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七章纵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李志常和尹志平两人走走停停,这一日总算到了中都北京。这是大金国的京城,当时天下第一形胜繁华之地,即便宋朝旧京汴梁、新都临安,也是有所不及。

尹志平生于山东战乱之地长于深山何曾见过这般繁华,只见红楼画阁,绣户朱门,雕车竞驻,骏马争驰。高柜巨铺,尽陈奇货异物;茶坊酒肆,但见华服珠履。真是花光满路,箫鼓喧空;金翠耀日,罗绮飘香。只把他这从未见过世面的少年看得眼花缭乱。所见之物,十件中倒有九件不知是甚么东西。”“

李志常虽然这一世都在终南山,不过前世经历之繁华比这里还要强盛万倍。自然不惊不喜,处之泰然。

李志常道:“师弟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们如果这一身寒酸去赵王府,却是太过失礼,平白叫人看轻,丢了我们全真教的名头。所以我们先找家栈梳洗一番。”

李志常和尹志平先不急于去赵王府,在一家栈洗去风尘后,打听好这燕京城最大的裁缝店量体裁衣。半个时辰后,两人从店中出来。李志常一身月白色布袍、手持折扇洒然不羁,尹志平青色衣衫背负长剑,英气勃勃;一路上引来不少注意。

时近午时,两人来到一处酒家,叫上小二点好酒菜,对席而饮。两人说话间中,忽听得周围一静,十几个江湖中人有老有少,拥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公子上楼而来,少年一身锦袍,服饰极是华贵,。那贵公子见了李志常二人气度不凡,禁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走向旁边靠边的桌子坐下。

只见随从群中站着三个相貌特异之人。一个身披大红袈裟,头戴一顶金光灿然的僧帽,是个藏僧,他身材魁梧之极,站着比四周众人高出了一个半头。另一个中等身材,满头白发如银,但脸色光润,不起一丝皱纹,犹如孩童一般,当真是童颜白发,神采奕奕,穿一件葛布长袍,打扮非道非俗。第三个五短身材,满眼红丝,却是目光如电,上唇短髭翘起。三人等少年坐下,也跟着落座。

李志常似有所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说道:“师弟,这中都在金国治理下果然繁华,咱俩闲来无事,不如说说这天下大势、人间兴亡以助酒兴。”

全真教祖师王重阳本就是文韬武略之辈,丘处机更是以‘救世济用’为旨,故而尹志平深受丘处机熏陶,有时心下也会针砭时弊。旁边的贵族少年听到二人说话,显然有所好奇,不免分神倾听。

尹志平顿了顿,开口道:“金帝完颜璟善书法,知音律,雅尚中原文化。其为政考正礼乐,修订刑法,制订官制,典章文物粲然成一代治规。这些年来又多次向大臣询问汉宣整饬吏治之实、唐代察吏之法,观其志向怕是欲超辽、宋而与汉、唐比肩。”

与汉唐比肩,自然是其有吞并天下之志。李志常不置可否:“金国看似强盛,其实外强中干,以我看来其共有三败足可以致其于死地。”这时候旁边贵族少年那桌传来一声轻哼。李志常这正对着他们,可以看到是那个五短身材的矮子发出的,他还想起身却被贵族少年按住。李志常看他目光如电,坐在席上四平八稳,显然内功已经有了火候。

尹志平继续问道:“师兄你倒是说说有哪三败?”

李志常笑了笑,悠悠道:“其一中原地区水旱蝗灾频频发生,而十几年来黄河三次大决堤,使‘河道南移、夺淮入海’已成为定局,此可谓不得天时;其二前金帝完颜亮意图移师扬州强渡长江,但是部下大力反对,最后发动兵变杀死金帝完颜亮。使宋军趁机收复淮南故地,从此南北对峙格局已然不可撼动,因此金国便失去统一天下的有利地位,此可谓不得地利;其三前有北方的鞑靼诸部不时侵扰金朝边界后有宋朝‘开禧北伐’,南北两线的战争,虽然都以金国占上风而告终,但大量的军费却使金朝财政入不敷出,军民怨声载道,此可谓失之人和。有此三败金国已如明日黄花。”

这时候旁边贵公子那桌上的青首矮子,一拍桌子,慨然道:“在下彭连虎,小娃娃你是哪家子弟,报上名来,竟然敢在天子脚下如此放肆。”

彭连虎倒是素有智计,先问李志常师承看对方来头,再决定是敌是友。他们几个千里迢迢投奔赵王府,所求者无非荣华富贵,李志常贬低金国,无疑是说他们有眼无珠;再者他身旁的正是赵王府的小王爷,他教训李志常一能为自己等人出气,又可以向小王爷卖好,一举两得,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李志常幽幽叹息道:“彭寨主你在河北、山西一带天王老子都管不了你,是何等逍遥自在,何苦来趟上京城这一趟浑水、供人驱使。”

彭连虎冷笑道:“呦呵,看来还是个有来头的。”

李志常道:“师弟,今日师兄酒兴已尽,咱们归去吧。”

说罢,不看彭连虎几人,起身要走。彭连虎道:“既来之则安之,小兄弟何必急着走。你既然认得在下,说说你师父是谁,说不定大家还有些情面。”

他身形一动,便阻住李志常和尹志平的去路。这一手移形换位的功夫实在精妙,桌上其余二人,都不由得暗暗喝彩。

李志常呵呵一笑,不理会。那贵公子却对两人颇有好感,见彭连虎欲要动手,站起身来。道:“二位朋友相见即是有缘,不如坐下来喝一杯。”

李志常朝他深深看了一眼:“我们是得喝一杯。”

不知何时李志常手中多了一把酒壶和一只酒杯,他右手提起酒壶,说道:“我们实是有缘。在下借花献佛,敬公子一杯。”

右手提起酒壶。只见酒壶嘴中一道酒箭激射而出,落入贵公子酒杯中,不多不少,恰好斟满。李志常先干为敬,便转身就走。

尹志平微微向那贵公子颔首跟在李志常身后。彭连虎想要抓住李志常,哪知对方仿佛泥鳅,浑不受力,将他手滑在一边。

他又想留住尹志平,两人身体一接触,各自一震,也没留住。那贵公子只听得楼梯间传来声音,“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