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二十章满座皆是屠狗辈(求收藏)

第二十章满座皆是屠狗辈(求收藏)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沙通天倏地窜前,这一下快得出奇,只听“嘭”的一声响,双掌已结结实实的击在李志常胸前。他一击即退,不待李志常还手,已退出在两丈以外。沙通天厉声道:“你中了我‘惊涛掌’掌力,已活不到明天此刻,这可是自作自受,须怪不得旁人。”

两年前,李志常的武功已远非彭连虎沙通天之辈所能及,这时他内外兼修,渐臻入神坐照的化境,沙通天的“惊涛掌”虽然霸道凌厉,却如何伤得了他?只不过李志常存心要给这群人个下马威,因此便任他拍击自己三掌,竟不还手。”“

沙通天的‘惊涛掌’实在黄河水道二十年苦练而来,已能一掌拍碎三尺厚的石板,实是凶蛮霸道。他见李志常中了自己双掌,定已内脏震裂,但仍是笑吟吟的浑若无事,心想:“这小子临死还在硬挺。”转身向完颜康说道:“小王爷在下却是失手不小心伤了你的人,只是乘着他还为倒毙,不如赶快送出去,还能见的家人最后一面。”

李志常抬起头来,按住剑柄朗声说道:“鬼门龙王却是徒有虚名,见识短浅,或不知世间武学多端,诸家修为,各有所长,凭你这米粒之珠又何曾见识的我这玄门正宗的手段。”说罢纵声长笑,笑声雄浑豪壮,直有裂石破云之势,显是中气沛然,内力深湛。

沙通天一听,知他竟然丝毫未受损伤,不由得脸如死灰,身子摇晃,这时才知他让了自己三掌,自己可绝非他的对手。其实沙通天这掌力已经足以在偌大的武林跻身一流,不然他也不能在黄河水道独霸一方。换做平时哪怕十年也未曾能见到可以受他一掌毫发无伤的人。

梁子翁等人尽管知道李志常厉害,彭连虎候通海都在他手上吃了大亏,但究竟如何厉害法,也无从知晓,心中虽然承认李志常比他们厉害,却也觉得强的有限。他们赵王府人多势众,一拥而上总能让他讨不了好,此刻才知道李志常的可怕。此时两宋之际,三国评书十分流行,都不由想到:只怕古人说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说的就是这人这般吧。

然后李志常冷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还请沙龙王受贫道一招。”李志常有心示威,却也不想显得自己好脾气,故而决定惩戒沙通天一番。沙通天早被他吓破了肝胆,哪还敢还手,他也是武林中的好手,此刻却被吓得不敢动弹。也是李志常早就算到他胆魄已破,方才出招。不然一招之间要制住对方还不容易。

突然沙通天身旁转出一人,双手推出,平平无奇,却有一股沛然不可阻挡的巨力。李志常刚才受沙通天三掌虽然无事,气机总归有点滞涩,然后又不愿出十成力道,不然还未开席就见血,有失做之道。所以十分力道只用出了五分,两掌相接,再加力道也来不及。李志常身形微晃,来人却是退了三步有余。虽然高下立判,总归不是那么圆满。见李志常也不是那么如神魔般不可战胜,彭连虎等人又重拾信心。完颜康心头也大松一口气。

李志常只见那人一身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身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

完颜康笑道:“这位是西域昆仑白驼山少主欧阳公子,单名一个克字。欧阳公子从未来过中原,各位都是第一次相见罢?”这人突如其来的现身,连彭连虎、梁子翁等也都并不相识。大家见他显了一手功夫,心中暗暗佩服,但西域白驼山的名字,却谁也没听见过。欧阳克拱手道:“本该早几日来到燕京,只因途中遇上了一点小事,耽搁了几天,以致迟到了,请各位恕罪。”

李志常心道:不知欧阳锋到了没有,今夜赵王府高手云集,若再加上欧阳锋即便是他也没有能全身而退的把握。中原五绝称雄于世,不仅是他们武功高不可攀,而且在世的四绝南帝北丐东邪西毒皆是华山论剑过,是当今世上少数有过和绝顶高手过招经验之人,而且还是和其他三绝都交手过。单凭这份经验也是旷世机缘,不然裘千仞一双铁掌功由外入内,参透化境,却总是比其他四绝差了那么一分,老顽童周伯通全真武功已经练得练无可练,才自行创出空明拳,仍旧差黄药师半分,也是因为那分经验所致。

至于说周伯通双手互博可以胜过五绝那更是大缪,双手互搏虽能使出不同招式,却不能内力陡增一倍,初次使用固然能有惊人之效,不过无论何等招数在绝顶高手面前也只能用一次,之后就不管用了。

李志常跟赵王府中人本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完颜康又压低姿态,李志常也不是眼底揉不得沙子之人,即使完颜康贪图富贵,品行不好,终归不如郭靖那般天生正直可以结交,但对李志常从来都很恭敬,李志常也没理由刻意针对他。

完颜康请李志常上座,李志昌自无不可,欧阳克刚才和李志常对了一掌,心知这道士武功不弱,不过他不知道刚才李志常未出全力,倒也不害怕。欧阳克也是聪明之人,若不是沉溺女色,耽搁了武功进境,凭他是西毒传人,此刻武功就算达不到欧阳锋壮年水准,也可以达到李志常武功未大成的程度。他心底印痕,面色不显,倒也和李志常完颜康有往有来说着趣话。三人各自出身不凡,又饱读诗书,说话水准也不是彭沙之流可以比拟,只有梁子翁为人热情,年纪又大见识也广才插得上话。

李志常笑道:“梁翁年纪不轻,却白发如银,脸色光润,犹如是童颜白发,神采奕奕,真可谓古人说的善于养气。曹孟德更有诗云‘养怡之福,可得永年’。”他见梁子翁养身有道倒是诚心赞叹,无半分虚假。

梁子翁平生最得意的便养颜益寿此刻被李志常这般宗匠高手说起,更是得意不已,他本是长白山中的参,后来害死了一个身受重伤的前辈异人,从他衣囊中得了一本武学秘本和十余张药方,照法修练研习,自此武功了得,兼而精通药理。

此刻谈性一起,虽然没说到关翘处,但是其中透出的上古练气士养身之理,也让李志常大开眼界。至于梁子翁所说采阴补阳,自然嗤之以鼻,到底梁子翁不是正统道士,虽得奇遇终究不能窥到上乘法门的奥妙。

突然李志常脸色一变,语气森然道:“欧阳公子好本事,却是贫道疏忽,忘了你白驼山的看家手艺,今日所赐必有厚报。”

ps虽然幼了点大家还是看完之后收藏下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