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三十五章素席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书友140724082256176的元宵打赏

黄昏又是黄昏,每到黄昏都有那么多的愁绪,都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如今令霍天青最无可奈何的便是面前这人,面前这事。

霍天青看着眼前这一身白衣,黑发长剑的年轻人,幽幽道:“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难道你这次一定要去京城?”

李志常微笑道:“为什么不去,京城不比这里更加繁华。”

霍天青仰天叹道:“可是京城不比这里自在,我找不出你要去六扇门的理由。”

李志常道:“我不是一定要去,圣旨也没有要求我一定要去,我这次去只是想见一见老朋友。”

霍天青道:“那你的老朋友又是谁?”

李志常看着远处天际的流霞,笑道:“我说皇帝是我的朋友。”

霍天青道:“原来你认识皇帝,难怪诏书会找你去京城,当六扇门的总捕头。”

李志常道:“你也别装了,我离开对你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没有谁喜欢总有个人压在自己上面,你霍天青自然也不例外,我离开对你对我何尝不是好处,何况我们青衣楼的势力在京城亦是不小。”

霍天青面露笑容道:“我怕我不装作一番挽留的样子,未免太过没有情义。”

李志常叹息道:“装一时易,装一世难,我走之后万事小心,如今这世道不是那么简单。“

霍天青道:“你总是这么神神叨叨的,你可别忘了论武功我不如你,可是你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其他人。”

凤双飞的绝技在身,论轻功霍天青确实很有自信,他的确有打不过的人。可是还不能逃么。

李志常道:“言尽于此,我就去京城了,需要的那笔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两个月内,我定能找到一大笔钱财,希望你能在这两个月内维持住青衣楼庞大的运转,这也是你的责任。”

霍天青道:“你终于开口说这句话了。倒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其实没有那笔钱也没什么,大不了缩小我们的势力规模。”

李志常道:“我有预感江湖很快就会有大的势力变局,只有愈加强大的实力,才能在将来掌握住话语权。”李志常一直要扩张出强的势力自然有他的考虑,他必定会离开这个世界。可是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却是发现百年前小李飞刀的时代的确有他的传说,他不禁对自己穿越的这些世界产生了一些念头。

若是当真百年前他就在这个世界,如今百年后他又归来,其中到底有什么规律,这个世界的本质又是什么。

他穿越后,每到一个世界。实力都会提升,仿佛他步入一个无形的局,这个局就是为了成全他自己而存在,因此他即使一直逍遥淡泊,也想找出他穿越的原因,以及穿越世界之间的联系。

因为如今的他仿佛是被什么无形的大手,在慢慢推他前进,他不是一个甘于被控制的人。而且光凭他自己绝对难以真正了解这个世界。必然要有很大的势力,才能获得更多的消息,才能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若是他建立起一个具有悠久传承的势力,若是再过些年他离开这世界,又回到这世界后,就可以从他遗留的势力找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判断一些他还想不透彻的事情。

甚至他还产生一个念头。他也许如今就如同《枕中记》的卢生一样,做了一场黄粱梦。当然是真是假,他需要自己判断出来。

至于他这些心思自然不能完全告知霍天青,所以便用了其他借口给霍天青。

李志常去京城没有带任何人。一人一剑,一身白衣。像个带剑出游的年轻书生,只是差了一个书童而已。

这个世道或许当真不太平,或者某些强盗劫匪以为金九龄不在六扇门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作案。

李志常面前就有两个一个小毛贼,一个黑衣,一个灰衣,面容凶神恶煞,拦住李志常道:“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李志常瞧着他们笑着说道:“我身上只有一万两银子,可不能全给你们,你们要多少。”

黑衣强盗和灰衣强盗相互对视一眼,没想到这次还来对了,居然抓到一条大鱼,而且似乎还是一个傻子,居然直接就说出自己有多少钱。

黑衣贼先开口道:“你当真有一万两?”

李志常从身上掏出一踏银票,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微笑道:“你看就是我全部的银两了。”

灰衣贼和黑衣贼看的真真切切,那的确是一张张大通钱庄的银票,每一张都是一百两的金额,这么厚的一沓银票,就算没有一万两,八九千辆也总是有的,他们自然很高兴,居然能遇到这么一大条肥鱼。

灰衣贼大声道:“小子若是想要活命,就把所有银票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们要把你剁碎了拿去喂狗。”

李志常道:“你们太贪了,我最多给你们一张银票,再不能多给。”

黑衣贼道:“那可由不得你。”说着挥舞着自己的大刀,在日光下明晃晃的,似乎李志常不答应就会马上举刀砍下来。

这时候四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不但人美,风姿也美,一身窄窄的衣服,衬得她们苗条的身子更婀娜动人。她们走了过来。

黑衣贼和灰衣贼目露淫笑道:“今天不禁运气好遇到了肥羊,还能遇到四个嫩得出水的小娘们,当真是运气不错。”

可是他们说完这句话后,再也说不出话了,因为他们的喉咙已经被割开,他们这么没眼力的小毛贼能活到现在也确实不容易。

李志常细细打量这四个女人,他一向喜欢欣赏美女,这四个女人都确实不错,她们的腰也很细,腿也很长,确实十分迷人。

同样四个美女都配剑,配着一把长剑,这种长剑的样式,李志常见过两次,一次是在苏少英手上见过,另一次就是独孤一鹤了。

其中一个女人笑道:“没想到你身上有剑,还怕这两个小贼,一万两银子还明晃晃亮出来,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家伙。”

另一个女人笑道:“我也没见过。”

还有一个女人接着道:“我也没见过。”

杀人的女人却一直很安静,没有说话,而且她刚才杀人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瞧了瞧李志常。

四个女人来的也快,去得也快,看她们的方向去的也是京城。

李志常若有所思,这四个女人莫非就是峨嵋四秀。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为了吃今天这素席,花满楼等了许久,不过为了吃上苦瓜大师亲手做的素斋,等多久都值得,可惜的是有的人再也陪不了他吃这份素斋了。往年陆小凤在这个时候一定早就来了,一定在开怀大吃,可惜陆小凤已经死了。

花满楼即使一向乐观,可是想到陆小凤已经死了,就很不开心,十分的不开心。今天来的人不只有他花满楼,还有黄山古松居士,和号称围棋第一,诗酒第二,剑法第三的木道人。同样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今天来的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苦瓜大师自然很高兴,也只有这些人物才能让他亲自下厨。

花满楼微笑道:“木道长、古松居士久违了!”

木道人对着古松居士道:“怎么样,你说你功力又进步了,可是还是瞒不了花满楼。”

古松居士笑而不语。

三人步入禅房,花满楼在门口停住,踯躅不前,忽然一声叹息道:“原来李兄也来了。”

古松居士道:“没想到无常剑也脱不出花公子的感应,真难以想象你居然看不见任何东西。”

素席上早就坐着一个人,那人自然是李志常。

李志常微笑道:“须知道这世上有的人长了眼睛许多东西却视而不见,可是如花满楼这样,虽然看不见,但他能体会到许多我们体会不到的东西,或许又比我们这些长眼睛的人强上许多。”

花满楼淡淡道:“或许吧,没想到李兄会再次来到京城。”

李志常道:“哪里能来,哪里又不能来,花兄可是还在为陆兄的事情责备于我。”

花满楼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他的死不能怪你,可是毕竟其中有你的缘故,若是叫我释怀,确实不可能。”

李志常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这件事的确有我的缘故,可我没有半分抱歉的意思。”李志常很明确的说出陆小凤的死他有责任,可是他不会因此而内疚。

花满楼告罪道:“木道长、苦瓜大师、古松居士今天看来我是没有心情陪你们吃这份素席了。”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没想到李志常和花满楼居然会产生不快。这两人一个风轻云淡、一个风度美好,绝不像会产生冲突的组合,而且他们之前也认识,也是朋友,可是会居然在今天,在外人面前闹出不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