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金玉良颜 > 第六二四章 白云观 三

第六二四章 白云观 三

白云观里备有给香客使用的肩舆,观主见睿王妃怀有身孕,便让人取来肩舆,颜栩见了大喜,扶了玲珑坐上去,自己则坐了另外一抬.

玲珑依恋地看着他,好像舍不得和他分开.

颜栩微微翘起嘴角,也不知是因为他们分开了几个月,还是因为怀孕的原因,他发现这次回来,玲珑对他和以前大有不同,以前当着丫鬟,他想拉住她的手,她都会板起脸来,可现在,就像眼前,当着这么大多,她恋恋不舍地看着他,不过就是两人分坐两副肩舆而已.

玲珑,渐渐地离不开他了吧.

“王爷,闪护卫来了,已到山门前。”一名侍卫小跑着过来,在肩舆下低声说道。

颜栩皱眉,闪辰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找他。

他沉声说道:“不要惊动王妃,让闪辰过来见我。”

说完,他一转身,就看到玲珑嘟着嘴正在看着他。

他只好抱歉地笑了笑。

白云泉是从一道石壁中流出来的,小道士用瓦罐接了,双手捧过来。

杏雨连忙接过,掏出一个封红给了小道士,小道士欢欢喜喜地道谢。

玲珑就让他再多接一罐,她还想带给冯氏。

小道士接水的时候,玲珑就看到有两个人分花拂柳走过来。

一个是方才和颜栩说话的侍卫,另一个却是闪辰。

玲珑不动声色,对颜栩道:“我有点累,想到客房歇息一会儿,王爷不用跟来了,让丫鬟们陪着我就行了。”

颜栩怜爱地想去摸摸她的头发,手伸到半空,才想起这不是在他们的内室,玲珑是端庄高贵的王妃。

他冲她眨眨眼睛,道:“让姚嬷嬷给你捏捏腿,坐了一路的马车,怕是又肿了。”

姚嬷嬷也跟着一起来了。

玲珑笑着答应,让小道士引路,丫鬟们簇拥着去了白云观专为接待女眷用的客房。

颜栩目送玲珑的背影消失在一片绿荫之中,这才转过身来,沉声道:“出了什么事?”

“吴秋水飞鸽传水,云南马帮又有货物交给薛家的船队,这次运的还是茶饼,吴秋水悄悄拿了几个茶饼,撕开茶饼外面包着的纸,发现里面根本不是茶饼,而是赛神仙。”

“赛神仙?”颜栩的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

上次同样是运送云南马帮的茶饼,却让薛家损失了几万两银子,还搭上几条人命。

莫非上次运的也是赛神仙?

薛家损失的银子也是他的,难怪薛家心有不甘,怕是早就猜到这件事是冲着他来的。

损失银子也就罢了,薛家还损失了几个能独挡一面的男丁,对于一个家族而言,这比损失银子更加可怕。

?ahref='/txt/33154/11551197/'>媚|药愀鲅砧溃胰萌颂袅?ahref='/txt/33154/12390971/'>红灯胡同,毁了你的神仙膏,你就又搞出个换汤不换药的赛神仙,还把原先四川的种植地换成了云南,这还不算什么,你竟然毁了薛家的船,还想用赛神仙来嫁祸薛家,到时无须多查,就能知道薛家的后台是我,你这可真是隔山打牛,想要让薛家来拖累我。

我老婆让你当了一回相公,还真是便宜你了。

街头巷尾,常把玩小倌叫做玩相公。

你让我差点保不住骨肉,我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整垮你,我就不是你弟弟。

颜栩冷笑,对闪辰道:“告诉吴秋水,让他拿了云南马帮的活口,再让薛家随便找些便宜茶饼,把这批货掉换了,至于跟着押货的人,不要杀,也要留活口。至于调换下来的货嘛找个衙门去报官,接下来的事,你懂了?”

闪辰想了想,笑道:“属下懂了,王爷请放心,属下一定把这件事办得妥当。”

颜栩当然放心,上次寿王让七皇子安排两名年轻貌美的小倌儿进了王府,颜栩让闪辰去处置,没过几天,那两个小倌儿的尸体就在七皇子床下发现了。

颜栩正愁没办法把赛神仙和寿王颜栩联系起来,想不到这人如此沉不住气。

闪辰谦恭地应诺,便告辞回京。

颜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去客房找玲珑。

刚刚绕过那道流出白云泉的石壁,就见一个穿着普通衣裳的女子正在看着他。

这女子已经有些年岁,眼角、额头、脖子上都是细碎的皱纹,也不知他以前见过没有。

女子并没有避讳,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一番,冷声道:“不过就是长得好看而已,傻丫头怎么就这样不管不顾的。”

颜栩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这女子口中的那个长得好看的人,是指的他。

既然是他,那傻丫头就是玲珑了。

他的玲珑又聪明又漂亮,怎么变成傻丫头了。

“大胆妇人,还不快避到一旁,免得冲撞到你坏了王府的名头。”小顺子口气肃穆,很是威严。

女子微微一笑,对颜栩道:“你还愣在这里做甚,对了,把这个给你那小王妃拿去玩吧。”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五彩的物件,抛了过去。

侍卫们如临大敌,挡在颜栩面前,生怕那“暗器”伤到殿下。

女子轻蔑地哼了一声,傻丫头竟说武功身法都是和这人学的,就这副二世祖的熊包样子,分明就是个没用的。

颜栩不顾侍卫们的阻拦,伸手接过那个物件,道:“多谢。”

女子微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飞快走了,颜栩只觉得眼前轻轻晃动,那女子竟然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不是普通女子,只是不知她有没有恶意。

他拿起那样东西,这东西是木头制的,四四方方,涂了五彩缤纷的颜色,但却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也不知道涂上颜色有什么用处。

他拿到耳边摇了摇,没有声响,他使劲一拉,物件的一角被他拉下,他这才看轻,原来里面还有机关,这物件里每一个小块,都是紧紧相扣。

他再把那一角推上去,叭哒一声,重又安装妥当。

也不知道如果把每一块全都卸下来,会是什么样的。

一一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