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血妖姬 > 第1895章 要还是不要

第1895章 要还是不要

而在火灵和水灵针尖对麦芒的吵个不停的时候,不远处一直围观的众人都是看的无语,而流墨墨却是盯着水灵那有些熟悉的由水构成的身体不做声,一旁雪如楼见状只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

“墨墨想起水飘飘了。 ”

“这水灵真丑。”雪如楼的话让流墨墨侧头看他,然后眨了眨眼,再看向水灵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怔然;

“水飘飘是水之生命,和水灵可不同。”看着流墨墨嫌弃的模样就知道,被水飘飘洗过眼睛,这水灵是怎么也入不了她眼的;

“罢了,再丑也是一体的。”而流墨墨虽然觉着水灵那粗糙还浑浊的模样忒丑,但是看在五行仙灵的面上,她还是摇摇头说道;

她又不是要真收水灵当宠物,这五行仙灵到目前为止,除了木灵的模样还正常点,土灵和火灵都不咋的,再加上一个长相模糊的水灵,其实也没什么。

而在流墨墨和雪如楼交流的片刻功夫,湖边吵闹不休的两只仙灵终于让木灵看不下去,他直接上前镇压了土灵,然后板着脸把情况和水灵说明了一下;

对于木灵,水灵的态度还好,毕竟木克土,又不克她;不过,对于木灵说的事情,看着面前的三只已经应诺了的同伴,还有木灵言语中的威胁;

是被吃了还是发誓臣服,水灵又不是木头脑袋,只考虑了一下就应下了。

而面对水灵的上道,流墨墨看着那近在咫尺,面容模糊,只能看出是女性的浑浊泥水的身体,实在是不能忍了;

“太难看了~!你先去弄清楚再来发誓~!”流墨墨一脸不虞的说道,原本都准备立誓的水灵不由一呆,然后低头一看自己,顿时愤恨看向土灵;

“快去弄~!”而见土灵横睨了水灵一眼似乎还嘲笑她,流墨墨只竖起眉毛说道;

而后下一刻水灵就裂开嘴笑着道谢,土灵则郁闷不已的看了流墨墨一眼,也没敢乱说什么狠话,忿忿的就大步走了;

水灵快步追上他,在一旁不停讥笑,土灵被气的要死,但是硬是没有再张嘴,这让水灵在跟着他走回湖边的时候就觉得没趣的安静了下来;

水灵不折腾了,土灵虽然没给她好脸色,但也没有继续闹腾;

于是,在土灵把水灵身上以及湖泊内混杂的黑土收回去后,恢复清澈的湖泊让水灵舒了口气,而她自己恢复清澈后神色也是舒展愉快;

而恢复清澈后,两只仙灵又走了回来,流墨墨只再次打量了一下水灵,然后移开目光;

嗯,清澈了也没法儿个水飘飘去比,还是这么丑。

见流墨墨打量自己一番,和之前自己被弄浑浊时的目光一般无二,虽然觉得有点儿奇怪,但她还是自觉的开口立誓。

水灵立誓完毕,也算是划入自己人的范围,流墨墨虽然因为水飘飘觉得水灵不咋的,但也没有再打量她,只看向一旁杵着的木灵;

“现在就剩金灵了,在哪儿呢?”

“那边。”木灵抬手指了指,流墨墨点点头,然后在水灵收回她的本体,露出了那原本是湖泊的深坑后,一行人只分别乘上了两朵仙云,朝金灵所在的方向飞去。

在找水灵之前就知晓金灵和他们的距离颇远,而在找来水灵这儿的时候,他们和金灵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于是,在飞了足足七日后,他们才到了金灵所在位置的附近。

和其他四只无形仙灵所在之处不显眼或者隐蔽不同,金灵所在的位置,竟是相当的惹眼~!

那竟是一座插满了各种兵器,整体都散发着幽暗光华,且周围有着各种驳杂的杀气煞气缭绕的山峰~!

而流墨墨他们停下并未再往前,不仅是那座山峰惹眼,更重要的是,那山峰内外都有仙人,且情况都不妙;

“这山是怎么回事??”已经收起仙云,隐匿了气息的众人遥遥看着远处山峰和在山峰上以及那缭绕是杀意煞气外闪烁轰鸣的仙术光霞,脸色都不太好了,流墨墨更是拧眉看向四只仙灵;

“不清楚,我们之前只知晓彼此存在,从未见过。”木灵默了默说道,让流墨墨愈觉烦躁;

虽然血妖姬之力能轻松解决远处那片乱,让她顺利得到金灵;

但是之前在小山谷内当着近百名仙人用了血妖姬之力,血焰还可以当做是某种仙火之类的能力,但是,血妖姬之力小范围使用还好,要解决远处那些仙人,有那些煞气杀意,不管是用血焰还是血妖姬之力的其他能力,都无法避免需要分出一部分力去应对那些杀意煞气;

那般大的范围应用,直接吞噬还是直接湮灭,明显都超出了天仙的能力范围;

若是说先前在那小山谷中,她的血焰一出手就湮灭了那女仙,还可以说是她有着某种爆发力特强的仙火或者说火系的仙术;

那么,若是之前就成了一次众矢之的,战力惊人,被至少也有百名的金仙在冥仙谷外看到,对她有了影响;

那若是她再用血焰出手,不管是爆发力强且不止能小小的秒人,还能去对付那般大范围,明显是拦路虎,挡住那些在外围未能进去的仙人的杀意煞气层;

那就不是说某种火系仙术或者仙火可以解释的了的,而她也必然会被关注着她的金仙,以及关注着远处那些仙人的金仙给牢牢记住~!

在实力弱小,没有强大的足以保护自身的情况下,成为让一大波金仙印象深刻,杀了他们庇护的天仙,且身怀某种强大能力或者强大火系宝贝的小天仙;

流墨墨表示,当初因为乐仙府那个渣渣乐尊派人来追杀琴瑟色,从而导致她们逃了一路,还倒霉的传送失散了;

对于那种局面,她是绝壁不想再面对~!

追杀什么的,成为别人的猎物这回事儿,那是相当糟心不能忍的~!

是以,忌惮于那种糟糕的情况,不止流墨墨,他们仨的血妖姬之力都不能再肆意用出;

而除开血妖姬之力,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是才成仙都没多久的最低微的一品天仙,正经的仙术基本不会,会的要么是不能用的血妖姬之力,要么是没啥用的修真者的招儿;在各方面都受限下,他们根本做不了什么。

除开流墨墨和琴瑟色之外,陌星子和陌路离殇战斗力不错,尤其是陌星子这个半步金仙还是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

但是,当初她就是用早就被她吃了的魅业火来半引诱,半逼迫的让他们成了她的护卫;

保障她的安全,她相信他们会尽责;但是,要是让他们去主动出击,且还是对上那么多,明显战斗力精湛的仙人;

当初立誓的是‘护卫’,是保护她安全的,又不是她真的手下,怎么可能会真心卖命,且,她之前应诺陌星子的事儿,一直因为各种事情拖延,她本身也没有那么上心,一直都没有应诺做到;

说实话,只是为了得到金灵,而非不得不战的关头,她也是实在没法儿说出口来。

而除开他们,浮洋仙人本身就追杀过她们,真让他出手,怕是他反过来和那些仙人杀过来的可能更大些;

至于兰鑫仙人那个现实无比的家伙,见情势不妙,八成也会像当时她杀那名女仙,他就在人家身旁,压根就没想过出手,反而干脆利落不反抗的被俘虏的事情再重演一遍~!

而除了他们,剩下的天吴仙兽姐妹俩,她们是肯定会和他们仨血妖姬同进退,但是,境界和他们差不多,能力在别的方面,战斗力渣渣的很的她们,那也就是炮灰的命~!

至于琴瑟色,不用血妖姬之力,她的仙乐师能力虽然很强,不过也是同样的缘故,那种在这般远的距离也能感受的到威胁感十足的杀意煞气,至少一半的威力和目标情绪环境挂钩的仙乐,必定也会受其影响,而他们都不懂乐,若是因此导致琴瑟色出了什么问题,那才是真正的得不偿失呢~!

于是,因为这些缘由,一行人却是生生在原地停滞半晌,未生出继续往前的意思,反而生出更多的退后之意。

“主人,要放弃金灵吗?”而流墨墨,或者说三只血妖姬脸上退意明显,陌星子他们也沉默的时候,四只仙灵却是一直紧盯着远处山峰,水灵只突然看向流墨墨,盯着她开口问道;

流墨墨没说话,只扭头看她,不过面上意思相当明显。

“真要放弃么?我们四个都在一起,就缺一个,就是完整的了”而看着流墨墨的神色和淡漠的眼神,水灵默了默,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水灵和金灵似乎并没有什么牵扯。”流墨墨在水灵说完后只继续看她,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看向远处山峰。

“正是因为他与我没有直接干系,所以我才能理智的与主人你说话;我们五行仙灵本就诞生难得,且天然一体的更是稀少,主人当初得了木灵之后还继续寻找我们,不正是看中我们是天然一体的么?”

水灵认真说道,让几人都不由看向她,流墨墨也是一般;

“若是金灵被那些仙人得到,不管是当即就被他们处理了,还是用金灵想找我们四个,对主人都是一桩麻烦不是。”而见周围几人都看了过来,水灵顿了顿,只有些紧张的说道,说完就紧紧盯着流墨墨,生怕她宁愿日后麻烦从而放弃了金灵。

流墨墨看着一脸紧张的水灵,还有同样认真看着她的木灵和土灵,皱了皱眉只又看向远处山峰。

水灵说的那些她何尝不知道,但是

流墨墨看着远处纠结起来,众人都看的明白,都没有出声,只等着她的决定;

“墨墨可是担心血妖姬之力被冥仙谷外那些金仙窥视。”而在流墨墨纠结不定的时候,雪如楼只传音给她说道;

“嗯。”流墨墨拧着眉回道,

“舍下金灵,无法获得完整天然的五行仙灵,以后不会后悔,再找一只金灵拼上不完美,并且可能很难再找到一只;”雪如楼传音道,让流墨墨不由转头看他;

“或者,不用估计那些在冥仙谷外关注着的金仙,直接把他们解决,得到金灵,至于可能会因此被再次追杀,但是那是出去冥仙谷后的事情,不是吗?”雪如楼又传音道,然后只安静看着她,等待她的选择。

是不留遗憾后悔,还是不留被追杀的危机;只看流墨墨怎么决定了。

“呼”雪如楼的传音几人都不清楚,不过看着他和流墨墨对视一会儿后,流墨墨突然释然的神色,却是都明白她有了决定,并且,大约是因为雪如楼的几个眼神。

“还是,不后悔吧。”流墨墨呼出一口气,然后坚定说道,让众人都是一怔,然后立即反应过来她的选择是什么,对此,他们看向雪如楼的目光特变了;

只是对视几息就让流墨墨改了主意,雪如楼可真是

当然,虽然众人对雪如楼的观感大变,但兰鑫仙人却明显不一样,那与其他人不同的眼神,让雪如楼感觉到不由看过来,只让他瞬间收敛,并没有让雪如楼看出什么。

而这些似乎是错觉的小插曲雪如楼并没有在意,流墨墨做出了选择,不管是什么,他都会站在她身边;而既然她不愿日后后悔,从而不放弃金灵,那么,他就会帮她得到金灵~!

决定好之后,流墨墨也没有鲁莽;血妖姬之力虽然无往不利,但是她也不想就这么大刺刺的就过去;

虽然不可避免会被盯上注意到,那么底牌能少露点是点儿吧。

先是和四只仙灵了解了一下金灵本体可能的模样和变化的模样,众人都大致有谱儿了;

而他们的目标只是把金灵弄出来,那些不知为什么打成一团的仙人,能避开就避开,他们也不会去惹无谓的麻烦。

“我去吸引他。”而大致商议了一下怎么混进去找金灵的路线伪装等方案,一旁安静如鸡的木灵只突然开口,倒是让几人都诧异看他;

“金克木,你当自己是饵,吸引了金灵出来不怕被那些仙人发现先收拾了你么??”流墨墨惊愕说道,木灵摇摇头;

“他克我,但也会明白局势。”

“这么自信?”流墨墨盯着他,木灵笑了笑,神色泰然,流墨墨看着他那模样琢磨一下只点了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