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们的故事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们的故事

“独自在关上灯的昏暗房间,躺在床上却是辗转难眠。”

“分手的那一夜,最后的道别还是说不出口。”

“我们的故事,都是虚假的谎言。”

唐谨言沉默,李允琳沉默。

台上姜敏京的美目落在他们之间,又在李允琳脸上停留片刻,终于垂下眼帘。

唐谨言叹了口气:“什么歌来着?”

李允琳低声回答:“《you-are-my-everything》。”

“我英文不好。”

“《你是我的所有》。这歌在她们的歌曲里不算出名,不知道为什么以这首开场,我以为会是刚发行不久的《信》才对……”

“因为她想说你们的故事都是虚假的谎言吧。”

“谁的故事?她和我的假凤虚凰?她和你的李代桃僵?还是……我和你那瞒了多少年的性别?”

两人再度沉默。

当歌手拿起了麦克风……唐谨言脑海里闪过朴素妍的话语,微微摇了摇头。果然麦克风是歌手最犀利的武器,当她投入演绎,就能在几声音符里道出万语千言。从今往后,姜敏京在自己心中的形象果然清晰了许多,也骤然深不可测了许多。

“我是个歌手。”忘了什么时候,她曾经这么告诉过自己。

“你听过敏京唱歌么?”唐谨言忽然问。

李允琳道:“听过cd,看过mv。现场也是第一次听。”

“很好的现场。”唐谨言环顾周围,现场的观众们挥舞着荧光棒,听得摇头晃脑,仿佛很有共鸣的模样。他也有点惊叹,这个场景和以前所见的真的截然不同,同属女团演唱会,却像是来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次元。

“是啊……”李允琳低声回应,没有多说,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台上的姜敏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不再交头接耳,安静地靠在椅背上,真正开始欣赏歌曲。唐谨言甚至闭上了眼睛静听,他发现素妍说得真的很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越来越喜欢这种如同电视剧里的bgm一般的慢歌了,好像有说不尽的故事,在歌声里娓娓道来。

是因为当初那曲《姻缘》么?

曾经在夜店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喧嚣声中拿酒瓶子给人的脑袋开瓢的九爷,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

“累了吗?”演唱会后,姜敏京钻进了唐谨言的路虎,唐谨言亲自开车,姜敏京在后座软绵绵地靠在李允琳身上。

“体能还可以,嗓子有点累。”姜敏京懒洋洋地回答着,声音很轻。

李允琳柔声道:“那就别说话了,好好休息。”

姜敏京没听话,反而很乐呵地问了句:“我唱歌好不好听?”

李允琳板着脸:“有什么好听的?不是被男人甩了,就是男人花心劈腿,各种痛不欲生自怨自艾,有点出息行不行?”

“你你你!”姜敏京气急:“情歌不就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吗!又不光是我们这样!”

“是吗?”李允琳眯着眼睛:“那唱到虚假的谎言时,大眼睛乌溜溜的盯着我们瞟,是打算表达什么?”

“啊?有吗?”姜敏京嘿嘿地笑:“碰巧吧,碰巧在看你们而已。偶尔一句歌词能代表什么,你们想太多。”

表现依然蠢萌,但唐谨言已经不会再纯粹把她当个萌物看待了,就算偶尔一句歌词其实没什么深意,但即使不提这个,她的歌声也让唐谨言十分欣赏:“敏京……”

“啊?”

“你们davichi的歌,确实不错。回头送我几张cd,放车里听。”

“好啊好啊!”姜敏京很是高兴:“你车里的cd,哼哼,就那三个团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韩国只剩三个女团了,早该扩张一些别的了!”

“是吗?”唐谨言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是该扩张了。”

噫?李允琳眨巴眨巴眼睛,姜敏京也眨巴眨巴眼睛。过了半晌姜敏京才小心翼翼地问:“喂,wuli唐会长,莫非今天被我的绝代风姿征服了吗?”

唐谨言失笑道:“你还是多保持一点舞台上的女神形象好点儿。这副模样太蠢。”

“……”姜敏京冲着他的后脑勺挥了挥拳头,又百无聊赖地靠回李允琳怀里。李允琳笑道:“男人还是要有点征服感的,他的意思是你平时的样子欺负起来都没意思。”

“这样啊……”姜敏京懒懒道:“那还是这样好点,省得被欺负。他欺负你就可以了。”

李允琳道:“他才不会欺负我。”

“哦。”姜敏京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尼玛一天到晚爆菊都不算欺负,还有什么算欺负啊?说来也是,这抖m被欺负说不定才更嗨才对……

不过唐谨言那话里的意思,是终于正视了老娘的风华了啊!姜敏京心里喜滋滋的,今天邀请他来听演唱会,真是邀对了。前几天釜山那一场就无聊了,明明看着人山人海,可却总觉得缺了什么。

今天也终于明白,缺的就是台下坐着的他们俩。

其实哪有什么歌词深意,只不过看见他们在台下听,心里就很充实。为什么把那首歌调整到开场?因为《you-are-my-everything》啊!

真是笨死了,还自诩多聪明的两个人呢!

“对了允琳……”唐谨言忽然问:“明天打算怎么过?”

姜敏京怔了怔,明天?不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会这么问?

李允琳却接得很顺溜:“随便啊,要不要喊兄弟们一起喝点酒?”

“不用了吧,就我和你……嗯,还有敏京。”

李允琳挠挠头:“那个,我忘了告诉你,我身份证上的生日是错的,这几年生日都是过假的。其实我的真正生日在双十一就过去了,所以别折腾了。”

唐谨言一呆,继而大怒:“李允琳你是不是傻?”

李允琳缩着脖子不吭声。

姜敏京总算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怪不得呢……唐谨言以为明天是允琳的生日,问她怎么过?其实允琳的生日早就过去了,在一个很特殊的时间。

十一月十一日,光棍节。那货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窗台边,应景得要命。问她为什么不喊唐谨言,答案是不想让他看见我三十岁了……

那月色很凄凉,答案更凄凉,但姜敏京却理解得很。女人嘛……有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奇葩的,某些岁数下过生日不叫庆生,是伤身。

“敏京唱得没错儿。”唐谨言余怒未消:“我们的故事,都是虚假的谎言。”

诶?姜敏京忙道:“我唱的没那个意思啊!”

“那你问问这个女人,瞒了我多少年的性别就不说了,连生日都瞒!人与人之间还有一点信任可言吗?”

姜敏京这一刻很清楚唐谨言气的是什么。他是在心疼,心疼李允琳孤零零的面对光棍节的生日,如此应景,而他明明有着余力有着时间,却硬生生错了过去。他的生气,其实不是气她的隐瞒,分明还是气他自己没照顾到允琳……

李允琳轻声开口:“以前瞒着你是因为……我不想在光棍节的那天以男人的身份对着你,那会让我感觉注定孤独一生。”

唐谨言沉默下去,半晌不言。

他们的故事虽然奇葩,其实也算挺有爱的,允琳对他的感情就不提了,他对允琳的感情也真的是很特别。而自己则像是历史的见证,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这两人埋藏在胸臆间浓郁到极点的热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