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二十一章 凌厉的杀意!

第二十一章 凌厉的杀意!

庞大的杀意在大院中升起,化为万千剑影,不断闪烁,凌厉的剑芒,划破虚空!

神秘人每一剑落下,总会带走一条生命,秦枫的心,也会随之狠狠的颤抖,场面太血腥,神秘人的手段太毒辣!这简直就是一场无情的屠杀!

“小子,你干嘛?”

房阁中,秦枫想要趁机逃跑,被秦魁一把抓住手臂,死死的拽了回来!

如今神秘人杀意正盛,无暇顾忌秦枫,此时不逃更待何时,否则,那杀神一剑劈来,哭都来不及!

“我滴个神啊,遇到这样的杀神,不跑还坐着等死不成!”

被秦魁拦下,秦枫满脸黑线,恶狠狠的盯着秦魁道!

看神秘人的实力,保守估计,也抵达神基巅峰,秦魁若不是元气大伤,实力受损,也不至于惧怕,如今,单单凭借秦枫那不入流的三角猫功夫,还不够人家塞牙缝!

“这人你肯定认识,她不会杀你的,不然之前你就投胎啦!查查她的身份,毕竟是你需要的一颗心!”

秦魁楞了楞神,抬头望天,一脸鄙弃的道!心中直呼悲哀,怎与此人同用一体!

“我滴个擦擦!这魔头翻脸无情,实在太危险,一个不小心,说不好便被她给灭啦,能不能换颗心,额,再说熟人不好下手啊!!”

秦枫尴尬的搓了搓手,被秦魁鄙弃,不由显得不好意思,急忙改口,大义凛然的道!

“可以啊,反正本少爷不急,说不定,过个十年八载的,你运气好,能够碰到第二个七杀星!”秦魁转过头,心中鄙弃的道!

“额,还是等等,等等!”

秦枫脸色通红,神情极其尴尬,七杀星百年难得一遇,那有那般容易!哎,看来第一颗心的争夺,是必须着手进行啦!

,,,,,,

“噗,,噗,,噗!”

又有几名大汉倒在血泊中,双目浑圆,满脸迷茫,似乎很是不可思议!

神秘人手持滴血长剑,宛若不可抵挡的杀神,一步步向前逼迫,猩红的血液顺着长剑,缓缓滴落在地,化为点点红梅,娇艳的让人刺眼!

“小子,束手就擒吧,我们已经通知宁家四大客卿前来,今日你插翅难逃!”

大院被血腥覆盖,到处都是血尸,仅存的七名大汉,脸色惨白,隐隐将神秘人围在中央,手中的火把,早已在打斗中熄灭,化为粉尘!

神秘人眉头微皱,凌厉的杀意却越发凄冷,身影一颤,出现在此人面前,剑光一闪,将其劈成两半!

“嘶~”

房阁中,秦枫窝成一团,狠狠的倒吸一口冷气,这杀手还真冷酷,不错的猎物,不过又叹息的道,猎物太强硬,无法控制啊!

“哼!何方小辈,那命来!”

夜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雷霆之吼,一道身影飞速的向神秘人扑来!

“西蒙客卿来啦!”

听到空中的咆哮,大院中的幸存者满脸激动,光明终于到来啦!

“哼,愚蠢!”

神秘人与秦枫,几乎异口同声的道,这客卿也太笨啦,居然朝着神秘人最佳的攻击方向奔来,这不是找死嘛!

果然,神秘人一声冷笑,身体骤然拔高,潇洒的旋转身体,在虚空中,狠狠的将来人劈成两半!

“怎么可能!”

血沫飞撒,大汉惊呆啦,居然连客卿都被一招解决啦,这还打毛啊,逃啊!

“哼!果然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子!”

神秘人刚出手便察觉不妙,心中大恨,急忙回转,却身处高空,无处借力,被一道身影狠狠拍在胸口!

“噗”

神秘人重重的摔倒在地,鲜红的血液,从口中喷涌而出,眼神却充满狰狞!

“卑鄙!”

秦枫微微一怔,也被这风云变幻的突发场景,给吓的一愣,誰想到来人居然如此卑鄙,居然偷袭!

“小子!修仙界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老油条,跟他们斗,不仅灵力要雄厚,心也要比他们狠,受教啦吧!”

秦魁盯着突如其来的变故,神情却依旧淡漠,似乎早已看穿那客卿的小计量!

“受教啦!”

秦枫幽幽一叹,没想到,修仙界的自然法则,比乞丐之间的还要冷酷、血腥!

,,,,,,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掉我!”

神秘人缓缓从地上爬起,磅礴的杀气瞬间冲出体外,除却秦枫二人,谁也没有浩瀚苍穹中,一个微弱的星辰,突然一颤,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看好,她要拼命啦!”

秦魁双眸紫光大盛,满脸谨慎的盯着神秘人,不由提醒秦枫道!

“哦?”

秦枫后背冷汗直流,心头一阵发毛,这家伙居然还有王牌杀招,作为将来的对手,秦枫突然觉得人生无望啊!

,,,,,,

“嘎嘎,臭小子,去见阎王后悔吧!”

西蒙客卿一声怪笑,脸色阴沉,狰狞的朝神秘人杀來!

“轰!”

狂风呼啸,巨大的手掌印,宛若一座大山,狠狠的向神秘人碾压而至!

西蒙客卿,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强者,看气势,绝对也是神基巅峰的存在,是宁家花大代价,坐镇宁府的顶级高手!

“一剑泯星月!”

冷酷、无情的声音,从神秘人口中传出,宛若来自幽冥的魔音,传遍云霄!

“嘭!”

剑光一闪,不见神秘人有任何动作,依旧持剑而立,急速奔袭而来的西蒙客卿,居然瞬间爆炸开来,化为点点星雨!

“一,,一招!”

秦枫彻底傻眼啦!他知道神秘人厉害,却没想到居然如此强势,这样说来,以后还真说不好誰是猎物,誰是猎户呢!

“逃!西蒙客卿也死啦!快逃!”

幸存的五位大汉,脸色苍白,恐惧的后退,拼命的向门外奔跑而去,连客卿都接不过一招,瞬间爆裂开来,他们那敢上前,只求老祖宗保佑!能够侥幸逃离此地!

“咻!”

一道剑光,划破虚空,逃的最快的汉子,身体突然僵硬,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脑门手指般大的伤口,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哎呦,我滴神啊!”

再次有人惨死,其他人跑的更快,恨不得多长出几条腿,心中大骂倒霉!

“她怎么不追?”

见神秘人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盯着其他人逃窜,却无动于衷,秦枫不由眉头紧皱,疑惑的道!

“她受伤啦,很重的伤!重的不敢妄动!”秦魁冷漠的道!

“那,,,,,”秦枫眉头微皱,眼珠子滑溜溜的一转!

“嘿嘿,你可以试试!”秦魁诡异一笑,神情古怪的盯着秦枫!

“咳咳,还是算啦吧!”

秦枫伸了伸脖子,尴尬的一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说,趁火打劫,也非君子所为啊!

“嘿嘿,你惨啦,,,,她走过来啦!”

透过门缝,盯着神秘人,秦魁突然调戏一笑,身体一颤,化为虚无,隐匿在秦枫的骨骼中!

“我擦,你不仗义!”

见神秘人渐渐逼近,秦枫气的张牙舞爪,差点忍不住撕裂秦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

“秦枫!我知道你在里面,快跟我走,我不会伤害你的!”

神秘人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房阁,神情复杂的道!

“怎么办,怎么办,诶?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秦枫此时真是火急啦,秦魁那小子遇到麻烦就跑,把自己留下受罪,实在是太不仁义啦!

“来不及啦!”

神秘人突然神情一颤,一脚踹开房门,冲了进来,四处搜寻秦枫的踪影!

“嗯?人呢?”

神秘人仔细的搜索,却没有发现任何秦枫的踪影,不由眉头紧皱,她分明看到秦枫进来,为何又消逝不见了?

“不好!”

神秘人眉头微皱,身影一颤,骤然消逝,化为一道黑影,向门外飞奔而去!

“咔嚓”

房阁中,黑暗的角落,突然传来一声骨骼的闷响,而且越来越响,紧接着,便噼哩啪啦的直响!

“别动!”突然,黑暗传来一声冷哼,骨骼的脆响,迅速沉寂下去!

“胆敢杀我宁家人,哪里逃!”

三道苍老身影,携带磅礴的杀意,从天而降,犀利的目光扫视四周,盯着血淋淋的尸体,愤怒的咆哮!

“可恶!追!”

三人宛如冲天的利剑,向神秘人追杀而去!

,,,,,,

“快,寻找有没有活者,吸纳精气,追上去!”稚嫩的声音,再次从黑暗中传出!

“嘎嘎!”

眼前一花,森白的人体骷髅,从房阁中窜出,蹦蹦跳跳的跑向大院!

月光如水,庭院中,宛若幽灵般的骷髅,乘着月光,在鲜红的尸体间不断跳动,抱起这个瞧瞧,提起那个看看,似乎实在寻找什么!

“嘎嘎,这家伙也太狠辣,不会没有一个活口吧!”

森白的骷髅牟然抬头,满是荧光的脑袋,不断跳动!

“诶,终于找到一个!”

突然,骷髅似乎发现什么,蹦蹦跳跳的跑向门口,一声坏笑,缓缓俯身!

“你,,,你是誰!”

脖颈不断流血的中年,幽幽张开双眸,喉咙一甜,嘶哑的道,心头苦涩一笑,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一只骷髅!

是快要死了吗?中年缓缓闭眼!

“嘎嘎!”

雪白的骷髅,阴森的鬼笑,与中年面对面,不断吸纳中年的精气,缓缓壮大自己!

中年不断颤抖,牟然睁眼,露出一丝恐惧,眼前居然真的有一具,会行走的骷髅!还逐渐凝聚肉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