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二百一十八章进军沧澜

第二百一十八章进军沧澜

燎原城西城郊,乱葬岗中,秦枫手持狂刀,狼狈的逃窜,衣着褴褛,嘴角还挂着艳红的血液,俊俏的脸庞也满是灰尘。

身后杀气弥漫,死神在追逐,逃是本能的唯一生机,秦枫明白他若稍有迟疑,便会丧命在对方的屠刀之下。

乱葬岗,死人的聚集地,长年阴气缭绕,枯藤老树之上,遍布漆黑的乌鸦。

这些乌鸦不是平常的乌鸦,而是尸鸦,顾名思义,专门雕琢死人的肉身,以血肉为食。

在快活林大战,阎君的强大出乎意料,以秦枫仙根境界的实力,想要与之对抗,简直是蝼蚁撼大树,自不量力、不堪一击。

此时,秦枫步伐紊乱,身体摇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跌倒,再也爬不起来。

他伤的很重,从胸口到腹部间,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痕,几乎将其开肠破肚。

如此伤势,若换做旁人,估计早就死翘翘啦。

“嘿嘿,跑的挺快的,能够坚持到此时此刻,你的毅力让本阎君感到恐惧!”

秦枫身后,一个头戴峥嵘面具,腰间缠绕鬼头腰带的黑衣人,眼神中满是调戏,仿佛猫捉老鼠般,不紧不慢朝秦枫走去。

此人正是玄冥教,四大阎君之一的魉魅阎君,也是在快活林差点斩杀秦枫的黑衣首领。

玄冥教,四大阎君,数魉魅的实力最弱,在蜕凡七重巅峰,但在燎原城,却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魉魅阎君,目光冷峻,不紧不慢的追杀,却始终没有动手。

他在等,在等秦枫筋疲力尽、血液干枯的时机,如此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轻易斩杀秦枫。

而且,魉魅也很享受这一刻,他的实力和地位,在玄冥教中的确属于顶尖的存在,可惜天赋不行,蜕凡巅峰已经是他的极限。

想要在有生之年,超越其他三大阎君,保证不被玄冥教的后进天才击败,他没有信心。

秦枫的实力和天赋,让他感到嫉妒、恐惧,能够将如此天才,狠狠的踩在脚下,肆意的践踏,是他一辈子最痛快的事。

“咳咳!”

秦枫身体摇摆,在枯藤树下跌倒,胸口不断起伏,长途跋涉的逃窜,导致气血紊乱,一口漆黑的血液,从口中喷涌而出。

“小子,不跑啦,是认命啦?”

魉魅阎君停下脚步,盯着枯藤树下,萎靡不振的秦枫,眼神中满是快意,就是这种掌控天才生死的快意。

“不……不跑啦,不……跑啦!”

秦枫神色凄凉,吃力的反转身体,依靠在腐朽的藤树上,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嘴角的血液却不断涌出。

观秦枫的模样,仿佛已经油尽灯枯、回天乏术啦,除了认命,被阎君宰割,恐怕没有其他选择啦吧。

“小子,你便是江湖盛传的血玫瑰?也不过如此嘛!”

魉魅阎君狰狞一笑,本想上前,扭断秦枫的脖子,在带着他的头颅回玄冥教复命,却突然想到秦枫的身份,不由步伐微顿。

外界传言,血玫瑰剑法超群,如果少年真是血玫瑰,便不可能没有保命的必杀技,贸然上前,恐怕会吃下暗亏。

“如今本少爷已经如此凄惨,你还是这般畏惧,玄冥教的阎君,不会都是胆小鬼吧!”秦枫仿佛认命般,手掌的刀都拿捏不稳,却惨淡的一笑。

魉魅阎君心中所想,秦枫又怎会不知,但对方的谨慎小心,着实让他感到意外,果真是人活得越久,便越怕死啊。

“哼,外界传言,血玫瑰如何厉害,原来也只是嘴皮子了得,受死吧!”

长期的的战斗厮杀,让魉魅阎君的意志力,锻造的十分坚硬,秦枫的挑衅,不足以扰乱他的心神。

魉魅神色冷寂,手中的刀骤然反转,化为虚无的刀劲,向秦枫的脖颈砍去。

咻!

刀芒闪烁,眼见秦枫就要被割掉脑袋,凄惨死去之时,魉魅阎君的眼瞳却骤然一缩,浑身冷汗直流。

秦枫的身影,居然离奇的消失啦,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之前的秦枫,只是海市蜃楼。

“来者何人,在下是玄冥教的魉魅阎君,还请阁下不要插手此事。”

魉魅阎君眼神无比凝重,谨慎的扫视四周,能够在他手下抢人的,来人的实力绝对恐怖。

“哈哈,魉魅,你是在跟我说话嘛!”

一声风轻云淡的声音,骤然在魉魅阎君身后响起。

“这声音,是……血玫瑰!”

魉魅阎君猛然回头,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此时的秦枫,竟然风度翩翩,完全没有丝毫油尽灯枯的模样。

究竟是怎么回事,魉魅阎君只觉得毛骨悚然,冥冥的直觉告诉他,他中计啦。

魉魅阎君久处江湖,这点判断能力,以及眼力还是有的,见事态诡异,不由拔腿就跑。

如果秦枫不追踪,就表明对方只是虚张声势,魉魅还会转过身,再次袭杀秦枫。一旦秦枫追杀便代表着,阴谋,绝对的阴谋。

“呵呵,魉魅阎君为何要逃,本少爷还没玩够呢!”

魉魅阎君突然的逃窜,着实出乎秦枫的意料,身体一颤骤然消失,恐怖的速度,比魉魅丝毫不落下风。

“糟糕,果然有诈!”

魉魅阎君眼神凶光闪烁,浑身灵力大震,化为奔腾的鬼兽,速度快若闪电,骤然加速。

全力运转灵力飞奔的魉魅,秦枫望尘莫及,终究是实力限制,即便秦枫运转刀意,幻化为人刀合一的地步,也依旧赶不上魉魅。

见此一幕,魉魅心中大喜,踩踏林立的坟墓,便前方极速飞奔。

“伙计们,拦住啦!”

秦枫眉头微挑,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魉魅的速度和实力,秦枫非常清楚,将对方引到此处,自然还是有伏击计划的。

今日,秦枫必须斩杀魉魅阎君,否则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装重伤啦。

“哼,虚张声势!”

听到秦枫的呼叫,魉魅大吃一惊,以为有埋伏,可是扫视四周,却没有任何鬼影。

吼!吼!吼!

突然,伴随阵阵嘶哑的长叫,林立的坟墓,骤然炸开,腐朽尸体弹射而出,浑身散发着奔腾的魔气。

“什么鬼东西!”

正在飞奔的魉魅,身体一顿,只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的脚跟,不由大吃一惊,挥手一刀斩去。

刀光闪烁,一只干枯的臂膀,被鬼刀削断,飞扬而出。

逃脱束缚,魉魅阎君轻轻弹跳,立身在枯藤老树顶端,俯瞰万千坟墓林立的乱葬岗,眼神中满是恐惧。

“吼!”

万千狰狞的尸邪,从坟墓中攀爬而出,浑身汹涌的煞气,如同朝拜王者般,围绕着秦枫跪伏在地,虔诚的膜拜。

秦枫浑身的魔气奔腾,被无形的力量起,悬浮在空中,双眸紧闭,仿佛在享受魔气入体的快感。

“你究竟是谁!”

阎君神色凝重,立身在枯藤树枝上,低头俯瞰脚下的上千头尸邪,震惊的目光中,夹杂着点点恐惧。

在江湖中,他虽然被人尊称为阎君,却始终还是个凡人。在这鬼泣森森的乱葬岗,同时面对上千头尸邪,恐怕谁也不会淡定吧。

天下之大,除却湘西赶尸匠,还有北陵魔窟的灵主,谁还能够操纵死人。

最让阎君恐惧的是,这些死尸,可不仅仅只是死尸,而是被魔气和煞气同化的尸邪,力量强大的恐怖,死的越久的尸邪,越发的强大。

“吼!”

秦枫被魔气托起,虚空踏步,仰天长啸,身体极速的发生变异,俊俏的脸庞,被诡异的漆黑符文覆盖,眼瞳赤紫,阴森的吓人。

伴随秦枫的变异,格外强大的尸邪,冲破尸棺,狰狞的攀爬,转眼阎君脚下便尸山尸海。

“魉魅阎君,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秦枫漆黑的头发,瞬间转变为青色,猛然转头,眼神中充满冷寂,褴褛的衣袍无风自动,神情张扬无限。

“就凭这些小喽喽尸邪,也想留下我魉魅阎君,简直痴心妄想!”

魉魅阎君压制住心头的恐惧,灵力运转,化为一柄通天的狂刀,朝秦枫脑袋砍来。

他瞬间已经洞悉,秦枫才是尸邪的主导,只有一最快的速度斩杀秦枫,才能够抑制尸邪,安全脱身。

“恶魔法则之时间静止!”

秦枫负手而立,青色的长发随风飘扬,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只是呆呆的站在虚空中,目光斜视阎君。

若有人见此一幕,定然会以为秦枫被吓傻啦。

然而,伴随秦枫口吐大道梵音,魉魅惊恐的发现,周围的空气在凝固,就连极速运转的灵力都在凝固,他的速度在减慢,凌厉的狂刀必杀技,瞬间化为乌有。

“叮!”

魉魅的刀,还是斩在秦枫的身上,溅起赤红的火花。

然而,阎君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这一刀的威力,实在太弱,弱的连秦枫的衣衫都没有划破。

“怎么可能!”

盯着朴实无华的刀,纹丝不动的秦枫,阎君此刻是发自内心的恐惧,想要后退,却惊恐的发现,丹田脉络中竟然无法凝聚灵力。想要继续攻击,却没有任何借力的地点。

“嘿嘿,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嘛!”

秦枫一声冷笑,眼神中满是狂妄的不屑,伸手将对方的刀夹在手指中央,轻轻松松将其折断。

轰!

秦枫神色猛然一凝,浑身散发着凌乱魔气,骤然抬腿,一脚踹在魉魅阎君的小腹之上。

魉魅阎君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甚至思维都有些呆滞,只感觉身体受控制的倒飞而出,撞碎腐朽的枯藤树,重重的摔落在尸潮中。

“嗷!”

感受到血腥的气息,跪伏在地的尸邪,空洞的骷髅眼中,飘过猩红的烟雾,争先恐后的朝阎君啃咬而去。

阎君刚刚坠落在地,一口淤血便喷涌而出,盯着发狂的尸邪,提起手中被折断的弯月鬼刀,弹跳而起。

此时的秦枫,宛若一方鬼将,统领千百尸邪,毅力在古墓石碑之上,眼神中满是冷寂。

“阎罗灭世!”

随手将一头尸邪斩成两半,阎君头顶腾升起峥嵘的鬼魂,张牙舞爪的咆哮。

那鬼魂,乃魉魅阎君的必杀技,能够提升三成的攻击力,着实恐怖,厉鬼所到之处,尸邪无所遁形,相继化为粉碎。

“你不是血玫瑰,你是北陵魔窟的主人,灵主秦枫!”

魉魅一边运转刀术,大杀四方,一边对震惊的古墓之上,神色冷寂,统御尸邪的秦枫惊骇交加。

北陵魔窟,灵主的威名,早已传遍整个北陵。所有人畏惧的不是秦枫的本人的实力,而是他统御万鬼尸邪的能力。

如今,灵主秦枫出现在燎原城,绝对不简单。

灵主驾到之处,所有人类修士都要避讳。否则,将会血流成河,天地一片哀怨,化为鬼幽魔窟。

天底下能够如此轻易的,同化并且控制尸邪的,除了北陵魔窟,恐怕在无一人。

即便是湘西的赶尸匠,也必须经过特殊的手段,才能够控制尸邪,而不是统御。

“此时明白,不觉得已经晚啦嘛,你的死,会换来很多人,活命的机会!”

秦枫神色微动,身影骤然消失,仿佛清空化为泡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枫消失的瞬间,阎君的神色大变,全身的神经都紧绷在一起,他明白,秦枫这是要反击啦,接下来,将是对方,雷霆般的攻击。

“恶魔法则之,灵魂摆渡!”

秦枫身影亦幻亦真,出现在阎君的左侧,缓缓伸出青冥色的手掌。

“哼,早就防着你呢!”

阎君随手将身前的尸邪撕裂成粉碎,眼神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骤然反转手掌,化为锋利的鹰爪,扫向秦枫的喉咙。

然而,秦枫的身影,还未触碰到他的爪子,却突然化为粉碎,眨眼便又出现在他的身后。

“好快的速度!”

脖颈之后,隐隐的刺痛,让阎君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掌鬼刀旋转,化为无形,转身就劈砍下去。

噗嗤!

刀快若闪电,划破秦枫的胸腹,诡异的是却并未有献血溢出,这仍旧是秦枫的虚影。

秦枫的速度快若鬼魅,围绕阎君疯狂的旋转,接二连三虚影被阎君撕裂成粉碎。却无一是秦枫的本体,反而秦枫的影子越来越多。

若悟道和尚,或者他的徒弟梦竹在此,见到秦枫的步伐,定然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酷似虚无迷踪步的寸步,正是悟道自创的鬼魅步伐,秦枫称之为鬼步,能够在寸步间,躲避一切攻击,亦幻亦真,让人难以捉摸。

“吼!”

一头千年老尸,从尸棺中爬出,身上的肌肉早已腐蚀殆尽,口中不断的吞吐漆黑的尸水,森白的獠牙疯狂的滋长。

触及到阳气,以及秦枫身上纯正的冥魔气息,连腐朽千年的尸邪,都引发了尸变,听从秦枫的号令,向阎君杀来。

咔!咔咔!

乱葬岗中,无数的森白骨手,从地底伸出,抓住阎君的脚跟,千年尸邪随即不怕死的扑倒在阎君的身上,死死的将其禁锢在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