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血妖姬 > 第2293章 琴瑟色的麻烦

第2293章 琴瑟色的麻烦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流墨墨他们那边淡定的休息,而琴瑟色这边却倒是相当的不安生,而不安生的原因正是琴瑟色丢在身旁的那根带着鲜血的棍子;

嗯,其实准确来说,这根落到了琴瑟色手里的棍子,在最之前是一根长矛来着;

这事儿说起来其实蛮狗血的,琴瑟色和洒迭赶路的时候,遇到了俩仇敌干架,原本他们是不感兴趣准备继续飞自己的路,但是不知是琴瑟色那金色的仙云太显眼,还是那俩混蛋仙人故意,琴瑟色控制着仙云绕路,那俩货竟然还追过来了~!

而一看那俩连金仙都不是,特喵的不打你们自己的架追过来是几个意思??

琴瑟色不爽的取出了七弦琴,师丝桐淡定的围观了起来,不成想,那俩停战的仙人追到近前后,竟然又莫名其妙自己打了起来,让琴瑟色看的满头黑线~!

特喵的脑子有病啊~!

在掺和进去还是远离的选项中,琴瑟色一息都没有犹豫的就抱着七弦琴带着师丝桐直接让仙云提速;

然而就在她露出要离开的意图的时候,那两名仙人中,使用长剑的那个却是突然出手偷袭了她~!

琴瑟色当即察觉,不想一直淡定坐着的师丝桐却是脸色大变,在琴瑟色准备反击的时候亲自出手~!

猛然荡出的无形琴音直接把那偷袭的仙术震碎,但是诡异的是崩溃了的仙术竟是猛然弥散,迅速侵染了琴瑟色的仙云,让琴瑟色虽然本人被师丝桐保护了起来,却因为仙云而被那诡异的力量侵袭到了~!

竟然是冲琴瑟色来的?!

师丝桐惊怒,然而那偷袭得手的仙人见琴瑟色中招,竟是露出快意笑容,直接自爆了~!

事情迅速朝着莫名其妙的情况发展,琴瑟色发现自己似乎是中了毒,但是即使是血妖姬之力,或者说血焰来清除自身的异状却是没有丝毫作用~!

就好像她根本没中毒,然而她却感觉得到自己被侵蚀的力量和缓缓虚弱下去的肉身;

那名用长剑的仙人自爆了,而另一名用长矛,看着年岁不大的少年看着琴瑟色的情况却是露出了惊慌之色,让愤怒的师丝桐直接把他捉了起来~!

然后他们就知道了琴瑟色被偷袭的原因。

那自爆的仙人根据少年所说,是在这个月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势力的人,他们势力的仙人似乎被洗脑了,在西域中迅速扩散,寻找那些有潜力,或者看上去很有来头的仙人,用那种诡异的仙术偷袭,一击即退,若是遇到像是师丝桐这样能解决他们的,他们就会直接自爆~!

而那种诡异的仙术似毒而非毒,具有传染性,一旦中招,初期时还能压制,但是一旦被那种力量把自身的力量侵蚀到一定程度,那就会直接被引燃仙力池~!被污染成为一个毒源,不停的散发出那种怎么探查,都无法归类为毒的诡异力量,去污染更多的仙人~!

这个真相让琴瑟色和师丝桐完全不能接受~!即使那名少年表明,他是来自西域大势力剑蝶山的门人,是奉命来消灭那些疯子的,但是已经中招的琴瑟色和愤怒的师丝桐却是无法不迁怒~!

然而,在那名原本还打算反抗的少年发现琴瑟色和师丝桐都是仙乐师,而且师丝桐还是金仙级别的仙乐师后,他竟是直接投降了~!

“不打了,我投降~!”少年干脆利落的把手里的长矛收了起来,一脸苦笑的说道;

“怎么,知道必死无疑,想省点儿力气?”琴瑟色压着心底的火,讥讽说道,师丝桐冷着脸,身后几道各种乐器的影子闪烁,明显非常的不爽;

“不是,我是想说,我可以解决她身上的问题。”那少年认真无比的说道,琴瑟色和师丝桐闻言都是一愣,然后愈发不善的看向他;

“刚才,说这种力量诡异难缠很难解决的,莫非是我?”琴瑟色冷笑说道,对于那少年的话并不相信,只觉得他说这个只是想给他自己逃跑找的借口而已;

“确实如此,若是简单就能解决,我们也不用出来了。”少年说道,神色中带着苦涩;

“哦?那说来听听。”或许是少年说的太像是真的,而琴瑟色这儿,虽然她的血妖姬之力还寻找不出那股融入她自身的诡异力量,但是她可是能吞噬万物的血妖姬,大不了把自己彻底清理一下,虽然会元气大伤,但她并没有太担心这一点;

是以,少年的话让她只盯着他冷冷说道,她倒是要看看他能编出什么来~!

“彻底解决,我有办法,不过,这个办法使用的前提,是需要请仙子帮一个忙。”少年说道,而他的话让流墨墨不由嗤笑,帮忙??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什么忙,说来听听。”琴瑟色讥笑,师丝桐围观了一会儿不由看了她一眼,然后敛眸,神色却是淡定了几分;

却是他已经察觉到,琴瑟色对于那诡异的力量并不担忧,在明白她自己似乎是有解决的办法后,师丝桐也就淡定了。

“我能把你身上的那股力量转移到我自己身上,我们剑蝶山的传承之法特殊,我可以让自己活下来,不过,却需要你把我送回剑蝶山。”

那少年说道,琴瑟色和师丝桐闻言却是讶异;

需要把他送回去?所以,是连自己回去的力量都没有的意思吗?

那么,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几乎是用自己的命来救她?明明是陌生人啊!

琴瑟色审视的看向少年,少年见她这般神色,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取出了一个玉简丢了过去;

琴瑟色仙力一卷,神识扫过确定玉简无害后才探入其内查看,然后就震惊了;

“我去,你们剑蝶山的山主是有什么毛病啊??竟然让自己的门人用自己的命去帮助陌生人??图什么啊?!”琴瑟色直接吐槽出口,少年只是苦笑,师丝桐闻言也是愕然,只探出神识到那玉简之中,查看之后也是相当刺激;

那玉简内是剑蝶山山主下达的命令,让他的门人在外出追杀那些一言不合就自爆的傻缺的时候,若是遇到有人中招,在值得救的情况下用他们的秘法去施救。

嗯,还嘲讽人家放毒的是傻缺,那山主就是个大傻帽吧~!别说是弱肉强食的仙界,就是绝大多数的普通人的凡人界,这种牺牲自己人,去救不管是谁,是什么来历的陌生人都不可能吧~!人家凡人也是讲究内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

而对于琴瑟色和师丝桐的震惊,少年苦笑之余也是叹息;

“这条命令你们觉得不可思议,我们也是,毕竟谁会这么傻?所以,我也就是常规的提议一下,你们若是不愿,那就当我没说,我即刻离开,还要去追捕其他人呢~!”少年正色说道,洒迭瞅了瞅他没吭声,琴瑟色闻言却是觉得怪怪的;

他这话怎么听着,哪儿不太对啊唔

琴瑟色下意识的神识又探入了玉简中,然后眼眸忽闪;

“为何不愿?你们自己提出救人也不需要什么代价,那我又何乐而不为??”琴瑟色说道,然后就看到那少年一僵,当即整个人都颓了;

“而且,你这个命令中的隐藏要求很有趣啊,竟然是强制必须救人的,除非被救者拒绝了才能离开,啧啧,你们山主是不是被夺舍了啊,没见过下死命令,还弄出禁制来给自己人下套的~!真是不可思议~!”

琴瑟色惊叹说道,只看着那少年愈发萎靡,她把怀里的七弦琴换了个方向抱着;

“那就开始吧,我挺乐意接受帮助的。”琴瑟色说道,她现在看上去整个人气色都很不好,明显那股诡异力量已经侵蚀的愈发深了,但是她说话间神色表情却像是没中招一样,让已经见过不少中招之后各种剧烈变化,惊慌恐惧,疯狂折腾的仙人的少年,愈发觉得琴瑟色很特别。

“那请先立誓吧,总得给自己一个保障。”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早已经有了的心理准备,虽然之前有过侥幸的想法,但是既然琴瑟色都看穿了,那他也能接受,只是心情就实在不好了;

琴瑟色点点头,神色认真的立下誓言,嗯,就是立誓,在少年用秘法解决了她现在的问题后,她会保护好少年,并且把他送回剑蝶山,亲手交到他师傅青仙子的手里~!

哦,在因为立誓需要,琴瑟色问询之后才发现,这个看着只是稚嫩些的少年,特喵的竟然是女的~!

虽然看上去也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但是她的平胸和流墨墨的平胸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阮锁啊,你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的?怎么看都是男仙啊~!”琴瑟色忍不住吐槽道,主要是她怎么看都没在阮锁身上发现类似修改隐匿体型的仙术,这就让人相当惊奇了;

“我一直是女仙啊,只是生的不如普通女仙那般美丽,有什么大惊小怪啊”而被琴瑟色吐槽戳到痛脚,丧丧的阮锁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好的吧。”见阮锁没有给自己释疑的意思,琴瑟色也没有强求,转头让师丝桐盯着点儿,就示意阮锁可以开始了。

“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要淡定,情绪激动会加速侵蚀。”阮锁郑重说道,琴瑟色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控制好自己。

“那好,我就开始了。”阮锁看了一旁的身体一样,然后飞落到因为琴瑟色的仙云被侵蚀直接收起,换成了师丝桐的白色的仙云上;

“??”然后下一刻,阮锁站到琴瑟色面前后,竟是突然拿自己手里的长矛,直接就扎进了自己的心口~!让琴瑟色和师丝桐都是傻眼;琴瑟色更是因为那长矛的末端只差一点儿就要戳到自己身上,从而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这特喵的,自我了结??

而把长矛扎到自己心口后,阮锁脸色瞬间就煞白,琴瑟色神色严肃了起来,因为她能感知到,阮锁全身的血液在长矛扎进心脏后就疯了一般全部朝心脏涌去了~!

阮锁突然抬起双手掐诀,一道道仿佛鲜血,但实际上是类似于精血,散发着浓郁而腥香的能量不停从她心口冲出来,被她掐诀引动间,只迅速凝聚成一个越来越复杂的立体符印,在琴瑟色好奇而警惕的注视中,忽的,那符印突然一荡,竟是直接融入了那长矛中,让琴瑟色和师丝桐都是一凝;

然后下一刻,琴瑟色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让她感觉非常不舒服的气息扑面而来,然而也只是感觉到,她的其他感官都没有察觉到,仿佛是幻觉,但是琴瑟色能确定,那是真的;

而那种气息只出现两三息,然后就是一股感觉非常特别的吸力~!

当即,琴瑟色就感觉到自己体内力量正被那股力量吸摄走~!

而随着力量被吸摄,琴瑟色也终于确定了的看向那个和自己隔着好几步远的长矛末端,之前阮锁弄出来的那个立体血色符文正在那不过鸭蛋粗的横切面上隐隐约约,流转血色光华;

琴瑟色考虑了一下,并没有阻止那个血色符文吸摄走自己的力量,只是默默观察着阮锁和那根长矛的情况;

但琴瑟色体内仙力都被摄取一空的时候,仙力池的仙力竟也开始被吸摄,这让她不由皱眉,而一旁一直盯着情况的师丝桐神色不由严肃了起来,身后一道模糊琴影清晰了几分;

琴瑟色压着心底惊疑,且忍耐着自己仙力池的仙力被抽干,然后在她隐隐戒备的时候,那种抽取却是突然停了,然后一股力量猛然冲击到了她身上~!

瞬间,师丝桐就带着琴瑟色直接退后,不过奇怪的是师丝桐并没有离开仙云,而是护着琴瑟色在边缘停下;

琴瑟色倒也没有被惊吓到,因为那股力量虽然陌生,但是却没有带着杀意和恶意;

咔擦

下一刻,阮锁心口上,那原本是银白,因为用那特殊的血色立体符文汲取琴瑟色的力量而变成淡红色的长矛,杆身上色彩猛然一敛,然后竟是直接折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