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禽迷婚骨 > 074 巧遇方慕晨

074 巧遇方慕晨

我理解何则林的做法,也明白何连成这一次是被何萧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是我就是过不了这个坎儿,心里的无名火蹭蹭的往上长。

我急步下楼梯,不想在他身边再多待一刻。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他低声叫了一句:“乐怡!”

我没停步继续往前走,走到大门口时,他从后面追了上来,从身后一把搂住我,用力把我箍在他怀里,低声说:“我还在想办法,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我用力掰开他的手指,转身后退,与他拉开距离,然后问:“你有什么办法?难道再来这样一次?不可能了,以何萧的性格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我再想想,我不会让宽宽被这样对待的。”他再次重申。

“你会违背你爸的意思吗?”我问。

如果何连成按照我的思路去做,那就是活生生的兄弟反目成仇。虽然他与何萧并不是一个母亲,但身上至少有一半的血缘是相同的,他们都是何则林的儿子。

“刚才我就想过了,如果我要再次动手,就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一点消息。”何连成盯着我的眼睛说,他双手死死扣住我的肩膀,认真地继续说,“你放心,我会给你,给宽宽,一个交待。”

我看着他,不知道他会给一个什么样的交待。

到底还是心有不甘,不再是那个别人三言两语能劝住的女人,我一字一顿:“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然后转身上楼,不等他跟过来直接关了房门,上锁。

他跟了过来,在外面轻轻的敲门,我就站在门后面,与他只有一门之隔,却不想开,我需要再认真想想。

“乐怡,我知道你能听到。”他在外面停止了敲门,“我也在尽力去解决这件事,只是在想一个不伤害我爸的办法,他现在已经那么大的岁数,我不想他再为我费心费力。”

我几乎想反驳一句“只你一个人心疼又有什么用?有人给他添麻烦,愿意让他费心费力”但是话到嘴边,到底没说出口。

又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先休息,一有消息我告诉你。”

然后脚步声慢慢走远,我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繁茂的花园,心里苦笑连连。在大家看到的美满表面之下,到底有多少是别人看不到的?

一整夜我都在想,何萧这个人不可能没有软肋。

思来想去,我在天色将亮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于焱!

对,就是于淼!她有多久没出现了?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她去哪儿了?

想到这里,我顿时精神起来,虽然一夜上没睡,也不觉得发困。

我以为自己起得够早了,没想到出门送孩子的时候,发现何连成的车已经不见了,他天没亮就走了?我怎么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送完孩子们,在去公司的路上我想了想给何连成打了个电话,不管怎么说人多力量大,于淼这件事不管他信不信,我都要通知他一下。

他听了以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找得到于淼,两人也未必有联系。毕竟以何萧的性格,不可能在自己身边按一个定时炸弹。”

“话说得没错,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说不定这就是他想得不周全,或者做得不周全的地方。你以你们男人的角度来想一下,何萧于白露是真心,还是利用?”我下了车,一边走一边问他。

“试一下吧,记得当时有人说于淼去国外了。”何连成说。

于淼家庭条件不错,独生女,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经了那次的事以后,可能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悄悄就从圈子里消失了,到现在为止,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

我来到办公室,正好与郑海涛走了个对面,马上叫住他问:“还记得于淼吗?”

“记得,咱们公司原来的大美女嘛,后来突然辞职的。”郑海涛说。

“现在于淼干什么呢?”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

“不知道,很久没和她联系了,她辞职以后。”郑海涛补充道。

这也是何萧做事严谨,他在我身边安插了的人,每一个都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我再也不肯相信人力公司的推荐了,都是直接去网站上招聘,来应聘的人也不少,从中挑出我们公司需要的,虽然费些时间和精力,但心里踏实多了。

听了郑海涛的话,我忽然想到了于淼在入职时提供的个人资料,马上去电脑里找。还好,第一批老员工的资料还在,我找出她的家庭地址,想下班以后就过去看看。

不管能不能遇到于淼,看到她的家人也是好的,至少能知道她现在在哪儿。

我给何连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晚上有事不能去接孩子了,让他安排一下。他在那头满口应了下来,顺嘴问道:“你晚上去哪儿,要不要我陪?”

“不用,就去看一个熟人。”我简单说道。

他追问:“史兰?”

“不是,不过用不了太长时间,估计晚上**点就到家。”我说完挂断了电话。

一下班就打车走奔于淼的家庭住址,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社区,位于帝都的西北五环外,出租车司机把我放到地儿说:“这片儿分五十多个区,我还真不知道你去的十七区在哪儿,要不您下车再问问,或者打这附近的车,这附近拉活儿的司机应该认识。”

我没想到是这样的,只好付了车费下车。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行色匆匆的人们拎着公文包或者女士坤包直接进去菜市场,然后再拎着满手的菜直奔家里。满脸都是灰尘烟火,这就是生活的味道。

我在小区门口遇到一个大妈,问了一下十七区怎么走,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大概觉得我不是坏人,就指着旁边一道单行线的车道对我说:“沿着这个直走,过两个红绿灯以后右转,走到头有个大门上面写着茉莉园,那就是十七区。”

“谢谢阿姨。”我道完谢,听着也不算远,就直接往里面走去。

这是我来到帝都以后,看到的最大的社区,路旁的行人道上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刚下班的人。有些是小两口一起拉着手,拎着菜挽着胳膊一路有说有笑。

我走了大概二十分钟,看到了茉莉园三个字,走进去拿出纸条看了一下楼号和单元门,就开始找。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林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毫无防备,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却是方慕晨。

“吓我一跳,小妮子。”我拍了拍胸口说。

“我从后面看着像你,没敢认,追上来才认出来的。”方慕晨可能是急步走回来的,脸上红朴朴的,有着年轻女孩特有的活力。

她额头上有汗,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我所不能比的蓬勃活力,我问:“你住在这儿?“

“是呀,我在这住,就前面那个楼。”她指了指右手第三栋红黄相间的高楼说,“我家在二十一层。”

“您过来干什么?看您一副找人的样子。”她又问。

“来找一个人。”我说。

她马上热心起来:“在几号楼,我带你过去。我在这儿住了差不多八年了,说不定还认识呢。”

我一听这么巧,就故作轻松的说:“也是公司以前的一个员工,找她有点小事。”

我说着把名字和楼号说了,她想了想说:“认识,我们俩是在小区的会所认识的,大家都去练瑜珈,不过她现在不在国内了。”

“哦。”我看着她挺了解的意思,马上来了兴趣,既然不在国内了,不如问问方慕晨知道些什么。

“那我白跑一趟!”我有满脸的遗憾。

“既然来了,断没有吃饭时间让你再空着肚子跑回去的。”方慕晨挽起我的胳膊说,“走,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的饭可是顶顶好吃的,我记得你爱吃湖南菜吧,我妈就是湖南人。”

她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想知道一些关于于淼的近况,就顺手推舟厚着脸皮跟着她回了家。在楼下小超市,左右觉得空着手不合适,买了一些时令水果拎了上去。

方慕晨一个劲儿的说不用了,我却抹不开空手蹭饭的脸面,还是坚持买了。

她家面积不大,大概八十多平米,标准的两居室,客厅和餐厅之间隔着一道玻璃屏风,阳光的光线也能照到餐厅,屋子收拾得干净利落,一推门就闻到了诱人的饭香。

方慕晨和她父母简单说是同事,在楼下遇到了,带回来吃个饭,同时还补充了一句:“妈,我可是在同事面前好好夸过你手艺的,别给我丢脸哈。”

方母乐呵呵地笑着从厨房走出来打了招呼,说着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的话,给我倒了水,方慕晨一把抢过水杯把她妈推到了厨房,一边递给我一边问:“我爸呢?”

“楼下下棋呢,等一会儿掐着饭点儿就上来了。”方母简单说着回厨房继续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