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六道封魔 > 第一百零九章 女将军!

第一百零九章 女将军!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去!你们分左右包抄到那片树林中去,将血玫瑰包围,别让他跑掉了。今日,我们誓必要活擒血玫瑰,生的不行,死的也要!”

山林中一阵骚动,一个身穿古铜色盔甲的女子,手持青铜宝剑,英姿飒爽,统领数百名精英执法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快步向丛林包围而至!

“是!”

这些士兵除了佩带兵器,一个个更身背强弓硬弩,他们立刻分散躲藏在草丛、树背或岩石中,只等少城主一声令下,就乱箭射杀血玫瑰。

“什么人!”

卓不群等人皆是脸色大变,惊骇的盯着眼前,杀气腾腾的铁血士兵!

“你们中间,谁是血玫瑰,站出来,否则死!”

为首的女子,估摸十**岁,能够统领城主府的精英士兵,显然地位极高!

“原来是城主府的将军,我们是沧澜派的弟子,这位乃沧澜派的客卿长老,一风前辈!”苗巧上前一步,幽幽的道!

既然是自己人,便没有什么顾忌啦。而且,对方虽然持有远程攻击的武器,但城主府的精英,最高也不过是仙根初期的修士,想要留下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不过,数百人一起攻击,即便是蛻凡巅峰的强者,也不好保证能够毫发无损的离去!

“原来是沧澜派的前辈,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在下接到探子的汇报,说杀人无数的血玫瑰,就在这片林子中,各位可曾看到?”为首的女子面色依旧冷漠。好不理会对方的身份,目光如电,环视四周。

“这件事就不劳烦城主府废心啦,既然我们沧澜派接手。便定然会给黎明百姓,和受害的同道一个合理的解释!”一风前辈上前一步道。

“风前辈此言就不对啦,虽然在河源郡修仙界的事,归你们沧澜派管。但血玫瑰在洛阳城中杀人,我城主府也是有权利找出真凶的!”女子铁血无情。语气强硬而冷漠,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嘿嘿,洛阳城中杀人的,可不是血玫瑰干的,而是眼前的沧澜派精英弟子,卓不群!”樊少皇运转移经倒穴的秘术,将封印的穴位解开,活动活动禁锢,冷冷的道!

听此,女子盔甲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骇人的杀意,不断的打量眼前的四人,目光扫过樊少皇之时,灵魂一阵悸动,竟然有一种来自血脉的亲切感!

“哼!”

对于女子的目光,樊少皇冷声喝道,负手而立,转过身躯!

女将军脸色不变,阴冷的目光直视卓不群,冷声道“他说的可是实话!”

“是!”卓不群面色淡然。

在河源郡。沧澜派就是天,洛阳城的执法队是什么东西,连城主朱丹,见到他都要低声下气。没想到一个小将军,竟然也敢如此放肆!

女将军微微抬手,山林周围的士兵,瞬间打起精神,将弓箭拉成满弓,剑拔弩张。空气瞬间凝固。

“洛阳城的规矩,各位身为沧澜派的精英,不会不懂吧。还是仗势欺人,藐视王权!”女将军也拔出青铜剑,剑锋直指卓不群,似有大打出手的意思。

苗巧眉头紧皱,上前一步道“阁下是什么意思,难道想以下犯上,跟沧澜派作对!”

“哈哈!笑话,洛阳城乃王朝的领地,即便是你们沧澜派的掌门,都是王朝的子民,何来以下犯上。各位还是很我们走一趟吧,若真动起手来,见血便不吉利啦!”女将军义正言辞的道,完全不买沧澜派的帐。

“等一下,我并没有杀人,洛阳城中的士兵,我也只是点了他颈部的穴位,让他昏死过去,休息片刻,便会醒来!”卓不群冷冷的道。

确实,虽然当时为了逼真的演技,连一风前辈都要求他下死手,但卓不群却犹豫再三,最后虽然出手很重,却始终没有下杀手。

“原来沧澜派的弟子,竟然都是敢做不敢当的懦夫,什么精英弟子。哼,难道你是说,有人在你之后,故意掐死士兵,栽赃嫁祸给你,还是说,本将军再污蔑你!”见卓不群竟敢狡辩,女将军心中大怒,对沧澜派的尊敬,也瞬间化为乌有!

本来对方说一句,是他沧澜派干的,女将军也不会过度为难他们,但对方竟然狡辩,实在可恶!

“人真的死啦?”卓不群眉头微皱,脑海中思维迅速转动,缓缓看向樊少皇,他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

“嘿嘿,大家还是去一趟城主府的牢狱再说,等明日解释清楚,再行出来,也不迟啊!”樊少皇负手而立,神色孤傲,冷峻的道。

“是你们干的!”突然,卓不群恍然大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分析的透透彻彻的!

樊少皇缓缓闭上双眸,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笑意,显然是默认了卓不群的话。

双方都是聪明人,所有事情都是一点就透,完全不用长篇大论,就连身旁的一风以及苗巧,都将一切看透。

想来,就在卓不群离开洛阳城,其他士兵以为同伴身死,被吓的四散离去之刻,血玫瑰又重新出现,杀人离去,将一切嫁祸在卓不群头上。

如此想来,事情简直是天衣无缝,若非亲身体验,恐怕连他卓不群自己都怀疑,是下手过重,导致士兵死亡。

“血玫瑰栽赃陷害,究竟是什么意思?”苗巧冷声道。

“血玫瑰今天晚上作案,恐怕是想让我们惹上管非,拖延时间,防止我们阻碍!”卓不群眼前一亮,看来血玫瑰已经开始布局,准备同他玩这场游戏啦!

执法队士兵的死亡,便是游戏开始的信号,三个时辰后,血玫瑰便会杀人做案啦,自己能不能阻拦住对方。卓不群已经无比期待啦!

“血玫瑰终究不是修仙界的人,把王权看的太重啦,连朱丹都不敢与我们作对,这牢狱之灾。我们恐怕是无福消受啦!”一风前辈冷声笑道,看来这血玫瑰也不过如此把!

“是你们太藐视王权啦吧,决定吧!是殊死抵抗,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一趟。”女将军横眉冷竖,一副大将军的姿态。冷冷的道!

“真是麻烦,师兄,我能打出去,事后再跟朱丹这老东西,好好算这笔账!”苗巧骤然拔剑,怒气冲冲的道。

“住手,别冲动,这样只会更麻烦,而且老朽还有其他问题,想找个地方。跟小兄弟好好聊聊!”

一风前辈为人精明,想的也很是长远,自然不甘放任樊少皇,趁乱逃窜,监狱确实不是个坏地方!

“确实,这女将军有点麻烦,不过一切,见到朱丹就容易多啦,去一趟没有坏处!”卓不群依旧负手而立,心中的心思却始终停留在。血玫瑰第一个下手的对象,究竟会是谁。

樊少皇依旧闭眼而立,丝毫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如果对方想要殊死抵抗。他自然同意,还可以趁机逃窜!

“小兄弟,你若想离去,便自行走吧,看来老夫晚年,注定有此一劫。要经历人间牢狱啊!”一风前辈摇头叹息的盯着樊少皇。

“既然老人家都决定留下,小子自然不敢甩袖离去,而且这三百多精兵,晚辈可不是吃素的啊!”樊少皇掀开眼皮,眼神微眯,冷冷的道!

“既然考虑好啦,那便跟我们走把,收兵!”女将军冷冷一笑,挥手让士兵撤离!

三百多士兵,将四人团团围住,防止他们逃窜,跟随高冷的女将军,缓缓向洛阳城的大道走去!

,。,。,,

“小兄弟,你之前的话,好像还没说完吧!”

一风跟随女将军身后,沿着平坦的栈道,神色淡然的行走,完全没有经受牢狱之灾,放在眼中!

在众人看来,牢狱之灾对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旦见到城主朱丹,还不把他们视为上宾对待,又怎敢关押他们!

“你们看不透嘛?我家大人托在下,再给你们带一句话,是他行动的名单!”樊少皇依旧神色淡漠,同样悠闲的迈动步伐!

“什么话?”卓不群笑道!

“七鲨八竹十二丹,釜底抽薪灭阁甘!”樊少皇悠悠的道!

“七鲨门,八竹山庄,十二清丹殿,甘泉阁,一共四个,最后一个呢?”一风前辈眉头微促,步伐骤然一紧!

“如果你们连最后一个,都找不出来,我看你们还是别认输好啦!”樊少皇缓缓闭上双眸,不在理会,既然任务完成,他就要好好琢磨下,如何跑路的问题啦!

“一风前辈,你在洛阳城呆的时间长,可曾知道这些门派的底细?”卓不群也想不透,只能回想之前追杀令上的宗门,询问一风道!

走在前面的女将军,眉头紧促,没有打断他们的对话,脑子却一片雾水,完全听不懂他们讨论的话题,不非是她不够聪明,而是没有了解到详情。

不过,女将军却从中听到了其他的意思,眼珠子一转,心中却瞬间有了打算!

“七鲨门,河源郡的邪恶门派,曾经威震八面,声势浩大,实力极其雄厚,横行江湖,无恶不作,正邪两道皆为之侧目,无人敢惹!”一风前辈眼神中闪过一丝追忆,还罕见的露出不甘的表情,以及眷恋和痛恨!

“哦,根据一风前辈所言,这七鲨门的实力,应该能够很我们沧澜派比肩啦。既然如此,那为何我从未听说过?”卓不群疑惑的道。

“这个我知道!”行走卓不群身边的苗巧,眉头紧锁,脑海中闪现一些记忆,幽幽的道“从小便听家父谈起过这七鲨门,似乎还牵扯到六十年的夙愿。那是,七鲨门的地位,就跟沧澜派的地位一般高,不过后来的暴行专治,终于激怒了一批正道侠士,联合附近郡城六大门派的老辈人物共同围剿,七鲨门始告瓦解。”

“没错,六十多年中,河源郡从未听闻七鲨门之名。却不曾想,斩草不除根,七鲨门竟然还有余孽存活,而且悄无声息的再度重建宗门,妄图称霸河源郡,简直是豺狼之心啊!”一风前辈眼神中尽是阴霾,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卓不群盯着一风激动的情绪,心头分外迷惑,不过六十年前,一风刚好二十岁,跟卓不群的年龄相当,天赋也极其超然,能够如此熟悉七鲨门,以及痛恨的情绪,他完全能够理解!

“一风前辈?嘿嘿,如果在下没有猜错,你便是六十年前,名震河源郡的风流剑客,风啸云吧!”樊少皇突张开双眸,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诧异的道!

“风流剑客,风啸云?”

卓不群眉头紧促,与苗巧面目相窥,皆是一头污水,不过风啸云的名字却极其熟悉,仿佛曾经在哪里听人提起过!

“风流,,,,剑客,,,老流氓?”

女将军虽没有回头,却始终留意着卓不群的对话,听到樊少皇所说的风流剑客,更是忍俊不已,差点忍不住,笑抽过去。

如此蓬头垢面的老乞丐,是如何跟潇洒风流扯上关系的?

不过,一风前辈却没有嬉笑,反而双拳紧握,眼神中寒光涌动,充满冰冷的杀意,似乎随时都会情绪失控,杀死樊少皇!

“一风前辈!”卓不群感到空气中的杀意,急忙将手压在一风的肩膀上,防止他冲动!

“哎,冤孽啊。造孽的人生!”一风前辈缓缓摇头,不住的叹息!

“风啸云,风啸云,风啸,,,,,云!”苗巧猛然抬头,惊骇的盯着一风前辈,刚要出言,便被卓不群打断。

“师妹!”卓不群眉头微促,冷声喝止道。

其实,卓不群也猜到一风的真实身份,目光格外的恭敬!

六十年前的风云人物,在他小的时候,他的父亲便曾经跟他提起过,其中就有一位前辈!

他便是当今沧澜派的掌教师兄,风啸云!

六十年,沧澜派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门派,风啸云不足二十岁,便成为沧澜派的领导人,实力更是抵达蛻凡巅峰的层次,简直是骇人。

而年长他一岁的沧澜掌教,无崖子,那时却不过刚刚踏足蛻凡境界,说二人是兄弟,还不如说风啸云是他的师傅,因为无崖子,是风啸云一手提拔上来的!

由此可见,当时的风啸云,是多么的耀眼,称之为河源郡,第一天才也不为过!

真是因为天才,孤傲,长时间没有对手,也塑造了他的风流性格,不过他的剑却格外犀利!

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风啸云终究是败啦,败在一个女人的石榴裙下,成为一个追随者!

“嘿嘿,风啸云,哦不,应该称你为一风前辈,听闻七鲨门崛起的天才,也就是如今的掌教,不过十八岁,也很有天赋,巧合的是,他也姓风。”樊少皇幽幽的道。

却不想,一风前辈却脸色大变,惊骇的道“什么!”

“嘿嘿,此子,名叫风鲨,性情难以捉摸,喜爱杀戮,身为邪道修士,他却只杀侠义之士,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樊少皇幽幽的道,大有渔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

“风,,,,风鲨,此生只杀,侠义

之士!”

一风前辈仿佛瞬间衰老数十岁,身体一阵摇摆,差点栽倒在地,若不是卓不群搀扶,恐怕,,,,,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