严而深沉!

秦枫冷漠的道“就按照之前的计划实行,詹俊以豪门阔少的身份,打入青云门内部,最好带领一直军团,行为要强势,让高层看到你的底蕴,不服者打,打到服气为止。没问题吧!”

“小意思!”詹俊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轻松的道!

詹俊身为皇子,本就十分强势,底蕴深厚。根本无需可以伪装!

秦枫缓缓转过头,对赵琳儿道“赵琳儿,你身为七杀星,主肃杀,以杀手的名义加入绝情谷,不必忌讳,从底层杀起,吸引高层的注意,没问题吧!”

“没问题!”赵琳儿冷漠的道!

绝情谷,主剑修,断七情绝六欲,与七杀星性质相似,赵琳儿一旦现世,定然会被高层注意,选为精英弟子培养!

“那沧澜派呢?”魔姬眉头微皱,幽幽的道!

秦枫豁然起身,浑身散发着冷寂的杀意,嗜血的道“沧澜派自然由本尊亲自解决!”

魔姬眼神一颤,她自然明白,项雪璇之死,依旧是秦枫心头的一根刺,而罪魁祸首便是着沧澜派,秦枫不仅是要解救尸魔,还要彻底铲除沧澜派,报仇雪恨!

“我陪你去!”魔姬担忧的道!

“不需要,本尊将从操旧业,化身为乞丐,从底层打入沧澜派的内部,乞丐身边似乎不需要美女吧!”秦枫眉头紧锁,毫不犹豫的拒绝魔姬,他自然明白魔姬心中所想,害怕自己冲动。

“乞丐?美女与野兽?咳咳!”众人一阵干咳!

詹俊和赵琳儿,包括魔姬在内,都对秦枫的决定感到迷惑不解,按理说,詹俊高调的加入青云门,确实不错,因为青云门底蕴薄弱,根基不深,想要快速壮大自己,必须攀附权势。若詹俊底蕴深厚,自然能够吸引高层的注意!

至于赵琳儿,便更不用说啦,绝情谷,崇尚剑修,七杀星主肃杀,断七情绝六欲,正是绝情谷剑法真谛,一旦被高层发现赵琳儿的体质,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培养,毕竟未来会成为一尊绝世杀神!

至于秦枫,为何以乞丐的身份,入主沧澜派,詹俊和赵琳儿看不透,乞丐的身份也太低调啦,如何让高层的修士看的起,唯有魔姬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乞丐的身份过于卑微,我知道你放不下以前的事,但此次行动非比寻常,还是换个身份吧!”魔姬眉头紧锁,幽幽的叹息道!

“你调查我!”秦枫猛然抬头,冷声喝道!

魔姬幽幽的道“魔窟灵主之名响彻北陵,你之前的风光伟迹并不算秘密,如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何须探查!”

“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夺取宗门的控制权,探查尸魔的下落,没有问题吧!”秦枫双眸日月交替,冷漠的道!

詹俊和赵琳儿相视一笑,缓缓道“自然没问题!”

“好,实施计划,若有变,无需禀报,自行定夺,退下吧!”秦枫冷冷的道!

盯着渐渐离去的赵琳儿二人,魔姬眉头紧锁,款款的扭转小蛮腰,便秦枫迈步走来!

“沧澜派,水很深,千万不可大意,我知道你想要以乞丐的身份,缅怀过去,但这确实不是最好的办法!”魔姬真诚的道!

秦枫眼神一颤,思想回归到八个月前,嘴角不由自主的掀起一丝笑意,幽幽的道“有机会,真想回去看看!”

“我陪你去!”魔姬深情的道!

秦枫转过头,盯着魔姬的眼睛,目光足足停留数十秒,冷漠的道“不需要!”

这已经是魔姬第二次说陪他一起承担,但他始终不明白,为何魔姬会如此重视他,难道仅仅只是利益的纠葛?

“你可以伪装成富家少爷,我做你的丫鬟!”魔姬幽幽道!

秦枫眉头微挑,身影骤然消失,再次拒绝道“本尊也要去准备啦,你还是镇守魔窟,帮本尊照看摘星吧!”

“哎!”魔姬幽幽一叹,身影也随即消失!

大殿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

北陵,极其宽广,共有数千个郡,沧澜派坐落于河源郡,统治千万里疆土!

最近,一个名叫血玫瑰的杀手,在河源郡迅速崛起,极其神秘,所杀之人都是大奸大恶之徒,奸淫掳掠之辈。而且凶杀现场都会放下一枝玫瑰,成为他作案的标志!

江湖有传言:玫瑰娇如血,沧澜一点红,剑尚未出鞘,却已被封喉!

除恶扬善,无疑得到百姓的赞扬,血玫瑰也被百姓冠以侠义之名,不过在很多修士眼中,血玫瑰无疑比刺猬还刺猬,简直是夺命的修罗!

如果传言不假,血玫瑰真的只杀恶人,修士岂会不人人自危?

身处冷酷的修仙界,哪位修士手上不沾惹几条无辜的生命,若血玫瑰真要杀,最主要的目标。肯定便是那些臭名昭著的修士!

一枝血玫瑰,世人闻着惊,剑尚未出鞘,人以被封喉!

一时间,河源郡内,玫瑰成为最热的词组,代表着坟墓,世人称之为玫瑰的坟墓,也是恶人的葬礼,统称为,玫瑰花的葬礼!

月黑风高杀人夜,随着血玫瑰的极速崛起,正邪修士人人自危,寻常百姓每逢日落月起,便紧逼房门。唯恐厄运降临在自己头顶!

神秘的杀手——血玫瑰,他的崛起简直是个离奇的传说,从入道至名扬四海,仅仅不足半个月,扬名的速度比之新帝登基还要迅速,而他每一次出现,都会制造出一连串惊震修仙界的大血案。?

先是河源郡边缘的虎头涯,嚣张六十年昭著恶名邪道双魔,惨死在自己的堡中,上下千名喽喽一夜被血洗,无一人能幸免!

接着是北部莲城,素与有青云门素有来往的市井一霸,火焰狂狮铁雄,横卧在自己书房的血泊中,也是一剑致命,剑刃划断了喉咙。?

紧接着,曾经黑市的幕后老板,隐居在斧头涯八年的刀锋,浮尸在尾翼河上,而他的儿子,也就是目前黑市的继承人,刀狼,也惨死在万鬼窟下,只是一把火,将百年的黑市基业,瞬间碾压成平地。?

不久后,血玫瑰一直沿着曼陀山北下,将惊震漯河下游的白鹤子,以及手下的上千名水贼,全部屠杀,弃尸江中血染黄沙,死者也是全部一剑夺命!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令修仙界十分头痛的千变狐狸,也尸横荒野,从死者惊恐的目光来看,之前应该经过一次亡命的逃窜!

千变狐狸,那可是隐藏在市井的画皮啊,居然也逃不过血玫瑰的追杀,实在让人极度震惊,这血玫瑰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随后的半个月中,中州知府的脑袋和中州城中一位劣绅的脑袋,一齐悬挂在中州城的城楼上,一个是贪赃枉法、滥杀无辜百姓;一个是贿赂贪官,诬良为盗,强抢民女。?

无人能追踪的采花飞贼,一阵风,也同时横尸黄花之下,让人拍案叫绝!

总之,血玫瑰每一次出现,都会留下一连串惊震修仙界的大血案,现场除却一朵殷红似血的玫瑰花外,没任何痕迹留下,他仿佛行走在人间正义化身的鬼魅,无影无踪,只为惩凶除恶!

又是漆黑的夜晚,玫瑰娇艳绽放之时,杀人放火之始,坟墓开始挖掘!

果不其然,洛阳城外,荒山的一座古刹里,一条人影宛若鬼魅,凌空降落,跟着是人声怒叱与惨叫,剑光闪烁,血流成河,刹那间整座古刹,都被血腥的屠杀覆盖!

第二天一清早,古刹的凶杀案便被当地朝拜的信徒发现,立即禀报给当地的城主府。

洛阳城的赵捕头闻讯带人赶来,也被血腥的场面震慑,吓的半天合不拢口!

山门外的荒山古道之上,横七竖八躺着数十具血淋淋的尸体,铜铃大的眼瞳,满是惊恐!

大殿之内,更是血流成河,包括主持悟道,更是赤条条地魂归西天,惨死在自己的床榻之上,一副慈眉善目颂念佛经的姿态!

虽然城主府极速封锁消息,但仍旧吸引无数百姓以及修士前来围观!

“听说古刹的悟道大师,昨夜被血玫瑰斩杀在禅房,究竟是不是真的!”

“城主府都派重兵封锁山门,显然传言不假,但俺就不相信,会是血玫瑰所杀,定然是有人冒名顶替,栽赃陷害血玫瑰!”

“是啊,悟道大师为人慈悲,有济世爱民的胸怀,并非大奸大恶之人,难不成是血玫瑰误杀?”

“不可能,血玫瑰名声在外,专杀奸淫掳掠之徒,没有证据,怎会胡乱杀人。定然是这主持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是,分明是个斯文的禽兽!”周围不少的青年议论道,他们还是十分拥护崇拜侠士的,血玫瑰仗剑走天涯,除暴安良,不容玷污!

“放屁,悟道主持也名声在外,他的为人,整个河源郡都知道,分明是一尊佛陀,肯定是那血玫瑰想要成名,滥杀无辜!”周围的忠实信徒,听到对方辱骂心中的神,立马脸红脖子粗的掐起架来!

“不是血玫瑰!”

“就是!”

,,,,,

“立刻封锁消息,仔细探查,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赵捕快十分老练,举止也很有章法,唯恐他人毁坏凶杀现场,急忙吩咐周围的执法队!

周围的执法队得到命令后,极速向四周搜索而去!

赵捕快脸色阴沉,缓缓打量死者的伤痕,以及倒地的状态,眼神中闪过一丝惊骇!

死者仿佛是被无声无息的偷袭至死,眉心一点红,或者一剑封喉,全身上下毫无伤痕!

从死者的姿态来看,应该是连诛,一剑杀八人,伤口细若游丝,单单这份控制力,都骇人惊悚,闻所未闻啊!

“赵捕快,后殿又发现!”执法队队长,脸色阴沉的快步走来,俯首在赵捕快耳边低声道!

城主府的执法队,办事效率一点都不慢,很快就在后殿发现了一个地道口,地道口极其隐蔽,竟然设计在佛像脚下!

“什么发现!”赵捕快眉头微挑,并未抬头,右手不断摩擦坚硬的胡茬,思想仍旧停留在情景预测中!

“还是你亲自来看吧!”执法队队长欲言又止,阴沉的道!

“好!”赵捕快猛然抬头,心中一颤,若有所思,跟随队长快速离去!

事实证明,凶杀案并非仇杀,极其有可能便是血玫瑰所杀,那么问题就来啦,一向除恶扬善的血玫瑰,为何要杀佛门中人!

来到后殿,赵捕快的疑惑,便瞬间被解开,原来,一切的因果报应,都在这神圣的后殿佛堂中!

后殿佛堂,地道口,就在佛像脚下,鲜血染红双眸,两具僧人的尸体依旧浸泡在血液中,而地下室中,却发现了**个披头散发,衣襟不整的妇女。

经过执法队的勘察盘问,才发觉这都是最近几年,河源郡离奇失踪的女子,个个都有几分姿色。

原来这座古刹内,都是一伙淫僧!

有些妇人,因为不愿受淫僧们的侮辱,有的撞墙而死,有的咬破舌尖而亡。能够活下来的,根本十不存一,还都是几年前的。

这些女子,以前都是名动一时的祸水红颜,有的是富家千金,有的是门派女精英,有的是青楼招牌,有的是清宅女尼姑,,。,

一句话,这些老和尚,品味还真独特。。。。

执法队将她们解救出来,经过对到的口供,派人叫她们的亲朋好友来认领,然而半天过去啦,仍旧没有任何人前来!

这便是女子的悲哀,虽然被解救出来,但数年的虐待,外界早已物是人非,不是人心不古,便是不敢相信!

令赵捕头惊震的,不是主持悟道之死,而是在古刹内几乎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所有死者,往往是一剑致命,剑法之高,叫人匪夷所思!

这杀人的侠士究竟是谁?最后,他在大殿神台的佛祖像手中发现了一枝玫瑰花,执法队便全明白啦,杀人者是近来令正、邪两道人士闻名而魂飞的血玫瑰!

由此,赵捕快一阵头疼,修仙界的恩怨仇杀,根本不是他能够过问的,只能向上级禀报,暂时定格为凶杀!

血玫瑰是谁?无人知晓。?

血玫瑰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高是矮,是肥是瘦,江湖上没一个人能说得出来。?

就是在现场活着的人,也说不清楚,因为他们只看见一条人影,有的连人影也没看见。

血玫瑰的行动太快了,骤然而来,悄然而去。人来剑光起,人去血雨停,此外,什么也没有看见。

有的见过他的人都成了一具具不会说话的尸体,想说也说不出来!

“赵捕快,沧澜派来人啦,是点苍剑杜淳以及他的师妹木兰香!”执法队的队长,行色匆匆的走过来,对赵捕快道!

赵捕快猛然抬头,惊喜的道“是沧澜派的首席大弟子,杜淳?”

“是!”执法队队长道!

听到确实,赵捕快格外惊喜,修仙界的江湖仇怨,自然要修士来处理,自己能力不足,由沧澜派接管,无疑是最好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