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女有田超给力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能忍的

第五百二十五章 我能忍的

第五百二十五章我能忍的

白瑾梨跟林沉渊的动作很快,他们很快便换好了衣裳出了门。

门口,木头正着急忐忑的皱着眉苦着脸走动着,听到脚步声后连忙转头望去。

“林公子,林夫人,小的求您们求求我家少爷吧,他……他快不行了。”

夜色不算太黑,借着旁边人手中的灯笼,白瑾梨跟林沉渊看到了噗通一声朝他们跪下的木头脸上的眼泪跟担忧。

“先起来,上马车,什么情况路上再说。”林沉渊出声道。

“是,是。”木头抹了一把眼泪快速上了马车,坐到了驾车的追风旁边。

“木头,到底怎么回事?”坐在马车里的白瑾梨出声问道。

“林夫人,我家公子被发怒的老爷打的奄奄一息,正被罚跪祠堂的时候突然发病了一般,整个人看着十分痛苦,竟然将自己的脑袋往柱子上撞。”

“小的实在拦不住,便偷偷将这事跟夫人和小姐说了,小姐让小的过来找您。”木头开口回答着。

他陪伴他们家少爷这么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他家少爷这样一副模样,简直给他吓坏了。

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老爷发那么大的火,那架势简直恨不得将少爷打死。

他想过去求饶,径直被老爷的一个眼神给吓到半死。

等他再次跪到少爷面前想替少爷挨打的时候,少爷竟然主动开口,说不关他的事,让老爷不要打他,一切冲着他本人去。

而且那个时候的少爷跪的笔直,不管老爷打的多么凶狠,他都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表情澄然又平静,跟往日的他完全不一样。

要知道以前的少爷挨打的时候,可从来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在躲啊!

他都吓坏了,情急之下去求了小姐跟夫人,这才避免了少爷差点儿被老爷打死的悲剧。

有了小姐跟夫人求情,老爷才终于停了手,却是不让他们请大夫,还让少爷去罚跪,然后冷哼一声径直关上了书房的门,连夫人都没理会。

他正寻思着要不要想办法去偷偷请大夫呢,结果没等多久就看到了他家少爷那么痛苦的撞起了柱子。

他都吓坏了,拦都拦不住。

少爷的脸色简直惨白的吓人,整个人看着就如一个求死之人一般,还是小姐提醒了他,让他来找白瑾梨救命的。

至于少爷现在,正被夫人跟小姐暂且照顾着。

而且小姐跟夫人说了,像是少爷这种情况,只能请白瑾梨过来救治,其他人不行。

所以他才火急火燎的跑来了。

还好林公子跟林夫人都很好说话,这让他暂且稍微的放下了一些心来。

“嗯,知道了,追风,再快点儿。”白瑾梨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什么。

其实也不用多问,这已经很明显了。

赵苒苒因为赵落幕差点儿受害的事情被赵炎鸿知道了,他暴怒之下打了赵落幕,然后又正逢赵落幕体内的千金散毒发,他此刻正饱受着双重的折磨。

这事,又不能告诉旁人,不能让别的大夫来诊治,回泄露消息,况且别的大夫也治不好,只能她来。

“是。”

马车停在赵府门口的时候,白瑾梨跟林沉渊快速的下了马车往赵府里走去。

赵府从外面看起来黑灯瞎火的,跟普通的寻常人家一样,但是进了赵家的大门后便会发现,此刻的院子里灯火很亮,尤其是通往赵落幕院子的那一条路上。

白瑾梨虽然跟着赵苒苒去过一次赵落幕的院子,但那是白天。

一旦到了晚上,她就有点儿轻微的路盲,分辨不来方向。

不过还好,有木头在前面带路,还有林沉渊在一旁牵着她,又有旁边的灯笼亮着,她倒是不用担心这一点。

刚进赵落幕的院子,白瑾梨跟林沉渊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传来。

“落幕,落幕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赵落幕,忍住啊,表嫂马上就来了。”

“夫人,小姐,林公子跟林夫人来了。”木头走过去推开门开口汇报道。

“沉渊,瑾梨,真是不好意思,大晚上的将你们两个人折腾过来,实在是……”秦氏面上带着担心,还有满满的歉意。

“二舅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先帮赵落幕看看,您别着急。”白瑾梨安慰般的轻轻拍了拍她。

此刻的赵落幕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了,整个人看起来分外虚弱。

这些只不过是皮外伤,因为他实在难以忍受千金散的后劲儿,就控制不住的去自残,为了防止他作死,秦氏不得不派人用绳子将他绑了。

这种情况下,赵落幕仿佛一头被捆的兽一般,脖子上的青筋都看的分外明显,一边挣扎着,一边痛苦着。

那样子看起来的确有些吓人。

“嗯,好。”秦氏点头。

“二舅母,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林沉渊眼瞅着秦氏担心的不行,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由开口问话,想要将她的注意力吸引开。

果真,秦氏在听到林沉渊的问话后便将注意力从赵落幕的身上转移到了林沉渊这边。

她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口说道:“一开始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还是苒苒告诉我的。”

“发生了那种事情,也多亏了你跟瑾梨的出现,才能将他们两个人从那些人的手中救出来。”

“苒苒跟他说了,让他回家之后莫要将这件事情跟我们提起,但是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主动跪到了书房门口,将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

“老爷听说这些后气不过,就扬言要将他打死,他也没躲开。”

“其实一开始听到这些的时候,我也生气的很,甚至支持老爷打死他算了,可是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就很心疼……”

“苒苒,你不要怪娘,也不要怪你弟弟,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这些年,都怪我跟你爹没有真正的去关心在意他,才让他变成了这般……”

秦氏说着,就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赵苒苒的手,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和安慰。

她家的苒苒,就是往日里被他们保护的太好了,才会成了这种什么都不知道防备的小白花。

才会再发生了那种事情的时候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跑过去,以至于差点儿将自己断送了。

他们一家人的确经常的打骂赵落幕,但不管怎么说,赵落幕毕竟是她们家唯一的男丁,说不疼爱他那是假的。

以往之所以那般,还不是爱之深恨之切。

他们看着大哥家的孩子那么有出息,再看看她们家的落幕,相比之下,他们就难免有些恨铁不成钢。

他们越想督促赵落幕去学习上进,赵落幕这孩子就越发的不听话,各种跟他们对着干。

听到赵苒苒是为了去救犯蠢的赵落幕差点儿被人欺负的时候,秦氏心疼的只掉眼泪,还想着要去狠狠的教训赵落幕的。

哪知等她来了之后就发现,她家老爷差点儿就将赵落幕打死了。

看到这里,她哪里还忍心去责备?

“娘,我知道的,我不怪他,他是被人陷害的。况且,我什么事都没有。”赵苒苒轻轻的拍着秦氏的手说道。

“二舅母莫要担心了。”林沉渊得知了这些后干巴巴的安慰了一句。

面对白瑾梨的时候,他偶尔倒也能说出些好听的话来。

但是在面对他人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嗯,我没事的,就是一时太过担心了些。”

有了赵苒苒在一旁扶着,还有白瑾梨的出现,秦氏觉得自己瞬间不慌了,有的只是担心。

“表妹,你先扶着二舅母去那边坐下歇歇。”

“好的表哥。”赵苒苒听到林沉渊的吩咐后,下意识的就很听话的扶着秦氏过去了。

“娘子,怎么样?”

“我只能说尽量先帮他减轻痛苦。”白瑾梨帮他施着针说着。

“赵落幕,我这里有千金散,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是服用,还是坚持,你考虑一下。”

林沉渊嗯了一声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丢到了赵落幕的面前。

“相公,你……”

白瑾梨愣了一下,不过在对上林沉渊的视线后,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没有继续开口说下去了。

听到千金散三个字后,已经痛苦的有些意识涣散的赵落幕眼睛顿时亮了一下。

他太难受了,他真的好难受好难受,恨不得立刻死掉。

那种痛苦比他爹打在他身上的伤痛难过了千百倍,他咬着牙一直在忍,忍的都快崩溃了。

他真的想死,若是死了就可以不用这么痛苦了。

可是不行,他还欠了他姐姐的那么多没有还,他明明暗地里发誓以后要守护着姐姐的,他不能食言……

若,若是他将林表哥递来的这些东西服用之后就可以不难受了,也就可以不用去死了。

他好想要!

眼看着被解绑的赵落幕颤颤巍巍的伸出去去摸那包东西,白瑾梨不由出声开口。

“赵落幕,一旦你今天将那包东西吃下去了,你以后就再也摆脱不了这东西的控制了。”

“这千金散是禁药,虽说你们赵家能够买的来,但是后果你自己想。”

听到这些话后,赵落幕的手立刻缩了回来。

他咬着牙,已经将嘴唇咬出了血迹,声音有些微弱,却带着一丝坚定的开口。

“我不要,我能忍的,真的!”

“嗯,坚持,赵落幕,你可以的。”白瑾梨也在一旁给他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