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二章传说中的那把剑

第二章传说中的那把剑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感谢醉风沐雨0000的打赏,下一更可能会很晚,大家可以明早看)

李志常听到‘叶孤城’三个字,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低叹道:“‘天外飞仙’的确是江湖上空前绝后的剑法,也的确是没人能破解的剑法。”说到这李志常腰间的无常剑有了轻微的律动,似乎在说什么,似乎又什么也没说,独孤九剑号称破尽天下剑法,但能破解‘天外飞仙’么。

朱厚瞧见李志常听到叶孤城三个字,并没有如同寻常江湖人那样,或者是害怕,或者是想要挑战,而是一种莫可名状的心情。同时他忽然很能理解这种心情,那是一种登临绝的苍黄与凄凉,那是寂寞。

李志常吃完了混沌就离开了,朱厚当他是朋友却没有挽留他,也许他知道有一种人你是留不住的。至少李志常是这样的人,他不是浪子,却是行者。两人同样没有问对方的来历,两人同样没有透露自己的来历。

等李志常离开之后,挑担的货郎、捏泥人的手艺人、卖糖葫芦的老爷爷还有那混沌摊的老板纷纷在朱厚的面前躬身道:“微臣罪该万死,居然事先没有发现刺。”

朱厚当然是当今皇帝,他淡淡的说道:“这次微服私访,我只告诉了海大伴一个人,看来连他也不值得信任了。”说到这他很是惆怅,他是君临天下的皇帝,可是他却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从小和他相熟的人。他是皇帝,有什么不能给这位海大伴的,为什么对方还是要出卖他,也许是金钱的诱惑,也许是权力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更或许对方被人抓住了把柄。可是一旦对方真的做下这样的事,那就是对他的背叛。他讨厌被背叛的感觉。他也决不会姑息这种人。

四人都是大内高手,但没人敢在这接下话茬。

皇帝只是一阵感叹,他不需要人附和。

等到皇帝神情开始缓和,那位挑货担的的抬起头,可以看出他是个面貌清癯,气度高贵的人物,就算是放在江湖上。也是那种说一不二的角色。他开口道:“陛下不该让那人刚才离你那么近,说实话刚才微臣等人心中怕得很。”

皇帝有些好奇道:“魏统领难道连你们都没有丝毫把握留下刚才那位朋友。”

魏统领本名魏子云,未入江湖前外号‘潇湘剑。他旁边的捏泥人的手艺人,脸色苍白。名叫‘摘星手’丁敖;卖糖葫芦的老爷爷,目光如鹰,鼻子也好像鹰勾一样,乃是‘大漠神鹰’屠方;而混沌摊的老板叫做‘富贵神剑’殷羡殷三爷,他不禁剑法好,混沌也做的极好吃,皮薄馅美。让李志常吃得赞不绝口。

这四人便是大内四大高手,有他们四人在,所以无论天下哪一个高手,都不能刺杀到皇帝。当然有些人是例外,因为有一种人只要他们要杀一个人,就绝不会失手,除非他们遇到了跟他们一样的人。

魏子云感叹道:“陛下不瞒你说,这条长街都是我们的人。可是那个人居然能随意穿过我们的重重封锁。无论如何高估他也不为过。刚才陛下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是对的,因为一旦激怒这种人,我们很难预料到他的下一步。”

其他三个人很认可魏子云的看法。

皇帝对于刚才李志常可能能杀他,并没有感到后怕,他这份气度,足以成为一代高手,或许他本身就是一个武学高手。他淡淡道:“魏统领你见多识广。可能瞧出那位朋友的来历?”

他本来对李志常的来历是不感兴趣的,可是听魏子云等人一说,又开始好奇起来。

魏子云道:“这也正是微臣的疑惑所在,有这样武功的高手。不可能在江湖中毫无名气。”

‘富贵神剑’殷羡沉吟道:“或许我知道一点东西。”

‘摘星手’丁敖道:“殷三爷难道认出了这个人?”

殷羡叹道:“不是,我只是认出了他身上那口剑。”

魏子云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有些惊疑不定道:“莫非是传说中的那把无常剑。”

殷羡道:“百年前嵩阳剑在兵器谱排名第三,因为前面三位是‘天机棒’、‘龙凤双环’、‘小李飞刀’,所以说嵩阳剑名气还没有后来那么大。郭嵩阳纵横天下,生平只败过一次,而击败郭嵩阳的那人所用的正是‘无常剑’。”时隔百年,因为‘无常剑’的主人只在江湖上出现过几次,加上一些江湖上大佬若有若无的淡化,已经没有人记得了他的名字,但是那场绝世之战留下的剑影,却依然留在了人们心中。

魏子云道:“可是无常剑只留下了传说,是不是有这回事也没人证实。殷三爷如何能确认那口剑就是无常剑。”

殷羡苦笑道:“只因为我母亲是郭家的后人,那口剑的样子乃是先祖郭嵩阳亲手所画,我小时候见过几次,绝不会忘记。”

皇帝听到这些江湖事,很有趣味,忽然问道:“那么‘无常剑’可能胜过叶孤城和西门吹雪。”

众人摇摇头,魏子云道:“无常剑如何厉害终归是传说,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却是三百年来最负盛名的剑手,纵使飞剑重生,也绝对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更何况飘渺虚无的无常剑。”

大漠神鹰屠方道:“陛下今后真的不能随意出宫了,若不是在皇宫大内,属下等人很难在这等人物面前护住陛下的安全。”紫禁城有上万兵甲,除非对方是神圣仙佛,不然绝不可能杀入紫禁城,取皇帝的性命。

皇帝有些遗憾,摆摆手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回宫。”

月圆,

雾浓。

圆月在浓雾中,

月色凄凉朦胧,

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

李志常舒缓脚步,才吃了一碗混沌的他,其实并没有吃饱。

这时候前面传来了糖炒栗子的香气,很香,很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