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 第四十三章温柔一刀

第四十三章温柔一刀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ps:感谢迷天盟主、洒落的时光的打赏

李志常决定以不变应万变,淡淡笑了笑,道:“我还是不想管这件案子。”

公孙兰道:“好吧,你不管就算了,那我走了,再见。”说完了,她真的转过身子,曼妙的曲线在李志常眼中一览无遗,她也真的不停留从外面走出去,她真的是说走就走。

李志常目送公孙兰身子消失在门外,他站在院子里,默默想了想,并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可是对方绝不是半途而废的人,而且他本来就只是想逗一逗公孙兰,对方走得这么干脆,反而让他觉得不对劲,可是到底不对劲在何处,他也想不透彻,好在想不明的事情,他一向是放在一边,或许哪一天就想通了。

李志常懒洋洋走出大门,京城的地图他早就熟记于心,他顺便还在外面吃了早点,左转右转,终于在正午时分,来到了六扇门。

正统的六扇门乃是三法司衙门的合称,分别指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这些地方的自然不可能让江湖人士来掌握,里面的头头脑脑无一不是二甲三甲进士出身,仅次于翰林院的老爷们。

而李志常所要来的这个六扇门是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杀手于一体的秘密组织。因为这个组织的秘密性,又因为总部大殿是一个又是一个坐北朝南、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所以叫做“六扇门”,组织成员因行动机密也叫总部为“六扇门”。因为这个组织行动诡异、手段凶狠、专办大案,民间广为传诵六扇门的威严恐怖。时间久了,六扇门在江湖上也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而金九龄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十九岁的时候就是这个秘密组织的首脑,十几年下来,里面不说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其他人也都是他自己关系亲近的人。可以说他虽然已经辞官,可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六扇门的重大决策。

十几年下来,金九龄的势力在里面可谓是盘根错节,所以尽管他不准备辞官,皇帝也想把他挪开这个位置。魏子云久历官场。自然知道其中水深,故而打死不愿趟进这趟浑水。皇帝诏李志常过来,自然是看重他是江湖中新崛起势力青衣楼的代表人物,和少林武当这些大牌,或者其他黑道势力毫无瓜葛,反而还有利益冲突。正想借李志常来把水搅浑。

李志常却是早就知道金九龄会犯下滔天大案,故而皇帝来旨意就顺口答应,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查询绣花大盗的案子,从而拿下金九龄的财富。天下人都难以想到李志常居然在金九龄犯案之前之前就知道了他要犯下案子,这点先知先觉,也是李志常在这几个世界的优势。

陆小凤说的没错,论查案李志常无论如何都及不上陆小凤精明。可是陆小凤也不知道李志常对于这个世界有先知先觉的优势,当别人还在为一个有一个谜团疑惑不解时,他早就清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这也导致了李志常对于经历几个世界的事情,颇为感到无聊。

进入六扇门的大殿,李志常看到了几个人,同时里面一阵淫浪的叫声。其中左边一个和尚正抱着一个美妙的少女,和尚袒胸露乳。少女正是芳龄,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不断挣扎,可是和尚就是不松手,任凭少女如小猫一样卷在他怀里。这个和尚居然丝毫不在意有其他人在场,竟然想白日宣淫。若不是李志常知道这的确是六扇门总部,还以为是到了土匪窝。

同时右边是一个十六七岁样子的少年,少年皮肤很白。正在磨刀,一把五尺长的弯刀,刀锋在磨刀石上反复磨搽,白茫茫一片。亮的吓人。这么锋利的刀,杀人的时候,一定不会让别人痛苦。

而大堂中间是一张桌子,写文案的桌子,桌上堆满了如山的案宗,一个青衣人正在一页一页的翻看。他看案宗的速度并不十分快,可是案宗的纸张在他面前以恒定的速度慢慢减少。

三个人对李志常进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该干嘛就干嘛。

李志常轻轻开口道:“大家好,我是你们新来的头。”

三个人没有说话,继续无视他。

李志常也不着恼,而是接着用平静的语气,开口道:“我来不是想和你们套交情,而是来通知你们,以后你们都归我管了。”

说道这里,那个花和尚将身上的少女放在一边,少女也不缠他。他笑吟吟开口道:“金九龄都管不了我们,你算哪个葱。”他面带笑容,仿佛弥勒佛,可是说出的话,却像砸出来的钢铁,冷冰冰的,十分吓人。

李志常悠悠叹了一口气道:“就算我是一根葱,你们照样也得听我的,你这样岂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和尚笑了,笑得更加灿烂,开口道:“要是这根葱没了呢。”他忽然向李志常扑了过去,他这一扑大有讲究,仿佛把李志常看座一棵大树,他一扑过去,就风卷残云一般,能够把李志常搅得粉碎。

和尚速度不快,正因为不快,所以可以随时变化,而且李志常若是躲开,那么自然气势就不能无往不利,就难以让这里的其他人心服口服。

李志常的手依旧笼在袖子里,叹了一口气道:“我若是你就绝不会当这出头鸟。”李志常说话的同时,一拂衣袖。这是袖里乾坤的功夫,衣袖铺天盖地,带起劲风。

和尚还是那冰冷的声音道:“好。”

他双手作剪刀状,想把李志常的衣袖剪断。这时候他的手臂裸露出来,竟然是金黄之色,可想而知他这双手一定练成了一门极厉害的功夫。

可是袖里乾坤连乾坤都罩得住,他这双手就算是擎天柱也无济于事,何况他这手还不是擎天柱。

和尚一剪,却是落了空,可是还没等他看清楚李志常的面容,只见到头上一大片乌云,遮住了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他知道对方这衣袖包含了极厉害的内劲,这一下砸下来,就算他练了铁头功,也定然不会好受,所以他情急之下,把双手举了起来,当真是一柱擎天的样子,双手金黄,抵住了砸下来的衣袖。这时候他和对方劲力相互激荡,只觉得对方的力量如泰山一样压了下来,他被砸得眼冒金星,耳聋目盲。

很快他脚底下的地砖就裂开,他用立地生根的借力法子将李志常的力道尽数泄了下去,那地砖怎么能够承受得住这大力。同时他上半身本来就没穿好的衣服,本震了粉碎,赤溜溜露出上身。同时两只脚一寸寸向下面陷去。

纵使他一身硬气功颇为不凡,可是也被砸得耳晕眼花,不能自已,发出闷哼的声音。终于李志常停了下来,而这时他已经双足深陷,自己也没了力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志常轻轻说了一句道:“服了么。”

和尚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可是同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右边传过来,声音很好听,很柔和,“我不服。”

李志常看见磨刀的少年不磨刀了,少年不磨刀,是因为他准备出刀。刚磨好的利刃,一旦出手,不是伤了别人就是伤了自己,看他样子要伤的自然是李志常。

李志常道:“为什么不服,你不怕不听话就像他这样。”

少年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像冰山一样,可是他的声音仍旧十分柔和,至少不是冷冰冰的,他说道:“你赢了我的刀,我自然听你的。”

李志常道:“你这样的少年不该经历失败的,何必向我挑战。”

少年还是冷冰冰的模样,面无表情却又用柔和的声音道:“我叫小白,希望你别死在我的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次出刀他都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可是李志常却知道这少年每一次出刀都必然报上自己的名字,而且也是用如此温柔的语气,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是美是丑,他都这样。

李志常早就知道了六扇门里面除了金九龄外,还有三个人地位仅在金九龄之下,一个是刚才那个和尚,据说是花和尚鲁智深一脉的传人,力大无比,一身硬气功,江湖上也只有江重威比他厉害一点。这个花和尚法名空缘,虽然入了六扇门做事,仍旧十分好色,连硬气功的就算不是童子身,也要紧守精关,可是这花和尚空缘万花丛中过,居然还能练成厉害的硬气功,本身自然当真不俗,若不是遇上李志常,一般的江湖高手远不是他的对手。

而如今李志常面前这人叫做小白,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温柔的语气,据说是他天生面瘫,喉咙又有些畸形,才造成这般模样。这一两年来死在他手上的江洋大盗可不在少数,又因为他出刀之前必报性命,语气温柔,故而江湖外号为‘温柔一刀’。

如今这个‘温柔一刀’小白,已经准备向李志常出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手机站 m.x11kt.com