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十二章谁该死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山麓下的坟堆旁,有间小小的木屋,也不知是哪家看坟人的住处,在这苦寒严冬中,连荒坟中的孤鬼只怕都已被冷得藏在棺材里不敢出来,看坟的人自然更不知已躲到哪里去了。

木屋中有九个人,分别是中原八义还活着的七个人和中原八义老大“义薄云天”翁天杰之妻一个独眼妇人。最后一人是个虬髯大汉,正是铁传甲。

独眼妇人道:“好,今天都到齐了。”她说话的声音犹如九幽的厉鬼,冷幽幽的,带着一股子寒气。她的腰间别着一把屠刀,既杀畜牲也杀连畜牲都不如的‘人’!”“

另外七人答道:“都到齐了。”

边浩道:“我们不但要先将话问清楚,还要找个外人来主持公道,若是人人都说铁某人该杀,那时再杀他也不迟。”

其中一个瞎子道:“好,正要天下人知道,这个畜牲做了什么事!”这人是中原八义的老二‘有眼无珠’易明湖。

另一个麻子正是中原八义老七公孙雨道:“三哥跟他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我现在一刻都不想等了。”

铁传甲惨然道:“我确实该死,你们杀了我吧。我死而无怨!”

独眼妇人惨厉道:“我们已经等了十八年,何必又多在乎等这一刻!老三那你都请了谁?”

边浩道:“第一个是‘铁面无私’赵正义,第二个是“大观楼”说铁板快书的老先生,第三个人是一个道长。赵正义为人自不用我说;“大观楼”说铁板快书的老先生不是江湖人但能给天下人说江湖事,也好让天下人明白咱们中原八义杀不杀得铁传甲;最后那人是个道长,跟这件事毫无关系,我与他相处两天确实是世间难得的奇人,所以也把他请来。”

中原八义老八外号‘赴汤蹈火’的西门烈道:“他们人呢?”

边浩道:“估摸时间,他们应该快到了。”

他们已经听到外面传来三个人的脚步声,其中有两道呼吸声,一个确实有武功,另一个毫无武功在身。但是第三个呢,连呼吸声都没有,难道是个死人?但死人又如何能走路。因此他们都明白,来人必是内功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才能让他们听不出呼吸。

三个人依次进来,铁传甲看到最后一个人居然是李志常,心道:志常道长怎么到了这?他心中不知其故,好在他已经心存死志,因此反而看得开,遇见什么事情都能坦然处之。那边中原八义和三人说了会话,道出当年铁传甲出卖中原八义的老大翁天杰,导致翁天杰被人害死的真相。

最后独眼妇人道:“既是如此,三位都认为铁传甲是该杀的了!”

李志常轻笑道:“我看铁传甲不该杀,你们这些糊涂鬼都该杀。”

赵正义道:“我没听错吧,你说铁传甲不该杀。”

铁传甲忍不住道:“志常道长我确实该死,你不用搀和进这件事来。”

李志常道:“铁兄你是个好汉子,那件事是非曲直本不在你,你若该死,他们就更该死。”

独眼妇人道:“老三这就是你找来的人?”事已至此,他们自然看得出李志常和铁传甲早已相识。

边浩道:“道长我万没料到你跟铁传甲是一伙的。”

他们中一个樵夫怒道:“我倒要瞧瞧谁该死?”他在中原八义中排行第六,兵器是一把板斧,江湖人称‘立劈华山’,至于真实姓名反而被人忘记。此刻盛怒之下,朝铁传甲劈去。他知道李志常武功不低,是以决计一招出其不意,先杀了铁传甲,报得大仇。这一板斧下来,风声卷起其他人的衣袂,纵使铁传甲练了铁布衫的功夫,也决计挨不住。但是就在这斧头要落在铁传甲额头时却忽然定住。铁传甲本已经闭目待死,哪知那一斧头迟迟未到。他睁开眼,板斧的斧刃距他额头一寸处顿住。再仔细瞧,只见斧柄处被一根手指抵住,然后樵夫的斧头再也动不了分毫。

独眼妇人道:“阁下武功确实厉害,你要真心想带走这畜牲,须得从我们八个尸体上踏过。”

铁传甲道:“道长你走吧,我死有余辜,你再不走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瞎子道:“姓铁的你别在这装好人?”

李志常道:“铁兄,你当真宁愿死也不说出真相?”

赵正义嘲讽道:“姓铁的出卖朋友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还有什么真相。”

李志常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赵正义色厉内荏道:“他自己做了恶,别人就说不得?”

李志常道:“你信不信你再开口说出一个字,你就永远不用再说话了?”赵正义知道这人武功奇高,这时心下怯了,一时间倒真不敢开口。

中原八义心中鄙夷:这人号称铁面无私,哪知却是个孬种!边浩拔出银枪说道:“你这贼道算我瞎了眼,今天爷爷就跟你拼了。几位兄弟,哥哥我今天‘引狼入室’对不住大家,咱们来生再见。”

赵正义心中冷笑,盼到最好今晚这中原八义和李志常拼个你死我活,到时他坐收渔翁之利,他们都灭了,就再也没人知道这段丑事。其他七人道:“今日有死而已。”八个人围住李志常和铁传甲,齐声道:“中原八义若不能亲手取你的命,死不瞑目!”

铁传甲忽然笑了,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而笑?

铁传甲道:“原来你们只想亲手取我性命,那容易的很。”他飞身朝八人扑过去,八人万没想到他会主动过来。他扑过去的地方正是公孙羽那边,他用的是一长一短两把刀,正是北派‘阴阳刀’。他长刀刺向铁传甲,短刀收着,防止李志常突袭。铁传甲丝毫没有闪避,任这一刀刺在身上。

铁传甲道:“这下子,我的债还清了么?”又回头道:“志常道长我死后你不要为难他们,如果哪一天你见到少爷,替我说一句,我死的时候一点遗憾都没有。”

李志常扶住他,一道真气维持住他的心脉,说道:“有我在,生死可由不得你自己。”公孙雨握刀的手已经被他震开,李志常没有让刀立刻出来,此时还不到救人的时候。

李志常冷冷对着中原八义道:“你们现在还相信他是出卖朋友的人么?”

铁传甲明明有机会在李志常的帮助下离开,却为何自愿送死。他们都低下头,出卖朋友的人绝不会选择自杀,来了结这段事。只是他既然承认出卖了翁天杰,其中到底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呢。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