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四章 红蜂!

第四章 红蜂!

“哈哈,花爷爷,狗蛋儿回来啦!”临近破烂的小庙,秦枫加快脚步,兴奋的大叫!“看!狗蛋儿带回两颗您最爱吃的火焰果!”

寺庙中,寂静无言,一席清风,卷起尘土飞,四周紫杉枝叶撞击,发出嘶哑的沙沙声!

“花爷爷?”

庙外尘土飞扬,秦枫微微眯眼,脚步逐渐放慢,谨慎的扫视四周!天生敏锐的感知,让他嗅到一丝诡异!

“咳咳,狗蛋儿,回来啦!”破庙塌陷的一角,五六个衣着褴褛,浑身泥土的叫花子,神情尴尬,惊慌失措的向外跑去!

“红蜂!”

见此,秦枫神情一变,骤然冷寂,眼神也变的犀利无比!

红蜂!并非一种昆虫,也不是某人的名字,而是这群乞丐团队的代号!对此,秦枫可是无比熟悉。

能够加入‘红蜂’的乞丐,都是刺头中的刺头,无赖中的无赖。个个心狠手辣,具有强烈的抢掠意志!

自然法则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乞丐间的争夺尤为激烈,‘红蜂’缘由无赖、狠辣,成为青木镇丐帮中,人人惧怕的组合!这段时间,秦枫二人,可没少受他们的欺负!

不过,幸好帮派有规定,内斗可以,即便将人打的四肢残废,也不允许伤及人命!否则,恐怕秦枫二人,在这毫无人性的乞丐中,早已被欺辱致死啦!

“嗯?怎么回事?”盯着灰溜溜离去的‘红蜂’组合,秦枫眉头微皱,心头疑惑不解!

在秦枫的记忆中,‘红蜂’向来以欺负弱小为乐,如今看到自己,为何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匆匆离去?

“不好!”秦枫心头暗呼不妙,急忙向破庙中飞奔而去!

“花爷爷!”

走进破落的小庙,秦枫瞬间呆滞,步伐紊乱,脑袋一阵眩晕,差点昏倒在地!

只见,破旧小庙中央,残缺不全的神像面前,两鬓斑白、面如刀刻的老叫花,奄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

“咳咳,狗,,,,狗蛋儿。”老叫花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听到秦枫呼唤,吃力的掀开眼皮!

“花爷爷,坚持住!你不会有事的!狗蛋儿现在就带你寻医!”秦枫急忙扑倒在地,双手紧握老叫花沧桑的手臂,泪花不断涌动,心头宛如千万蚂蚁啃噬!

“没,,,,没用的,,,”老叫花勉强一笑,吃力的掀开衣角,露出塌陷的胸口,以及三个大大的血窟窿,那是匕首刺入身体,所残留的痕迹!

“是红蜂干的!”老叫花的伤势触目惊心,心中的熊熊怒火不断燃烧,此时,秦枫恨不得将‘红蜂’六人碎尸万段!可惜,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稚子,尚且不能自保,谈何杀人!

“狗,,狗蛋儿,爷爷时间不多啦,只是有些事,终究放不下!”老叫花面露慈祥,嘴角血沫不断!

“爷爷,您说,狗蛋儿听着。”秦枫悲愤欲决,他明白,老叫花这是要立遗嘱!

“这块玉本是一对,帮我找到另,,,另一块!”老叫花双目浑圆,不断颤抖的拿出一块暖玉,深吸一口气,继续道“爷爷,能教授你的,已经不多,记得,将自己当作杀手训练,欲速则不达!”

秦枫满目泪水,到这个时候,老叫花仍旧不忘教导他,如此心思,实在让秦枫感动不已!

“还,,,还有,一本书,,,在,,,神像,,,,”老叫花颤抖的伸出手臂,呼吸逐渐沉重,似乎想要指点秦枫,可惜,,,,,

“爷爷,,,爷爷,。,”眼见老叫花断气,死不冥目,秦枫痛声哭泣,心中的悲愤疯狂的咆哮!

.

报仇!杀!杀!!杀!!!

轰!一道惊鸿闪电,划破夜空,雷鸣久久不熄!

秦枫面露悲凉,注视着对面,那高达三丈的破落神像!身影纹丝不动,宛若石化!

神像头颅近乎折断,却依旧慈眉善目,手持巨剑,威武不凡!

“世界真的有神?”缓步向前,秦枫神色冷寂,似乎想要近距离观察,揭露神像慈善下的肮脏!“有,也是虚伪、自私的魔神吧!”

“借你头颅一用!权当给你积攒功德!”秦枫目光一敛,牟然出手,狠狠敲断神像的脑袋!

咔嚓,头颅应声而断,重重的摔落于地!引起一片尘土!

伤心过度的秦枫,并未发现,在神像头颅离开躯体的瞬间,神像铜镜大的双眸中,诡异的黑芒一闪而逝,不过,即便发现,秦枫也不会在意,这种见死不救的神砥,不要也罢!

,,,

嘶剌~嘶剌~!

漆黑的破庙中,一个邋遢的身影不断蠕动,宛若幽灵,躯体每动一下,便会传出,阵阵尖锐、刺耳声!

那是磨制兵器的声音!

秦枫并未立即草率复仇,遵循老叫花的教导,欲速则不达,万事谨慎而行,面对强势的红蜂组合,秦枫只得从长计议,务必一击即中,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复仇第一步,兵器不可无!虽然仅凭毒药足以,不过兵器并非用来杀人,老叫花生前所经受的,秦枫必定十倍、百倍回报!

所以,秦枫摘下神像的脑袋当磨石,卸掉神像的臂膀为石料,不断打磨,逐渐呈现刀具的模样!

“爷爷,狗蛋儿很快便替您报仇!”少年抬起头颅,露出冷寂的目光,扫了一眼地上的血尸,神情极其坚定!

黑夜中,又响起沙哑的磨石声,,,,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射进寺庙,小秦枫缓缓停下手中的动作,提起七寸长的粗糙匕首,嘴角掀起一丝冷酷的笑意!

右手摩擦着锋利、平滑的刀锋,挥手,只听咔嚓一声,刀过石穿!

,,,,,

十字街道,青木镇,极其繁华的街道之一,阁楼林立,小贩无数,行人如流水,热闹非凡!

狭窄的小巷尽头,六名邋遢乞丐,面色可怜,手持打狗棒,静静的蹲在墙角,与街头行人格格不入!

“大哥,老头子的死,那小狗蛋儿嘴可不严,万一被他传扬出去,那。,,,”瘦猴乞丐,身体微倾,面对乞丐头头,眼珠子不断滑溜的乱转!

“是啊!不如,,,”另一个中年乞丐,眉头一挑,右手提至脖颈,做出切割的手势!

显然,此人是想要杀人灭口!

“不必!”为首之人,还算人高马大,此人脸色漆黑,面露沉思,最终摇了摇头道“老头子,本就年老体弱,没几年活头,我们完全可以对外宣称,说他是病死的!至于,那小狗蛋儿,人微力薄,教训教训足以!”

“呵呵,还是老大您想的周到!”听到黑脸头头的话,其他几人缓缓舒了一口气!

“那是,也不瞧瞧咱老大是谁,那可是,绰号湘西智多星的人才!”其余小弟舒气之余,不忘奉承的道!

在众人哈哈大笑之际,谁也未曾发现,一道瘦小的人影,宛若毒蛇,隐藏在人流中,冰冷的眼神,足足注视他们半柱香!

转眼,人影伴随潮流,消失不见!

,,,,,

另一条街道,别致的楼宇前,秦枫缓缓停止步伐,涣散的目光,逐渐凝聚,最后定格在楼宇之上,那豪华的牌匾中,龙飞凤舞的三个紫金色大字,招寶阁!

招寶阁,青木镇最大的当铺,实力极其雄厚,有人说,其背后有京都穆家的身影,全国各地都开有分店!

秦枫手持半块暖玉,神情淡漠,抬脚向店铺走去,经过缜密的计划,想要报仇,没有一点资本,如何斩杀红蜂等人!他决定暂时将老叫花的遗物,当掉!

“站住!”突然,一道冷喝,从耳边响起!秦枫步伐微顿,神色不变,继续向店铺走去!

“小叫花!你走错方向了,这里可不是饭店!”

秦枫眉头微皱,只见,一只粗壮的手臂,紧紧抓住秦枫的臂膀,隐隐剧痛,迅速从肩膀传递全身!

“放手!”秦枫双目寒光,缓缓转身,凝视眼前的壮汉!

“哼,人不大,脾气还不小啊!”壮汉脸色漆黑,什么时候,居然连一个小乞丐,都不曾将自己放在眼中,竟敢舞逆自己!

“怎么!招寶阁便是如此,开门做生意的,连一条看门狗,也敢阻挠顾客典当?”秦枫心头不悦,这年头还真是人情冷暖啊!

“看门狗!”壮汉眉目一挑,心中怒火不断燃烧,他最恨别人践踏他,叫他看门狗啦!

“怎么?你敢动手?”秦枫前行一步,走到壮汉跟前,挑衅的道!

“我打死你这个浑乞儿!”壮汉满脸通红,心中愤怒至极,挥手打开!

“哎呦!打人啦,招寶阁的大人,打人啦!”壮汉的巴掌还未到,秦枫却突然倒地,不断翻滚大叫,吸引无数客户围观!

趁着混乱,秦枫偷偷将唾液,涂抹在眼帘当作眼泪,放肆嚎啕大哭!

“这小孩犯了何事,怎么还出手打人了!”

“是啊!这招寶阁还真是会做生意啊!”周围的顾客议论纷纷,瞬间将所有的矛头指向壮汉!

“这个混账的小乞丐,来招寶阁能干什么,分明是来捣乱的!”听着四周的流言蜚语,壮汉可是欲哭无泪啊,自己可清清楚楚的知道,秦枫在假装!

“他奶奶的,让开,让开!哪个兔崽子说乞丐就不能进招寶阁?”突然,数十名乞丐推开人群,人人手持一根青木打狗棒,恶狠狠冲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名壮汉!

“就是,这不是摆明歧视我们乞丐啊!不行,乞丐也是有尊严的!”

“招集兄弟,下一个蹲点,就设在这招寶阁,咱们一百多号人集体唱国歌!”乞丐们个个一脸不忿,瞬间暴动起来!

“小兄弟!你且进去,我倒要看看,谁敢故意跟咱乞丐找麻烦!”领头的乞丐,挑衅的挖了壮汉一眼,转头对可怜兮兮的小秦枫,和蔼的道!

天下,最不怕惹事的是无赖,最爱找事的也是无赖,而乞丐每一个都是老奸巨滑的无赖!所以,谁也不愿得罪乞丐!

“你,,,你们等着吃牢饭吧!”听说,一百来号乞丐要集体蹲点,还要唱国歌,壮汉是真的懵啦!

“吃牢饭?”街道的乞丐纷纷面带奸笑,摩拳擦掌的向壮汉走来!

“你们想干吗?”壮汉警惕的看着越聚越多的乞丐,身体不断颤抖,缓缓后退!

“想干什么?他奶奶的揍他”人群中,不知何人大喊一声,数十名乞丐一洪而上,瞬间将壮汉吞噬!

“哎呦~别打脸!”

“哎呦,我擦,你们往那摸!”

,,,,,,声声惨叫,宛若杀猪,不断传出!

不知何时,秦枫已经擦干吐沫,溜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