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十二章无情

说到这,孙老头眼中泛起奇异的光芒。真正的仙佛境界他似乎到过,似乎又没有到过。他这时候他抽起了旱烟,烟头上的光芒忽明忽暗。他口中吐出的烟圈却是一样大小。

今天注定是个不会平静的日子,远方传来一阵马蹄声。马蹄很整齐,若不是官兵,对方必然是纪律严明的江湖势力。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很快茶摊上的众人就看到远处清一色的黄衫一共五个人,都骑着高头骏马忽地顿住在茶摊边,扬起一地的灰尘。”“

其中四个黄衫人当先下马,守在茶摊口,给其中一个穿着杏黄色长衫的少年让出一条路。等少年进来,四个黄衫人才跟在身后。

黄衫少年背负着双手来到李志常的桌前,道:“你就是李志常。”

李志常望着少年,说道:“天下间也许有千千万万个李志常,不知道你找哪一个?”

黄衫少年道:“我找那个夺走达摩易筋经的李志常。”

李志常神色自若,说道:“那你说的就一定是我了。”

黄衫少年道:“好,那就是没找错人。”

他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筷子猛地激射而出,分毫不差向四面八方的人射去。那些有武功的江湖中人全部一惊,忍不住出手裆下筷子,但是孙老头祖孙二人却是丝毫没有惊慌,那筷子刚好在要刺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失去后力落下来。黄衫少年这一手显示出极为高明的眼力和内功。

黄衫少年道:“按规矩做事。”

剩下四名黄衫人得令,道:“金钱帮做事,谁都不准轻举妄动。”

那些江湖中人本来极为愤慨黄衫人的嚣张跋扈,但一听到是金钱帮的,又不敢造次。四名黄衫人在地上画了一个几十个汤碗大小的圈。那些江湖中人乖乖的把脚放进圈子里,全都成了木头一般,四名黄衫人在这些人每人头顶上放上一枚金黄色的铜钱,齐声道:“金钱落地,人头就去。”

没有一个江湖中人敢搭话,生怕说话的时候把头上的铜钱落在地上。

十分诡异。

孙小红吃吃笑道:“爷爷,他们是要耍把戏么。”

黄衫少年冷冷道:“可这是要人命的把戏。”

这时候一个黑脸汉子不小心身体一动,头上的铜钱落了下来。顿时吓得瘫在地上,说道:“饶命啊。”

四名黄衫人中一个独眼龙走出来,不为所动。说道:“你还有什么愿望未了,我们可以帮你完成。”那人只不住的磕头。

李志常轻声笑道:“这也是你们金钱帮的规矩?”

黄衫少年冷声道:“不错,无论是谁被我们杀死之前我们都可以满足他一个愿望。”这金钱帮的规矩果然厉害。

李志常叹息道:“命都没了,要愿望有什么用。”

那独眼龙指着黑面汉子道:“我数一二三,你再不说话,我就动手了。”

跪着的黑面汉子突然从地上出手,向独眼龙袭来。独眼龙似乎早就料到有这一遭,弹出右脚踢在这黑面汉子腰腹上,黑面汉子挨了这一脚,撞在另一个身旁的人上面。那人的铜钱自然也落在地上,吓得哭了起来。

黑面汉子口吐鲜血,已经爬不起来。

独眼龙欲要上前去杀死这人。孙老头没有动,李志常也没有动。

有人道:“慢着。”这时候进来一个黑衣人,他握着一把长剑,剑身通体黝黑。

独眼龙望着黑衣人道:“是你,郭嵩阳。”

郭嵩阳冷笑一声道:“燕双、飞没想到你做了上官金虹的走狗,你这种货色怎么也配和我同列兵器谱。”

燕双、飞道:“郭嵩阳,我早就想和你一较高低了,别人怕你,我燕双、飞却不怕你!”

他反手扯开了长衫,露出了前胸两排飞枪。

只见红缨飘飞,枪尖在秋日下闪闪地发着光,就像是两排野兽的牙齿,在等着择人而噬。李志常冷笑一声道:“你若是真能和他较量才是怪事。”

燕双、飞怒目而视,李志常置之不理。

郭嵩阳道:“出手吧,我怕你等会就没机会出手了。”

燕双、飞怒极,大喝一声,两排飞枪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手中,漫天红缨就要向郭嵩阳刺去。但是郭嵩阳拔出了剑,那剑寒锋冷冽十分渗人。郭嵩阳已经拔出了剑,郭嵩阳的剑天下又有谁接得住。

燕双、飞倒了下去,他竟然不闪不避就中了一剑。也谁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躲开,他的眼神似乎不可置信。他不信有人比他出手更快,所以他没有夺,所以他死了,死的再不能死!

李志常低声道:“我就说,你要真能和他较量那就真有鬼了。”

黄衫少年没有关心**的死活,他很冷,不是阿飞那种外冷内热,而是冷到了骨子里。他掏出一对子母刚环对着李志常道:“把达摩易筋经交给我,或者死。”

李志常道:“你是上官金虹的儿子上官飞吧,想必到这里来,你父亲不是这么交代你的。”

上官飞道:“无论什么交代,只要你死了,这都不重要。”

李志常道:“可惜你没这么大的本事。”李志常不知从哪拿出一只筷子,伸手向上官飞点了过去。

上官飞身形一动,动的很快。但这根筷子就是如影随形跟上他。劲风扑面而来,他相信只要被刺中,绝不比真的挨了一剑要差。

上官飞长啸一声,掌中子母钢环突出。又是“叮”的一声,木屑飞出,钢环竟将筷子生生夹住。但是这普通竹条做的筷子居然没有断。

上官飞面如土色,刚才若这不是轻飘飘的筷子而是一把剑,他早就死了。他更不知道的是,李志常并没有出全力,只是随手一击。

李志常悠悠道:“你能挡住我这一下也不容易了,你走吧。”

上官飞不明白李志常为何要放他走,他掏出一封信,留在桌子上,头也不回走了。李志常知道他没有隐瞒踪迹,以上官金虹的势力自然很容易查到他的行踪。上官金虹敢让上官飞来见他,如果李志常拿上官飞来威胁他,说明李志常心里面已经怯了;如果李志常放回上官飞,但是上官金虹敢把亲生儿子拿来做赌注,这种无情的境界,反而侧面证明了他的强大。

所以李志常不用看也知道那封信是战书。

郭嵩阳道:“这封信,先不用看,你若既然相遇,就先就先交手吧。谁赢了,谁自然更有资格去跟上官金虹决一死战。”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