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二十章西门柔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这时候林诗音和林仙儿走进大厅,龙啸云神色一喜,道:“夫人你怎么来了,你不生我气了。”

林诗音没瞧他,她取出油纸布包着的东西,冷冷道:“这就是那人要的东西。”

龙啸云神色一喜,就要从她手中拿过来,林诗音一拍他的手,道:“这东西是他的,你没有权利动他的东西。”

龙啸云眼中露出一丝阴霾,但还是开口道:“这是他的兄弟我自然不会动,只是今晚来人非同小可,到时不管他明抢还是暗夺说不定就给你伤着。所以这东西还是交到我们手上好。””“

林诗音道:“我也知道那人厉害,所以才不得已到你们这。”她也知道李志常或许知道什么,怕李志常到时亲自来找她,她武功不高反而护不住这东西,因此林仙儿给她出了主意,林诗音思量再三,觉得林仙儿说的挺有道理,还是得到龙啸云这边来。

这时候秦孝仪开口道:“夫人你们何不用这物做筹码,让那人治好贵公子的伤。”

龙啸云勉强笑道:“这东西本不是我们家的,怎么能如此。”他的眼睛却是瞧着林诗音。林诗音道:“你本来就欠了他的,难道还能继续欠他,终归小云只是不能习武,这也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仙儿这是开口道:“其实众位没发现一件很蹊跷的事么。”

田七爷道:“什么事?”

林仙儿瞧着田七爷一笑,这一笑田七爷只觉心中一荡,差点没把魂给勾去,他也是一把年纪,哪知道居然这么容易被林仙儿引诱。

林仙儿开口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人自称来自终南山,可是终南山当代并没有什么高人也没什么厉害的门派,这人来历、师承我们完全无从知晓,好像突然凭空出现的一般。”

田七爷道:“是极是极!”

林仙儿又道:“这只是小女子一点浅见,只是自从这人来后,梅花盗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倒是很奇怪。”

这时候田七爷道:“其实我早有怀疑这人就是梅花盗。”

铁笛先生道:“梅花盗三十年可能确实死了,这人也许是梅花盗的传人。”

秦孝仪道:“不管这人是不是梅花盗,但他来保定城之后,一直是非不断,此刻又要来兴云庄强取怜花宝鉴,实在视我等如无物,此番定然要给他好看。”

龙啸云道:“只是那人武功太高,恐怕我等未必是他对手。”

田七爷冷笑道:“外面都传那人杀了青魔手,但别忘了他身上有金丝甲,论真实武功也未必高的了哪去,我们这么多人,他能挡的住?别忘了昔年魔教教主何等厉害,还不是死在少林十八罗汉阵下。”

铁笛先生道:“我辈中人本不该恃众欺寡,只是这次事情事关重大,到时大家万勿存侥幸之心。”

他们计议已定,便专心等待夜晚降临。

李志常这时候在哪?他在万云楼喝酒。把这里的招牌菜,每一样点了一遍,他换了一身白衣,他难道不知道他今夜要去取梅花宝鉴,但他却偏偏选了一件最引人注目的衣衫。这一袭白衫,只要他到了兴云庄,立刻就会被发现,因为这太显眼了。但他不在乎。

这时候楼下上来一位靑面瘦长的汉子,这青面汉子正是那日在万云楼说上官金虹重出江湖的那个人。他一来就看见了李志常这一桌,他走到李志常面前,道:“兄台我可否能坐在这?”

李志常道:“你不仅能坐在这,我还要请你吃菜,还要请你喝酒,你说好不好?”

青面汉子说道:“好,我叫西门柔,敢问阁下名字?”

李志常道:“名字先不必说,咱们先喝一杯酒吧。”

西门柔微笑道:“兄台倒也爽气,只不过你的酒杯太小。”叫道:“酒保,取两只大碗来,打十斤高粱。”那酒保听到“十斤高粱”四字,都吓了一跳。眼巴巴瞧着李志常。

李志常微笑道:“无妨,十斤高粱怕是不够,打二十斤过来。”他这话一出口,青面汉子更高看他一眼。

李志常看见他腰间系着一条软鞭,江湖中敢用软鞭的人武功向来不低,只是这种武器大多数时候是女子所用,他名字又带有一个‘柔’字,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他是个精细的人但李志常知道这人绝对是个豪气干云的好汉子。

酒保赔笑道:“爷台,二十斤高粱喝得完吗?”

李志常拿出一块金子,说道:“你怕我付不起酒钱么?”

西门柔笑道:“是这位公子出钱,你又何必替他省钱。”

酒保无奈,总不能跟的是。”过不多时,取过两只大碗,一大坛酒,放在桌上。

西门柔道:“满满的斟上两碗。”酒保依言斟了。这满满的两大碗酒一斟,酒保都觉酒气刺鼻,有些不大好受。他也是在酒楼跑腿多年,还从没见过人用碗喝高粱酒。

西门柔拿起一碗酒说道:“那这位公子,我先干为敬。”

李志常笑道:“同干。”一碗酒突的一下落入喉中,脸色也丝毫不变,依旧白白净净。

西门柔看李志常斯文白净喝这一碗高粱酒,再怎么也会不好受一番,哪知对方面不改色一口就干了下去。要知道这种喝急酒,最考验酒量,丝毫也作假不得。

西门柔酒逢知己,大喜。哈哈一笑,说道:“好爽快。”端起碗来,也是仰脖子喝干,跟着便又斟了两大碗。赞叹道:“好酒,在下囊中羞涩,要不是今天遇上兄弟,还喝不上这么好的酒。”

李志常微笑道:“好酒也要遇到对脾气的人,才喝的出滋味。”

西门柔笑道:“这话说的在理。”

斟了两大碗,自己连干两碗,再给李志常斟了两碗。李志常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喝了下去,喝这烈酒,直比喝水饮茶还更潇洒。

他二人这一赌酒,登时惊动了松鹤楼楼上楼下的酒,连灶下的厨子、火夫,也都上楼来围在他二人桌旁观看。

二人浑然不觉,不一会,二十斤高粱酒已经见底,李志常轻笑道:“小二再来二十斤高粱酒。”

围观之人哪里见过这般酒,老板也喜道:“快去打酒。”

两人你一碗我一碗,从午时喝到黄昏,居然一点醉意也无。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