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0710.谋虑

秦如歌让人查的是几日前京中盛传她克夫的事。

这件事盛起得蹊跷,且那日送灵回来被人堵在城门的时候,人群中明显有人带节奏。

当天她便让星辰暗中派人留意其中的几个人,哪知对方也还算是聪明,起先两日没有动静,今日才有了眉目。

只不过,她一开始以为这事是纳兰嫣做的,哪知道得到的结果竟是纳兰婼的人暗中与那几人接洽,还给了对方一笔银子。

其实现在想想,纳兰婼这样做也在情理之中。

在当初她和她家男人的婚事定下来后,秦如烟为她举办过一场宴会,当时纳兰婼跟纳兰嫣也有参加,那时她姐妹二人与即墨非离在门口相遇,一同进来。

当时她便看出来,纳兰婼对即墨非离有情。

可即墨非离大约因为她治好了他的腿疾,对她生出了有些类似于倾慕的情愫。

任凭哪个女人对自己的夫君喜欢别的女人,即便不爱,也会心生些怨怼来。

以前她家男人在的时候,即墨非离可能还能按捺住对她的心思,眼下她家男人“不在”了,即墨非离之前因为她已经成亲而不得不压下去心思大约又冒了头,以至于被纳兰婼察觉。

于是,纳兰婼便想借这个机会将她赶出霍都,离开即墨非离的视线。

天地良心,她秦如歌对即墨非离真的是半点非分之想也没有。

这躺着也中枪的节奏,让她感到倍感冤枉。

不过在她多次被围劫这件事上,至少目前并未有蛛丝马迹证明纳兰婼有参与进去。

另外,当时不桑国使节到访的时候,云霓长公主曾设计害她坠入枫叶湖。纳兰婼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曾第一时间义无反顾的跳进枫叶湖打捞她。

就凭这一点,她也无法做到为了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报复回去。

“主母,这事你打算如何处置?”秦如歌刚刚想透其中关节,明月便问道。

对方现在乃是太子妃,只怕想对她做些什么,只得暗里来。

且对方现在住在东宫,要想对她出手,得好生谋划谋划!

秦如歌似乎看出明月的想法,连忙道:“这件事你们别插手,等我娘她们离开后,我抽个时间进宫一趟,或者约她出来,和她谈谈吧。”

纵然这件事让她心里多少有些膈应,但她不想在未证实纳兰婼与纳兰嫣乃一丘之貉的情况下,与她成为死敌。

秦如歌这样说了,明月几个自然不会有异议。

但心里对纳兰婼的好感,明显降了几分。

……

继这件事后的第三日,是江婉仪等人离开霍都去远游的日子。

秦如歌一早便去了江婉仪那里,然后跟她一起去了江氏一族居住的庄子。

江氏的所有女眷加上忆儿念儿两个孩子,以及她们的贴身丫鬟小厮,即便是精简了再精简,也是准备了足足八辆大马车。

其中七辆马车用来坐人,一辆马车用作拉东西。

另外,为了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秦如歌除了安排竹羽竹心随行以外,还从乌衣骑调了几个高手暗中保护,尽量做到万无一失。

不舍之情自然是有的,不过众人都美玉说出来。

与江一帆等人一起将她们送走之后,秦如歌思虑再三,终还是决定把江一帆等人给召集到了书房,让明月清风守在屋外,为他们透了底。

众人听了,莫不是震惊不已。

好半晌,大表哥江勉第一个回过神来,不甚确定的问道:“表妹,你说妹夫他没有……”

“是,他还好好的活着。”秦如歌神色自若的道:“我们不过是借助鬼域门的手,给即墨景德来了个金蝉脱壳之计。现在,他正在赶往南疆的路上。”

“可是,咱们不是亲眼瞧着他被葬进了荣氏一族的祖地吗?”欣喜之余,三表哥江同问。

“众位舅舅跟表哥当知道我在医术上颇有造诣吧。”

众人齐齐点头。

“医术再好,也不及透彻的药理研究重要。毕竟没有药石作为辅助,即便是小病小灾也可能会要人命。反之,只要用药用得好,想要瞒天过海又有何难?”

说到用药跟医术,秦如歌的眼中都泛着熠熠的光芒。

片刻后,她双眼微眯,眼中的光芒变得阴晦莫测,只是眨眼便消散了去。

“我和夫君都不曾料到即墨景德会阴险至此,趁着当天凭栏听雨的机关暗器没有适时补给,突然对发动袭击。是以,那晚的确是惊险至极!”

也是她当日在确定赵德海就是即墨宣正口中的小德子后,想要戏耍惩治他一番,才导致了那样的结果。

不过总算没有酿成大错,否则她定要追悔莫及!

“当天鬼域门的人全数出动,显然即墨景德是存了必杀夫君的决心!我和夫君的功夫纵容不差,可我有孕在身,不敢太过动用内力,几乎就和普通人无异。

鬼域门的门众皆是刀口舔血之徒,咱们以五人之力与其对抗,想要全身而退,过于艰难了些。”

那晚的事可谓是惊心动魄,可她说起的时候,口吻也极为淡漠,就像是在述说别人的故事。

“起先还好,鬼域门的目标是夫君,到后来他们拿夫君莫奈何便欲图对我下手。夫君不得已之下,自暴其短,给了鬼域门的人可乘之机,不过当时也是险险避过要害。

我用了近一晚的时间,才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然后便将计就计,用药物让夫君的呼吸停止。葬礼那日我们特意回来得晚些,便是为了将夫君挖出来。”

天气炎热,真正的尸体停放一两日便会开始起尸斑,接着腐烂有异味。

异味倒是可以作假,尸斑跟腐烂却是做不得假,所以她才坚持让葬礼尽早举行。

总算是不负所望,瞒过了即墨景德。

江一帆等人听得唏嘘不已,忽然他反应过来他似乎漏了什么细节。

稍稍回味了一遍,顿感惊心动魄,直直的瞪着秦如歌的眼睛,“歌儿,你、你怀了身孕?”

秦如歌脸上顿时氤氲起一道母性的光辉,颔首抚着自己的肚子道:“已经三个月了。”

“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江一帆担忧的问,想到什么,立即又虎了个脸,“你明知道自己有身孕,前几日的葬礼何必事事做到亲力亲为?也太不让人放心了!”

其他人听了前一句,莫不是一脸的紧张,听到后一句,眼神中纷纷带着责备。

他们虽然没有直面当时的情景,可他们在重回霍都的时候,曾与鬼域门之徒面对面接触过。

也是那次,他们的父亲(祖父)死在了鬼域门的人手上。

江一帆亦是身受重伤,若非秦如歌出手,早便死了。

可即便秦如歌身手不错,到底是怀了身孕,面对这样的穷凶极恶之徒,怎能不让人担心?

他们的担忧跟关心,秦如歌又怎么体会不到?朝他们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她柔声细语的道:“众位舅舅跟表哥放心,孩子很好,我很好,夫君也很好!”

对于宝宝……

他(她)大约知道爹娘的不容易,一直都乖乖的。

即便那晚的情况那样危急,也没有一点表现出异常。

接着,又是为她家男人疗伤又是葬礼……

因为他们所图之事事关重要,稍稍不注意便有可能导致计划前功尽弃,严重了说,可能会牵连他们的至亲与他们一同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不得不在葬礼上演戏。

毕竟,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他们夫妻二人鹣鲽情深,琴瑟和鸣,她若不表现得哀伤一些,又怎么说得过去?

接连几日,她的孩子超乎她预计的坚强,坚挺的霸占着她的肚子。

不过她到底还是亏欠了他(她)。

江一帆等人瞧着秦如歌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精神倒是可以,这才将心放宽了些。

不过,该有的叮嘱不可少!

“歌儿,外甥女婿不在,眼下你娘给被你支走了,你可要好生照顾好自己,待到瓜熟蒂落,为他生个健康聪明的孩子。”

现下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外甥女婿跟外甥女要做大事,为了到时候不受亲人的掣肘,才把他们一个个都支开。

“舅舅放心,我会的。”

“表妹,你上次来信说让我们去灵州,便是为了策应表妹婿吧?”江勉问。

秦如歌点点头,“为了演戏演全套,他身边明面上的人都留了下来,我让舅舅跟表哥们过去灵州,便是为了给他出谋划策,还望舅舅跟众位表哥成全!”

秦如歌说着就要起来,江一帆连忙起身上前,手搭在她的肩上道:“歌儿你有孕在身,坐着说话便好。”

秦如歌也不和他们客气,老老实实的坐着。

江一帆这才又坐回位置上道:“歌儿说这种话未免太外道了,比起你为咱们做的,我们即将做的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只怕到时候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给外甥女婿添了乱……”

“几位舅舅跟表哥的才学深得外公亲传,又何必妄自菲薄?”秦如歌诚恳的道。

江一帆哂然一笑道:“俗语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也就不多推搪。自你上次送信过来后,我们便已经做好了随时出发的准备。”

他们早已抱了捐躯的决心,哪怕此去凶多吉少,也在所不辞!

几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秦如歌便告辞离去。

江一帆等人将她送到大路上,直至马车看不见影子,才往回走。

“所幸咱们当时没有住在城里,即便走了也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江云感叹道。

江勉淡淡瞄了他一眼,轻飘飘的问道:“五弟以为咱们当初为何没有住在城里?”

江云一怔,“难道不是因为某人的做法让咱们心寒了,爹跟大哥你才拒绝了那人的安排?莫非……”

“那只是一方面罢了。”江风朝身后空荡荡的路望了一眼,回首道:“母亲他们一开始便被表妹安置在这里,想来她早就想好会走到这一步了!”

江云心中唏嘘,这个表妹,今年也不过才十七岁,便有这样的谋虑,着实让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