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四十章这里有数不尽的白骨

第四十章这里有数不尽的白骨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吹舞的眼镜的打赏,同时推荐一本幼苗《真凡道》,我这几天在看,文字很不错

前面的石阶,两边站着卫士,每一个都是出去行走江湖可以‘以一当百’的卫士。石阶并不长,可是就是这短短数十级石阶,世上多少豪杰都想在上面光明正大的走上一回。

石阶很白,也很干净,可是能走上去的人,谁不是踏着尸山骨海才能站到这里。一将功成万骨枯,石阶的白是白骨的白。

提剑跨马挥鬼雨,

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

只叹江湖几人回。

石阶上走下来一个人,那个人正是大内总管魏子云,看得出来他一直在这里等着,还等了不短的时间。天下间值得他等待的人并不多,可是为了等李志常,多久都值得。

魏子云道:“李先生终于来了,再过一会,皇上就要就寝了。”

李志常淡淡笑了一笑,没有套,而是直接道:“还请魏兄带路。”

丹墀后的太和殿,更是气象庄严,抬头望去,闪闪生光的殿脊,仿佛矗立在云端。太和殿旁是保和殿。保和殿旁、乾清门外的台阶西边,靠北墙有三间平房,黑漆的门紧闭,窗子里隐约有灯光映出来,黯淡的灯光照着门上挂的一块白柚木牌,上面竟赫然写着四个触目惊心的大字:“妄入者斩!”

李志常对着‘潇湘剑’魏子云笑了下:“魏兄可确定了我不是妄入,可别让在下莫名其妙丢了头。”

魏子云洒然道:“你有资格进这里,这是皇上的吩咐。”

李志常悠悠叹息道:“匹夫一怒,血浅五步。十步之内,人尽敌国。皇上真对我这么放心?”

魏子云道:“我们自然肯信任你,不过在此之前希望你能把无常剑交给我。”

李志常道:“你应该知道我要杀人,已经不在乎有没有剑。”

魏子云道:“我知道,可是这是这里的规矩。”

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年轻声音道:“是李朋友到了么,进来吧,他说得对,杀人未必要有剑。而且我知道有的人习惯是剑不离身的。”

李志常对魏子云报之一笑,说道:“皇上的话,魏总管看来是不能反驳的,所以我进去了。”

李志常推开门,这是一间陈设简陋的小屋,和外面的豪华宫殿形成剧烈的反差。但有一点,就是那些王公巨贾的生死荣辱。这里面一句话就轻描淡写地决定了。这绝不是在夸大,只为这里是千百年来的皇权所在。

屋中充满庄严的味道,李志常到过大理镇南王府的书房,远没有这个小屋那般有肃杀之意。除非真正的神圣仙佛,不然无论是谁第一次来到了这个地方,总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

纵使一向自诩慢公卿、轻王侯的剑仙李青莲。照样到了在玄宗面前也得自称一个臣字。‘天子唤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说到底还有一个‘臣’字在里面。

皇帝穿着黄袍背负着双手静静站着,两只并不算开阔的肩膀像似压着万里山河,他当然听见了李志常的脚步声,这也是李志常故意发出的脚步声,这屋子看着只有他和皇帝两个人,可其实在看不见的地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每一个都是高手。至少李志常如今就听到了四道呼吸声,只要他一动手,四个人就会扑上来,不为杀他,只为拖住他一点时间。

李志常听到的呼吸有四个,可是还有没有呼吸的人,因为他知道世上有一些人本来就可以长时间不用呼吸的,更不用说这里面不定还有什么厉害的暗器和机括。

可是即便有这么多防范措施。但是李志常知道,只要自己拔剑,就可以做到荆轲都没有做到的事,也一定能在这个世界名垂青史。这个机会很难得,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寻到这样一个机会。

皇帝先开口了,他说道:“李朋友可是在想,只要你一拔剑。朕这条性命就在你掌握之中了。”

李志常点了点头,他有这样的机会,有这样的实力,自然会这样想。无论是他或者是叶孤城更或者是西门吹雪,站在这里,想法都一样。

皇帝道:“那你想不想杀我。”

李志常忽地一笑道:“皇上我早说过你这样的人,练起剑来,一定很可怕。”

皇帝笑道:“可惜我没有时间练剑。”

李志常道:“不知道皇上可读过我道家庄周的说剑。”

皇帝似乎带着说不明白的语气道:“天子之剑,以燕溪石城为锋。齐岱为愕,晋卫为脊,周宋为谭,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庄子说剑,我也时常看。”

李志常道:“皇上记性确实无差,瞧得出皇上自己也在这么做,有此剑在手,我的剑不敢动,不愿动。”

皇帝笑道:“不敢是假,不愿才是真吧,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可是李朋友可明白朕的心意。”

李志常道:“隐约知晓一二。”

皇帝道:“那李朋友有什么想说的?”

李志常道:“这世上有天子之剑,自然也有匹夫之剑。皇上的剑,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可是我的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两者却还得相辅相成。天子之剑只有一把,可是如我这样的剑却不止一把,皇上是在担心我这样的剑太多了么。”

皇帝叹息道:“你应该知道我如今活着确实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贪生怕死人之常情,若是等太子长成,国势蒸蒸日上之时,我即使怕死,可是那时候,就算死了,也没多大遗憾。”

李志常沉吟道:“皇上是怕有人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违来刺杀于你。”

皇帝道:“不是怕,而是真的有人要来刺杀于朕,我不信你不知道。”

李志常道:“不知道皇上又如何确定我知道的。”

皇帝一直背对着李志常,知道这时候才转过身来,他直视着李志常,仿佛要通过自己的眼睛,看穿李志常的内心。他面无表情道:“其实上次见面后,我一直对你有些好奇,所以就特意查了查你。”

李志常道:“以朝廷的势力要查一个人的来历底细,当然是轻而易举的。”

皇帝道:“呵呵,可是除了发现你和百年前的一个年轻道士‘无常剑’李志常,同名同姓还有同样的剑之外,朕的人什么也没查出来,就连你去年第一次出现在京城之前来自哪里都查不出来。”

李志常平静地道:“这世上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没有来历的,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来历,可是这一点不必告知皇上。”

皇帝道:“仅仅是这一点,只会让朕更加对你好奇,所以我派人继续关注你的事情。”

李志常道:“我方才知道国家机器的可怕,皇上对我暗中关注这么久,我却没有察觉。”

皇帝道:“这本没什么,你应该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你的警觉性,也不是所有人都是无法收买的,这一点你不应该想不到。”

李志常当然想得到,这本就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对于这种事情他就没去想。不过他还是回道:“看来我们青衣楼也有皇上的人了。”

皇帝道:“我既然这样说了,你自然该猜得到,正是如此,我才发现你对平南王府关注超过其他许多的事情,甚至为此仿照朝廷的邸报制度,不过你的这个点子确实异想天开又十分精妙。世人皆有好奇之心,这种叫报纸的东西,确实有不可估量的潜力,朕准备利用官府的力量也来试着办一份这样的报纸。”

李志常没想到自己无意之举,居然在这个世界提前催生了官方媒体,不过这种事情有好有坏,终究是好的一方面居多,他淡淡开口道:“以官府的力量推行报纸,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不过皇上要说的自然不是报纸这件事。”

皇帝幽幽道:“因此我便仔细调查了平南王府,才发现了一件奇特的事情。”

李志常道:“皇上是否是发现了平南王府的世子一直深居简出,即便是王府的下人都极少能见到他。”

皇帝道:“自然如此,越是遮掩,越说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于我这些堂叔堂伯还有堂兄弟我自然有所警惕,这也是千百年下来帝王家的无奈。”

李志常道:“确实如此,那平南王世子跟皇上你长得一摸一样,只要他穿上了龙袍,他就是皇上,谁也不可能分辨得出来,这种事,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铤而走险,去要想要做出偷天换日的勾当。”

皇帝道:“我知道我若是不跟你开诚布公,你也不会告诉我这件事,这我不怪你,不过瞧你这样也绝不是在关注南王世子的事情上,你真正关注的人必须得是叶孤城。”

李志常听到‘叶孤城’三个字,露出悠然神往的神色道:“白云城主、天外飞仙,谁又不想真正领教一次,叶孤城的剑法本就来自天外,人也在天外,这次他踏身红尘,是他的机会,也是我的机会,更是西门吹雪的机会,这种事也只有几个人才懂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